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远见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警惕“隐秘五毛”
·我也谈几点
·谈中美贸易会谈
·水问二则
·国富民强还是民富国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史伏初 2014年3月15日

   《民主中国》2014年3月19日首发

   

   【史伏初注】本文在两年多前首发于《民主中国》,后在网间群发广传。我没有任何体制内特别资讯,仅从公开报道的党内反腐败和改革为主题的激烈斗争态势,通过逻辑推理,恰如数学推演,看到习政权最后必走和平转型路。在国内外第一个得出习近平政权必定会走和平转型道路的公开结论,而且肯定“如同数学推导,没有第二结果。”再指出“习江决斗愈惨烈,最后和平转型的几率愈大。”当时,敢于支持我这个论点的人也不多。两年多的形势发展,已经有更多的学者认识到中国和平转型的光明前途,感到这“大变局”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中国经历和平转型后,将真正和平崛起于世,迎来21世纪的“中国时代”。

    2016-6-28

   

   

   本文分析我的一个中期预测:中国未来八年内极可能会走和平转型之路。

   

   两个共产党

   审薄熙来时掩盖其政变和“活摘”罪行,最近抓捕李东生时竟将其镇压法轮功的“610”副组长和办公室主任职务列在首位。等于宣告,要公开清算周、曾、江等人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异议人士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江派让陈光标在纽约重抄“天安门自焚伪案”和用“离岸经济解密”反击,最近发生的刺杀《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昆明暴恐、马来西亚航空失事等也都有江派拼死一斗的身影。显示双方斗得火热,公开决斗日益临近。

   反腐斗争因何升级?有一重要消息或被忽视,《大纪元》记者郭惠于去年12月10日报导:“今年北戴河会议之际,各路权贵私下串联,准备以‘不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罪名在北戴河会议弹劾习近平,习近平一度移居西山军事指挥中心,以防不测。王岐山则不断收集权贵利益集团贪腐证据,威胁利诱,分化打击反对派,帮习近平化解了危机。”江、曾“串联权贵”,企图在三中全会上发起最凶险的反扑,废黜习近平,虽以失败告终,但极大地刺激了习政权清除江派的决心,加重了打击江派的力度。江派最近制造恐怖事件,是实施政变的另种方式。这样,他们共同撕毁了原来的“君子协定”:只反腐不涉及“活摘”和政变,使反腐战争由常规武器升级到“核武器”。

   时下共党已经严重分裂为两派:习近平改革派占据着中央一切权力,并集权于习一人,但在官僚集团内是极少数,占比不足1%。由贪官淫吏、既得利益集团、血债派、顽固派四部分人组成事实上的反改革联盟(以下简称反盟),在官僚集团内占比99%,江派是其司令部。这两派已经彻底对立、决裂。共党两派最后可能分裂为两党:江共党和习共党。历史有先例,俄共在二大上已分裂为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两派,会后就分道扬镳,各自立党。

   习江决斗

   反腐败和改革是习政权的两大施政目标。从各种迹象分析,反腐败有三个子目标:1、打垮反盟司令部——江派,希望今明年实现;2、扫清追求腐败的反改革地方势力,今明年通过清党来实现;3、彻查以国企高管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夺回被他们掠夺去的国有资产,2016年前实现。

   我在“习政权半年小结”中预测到,习政权在实施其施政目标时要过三道坎:反扑坎、经济衰退坎、革命坎。我在“习政权度过一劫”文中,希望习政权饶过危险的暗礁——“强国”梦。习江决斗取胜是习政权顺利度过三坎一礁的关键,第一决斗年是2014年,第二决斗年是2017年。江派虽倒,但反盟人多势众,残余势力不可小觑,19大是他们最后翻盘的机会,必定会拼命一搏,最可能发生弹劾、武装政变和暗杀。习政权若能度过此劫,则后面无大难了,将成立清一色习记党中央,可绝对控权,加快加深改革,大幅度收揽民心。

   交班大危机

   按照邓小平时代确立的规章,总书记和总理执政期最多只有两任十年,到2022年必须大交班。如果习政权能排除万难顺利度过三坎一礁,到达该交班的时间——2022年,中国将显现三个现实:第一,由于坚决反腐和改革,多数民众因得到实惠必定拥护、支持习政权,使之赢得最宝贵资产——民心,为它提供了新机遇;第二,经过习江决斗,共党过去犯下的滔天罪恶大曝露,为民众所不齿,完全丧失继续执政的合法性,民众会不断敦促它下台,实行多党竞争;第三,经过多年的反腐清党,决不可能整好反盟官员,也不可能改造好共党,但可以整跨江派,打倒许多巨贪大恶,使他们从天堂坠入地狱。他们及其下属失权失势失财后必定恨透习派,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党内埋下的深仇大恨给交班后的习派带来极大风险。在位时,他们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自己及家属均有强大的国家机器保护,安全无虞。退休后,虽然也有特殊保卫,但比在位时差远了,百密一疏在所难免,就成为对方暗杀的机会。若加强保卫规格,就会遭到其他大佬反对。若移居国外,就成国际笑柄,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国元首退休后定居他国,那将成他和国家的奇耻大辱。因此,习、李、王等人及其家属始终无法摆脱这极度恐怖,若不求变,就是等死。多队暗杀,可能一百次失手,但第一百零一次成功了。杀不到本人,可以杀他亲属,防不胜防。椐解密资料,毛泽东受暗杀35次,刘少奇12次,邓小平7次,胡锦涛5次,习近平2次,列宁因被暗杀受伤,因而早逝。或问:斯大林、毛泽东也曾大肆杀戮、整肃身边很多大员,遭来的仇恨也很深很多,他们何以不怕暗杀?答:终身制保护了他们。习政权若要恢复终身制,必遭党国内外群起攻击,斥为政治倒退,行不通。因此在共产体制内他没法破解暗杀恐怖,唯有死路一条。

   国际形势对中共也极不利。作为全世界最后最大的专制政权,它的崛起被民主阵营视为最大威胁,群起围堵,包括军事、经济、价值观的围困,政治如不转型,共产专制将被民主革命在国际支援下推翻,自己及后代将永远生活在耻辱中。

   

   活路只有一条——和平转型

   中共上层对国内外形势充分了解,许多元老临终前的遗言都讲,中共最后必走苏共同样的路,就是和平转型。他们心中明白,共党别无活路。冯胜平和铁流对习近平有深刻研究,他们认为习近平的政治品质满足和平转型第三必要条件:“富有政治远见,有民主思想和‘求万世名’的雄心壮志”,我也这样认为。面对退休后如此凶险的处境,能打败江派的习派难道不能为自己找出一条活路来?现在大权在握,民心在我,为什么一定要被党内规则捆死?若仅想改变两任十年的党内规则,或指定接班人延续自己的独裁权,必遭反制,名利双失,乃蠢主意。他们必有更好的谋划——和平转型。

   《决议》计划到2020年完成,所剩两年干什么?大约要决定中国未来的道路。那时,如果已经把江派势力彻底整跨,习派可能勇敢地径直宣布废除共产专制,实行民主转型,制订民主宪法,进行多党竞选。习派必会自立新党参与竞选,与共党的滔天罪恶彻底切割。被习派抛弃的旧共党自有人捡起破烂参加竞选,企图夺回他们失去的天堂。如果反盟势力依然强大,还死抱共党专政的目标不放松,双方都会主张通过选举决定那一派代表共党执政。其时,县乡选举可能已成习惯,反盟觉得自己是党内多数派,有取胜信心,主张“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限在党内选举。”习派会说:“因为我们是执政党,事关全国人民,仅在党内选举必遭人民反对,激起革命,所以必须让全国人民选举。”这样就会进行一场特殊“大选”:两共党派别中选一个执政。习党人数虽少但得民心,会赢得胜利。习近平成第一届总统,在五年任期中,应民众的强烈要求,开放党禁。到2027年,变成多党竞选,习近平再得胜,就可重订民主宪法,建立联邦制的大中华民国,与美国建立战略联盟,监管小日本,共扼太平洋,卫护世界和平。

   这样的结果,对习近平及其团队有百利无一害,满足和平转型第四必要条件:“民主转型后于独裁者个人及其家属有利,也于原统治集团有利。”四个必要条件全得到满足,以习派团队的聪明睿智定会不失良机建此百世奇功。这推论不单是建立在习近平个人愿望的基础上,而是行格势禁,他不得不为,如同数学推导,没有第二结果。

   现实何以使人失望?

   回到现在,“九号文件”、“七不讲”、“8•19内部讲话”,抓大V,判许志永,网络监管等等,许多公知都觉得形势在倒退,心存不满,因此不相信习政权会搞和平转型。

   应当看到,不仅“右派”受到管束,“左派”受到的管束或更重:“乌有之乡”被封杀一年多至今未开放,中国工人(共产)党、中国致宪党被取缔得无影无踪。奇怪的是,“右派”党中国民主党却继续存在,并活跃在网间。问题是,习中央在反腐、改革的同时,为何要“左右双打”? 殚精竭虑,我终于明白个中原因。

   记得十八大闭幕不久,习近平和王岐山几次向外界推荐一本书,法国人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的著作《旧制度与大革命》,特别重视其中一段:“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最经常的情况是,一向毫无怨言仿佛若无其事地忍受着最难以忍受的法律的人民,一旦法律的压力减轻,他们就将它猛力抛弃。……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习政权决定搞改革,因而非常警惕上述警告,深怕给民众开放一点自由,民众就会“猛力抛弃”现制度和秩序,转为“大革命”,无法控制,这成为他们恐惧群众运动的原因之一。“弹劾”威胁迫使习近平的政治言语向左转,此为原因之二。江派的破坏若隐若现,企图利用群众运动颠覆习政权,此为原因之三。由于这些权衡,所以除鼓励实名举报外,几乎是“关门打狗”式反腐和整风,不容民众插足半步。他们恐惧群众运动起来后,自己失去主导权,被牵着鼻子走,最终出局。因此在深化改革过程中要牢控全局主导权,对干扰他们部署者宁可错打也不能不打。例如,习中央企图推动官员财产申报制度,遇到江派势力抵抗,困难极大,只得缓步推行,重在“打虎”。这时许志永们搞起公民街头活动,帮助推动该制度,习政权对街头活动神经紧张,立即“扑灭革命于摇篮”。一旦身为党魁,不问最后政治取向如何,现在必定会努力维护政权稳定,否则必被党内反对派替换。“用专制结束专制”,就是在准备阶段要专制独裁,转制条件成熟了才可结束专制。他现在讲“左话”,打“右派”,即使江派猜到他的转制计谋,也找不到籍口弹劾他。现在习政权不会放松控管,待彻底打败江派后,可能适当放开言路、网络自由等,在转型前一年,就会鼓励知识界大力宣传普世价值观,让民众掀起要求政治改革的高潮,压制住反盟的声音,为转型护航。但他们绝对要阻止其他各路诸侯抢夺转型的胜利果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