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点滴人生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她’的補充
·讀《故鄉》
·童工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港事隨筆:衝擊立法會
·港事隨筆:暴行分析
·港事隨筆:為首‘暴徒’
·港事隨筆:悲情城市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良好願望
·港事隨筆:習近平為什麼死撐林鄭
·港事隨筆:打架了!
·港事隨筆:林鄭從未辭職
·舊文一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隨筆:林鄭的轉機
·港事隨筆:港人公敵
·港事隨筆:如何控制港人公敵
·港事隨筆:夠了!
·港事隨筆:割席!
·港事隨筆:中共對港策略
·港事隨筆:基本立場
·舊文一篇:港獨欲罷不能
·港事隨筆:港獨與城市暴動
·港事隨筆:林鄭記者招待會
·港事隨筆:論「暴」
·港事隨筆:城市游擊戰
·港事隨筆:梁振英與林鄭月娥
·港事隨筆:黑警
·港事隨筆:抗爭轉向
·港事隨筆:民陣818集會
·港事隨筆:警察快被整治
·港事隨筆:林鄭能平息風波嗎?
·港事隨筆:中共意欲何為?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一)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二)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三)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四)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五)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六)
·港事隨筆:一個建議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七)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李波先生,

   關於銅鑼灣書店的事,你自然是不幸的,不幸在於你被剝奪了自由三個月。然而,除此之外,你似乎沒有別的不幸了。同時,你的不幸,是有點咎由自取的,因爲你捲進中共的政治裡,並意圖從中獲利,你應該有準備爲這付出代價。

   然而,因爲你的被“失蹤”,無論理由爲何,香港人十分關注,泛民議員爲你奔走,市民爲你游行,導致你被無法無天的中共釋放。你回到香港後,似乎對港人沒有一句感謝的説話。這,香港人是理解的,因爲你仍然沒有擺脫中共的控制,也可能因爲你希望保持存在的利益關係。

   你回到香港後,你甚而大讚特讚中共,說什麽“內地的執法機關很文明,做事很規範,依法辦事,”說自己“在內地時是自由和安全,對我一切的權利有很好的保障,”又誇讚“祖國很富裕強大,作為中國人我感到很自豪。”對這,我們也很理解,因爲你想息事寧人,也可能因爲你想保持某些經濟利益。

   然而林榮基先生也回來了,他回來之後所說和所做的一切,以及李波先生你對他所説的反應,實在令人非常失望。

   首先,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林榮基比你先出事,也比你遲回港。你喪失了三個月的自由,他則整整八個月在中共的樊籠裡,比你多出一倍有多。寫到這裏,不禁想到的是,你的被提早釋放,除了香港人在施壓外,也和你和中共“合作”有關。我想,銅鑼灣書店的一切秘密,也因爲透過你而全在中共掌握中了。

   另外,林榮基也不是釋放回來的,而是在沒有形式的押解的情況下,被帶回香港拿取書店有關資料,然後再返回大陸的。即是說,在中共的邏輯裡,他仍然在押,而他這是越押,是逃犯。寫到這裡,我也不禁想到,脫了身的你有沒有設法營救仍在虎口之内的書店同僚?看你在林榮基事件中的表現,著著都是“獨善其身”,肯定是沒有了。

   林榮基以莫大的勇氣,在回到香港並經過一輪思想鬥爭之後,決定擺脫魔爪,向世人揭發在大陸被非法囚禁的事。這,他是準備犧牲的。這犧牲不一定是,或不止是,生命的犧牲,還包括會給中共整得名譽掃地、家庭破碎、親友回避。

   我上文説過,你在中共管治的範圍裡吃政治飯,受到“强制”是咎由自取。這個道理同樣可以用到林榮基身上。但是林榮基在認識了中共的猙獰面目後,決定不再沉默,予以揭露,讓中共的污跡暴露於天下,也讓人們多些防範和警惕。對他這個作法,我們大力支持和鼓掌。可是你,李波先生,卻站在林榮基的對面。你本來可以保持緘默,不予置評,可是卻又冒出頭來,煞有介事地“澄清”、“否認”,並著以前曾經救了你的媒介給你“一點空間”。看來,你變成中共打手的日子不遠了。香港是救錯你了。

   李波先生,香港人沒有欠你什麽,可是你欠香港一個人情。便是,你到現時爲止,還沒有告訴香港人你“用自己的方式”進入大陸,卻不用“自己的方式”離開大陸。這個方式是什麽?香港人想知道,一方面是好奇,二方面是防範,不然被人用神不知鬼不覺的“自己的方式”挾出香港怎辦?

   如果你不説,我們唯有請警方調查,然後給社會一個交代好了,因爲人和貨物透過正式關口出入境,是各主權國家和地區的通例,否則自出自入,何以執法。

(2016/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