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正在讀金庸的鹿鼎記。有人說這是金庸的扛鼎之作,我卻無由判斷,因爲對武俠小説我實在看得太少,一生衹讀過幾部,而且都是他的。

   但是回想起來,我雖然武俠小説讀得少,但書齡卻很長。我記得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有一個時期,每天放學回家,第一件事便是拿起報紙的副刊讀武俠小説。(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報紙是商報,小説則是射雕英雄傳。)但這衹是一個非常短的時期,之後再讀這類小説,已經是大學畢業出來做事了,而讀它也衹是好奇多於消閑。現在讀鹿鼎記也是本於這個心態。(可能還有一點,下面再談。)

   我的所以這樣少讀武俠小説,除了個性比較務實之外,也是因爲時間問題。由讀書到出來工作,所讀的無非都是功課的書和工作的書。而這兩種書真是汗牛充棟,讀之不完。除此之外,其他一切文字我都當是閑書,是很有空閑的時候才讀的書。

   因爲時間寶貴,我對閑書的選擇是很嚴格的,水平低的不讀,文字差的不讀,不著邊際的不讀,所倡議完全不可行的也不讀。(所以,我到現在還沒有沾過鼓吹香港獨立的書。)武俠小説之有時出現在我的書桌上,是因爲好奇,因爲這麽多人愛讀的書,我還是想知道其原因的。(記得中英在談判香港九七前途時,當時有相當多的民間關注組織,有時也會集中起來開個會,他們稱之爲武林大會。我覺這稱謂不嚴肅,但卻也反映武俠小説的“深入人心”。)

   金庸武俠小説之所以能夠被我接受,而且無論卷帙怎樣繁重,我都會從頭到尾讀完,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文筆精煉,讀來不覺煩絮。寫到這裏,我記起以前一位同事,向我介紹臺灣一個名家的武俠小説,好像叫“飲馬黃河”什麽的,並借來給我看。可是我讀了幾頁,便退回給他了,原因是文筆不夠洗練,充滿“的了那麽”,讀著難受。金庸的書,光是文字,已經足可觀賞。

   另外,金庸的武俠小説,還有兩個特色,令我受落,亦可能是他的小説受大衆歡迎的原因。一是邏輯性強。他塑造的故事情節,都合情合理。這裏不是說武功,武功自然是匪夷所思。我們不需要問,一個弱質女子怎樣可以打贏幾個大漢,也不需要問怎樣能夠點穴和解穴。我說的是故事情節和佈局。金庸的小説,散佈著懸疑和解釋。缺乏懸疑,則不能吸引讀者;但若懸疑不能合理地解釋或解答,則讀者便覺作者功力不夠。金庸佈下的疑陣,筆者往往尋思他在後面怎樣解疑呢? 結果是他都一一破解,合情合理,不覺勉强,而且有時相當巧妙,讓人佩服。

   二是金庸能夠讓他的書十分易讀,這確需要一定的功夫和摸到讀者的心理。筆者讀書,是整個人投身進去,一心不能二用。但讀金庸的小説,筆者卻能一壁讀他的小説,一壁看電視新聞。即是說,他的小説易讀。其所以如此,有兩點理由。首先,他的文筆流暢,而小説也不涉及深澀的理論。其次,這點很重要,便是他不時有“提場”和“交代”,簡單覆述讀者可能遺忘的情節或補充、填塞以前的故事漏隙。於是,讀他的書就像在一條平直的路上駕車奔馳,非常暢順和愉快。

   武俠小説,金庸是一代的人物,就像粵語流行曲的黃霑。黃霑短壽,金庸已是九十多歲的人了,我們也不必忌諱,他走的時候,是福壽雙全了,而且創了偉大的功業。而我,是趁他還在的時候,多看他一兩本書吧。

(2016/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