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罗列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好多好多的光阴就这么过去了,回首一片茫然,荒芜的虚无!

    我在这样的光阴里几乎漫无目的的游荡,没有方向——落日,天涯,故乡,这个世途还有道义, 真理, 和良知么?有时我常这样惶惑地问,但也似乎也并无今日而昨非的懊悔。

    呵!中国,尽管目前的中国最高统治者想团聚人心,但我感到的却是给人的恐吓——与历代专制者施与读书人的目的没有区别,无非是谎言和暴力,威逼及利诱——非我愤世妒俗,我只是漠然!我周边的生活起一些微小的浪花好吗?好让我知道这个世界还不是一潭绝望的死水!

    突然想起不久前的一件事——我的一个读书群里认识的一个网友,要去国外旅行,路过我所住地旁的一个大城市,他们那个团要在这里里等车需停留大约十多个钟头。

    你能来我们这个地方吗?我说,坐大客只需两个多点!

    嗯!我打听了。她说,可我到边口S市的火车下午五点就发车——电话里仿佛很静,我似乎能听到她惋惜的呼吸声息,这声息令我有些无措!

    ……

    我也没有去见她,尽管很近,时间也来得及。

    网上认识的朋友或许不宜相见,作为中年人的我,沧桑人生似消磨了我许多杀伐决断的勇气和能力,我觉得我变得软弱疲沓,什么事都认真不起来,像被生活的车轮碾轧溅到路边的石子,只静静地在那里望天。——有时我甚至认为我已经变成一个多余的人。那天在微信中,我将一个链接给她传递过去,是介绍我们这个小地方旅游名胜的专题片——其实,谁都知道,经历了那次文革,中国绝大多数古迹都变成了残垣。所谓的景点,大多都是当今的中国人,盖些仿古建筑,骗外地人钱的,但这些话我不能对她说,说了,她或许认为这是我婉拒她来我们这里的借口!

    她私微回了一个短信:

    “想不到你们那里的景色那么美,稻田,蓝天,绵长的河流,安静的湖泊,参天的原始森林,明净的江水……我现在真的想身临其境的看看。那次没有到你们那里,说到底,还是因为心理障碍,我还没有做好和一个异性网友见面的心理准备……”

   

    我说什么呢?其实当时我没去那个城市见她,不是也有这层意思吗?说白了,是我们所受的教育局限了我们的思维,尽管我们都没怀有杂念。或者,这从某一个角度说明了,我的人生格局为什么那么狭小的原因——我终没有欣赏到李白之“登高壮阔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的人生境界,其缘由终或在此处?或许,我自己的命中早就注定了自己不会有大的人生格局?!

    强欲登高去,无人送酒来,遥望故园菊,应傍战场开——闭眼窥望自己的精神家园,见那里蓬蒿遍地,绿野仙踪中,也有几朵弱红的蔷薇寂寂的在那里摇曳,远处耸立的高大树木挨近云头——这家园我还能有力量经营吗?

    家很远,我回不去;

    友比邻,我不能见;

    你说,精神上有太多的枫桥夜泊,

    我只想让你给我拔去早生的几根白发!

   

   

    ——写于2015年7月17日

    ——修改于2016年6月10日

   

(2016/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