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再论和平转型]
远见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警惕“隐秘五毛”
·我也谈几点
·谈中美贸易会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论和平转型

(原名《会后闲聊》)

   史伏初 2013年11月22日

   

   【史伏初后记】《和平转型》于2013年11月1日发表后,网间引发大讨论,正如高越农教授所说“好评如潮”,但也有异议和反对声。一是隐秘的“反习联盟”,担心习近平集权后就难以撼动他了,所以极力攻击我说的和平转型的四个必要条件的第二条件:“专制政权出现一个一言九鼎的强势独裁者”。二是一些民主偏激人士,认为中共绝对不可能和平转型,只能革命转型,推翻习政权,才能转型为民主国家。本文是与这两种错误论点斗争。 2016-6-24

   

   

   再聊和平转型

   《和平转型》一文自11月1日发表以来,得到不少朋友的赞许,还得高越农教授的肯定,在此一并致谢。高教授刨根寻底的学者精神给我很大教益。

   《和平转型》相当于一个课题研究报告,并没明指或暗示某人将会搞和平转型,不宜随便联系。该文中讲了和平转型的四个必要条件,但它不是充分条件,不可以逆向论证。“专制政权出现一个一言九鼎的强势独裁者”是和平转型的第二必要条件,但不可以说强势独裁者就一定会搞和平转型。文中特别强调“绝大多数专制政权的独裁者是杀人魔王,只有极少数成为和平转型的英雄。”当然就不能得出“出现强势独裁者不是坏事”的结论了。何况这四个必要条件是个整体,不能割裂而论。我只探索和平转型的一些规律,在争取民主事业过程中如何善加运用这些规律,大众将有不同的发挥,不会对民主事业起负面作用。

   《和平转型》发表于三中全会前8天,文中讲到和平转型操作的第二阶段:“建立自己的独裁地位。他会牢控枪杆子和笔杆子;开展整官运动,以各种理由大面积清除不服从自己的官员,换上忠于自己的人,压制反对派的反叛;调整权力结构,集中权力于一身;搞经济改革,解决民生问题;平反冤假错案,扩大人民权利,拉拢民心;树立个人权威甚至个人崇拜。”似乎是为全会量身定做的衣服,其实不过是我对会议的预测,碰巧测准而已,别因此误会我认定习政权在搞和平转型。

   中国今后是否会发生和平转型不宜过早断言,习政权的政治取向仍存在变数,耐心观察研究为上。假使中国今后真发生和平转型,我估计,不会类似台湾,可能类似前苏联。共党的历史包袱不会是其和平转型的困难,象前苏联一样,改革集团抛弃旧党(不代背历史包袱),另立新党,争取大选胜利再执政,……这个戏有何难演?

   

   分权与集权

   邓小平等中共元老对苏共瞬间亡党亡国十分恐惧,因此设计了一套自以为可以阻止日后党国变色的制度——常委分权制。共党从列、斯、毛以来都是党魁独裁制,邓陈等认为戈尔巴乔夫就靠这党魁独裁制才能手握绝对权力,推动苏联解体。把中共改成常委分权制后,各人一片天,权力分块,想变天也不可能了。江胡两代,果然没变天,但是共党决策能力瘫痪,政令不畅,内斗加剧,腐败不可救药,已摇摇欲坠。常委分权制的弊病成为重建党魁独裁制的理由。三中全会成立两最高决策机构,权力集中到习总手中,终结了常委分权制。这是三中全会最大事件,对今后政治、经济发展将有重大影响。

   今年3月,政治局决定成立五个工作领导小组,拥有党、政、军、经济、外交等大事的决定权,就是集权的小试牛刀,三中全会终于完成了集权操作。常委分权制是权力板块的分裂,与民主制度三权鼎立的性质不同。后者使权力职能(立法、司法、行政)分开并互相制约,产生良性互动,贯彻了民众意志,故称民主。前者把权力板块分裂为许多权力小块,权力小块内依然是集权,仍是专制。他们不愿实行三权鼎立,是因为反民主,不肯放弃手中的专制权力。

   

   我每年元旦要公开我对新年的预测,有几个预测已经作出,早点公开也许有益:

   

   今后剑锋所指

   集权的平台已经搭起,要达到“大权独揽”还要奋斗几年,搬几个绊脚石。第一个就是反改革联盟(贪官淫吏、既得利益集团、血债派、顽固派)司令部——江派集团。第二个是地方政府。整风、清党、反腐就是对付他们。

   

   左右双打

   在推行改革大计时,不会容忍左、右派的干扰,不时要敲击一下。打过左派,也要打右派,否则江派就会诬蔑习政权改姓戈了。激进民主派对改革派的严批正可被他们证明自己不姓戈。打击政策大致是“左右双打 ,宽严交替,一张一弛”。本次网络整肃有望于春节前后开始“弛”。让左、右派互存、互打是长期的基本策略。

   

   开启平反闸门

   对陈独秀、华国锋、高岗等共党已故要人将重新评价,恢复名誉,估计党内不会遇到多大阻力,为其他历史问题的处理开路。

   

   俄罗斯将离华远去

    俄罗斯的两中东爪牙——叙利亚和伊朗都向美欧联盟服软,俄与美欧较量的筹码全失,向西发展之路被掐死。向东发展之路又被朝鲜、日本阻碍。重建俄罗斯势力范围的“彼得大帝梦”破灭,不改变与美欧对立的基本国策,就将坐以待毙。与中国疏远是靠拢美欧的晋见礼,被孤立的中国只得也加紧靠拢美国。以美国为假想敌的反美思想只能内部秘密灌输,公开的反美教材将一概取缔。

   

   【读者反馈】

   ◆ 谌东荄:史兄的预测有道理。髙老师的文章已下载再读。老谌 11-22

   ◆ 高积顺:史先生:但愿和平转型。转型是必须的早晚的,和平的可能性则极小。台湾可以成为大陆的榜样,但大陆没资格做弟子。共产党与国民党压根就存在诸多重大差别,毛贼更不同于蒋中正,等以后的大陆头领个个都不能与蒋经国相比,邓的改革增大了和平转型的难度。大陆也没办法与苏联比,苏联走上邪路后,大陆比苏联还邪;苏联变好后,大陆批苏联,继续作恶;苏联改邪归正后,大陆还在邪路上兜圈子,坐失转型的良机。总的说,大陆的希望渺茫,垮台的方式可能十分惨烈,代价可能十分高昂,走上自由民主的道路可能十分困难。中共做的恶太大了,谁都难以清算。

   高积顺敬上 11-22

   ◆zdw75:不知道史先生这四条必要条件是如何得出来的,苏联变成俄国,主要是戈尔巴乔夫,不是强势的叶利钦, 11-22

   ◆cwa75812:和平转型只要对广大群众有利,而江派是阻挠这一过程的恶棍,这个政治流氓如果不除,总要进行捣乱。 11-23

   ◆qhntjg:前苏联的转型,代价也是很大的,极大! 11-23

   ◆唐士六:和平转型的第一个必要条件是社会大多数公民有共同的转型意志,也就是民心向背问题:第二个必要条件是执政集团内部达成和平转型的基本共识:第三个必要条件是执政集团的反对派足够强大:第四个必要条件是社会矛盾发展到执政集团无法解决的程度,执政集团不得不与反对派协商以解决危机。蒋氏父子虽也搞一党专制,但对付的只是武装反对派,还容有欧美式民主自由空间。大陆则不同,六十四年是绝对专制独裁,完彻底反对欧美式民主自由,现在仍然坚持所谓的三个自信,排斥普世价值,如果再出现一个毛泽东式的强势独裁者,那绝非中国人民之福。11-23

   ◆ 商欣仁:大陆和平转型是不可能的。和台湾不能同日而语,国民党和共产党不是一回事,共产党最大特点是党支部建在连(居委会)上,支部是不拿枪的军队,是要花钱发工资的,这么多人能转型失业吗?

   和平转型不要和革命转型同时提出,这会使人和三大战域连在一起想,从世界现局来看,和平与动荡可以同时发生,共产党政权,用不着革命转型,只要全国有大动荡,就会全军复没,现在不是“六四》时期,中共已没有权威人物可以掌控全局,动荡后有一段不安时期,但最后会走向和平定, 2013.11.25.

   

   ◆高越农:就伏初兄《会后闲聊》做一些点评(2013-11-29)

   

   1、《会后闲聊》所说的‘会后’是三中全会以后,‘闲聊’围绕着三中全会。因为《会后闲聊》是紧接着《和平转型》以后面世的。我想,在学习了伏初兄的两篇文章后,人们就一定会专注于:据三中全会消息,它使中国离“和平转型”的目标更接近了,还是更遥远了?

   我想伏初兄本人会以为:更接近了。我为什么这么以为呢?

   我的依据是伏初兄下面的话:“《和平转型》发表于三中全会前8天,文中讲到和平转型操作的第二阶段:“建立自己的独裁地位。……树立个人权威甚至个人崇拜。”似乎是为全会量身定做的衣服,其实不过是我对会议的预测,碰巧测准而已,别因此误会我(会前就)认定习政权在搞和平转型。”以上“碰巧测准”的说法表明,伏初兄认为习近平正在如所期望的那样按照“和平转型操作的第二阶段”在行事。既是如此,怎么不是“更接近了”呢?

   我的看法正相反,三中全会使中国离“和平转型”的目标不是更接近了,而是更遥远了。

   2、问题还是要回到《和平转型》这篇文章上来,该文讲和平转型有四个必要条件,其中‘之二’是:“专制政权出现一个一言九鼎的强势独裁者”。而我不认为“出现强势独裁者”是必要条件。我的理由是:强势独裁者只能够恩赐“和平转型”,那只能够是伪转型:不过是新独裁者横空出世或独裁者的新老交替而已。所以,我坚持:“出现强势独裁者绝不是好事”。而且,历史上那些主导“和平转型”的英雄人物在他们这样作为的时候,一般都并不‘强势’,常常是在大众的倒逼之下。所以,我不期待新独裁者的横空出世。

   既然《会后闲聊》认为: “三中全会成立两最高决策机构,权力集中到习总手中,终结了常委分权制。这是三中全会最大事件,对今后政治、经济发展将有重大影响”,通过这个‘最大事件’,我认定三中全会使习总离强势独裁者更近,按照我的观点,这就使中国离真“和平转型”的目标更远。

   3、在《会后闲聊》里,伏初兄明确表示,比起台湾,前苏联更有可能成为中国和平转型的样板(“假使中国今后真发生和平转型,我估计,不会类似台湾,可能类似前苏联”)。说得更清楚一点,就是习近平效仿蒋经国的可能性不如效仿戈尔巴乔夫的可能性大。

   有鉴于此,下面我对习近平与戈尔巴乔夫做一番比较。

   1)习近平的政治主张是守旧;而戈尔巴乔夫的政治主张是创新。习近平政治主张的守旧表现为强调一党专制、党领导军队、党管舆论,三个自信,两个三十年都要肯定。等等。

   戈尔巴乔夫政治主张的创新表现为他的“新思维”:“必须根本改造我们整个社会大厦: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不能局限于局部的改进,必须进行根本的改革。”“实行社会主义人民自治、民主化、开放性和公开性”。等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