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贼(短篇小说)]
东方安澜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短篇小说)

                   贼

   

   我给明相泡了杯茶。

   他说你发福了。

   我连忙说“老了老了”。

   我们在街上碰见,他一眼认出了我,就一起到我家坐坐。我问他现在在哪儿工作,他说在香港。我说你了不起啊,读书读出头,总算有好前途,我们小队里就你最出息。

   许多年没看见,我们一下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阵沉默。

   他说你父亲还好吧,我说很好很好,在乡下做木匠,没啥大灾大病,乡下的老人都那样。

   他说是呀是呀,我好久没回去了,乡下不知变得怎么样了。当初要不是你父亲救我,我坟头上的茅草不知有多长了。

   他一下子进入了回忆。

   他说,你父亲的木工房真好。你父亲喜欢小孩,帮我做红缨枪木头枪。我呵呵笑笑,是呀是呀,老头是老小孩,没有架子的。

   他说那一年夏天,我下河滩,去游泳,快到河滩的时候,看见你父亲的木工房天窗上,伸出一只手。

   什么手,我疑惑起来。

   明相没有回答我,自顾自说下去。后来我试过,平常应该是不在意手不手的,那天傍晚,正巧血红的夕阳落在天窗上,那只扳住天窗的手才格外清晰。我看见手,料定有贼。

   明相自嘲地笑笑,说记忆这东西真滑稽。白天老师刚教我们《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故事,所以对侵犯集体财产的事,特别敏感。特别憎恨。内心里也想表现一下。看到打开的天窗和扳天窗的手,我就急忙去叫阿娘。阿娘是党员,是妇女队长。阿娘正在烧夜饭,赶忙跟我到了木工房。

   明相说,那时候我很激动,也很紧张。我跟阿娘到木工房,夕阳落下,外面看进去,已什么也看不清了。阿娘问我你从哪里看到的手,我指指天窗。可是此时的天窗,已经关掉,恢复了原样。没有任何被撬或者被破坏的痕迹。不知为什么,那时,我心底开始害怕。害怕台湾来的特务在搞破坏。

   心里估摸着特务会不会躲在暗处使坏呢。

   为了使阿娘相信,我竭力描述刚才看见的情形。阿娘仔细地看了看,推推门窗,一切似乎完好无损。这个时候,正是一个晚高峰,下河淘米的,下河游泳的,人很多,看我们神神道道,木工房门口就一下子聚集了很多人。听说发现了贼,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的很热烈。

   最后大家决定,去找你父亲要钥匙,打开了看看到底怎么情况。

   我帮他续了点茶,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事情。

   明相没有理我,沉浸在自己的叙述中。他似乎急于要把这些事情告诉我。可是我对这些压箱底的事情并不很在意。

   他说后来人越聚越多,把木工房围得跟铁桶似的。我发现明相叙述的语气变得迟缓而沉重。

   我站在门口,被大家围住,不知不觉俨然成了小英雄。那一刻,我很有惬意的满足。人群中,有人去叫支部书记,有人去找你父亲,后来书记来了,你父亲就是找来找去找不到。大家都急死了。

   等不到你父亲,大家决定,撬掉了锁强行进入。于是有人去找铁棒。几乎铁棒和你父亲的钥匙是同时到的。

   那天动静很大,外面看热闹的人山人海。打开木工房,却没发现贼,空忙一场。木工房里是书记和阿娘进去搜的,看热闹的人都涌在门口。没发现贼,大家都不愿意散去。

   有人说,一定要你父亲来看看,有没有丢木料。于是,有热心人又去找你的父亲。

   我插话问,那我父亲在赶什么,他为什么不亲自把钥匙拿过来。

   明相不搭理我。一脸凝重。

   他说,他们去找你父亲,可翻出天来也找不到。而外面没有一个看客离开,风闻在抓贼,四面八方有人赶来看热闹,反而越聚越多。我望出去,人数之多,简直是人头上的人。人群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声音,一定要抓出偷木料的贼。书记和阿娘也不反对要抓出贼来。可是没有一个人问我,有没有看见贼偷东西。

   看客里三层外三层,书记和阿娘他们在商量,我呆在一旁,不知所措。刚开始还有人盘问我情况,现在我成了多余,想跑开,可被人群围着,又走不出去。那时,我想哭出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我当时像钻进了魔法洞,无法脱身,急死了。

   那是一种身不由己的恐怖。

   明相在一边叙述,说的有板有眼,我坐在旁边竭力搜索对这件事的记忆。这件事在我脑筋里一片空白,也就无法接上明相的话茬。

   最后,所有人都认为你父亲是关键人物,傻子都看出来了。突然有人说,会不会是你父亲偷了木料,躲起来了。这个猜测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谣言多飞出来,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书记和阿娘决定找来基干民兵,派出小分队,找你父亲,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你父亲,这是书记说的。

   几乎是等了很久,我心里那时很烦躁,只觉得非常漫长。你知道,夏天的天暗下来,不会暗足,我望出去,隐隐绰绰的人头密密麻麻。奇怪的是,没有人愿意离开。

   在天完全暗下来的时候,你父亲被三个民兵扭着过来,看那架势,似乎认定你父亲就是贼。你父亲拿我很好,看你父亲被反扭着,就差没有被五花大绑,我心里很难过。我不想这样的,可事情怎么会弄成这样。

   那一瞬间,我难过极了。面孔上糊满了眼泪。

   那后来我父亲呢?我由于回想不起来,索性听凭明相的叙述,自己懒得动脑筋了。

   咦,明相惊讶地望了望我。接下来几天,你父亲被狠狠地批斗了呀。叫他跪在我们小学校的土墩子上,开批判大会。你父亲不承认偷木料,基干民兵就打他。现在想想,其实你父亲要偷木料,自己就有钥匙,何必翻天窗呢;再说了,木工房在滑路上,人来人往,偷木料怎么避得开众人的眼睛;还有一个,要偷,总要等夜深人静,可那时候,正是傍晚高峰,淘米烧饭游泳,人来人往,时机不对呀。

   可是尽管有这么多疑问,我父亲还是被批斗了呀?这是为什么?

   尽管我一丝一毫记不得这事,但我不拒绝扮演一下苦主,就这样,我顺着明相的口吻发问道。

   明相也不管我回忆起来了没有。我想他是个聪明人,一定看出了我的装逼,只是不点破而已。

   你父亲被批斗,被游街,可是,你父亲当时不服,被民兵打瘸了左腿。

   啥,我父亲是瘸子。我父亲明明好好的。我跳起来。明相你在说啥呢,越说越离谱了。

   我认真地看了一眼明相,明相头清白面,不像是说梦话。

   我感觉自己好像有点紧张。

   你父亲不服,嘴巴犟,差点要被送公社人保组,后来幸亏是阿娘明保暗保给保了下来。

   我父亲有过这么一劫,我却全然不知,我大吃一惊。我有点怀疑,老天让我今天遇见明相,是要揭开一段尘封的历史。也许有的历史注定要在某一时刻解封。我承认,自从我跟娘回城以后,我对父亲知之甚少,更缺乏要了解父亲过往的冲动。

   可能你父亲也觉得一下子翻不了身,好汉不吃眼前亏,也服软了。就这样,瘸了一条腿,走东家串西家,游乡做了一两年,后来,还是你父亲手艺好,全公社的纺车,就你父亲做出来的最好使,大队里就又要你父亲回到了木工房。

   明相在我这里说了一大通话,可是我内心里老是觉得他说的跟我记忆不合拍,不合拍在那儿,我又说不上来。我甚至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和我一个小队的明相。会不会我认错人了。但他说出来的名字和风情,我又是那么熟悉。

   你父亲真是个好人哪。明相加重了语气。你说怪不怪,两年后的同一天,你父亲回到木工房不久,对,是同一天。明相抬起头,视线落在天花板上。

   我那天下河游泳,不知怎么回事,人往下沉,我当时只感觉一片喧哗,可只有你父亲瘸了腿下河来捞我。

   明相说到这儿,动了真情,双眼含泪。

   我不便劝他,只能任由他。

   明相的声音有些呜咽。

   你父亲为了救我,把我托到岸边,自己瘸腿却被猪草拌住,淹死了。

   什么!我惊讶地站起来。

   明相,明相,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父亲好好地在乡下。虽然已经很老了,但老跟死,是截然不同的呀。死亡是不祥的,乡下对死亡是竭力回避的话题。我对明相不着边际的叙述有点恼怒了。

   你父亲真是好人,真是好人哪。明相开始反复唠叨,眼里噙着泪花。

   看他伤心的样子,我拉不下脸来反驳他。

   今年过了年,还在新春里,我从香港回来,特意去你父亲坟上,献了一束花。

   突然间,我不想驳斥明相了,我觉察出了某种对或不对。

   我记起来,当年确实是有一个瘸腿的老木匠,为了救人而淹死了。那天看客很多,却没有一个人肯下水,后来老木匠下去,才陆续有人下水救人。那个孤儿最终是被救上来了。可自从我回了城,再也没有那个孤儿的消息。

   我突然宽宥了明相,毕竟人的记忆是有失误的。

   我站起来,出于礼貌,想再为明相续点水,可我骇然发现,坐在我边上的明相踪迹全无,杯子里的茶温还在余烟袅袅。

   我立刻站起来追出去,可是大街上人来人往,我气喘吁吁追了几条街,也没看见人影。我不得不放弃追赶,往回走。边走边喘气边回顾刚才的种种,我隐隐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孤儿是孪生兄弟,金相明相长得十分相像。而我父亲,又确确实实在木工房呆过。

   我决定,这个星期天一定回去一次,看看父亲,顺便问问,那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贼(短篇小说)

(2016/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