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郑恩宠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B)
·程海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丁家喜遭殴打扣押
·韩正进京将派员与我“和谈”(C)?
·中共批准反体制教授到港演讲?
·官方与我谈到港的新况
·上海市民声援刘正清律师!
·上海千人高喊打倒韩正!抗议示威!
·韩正欲派员与我谈话的新情况
·中国74律师抗议声明 声援张军律师
·侯凯空降上海 我将解除软禁?
·从张军律师看中国律师的抗议!
·胡佳街头绝食 勿忘王炳章!
·扩大私权利约束公权力/江平
·向战斗在赤壁的七律师致敬!
·香港政团公布政改立场书
·中国律师控告赤壁看守所多项违法
·上海市民声援张少杰牧师上帝光照上海
·上海员工谢丹被武力押回原籍
·向战斗在三亚的六律师致敬!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12月2日)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5周年/维权网
·香港中联办门前的抗议
·2013上海最大街头冲突看人心向背
·广东普宁三百教师抗议示威将罢工
·浦志强律师抗议刘萍案不公开审理
·近千各地访民北京南站集会示威三小时
·刘萍等人案律师受到攻击
·北京突发二千人游行抗议示威
·别了,三中全会/杨光
·上海对越参战老兵市政府前请愿遭暴力清场
·张林两女儿公开信更多孩子需营救
·王宇律师探望当事人遭警方阻扰
·中国女儿要见爸爸美国会举行听证会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曼德拉开了南非第一个黑人律师行
·上海131市民纪念《世界人权宣言》上层次!
·杨金柱等律师遭围攻!
·杨金柱律师遭围攻!
·央视播报曼德拉是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等团体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
·十三亿微博挑战中共官媒话语权
·高智晟律师女儿在美长大了
·江天勇等四律师战斗在我原下乡之地
·杨建利当面请求希拉里关注刘霞
·上海市民上街宣传《世界人权宣言》维权上档次!
·奥巴马等国际政要将出席曼德拉葬礼
·上海黄峰平被免职
·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
·许志勇的起诉意见书
·我绝不出卖许志勇!
·官方高度防范80后的领袖人物
·独立中文笔会纪念国际人权日声明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上海张雪忠教授被解聘
·4律师要求31省市公开环保收支
·237名上海市民的抗议!
·30位女律师中国女曼德拉们在行动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张雪忠上海的方励之和高智晟
·上海市民维权高尚的举动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郑恩宠点评:
    高智晟律师的伟大和有些所谓维权英雄的耻辱,已经是今天中国大陆的现实。高律师一家四口人原属新疆户口,到北京后靠高律师一人工作为生,而高律师像中国大陆百分之九十九的律师一样,都不是是由政府和企业供养。
    高律师一家在北京还有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格格认为她父亲三分之一的案件是免费为经济困难者代理的,也就是另有三分之二的案件并不免费的。高律师是一个普通的中国维权律师和人权律师,他若不受理敏感案件,他的一家在北京可以过上大户人家的生活。
    709律师,哪个不是为了中国当事人的利益,为中国的未来,奉献了自家巨大的经济利益?就本人而言,1999年初,上海的律师事务所,每月预付我的工资就是11000元。而我本人代理的免费、低价案件,一点都不比高律师少。上海的东八块案件,七个原告也只有一个低价付了律师费,另六个当事人律师事务所从未同意免费。
    我入狱的导火线是接了东八块案件,但是七个当事人中还有个别人要联署,将我除名出维权队伍,而结果自己本人也被上海当局入狱多次。我认为这类人与中共基层贪官的关系,只不过是嫖客与妓女的关系,当这些嫖客抢了他家的房屋或财产,并不解决他们的问题时,就大骂嫖客,若嫖客来嫖娼时,只要嫖客给钱,就希望嫖客们天天来。这些人就可干出出卖身体、灵魂和律师的勾当。

    但是,妓女也有吃青春饭的时期,妓女也要实现年青化,哪个嫖客不想新鲜货呢?为何有部分访民提出,当访民可耻,当公民光荣呢?妓女也是公民啊。
    这里我批评上海部分所谓的访民、英雄、领袖,反思你们过去的行为,与中共基层贪官的关系,不就是嫖客和妓女的关系吗?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专访耿和:与高智晟心在一起,一路走来——《2017年,起来中国》面世
   [日期:2016-06-28] 来源:RFA 作者:
   
   
   
   
   
    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封面(出版者提供)
   
   
    *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参加港台两地新书发表会,耿格到港次日母亲耿和接受我专访*
   
   
    2016年6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在被非法监禁于陕北窑洞中完成的新作《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在台湾出版。新书发布活动于香港和台湾两地先后举行,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参加了新书发表活动。
   
   
    在耿格到达香港以后的第二天,我采访了现在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以下请听访谈录音。
   
   
   
   
   *耿和:女儿触景生情简简单单一句话,融入了我们全家许许多多辛酸和泪*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先谈谈女儿去参加新书发布会,您现在的心情?”
   
   
   耿和:“一直都比较担心格格是不是能够安全进入香港,所以有关香港新闻发布会这个消息就一直都没有公开。
   
   
    昨天凌晨3:00时女儿给我来个消息,说‘我到香港了,这是七年来离爸爸最近的一次’。(哽咽)也让我感觉到,其实女儿每天这么忙碌的学习、生活,心里还是一直没有忘记他爸爸这些事。确实女儿的这种深情,触景生情的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可能对许多人的家庭来说很普通,我觉得这一句话融入了我们全家许许多多的辛酸和泪(哽咽)。
   
   
    其实我不想哭,我也不想有委屈,我觉得这也不是委屈。”
   
   
   
   
   *耿和:每拿起书稿,像浮现3D立体电影,高智晟血淋淋身体在眼前,一次次看不下去*
   
   
   主持人:“耿和,你有没有读到现在这本书的初稿,你在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耿和:“其实,我没有勇气仔细看完这本书。我只是粗略地花了很长的时间,到现在才看完。我觉得每当我拿起这本书稿看时,眼前就能浮现出像3D的立体电影似的,高智晟血淋淋的身体在我眼前。我总是放下,再拿起来,放下……直到现在才看完。
   
   
   这里面描写了许多对他的迫害,占了这本书大量篇幅,非常具体,能感受到他心里面的那种……他真感觉到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在死亡边缘挣扎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你能举一、两个具体例子吗?印象特别深的那些细节?”
   
   
   耿和:“我举不出来了,张敏,因为每一节都是非常具体。这次的一个酷刑,整整的一个完整描述全过程;下面又是一个全部描写的过程……我一看时,看上两句就赶紧合上,不看了。下次有时间,赶紧翻到中间,又进入下一段,一直到我看不下去……”
   
   
   
   
   主持人:“听上去你到现在也没有做到一字一行的都看过一遍?”
   
   
   耿和:“没有,没有,这是我一直没有办法……”
   
   
   
   
   *耿和:把更多精力放在孩子身上转移不想高智晟的事,儿子梦见爸爸说拉住我们的手*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高律师有几度完全没有消息。耿和,当自己的亲人完全没有消息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你自己和家人是什么状态?”
   
   
   耿和:“其实我主要是把更多精力放在孩子身上来转移……不要过多的去想高智晟这个事。每当孩子们一睡觉时,我的思维就活跃起来了。整个一晚上,就觉得我突然有时间考虑高智晟的事了。我总觉得他需要我们的帮助,总觉得……我们家儿子有一次说‘妈妈我晚上梦到爸爸了,爸爸老说拉住我们的手,拉住我们的手。我总觉得我要多为他发出声音,我就是这种感觉。”
   
   
   
   
   *耿和:高智晟是个很认真负责任的人*
   
   
   主持人:“耿和,你回想跟高律师相识,最早是在军旅中认识,后来你们建立了恋爱关系,当时是有哪几点让你觉得你能够把终身托付给他,当时你看到的是什么?”
   
   
   耿和:“我就觉得他是个很认真负责任的人。因为那时我们在部队是不允许男女兵有联系的,哪怕是一个简单的讲话呀,干什么,都会影响我们在那儿的发展。
   
   
    有一次……我分到了老连队,需要他来为我们办伙食关系。我说‘你为什么不到我们这个老连队来看我们?’因为我们是有许多的女兵都下到了一个老连队。他就跟我说‘偶尔次数的递增,就会产生必然的结果。’其实我过了好长时间才能理解,就是说‘如果我到你那儿去一次,我再去一次,时间长了’实际上会对我‘有一种不好的影响’。这句话对我印象特别深,我觉得这句话是非常认真负责的。“
   
   
   
   
   *耿和:父母以断绝关系阻止婚事。高智晟确实是个好人,什么是我要的,我不能放弃*
   
   
   主持人:“后来你的家人并不同意你们的婚姻,当时你为什么执意‘我就是要嫁给这个人’,付出了什么代价?局面是怎么样?”
   
   
   耿和:“其实那就等于是被迫离开家了。我们家父母不同意,说‘如果你要一意孤行的跟他,就断绝母子关系、父子关系’。
   
   
   
   
   主持人:“家人为什么这么坚决的不同意?”
   
   
   耿和:“因为他那时在喀什,我在乌鲁木齐,就是说,地域之间有这么大的(距离)两地分居,是存在户口制的,完成不了住在一起的状态。我们这儿是个大城市,他那儿是个小城市,一旦如果要想结合,这两地分居大概有3千里路,那时候完成不了。要不然我过去,要不然他过来。我过去,到那儿找不到工作;他过来,户口不在这里,也找不到工作。”
   
   
   
   
   主持人:“当时高智晟在做什么?”
   
   
   耿和:“他在一个企业里当负责人。因为我复员回到我的家乡,他复员留在部队当地。他想过来看我,能离我近一些,他就开始尝试去卖菜,这种没有什么成本,简单嘛,也没有什么大的投资。是这样”
   
   
   
   
   主持人:“后来是在什么状况下结婚?”
   
   
   耿和:“其实那时候他卖菜……完后我的心里边也很沉重。我们家这么反对,我该怎么办?最后我就觉得,他确实是个好人,什么是我要的,我不能放弃。我的良心也不允许我就是因为他过不来……这个我做不到。”
   
   
   
   
   *耿和:从结婚,到高智晟在新疆做律师,再到北京*
   
   
   但是我又害怕他不踏实,我说‘那这样吧,咱们就领个《结婚证》,你就放放心心的再回去吧,咱们往后再看看怎么办调动的事。那时候就领了《结婚证》,他就回去了。”
   
   
   
   
   主持人:“这是哪年的事?”
   
   
   耿和:“1990年8月。”
   
   
   
   
   主持人:“你们在军队的时间是哪一段?”
   
   
   耿和:“在军队是1986年到1989年这期间。”
   
   
   
   
   主持人:“结婚之后,后来到高律师成为律师,然后你们到北京是什么时候呢?”
   
   
   耿和:“高智晟是1999年去的(北京),我们(我和孩子)是2000年去的。”
   
   
   
   
   主持人:“高律师考试拿到律师证是什么时候?”
   
   
   耿和:“应该是1995年、1996年.”
   
   
   
   
   主持人:“他在新疆当地也当过一段时间律师是吗?”
   
   
   耿和:“对。在我们新疆当律师还挺好的。”
   
   
   
   
   *耿和:养尊处优不为生活发愁、对高智晟放心的我与内心不特别快乐的高智晟*
   
   
   主持人:“作律师,一般来说大家都觉得这个行业是个收入不错的行业。后来高律师因为涉及到一些敏感案子,并且越来越受到各种打压,在这个关键的转折点上,你怎么理解他这个选择?”
   
   
   耿和:“我就觉得,要随着他的心去做吧,要随着他的心去理解他。
   
   
    我记得高智晟当律师时收入是不低,不会为生活去发愁。我们家能请得起保姆,有人帮我照顾孩子,有人帮我做饭。我可以一辈子不用工作,我真就是到了这种养尊处优的……这种过退休的日子。
   
   
    但是我看到高智晟他不是特别快乐。记得有一次他接了个案子,在办公室,当事人交的是零钱,就是很厚(一迭)代理费,因为在我们那儿交律师代理费一交全是上百,全是一百一百的,没有那种零票子的。这个人交的就有部分零票子,高智晟就在会计那边说,他的收入越多,他说‘我的心里面是不快乐的,因为这都是当事人的血汗。当事人本身已经有事了,出事了,当事人还要再交钱’,他说‘我的心里是非常的沉重’。
   
   
    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他要是一想花钱的时候,他脑海里就老浮想起来当事人案子的情景。所以高智晟身上是不装一分钱的,高智晟没有银行卡,也没有信用卡,一旦要出差干什么,都是他的助手到我这儿来借差旅费,回来报销。高智晟是不动钱的,这我觉得也是挺难得的,这也就让我比较放心(笑),一分钱不动的男人,一分钱不拿的人。”
   
   
   
   
   *耿和:我认为高智晟是个好人,我就要跟他站在一起,我们就一直这麽走*
   
   
   主持人:“后来涉及到法轮功,而法轮功又是很敏感的,打压越来越厉害,在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对话,比方你有没有担心哪?或者高律师对于这个危险他自己有没有思想准备?为敏感的案件辩护,包括基督徒的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后来高律师又写了(三封)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个家庭在这个节骨眼上,当时是一种什么状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