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辟马,致歉,答客,驳李剑芒)

   【公有制】公有制对政治、制度品质和官员群体素质的要求非常之高,大同理想实现之前,基本不可行。公有制流弊太大,容易导致政府权力的过度集中,民众权利迅速流失,容易刺激管理者的贪欲,把好人变坏,把好制度变坏---如果人和制度本来就坏,那就坏上加坏,不可收拾。

   【人性】西方人和现代人大多不知人性有本习之别,惯将习性乃至恶习误认为本性,这就是性恶论得到普遍认同的基本原因。徐贲说:“人性和人心可以合称为人的本性。人文教育的心智启蒙是为了帮助人们认识自己的本性,明了哪些是人的本性中出错的地方。”这就是本习不分,以盲导盲,何以启蒙他人哉。

   【台湾】台湾暗中研制核武,因關鍵技術人物叛逃美國而中止。此事暴露了蒋先生军事主义思维至老未改。根据当时的国际环境和两岸状况,台湾最佳选择是通过文化复兴运动,重新确立中华道统地位,从文化上化解台独和民粹倾向,将台湾建设成为真正代表中华文明的典范,而不是在核武上争一时之短长。

   【辟马】我们坚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这是个伪问题。任何社会主义都是邪路和绝路。因为社会主义即集体主义,意味着公有制(公有制为主仍然是公有制),最方便极权主义,最不可能儒家化或民主化。问坚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就像问选择什么样的死法一样,方法虽不同,无改于结局。

   【真谛】命由天定,运由心造。盖业由心造,善心造善业,恶心造恶业,而业之善恶决定人之命运好坏。故可以说,命运唯心。这在中华文化中,即使不算常识,也不是什么奥秘。可惜马邦人多不明白,不知道自己一生的灾厄都是自己制造和感召的。到老还是糊涂虫啊。

   【特色】财富公有化,权力私有化;市场权力化,权力市场化;复杂问题简单化,简单问题复杂化;政治问题经济解决,经济问题政治解决;思想或道德问题法律解决,法律问题思想或道德解决。一切问题权力甚至暴力解决。

   【致歉】有些话可能犯忌,也可能还不到说的时候,可我不能不说。我若不说,现中国就没有人说,如马主义邪说论、唯物论错误论、公有制恶制论、社会主义邪路论等等观点,舍我,别人纵有胆量也没能力阐说。恕我不管时机到不到,只管思想对不对,道理真不真。若有冒犯,尚祈海涵。

   【致歉】或以为,既然去马条件还不成熟,就应三缄其口耐心等待,何必提前公开批判,白费力气?殊不知文化人和政治家的不同。政治家侧重考虑行不行,条件成熟否;文化人主要关心对不对,道路正确否。高调批马就是为最终去马创造条件。孔孟时代,实践王道条件都不成熟,但孔孟周游高呼,功不唐捐。

   【答客】没错,“前两届尤其是江,对马毛尽量淡化少提”,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他们不曾肯定和推动儒家,反而百般压制监控,东海十几年美好时光,常常学董仲舒目不窥园。而且,他们经济挂帅,纵容腐败,为虎傅翼,导致有吏皆腐,无官不贪,党政军一烂涂地,老百姓水深火热。

   【救助】女子偷鸡腿给生病女儿当礼物,民警朋友圈倡议捐款,获款三十多万并大肆宣传。这个处理方式很不妥当。这么做,在目前这种道德状况下,容易诱导某些贫弱者依样画葫芦,把不良手段视为致富方法,导致社会道德进一步恶化。警方对该女子可以免予追究,并建议政府提供相应救助。

   【救助】或说:“比惨和装惨的人多的是,救助了这个,下一个来了救不救?政府的钱是税金,凭什么救助这些人?”答:提供基本福利保障,本是政府的责任。政府对弱势群体的救助应是底线救助,让那些真惨的人不至于吃不饱饭、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当然要排除那些富有而“装惨的人”。

   【看中国】马邦人有两种能力特别强大:炫富和诉苦。拜金主义盛行,富人受到广泛羡慕和尊重,这就培养了很多人的炫富能力。弱势群体的困难很难得到政府的关怀,很多人遭受意外事件,除了诉诸于社会同情和民众捐款,别无办法,这就培养了很多人的诉苦能力。有时候,两种能力会在同一个人身上同时体现。

   【击蒙】齐义虎云:“满清政权已亡百年,对中国之害已是历史旧帐。欧美列强至今觊觎中华,围堵策反不断。一个是已被判决的死囚,一个是正在作案的现行犯,如此明显的事,竟有人还拎不清谁才是中国真正的威胁。”比喻很好,批皇汉也对,唯“正在作案的现行犯”不是欧美而是内贼。欧美可批不可诬蔑也。

   【击蒙】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诬蔑别人不至于那么严重,但根据孔子的逻辑,也是有罪业的。对于任何人任何事物,可以如理如实地批评,不能无限上纲,更不能栽赃诬蔑,即使批判恶人恶势力邪恶政权,也要实事求是,有理有据,一是一二是二。

   【志愿军】所谓的志愿军,只能说是最可怜的人。称之为最可爱的人,溢美过度,自欺欺人。真是最可爱的人,生为功臣死为神,活着饱受尊重,一生尊荣;死后饱享香火,万古流芳。而他们,战时被视如草菅,战后被弃如敝屣。根本没见到他们获得丝毫敬爱。

   【法眼】我早就指出:马帮做坏事很行,做好事不行。很多马邦人也有这种特点,他们做好事,或者根本做不成,成事不足;或者顾头不顾尾,流弊深重。他做一件好事,别人要揩半年屁股。根本因是私心杂念太重。甚至所谓的好事本身就不是真好,只是以做好事的名义营私谋利作恶作孽。

   【驳李剑芒】别说复辟成功,就是能够获得一定的民众支持,凝聚一定的复辟力量,也说明“旧秩序”有一定的合理性。恶政权恶秩序根本无法让多数人民产生复辟冲动。若是“完全正确方向的改革”,达成的新秩序更加合情合理自由文明,也不可能让“巨量的草民不适应新社会的秩序”,“造成社会巨大的反弹”。

   【驳李剑芒】论政治品质,法国大革命和波旁王朝都不行,法国大革命甚至更差。这就是双方展开拉锯战而波旁王朝能够两次复辟的原因。古来极权暴政恶势力,一垮台就永远地垮了,不可收拾,万劫不复,纵有人不甘失败,试图复辟,也掀不起大浪,遑论成功。

   【驳李剑芒】复辟是相对革命或造反的成功而言的。没有新政权的成功或新秩序的建立,就没有复辟可言。如果复辟势力很强大,要因有二:一是旧势力旧秩序品质其实不坏,令人怀念;二是新政权新秩序相当不好,令人反感。二者相辅相成。这种情况下,复辟无论成功与否,社会都会陷入混乱,内忧外患不断。

   附李剑芒《社会变革的内部透视》:当把一个社会的旧秩序打掉,变成一个(假设)更合理的秩序,必然造成那些习惯于旧秩序的人们生活变得磕磕绊绊,以前掌握的生活经验大部分作废,啥事儿也办不成。这些蒙了的人,就自然开始怀念旧社会而仇视新社会。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社会改革,哪怕后来证明是完全正确方向的改革,也必然会造成反弹。革命家们把这种社会现象叫【复辟】。革命家为了解释自己镇压复辟的合理性,把复辟解释为旧社会的老爷们要夺回他们的“天堂”。可旧社会的老爷们是社会中的极少数,他们已经被从控制社会的地位掀翻,哪里来的复辟力量呢?法国大革命杀了国王镇压了贵族,可还是面对腐败。为了镇压复辟,他们一口气杀了15万农民。难道这些反抗新社会的农民是旧社会的“老爷”?怀念他们的天堂?都不是,这股复辟的力量之所以聚集如此巨大,其原因很简单:巨量的草民不适应新社会的秩序,蒙了!就这么简单!

   【说得好】赵伊德君说:“做一个光明的人是对黑暗的最有效反抗。”说得好极了,有成为名言的资格。光明来自正大,正大自然光明。易经说:“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也。”(大壮卦)“刚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履卦) 东海学舌曰,刚中正,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置身黑暗而不乱,光明也。2016-6-3余东海

(2016/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