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陈泱潮文集
·为中国的未来极度悲哀!中美顶尖高中生对比令人震撼
·是谁罪孽滔天毁坏了中国文物荟萃的帝都-北京(组图)
●玛雅文化与2012
·玛雅文明的预示(图)
·2012世界末日预言最完整版
·2012 宇宙新纪元(图)
·“2012预言”随笔(图)
·中国预言中的2012(图)
·地球、太阳系和银河黑洞将连成一线 2012磁极大调换?
·雷倒科学家 盘点2009难以解释怪异现象
·ZT:地震频发引发世界“末日流言”(2张图)
·大地震频仍连续发生之际必读
·ZT玛雅文明崩溃之谜
·地球生态环境毁灭的倒计时的跑秒声
·ZT玛雅历法表明人类经过五次文明(图)
·ZT地球在发烧、发飙(图)
·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与近三次大地震数字惊人巧合
·美国航太总署特殊报告:2012……
·30个威胁人类生存的灾难和危机
·美国政府和民间企业家已经在为世界末日的到来建立巨大地下庇护所(组图)
·ZT太阳风暴?盘点2012世界末日预言(组图)
·ZT活在未来----探寻与解读2012末日预言的来源
·ZT日本地震与汶川地震日期现惊人巧合
·【亚洲周刊】纪硕鸣:本核灾敲响中国核能发展警钟
·ZT2012 人类即将面对的宇宙新纪元
·ZT国家地震局专家严正公告
·2012年到底是不是世界末日?
·2.5万年前壁画 冲击进化论(图)
·ZT玛雅文化:失落的高度文明(组图)
·ZT太阳系外发现超级地球 可能有生物(组图)
·玛雅专家:毁坏文明注定灭亡(图)
·探祕玛雅文明的起源(图)
●人类史前文明毁灭的故事
·人类曾多次被毁灭 史前文明照片集锦(图)
·毁灭的故事之一:姆大陆的沉没(有视频、图)
·毁灭的故事之二:马尔代克行星爆发大规模战争及其毁灭
·毁灭的故事之三:火星文明及其大气终极毁灭
·毁灭的故事之四:消失的南極史前文明以及大洪水毁灭全地
·这些是否就是宋教仁被刺杀的主要原因(2图)?
·ZT进化论 旷世奇谎(组图)
·毁灭的故事之五:亚特兰蒂斯大陆的沉没
·毁灭的故事之六:人类五次文明的末日与地球/人类将进入4D时代
·视频:马里亚纳海沟与沉没的大陆
·20亿年前真有核反应炉!(图)
·美国航天局公布20亿年前核反应堆图片
·揭示人类曾经多次被毁灭 照片集锦(组图)
·文化:对比清末字典,新华字典堪称毒药(组图)
●關于末日
·末日意識有利于人類自我警醒
·ZT俄罗斯陨石撞地球神秘揭秘
·世界末日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新教宗产生 中世纪预言再次应验?(图)
·霍金等科学家预测世界末日 9大危险名单
·骄傲的人类当警醒:月球是史前超级文明的人类所造?(3图)
●天文地理妙文荟萃
·ZT与宇宙和人类有关的12个问题
·ZT古代中外长寿秘笈
·秦永敏:南冠客诗集(1981-1989)
·ZT伏藏” 神奇的云南
·ZT影视精选:2012末日的預言真的会到来吗?(5个视频)
·ZT關於2012世界末日的九種預言
·ZT“红月亮”预示了什么天机(一图)
·ZT关于玛雅金字塔射出的神秘光束(视频和组图)
·ZT自由的喜年
·人间奥秘:生命是否有轮回?
·轻松一下:世界六大巧合事件及各自相似之处
·当代天书(视频)
·上帝按照祂的形象造人的新证据
·ZT2012年人类DNA活化与启动?(图)
·ZT美国科学家关于轮回的研究(图)
·当前关于末日来临的最重要的一篇文字与麦田圈(图)
·科學超人尼古拉·特斯拉的前世今生(图)
·不畏人知畏己知——古代清官诗联撷趣(图)
·宇宙是多维度的(视频)
·ZT来自银河系中心奇怪能量正轰击地球?(图)
·视频: 此生必看的科学实验:水知道答案【高清版】
·ZT著名人类学家惊人发现:有些人前生原是飞禽走兽
·爱因斯坦理论能证明灵魂的存在?(图)
·民国高官经历的不可思议奇事(图)
·俄罗斯惊现不寻常异象 引发恐慌(图)
·徐晉如:雅言和正體字是中國文化的根
·造化的奇妙:丹霞山阳元石与阴元石
·無神論黨文化簡體字的荒謬和危害一瞥
·从乾隆八字看天意与命运
·刘亚洲上将谈基督教和佛教道教的区别
·被现代人遗忘的中国文化经典 不看后悔!(图)
·中国究竟有多少条风水龙脉?(图)
·以色列的故事雄辩地证明:圣经的预言无不灵验!
·四柱八字预测学确实是科学而非迷信
·必看: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
·科学发现证实“生死轮回、善恶报应绝对存在”
·ZT我心中的紫薇聖人
◇◇◇◇◇
▲西藏问题卷
●致达赖喇嘛
·论西藏问题
·煽动民族主义是使民族丧失理性的海洛因和摇头丸!
·民族主义疯狂中,回顾陈泱潮论“中国鬼子”
·临江仙·赞王千源(3图)
·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欢迎中共和达赖喇嘛接触对话
·就应当在西藏建立道义桥梁和观察窗口致欧美各国首脑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挽李洪林先生


6.4二十七周年,看中共良知理论家对中国百年历史的反思


   《特权论》作者 陈尔晋(陈泱潮)
   
   2016-6-4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李洪林先生照片
   
    1980年秋冬,我在北京和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副局长的李洪林先生有过接触和交往(详见《民主通讯 2005.10.19a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252_1.shtml )。李洪林先生在当时胡耀邦依重的理论团队圈里,有“老队长”的昵称。这不仅因为李洪林曾经被下放到农村确实担任过生产队队长,而且也与李洪林先生朴实无华待人接物为人厚道的风格有关。
   
    毫无疑问,李洪林先生是中共理论队伍里为数不多的有良知、有实学、有真知灼见的人才。我当时认为作为中共在位的党主席/总书记胡耀邦先生,能够信任李洪林、张黎群、胡绩伟、钟沛璋、王若水、杨西光、马沛文、郭罗基、、、、、、这样一些对中共毛泽东专制独裁暴政30年统治弊端有良知有反思的人士,能够推动基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自由竞选、、、、、、中国的民主化和平转型不无可能;中共引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民主革命,使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的变革,建立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结束党国体制一党独裁暴政,谋求所有人自由人权的保障和解放,不无可能、、、、、、
   
    然而,1981年中共中央第9号文件,把全国民办刊物民间社团打成“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将《特权论》作者打成了“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并且,一网打尽了所谓“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骨干。以至造成了1989年全民抗暴民主运动,失去了坚强有力的成熟的民主革命理论和路线的领导。这是1989年全民抗暴民主运动功亏一篑的重要原因。
   
    今天是89/6.4事件27周年纪念日,我慎重推介刚刚去世的李洪林先生对百年中国苦难历史的反思文章:《百年道路话沧桑》。这不仅是李洪林先生从亲身经历的事情中对中国百年历史的回顾,而且,重要的乃是从中共良知理论家的角度,对中国百年历史尤其是对中共建政以来毛泽东-邓小平两朝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反思。其中不乏一些独到的见解和难能可贵的史料和见证。是不可多得的珍贵的有一定深度的历史文献。
   
    其中对89/6.4学生运动的某些缺失,李洪林先生也以亲身经历作了见证和反思。这是很值得当年参加这场学生运动的朋友们深思和反思的文字。
   
    有必要指出:当年89学运的参加者们,特别是其中一些领袖人物,很少对这段历史进行必要认真的反思和经验总结。多有英雄人物的自豪感和自负情结,少有从经验中吸取教训留待後来者取得成功的努力。
   
    也许,李洪林先生的回忆在细节上与事实会有些许出入,但是,有理由相信李洪林先生不会故意歪曲事实真相,人们可以通过多方面材料的汇总与比较,看清楚事情真相,以正确总结经验教训。
   
    记得1989年春夏我在监狱里从新闻电视上看到天安门广场的事态,一是天天盼望故友或有识者赶快将《特权论》交到学生手中!当时学生们非常需要的,不是物质的东西,而是理论武器、有力量的理论指导!二是当学生展开绝食而军队入城之後,又天天盼望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赶快化整为零回校复课!从而使匪军失去杀戮的借口和目标!
   
    我作为《特权论》作者,当时已经非常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左派幼稚病偏激行动和口号,必将毁灭这场轰轰烈烈得来不易的民主运动成果!6.4前後10来天,我只能不住地祷告祈求上帝保佑6.4骨干精英逃离大陆保存火种!
   
    李洪林先生本文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激进主义》一节文字,值得所有89/6.4学运朋友及後人深思!
   
    上面之所以提到李洪林先生文章只是“有一定深度的历史文献”,乃是因为李洪林先生之立论,有社会科学理论的视野,而缺乏深刻的宗教文化见识。但这是不能苛求于一生都处于无神论党文化浸淫之中的李洪林先生的。
   
    赞李洪林先生有如此高远的理论境界:

宜观星辰辨南北,勿随萤火逐东西!

   
    祭奠李洪林先生以如此具有历史意义的挽联: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李洪林先生千古!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陈泱潮)祭奠于2016-06-04/6.4二十七周年纪念
   
   附1 李洪林:百年道路话沧桑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58873
   
   附2 陈泱潮:八九6.4经验教训词两首
   http://blog.boxun.com/hero/2007/chenyc/24_1.shtml
   
   附1:

李洪林:百年道路话沧桑(全文)


   作者:沈洪
   
   来源:当代中国研究
   
   来源日期:2014年04月30日
   
    我的话说了不少,概括起来也很简单: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走遍黄河长江,万里求学路

   
     沈洪:您一直作理论工作。能不能谈谈怎样从一个青年学生进入理论园地?什么年纪入了党?最初是如何接触到共产党思想的?
   
     李洪林:你们这个栏目是采访大师的。大师要有学问,我却没有什么学问。小时候家里穷,又到处流浪,没有好好念过书,不过走的路可不少。不是说“两条道路的斗争”吗?我二十岁以前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二十一岁入党,要为共产主义奋斗,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我今年八十八岁,“回顾所来径”,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六十七年,也该重新认识一下了。
   
     我出生在辽宁省盖平县大石桥李家屯。父亲童年就失去父母成为孤儿。他只上了两年小学,十几岁就到外面打工,在商店当学徒,去工厂烧锅炉。当学徒时学会抄抄写写,记账打算盘。后来在张学良的东北军骑兵第三师军需处慢慢熬成一个军需少尉,每月挣十九元八角钱养活我母亲和我。我母亲生了四个孩子,农村卫生条件非常差,三个孩子都没保住,最后就剩下我一个孩子了。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我和父母亲长年到处流浪。那时候有首歌叫做《流亡曲》,其中唱道:“泣别了白山黑水,走遍了黄河长江”,我还真是走遍了黄河长江,北京、河北、河南、陕西、江苏、安徽、湖北、湖南、四川等地,我都住过。生活很清苦。我上学就更艰难了,小学上了八个,中学上了五个,净转学了,大部分时候都在做插班生,刚刚对新课本入了门,刚刚和同学们熟悉了,又流浪到一个新地方去了。所以学问的基础打得很差,基本上靠自己。我很喜欢读书,什么书都看。家里再困难也还供我上学。只是1940年在四川时我辍学过一次。当时父亲在洛阳前线,母亲领着我住在四川广元乡下。因为生活困难,我就到一个粮秣厂给人家抄抄写写,一个月可以挣30斤大米。(当时通货膨胀,国家为保证职工生活,用大米作为基本工资,另加有差别的法币)。我当时在广元唯一的中学太华中学读初二,因为功课比较好,校长很喜欢我,得知我辍学,就找人带话,不收学费让我回学校去。当时我家住在离县城十五里的乡下,我就每周从乡下背着干粮去学校,又继续上学了。

  慈祥的校长,悲惨的命运

   
     我至今都怀念我的校长,他叫苏华清,抗日战争中他逃难到四川,在没有中等学校的广元,创办了私立太华中学,利用一座破庙作为校舍,辛苦办学,在这座抗日后方的小县城里,使一大批青少年能受到中等教育。特别是我,如果不是他的关爱,我的求学之路早就中断了。后来我之所以能在颠沛流离中一直读完大学,苏校长拉了我一把,真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令人痛心的是:太华的老同学告诉我,广元解放后,苏校长在“镇反运动”中被枪决了。我不知道在战时这样困难的条件下,靠私人力量热心办学,对青年学子充满慈爱的一位民间教育家,为什么会成为“反革命”。我现在对此事当然没有发言权。但作为当年太华中学的一名学生,和苏校长朝朝暮暮相处两年(他和我们一样,都住在那所破庙里,洗脸刷牙都在一个院子里)。他除了跑里跑外为学校的校务教务和事务奔走以外,还要担任我们班的《国语》课和作文课老师。全班三十几个学生的作文本,他都一一仔细用红笔批改。凡有精彩的句子,都要圈圈点点,而且最后都要写上评语。每次他发还作文本时,同学们都会欣喜地检阅有多少地方得到圈点,整篇作文又得到什么评论。这种教学法使学生的写作水平提高很快。可以说,是他奠定了我白话文的写作基础。我不知道,已经把全部时间和整个身心都放到这群孩子身上的苏校长,怎么还有时间去当“反革命”呢?世界上有如此热爱孩子的“反革命”吗?
   
     历来新统治者上台,都要巩固自己的地位,办法一是侧重立德(例如轻摇薄赋,大赦天下),一是侧重立威(例如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满清的“扬州十日”和“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立德使人拥护,立威使人害怕。中国传统的政治文化虽然属于专制主义,但除法家主张严刑峻法以外,儒家都提倡“不嗜杀人”, “尚德慎刑”。
   
     “镇压反革命”当然属于立威,但是把它作为一种“运动”,也就是把杀人作为一种运动,甚至给下面规定指标,而且以杀人之多感到自豪的,恐怕只有毛泽东一个人,显然这种政治文化和人类文明是背道而驰的,在那种“杀人运动”中,滥杀无辜是必然的。

  地下入党:六亲不认,一心成佛

   
     我入党是在西北农学院上大学的时候。和我住一个房间的同学李殿成是地下党员,他比我大五六岁,见多识广,每天给我讲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又指导我看书,所以我当时对马克思主义的常识和一般理论都懂得一些。他后来还跟我讲延安,介绍他在延安的生活。我觉得这个地方真好,能当个共产党员更好。有一天傍晚我们在校园散步时我问他,你能不能找到共产党?他说:“我就是。”哎呀,我非常高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就是共产党,而且是特委书记,有权批准入党。我说那我能参加吗?他说你行啊,我可以批准你。地下入党,一切从简,也不用什么仪式,我就成为共产党员了。他给我详细交代了地下工作的严格纪律,并且很严肃地对我说:“你一定要记住今天这个日子,这是你政治生命开始的第一天。”那一年我二十一岁,那一天是1946年6月30号,它和我的生日一样,我都会记一辈子。那时候入党只有危险,让国民党抓住是要杀头的,但当时完全不在乎,而是把全部精力投入学运、罢课、闹学潮。1947年“六二”全国“反饥饿反内战”大罢课,西北农学院也参加了。我不但组织本班同学参加罢课,还为罢课起草 “通电”,并在自己主编的《农经通讯》上报导了这场学潮。我当时别的东西都不懂,只懂得马克思主义,而且从心里相信共产主义是最伟大的事业,加入了共产党,一心一意就是为这个事业献身,别的什么都不顾。当时的心态真有点像和尚出家一样,“六根清净,一心成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