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高智晟家人艰难流亡过程]
郑恩宠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上海副秘书长被抓江泽民在上海
·希拉里律师参选总统给中国人的启示
·美国为何要中国律师而不要贪官?
·女律师崔慧被北京法官打伤
·我和百余律师谴责北京法官殴打女律师
·五姐妹获释谢中国律师勇士们
·法庭上唱国际歌还称反共英雄?
·女儿美国遇滕彪谈维权年青化
·德国作家当年营救中国作家
·高层定调继续加大打压访民
·中国法官为何在罢工和怠工?
·北京法院就殴打女律师进行调查
·北京法院殴打女律师崔慧经过
·王健被拘十天见律师上海访民无此福气?
·蔡瑛律师冤案政府不赔万千民众何时获赔?
·我加入四百多位律师联署抗议殴打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家人艰难流亡过程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耿格:我的维权律师爸爸,与最黑暗的青春期
    (博讯2016年06月19日发表)
   
   
   
    (新书能够付印,中间历尽了艰难,当初找了好多香港、台湾的出版社洽谈繁体中文版的出版,却没有人敢接,至今在香港连代理书商都找不到。摄影/余志伟)
   
    6月14日,中国国务院公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实施评估报告》,《新华社》宣称,经过这3年推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得到切实保障」、「正常宗教活动依法得到保护」、「中国人权事业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讽刺的是,就在同一天,正遭中共当局软禁的维权律师、曾多次获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高智晟,他的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酷刑下的维权律师》问世,书中详细揭露高遭到中共多次绑架、监禁、酷刑虐待的遭遇。而高智晟逃亡美国的女儿耿格,代父出征,赴香港和台湾举行记者会宣传新书。
   
    一种中国人权,各自表述。透过耿格的亲身经历,更显得无比荒谬。
   
    16日早晨,在旅馆接受《报导者》专访的耿格,忆起13岁到23岁这10年的人生,她多次禁不住掉泪说:「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我的青春期是人生当中最黑暗的一段时期。」一袭素色上衣、未施粉脂、23岁的耿格,开门见山就为自己的生命故事下了注脚。
   
    高智晟自1996年担任执业律师后,设下「三分之一案件要为穷人弱势免费打官司」的原则;2004年起,他开始为遭受政府迫害的弱势者维权,包括强制拆迁户、法轮功信徒⋯⋯等,此举触怒中共当局,开始软硬兼施对他监控。有这样一位维权爸爸,也让耿格展开一段没人能理解和想像的残酷青春岁月。
   
   最黑暗的青春期,无止尽的羞辱和难堪
   
   
    別人的青春岁月有酸甜苦辣更有活力奔放,而耿格13岁起的岁月,是以无止尽的羞辱和难堪开展的。(摄影/余志伟)
   
    2006年某天,才13岁上初中的耿格随妈妈耿和上街剪头发,理发店中突然闯入数十人将她们团团包围,接着母女被押回家,「回家以后爸爸不在家了、家里被警察搬空了,除了沙发、电视和床,家里什么都没有了、财产也都没了。」那是耿格印象中父亲高智晟首次被绑架。从这天起,耿格的黑暗青春期正式拉开序幕。
   
    除了家中湧入的10多名警察,楼下更挤满上百名警察,耿格和妈妈被带到不同房间,「他们对我说,『妳爸爸做了错事情,妳能不能提供什么证据啊?妳知不知道家里的一些东西藏在哪?』我说不知道,他们就把我推开。」耿格回忆,那天起她和妈妈、弟弟高天昱遭严密监控、不能出门,连洗澡、上厕所都被看着,吃的是警察换班时带来的剩饭。
   
    数月后,耿格终于能回学校上学,但却开启她另一场噩梦。每天有7位警察如影随形跟著她上学,为了更便於监控并减少她与同学接触的机会,校方将耿格所在的大楼净空,把多数学生集中到別栋大楼,而原有大楼里只剩她所属的班级;警察把所有的门,包括女厕门拆掉,不给她任何私密空间的可能;校方积极地配合警察,禁止全班与耿格说话,而午休时间,警察会将她带到操场上殴打,并对围观学生说:「这孩子该打!她爸爸是政治犯,她死了都不足惜!」
   
    用家人来威胁在黑牢里的高智晟,用一对孩子的痛苦和受虐,让一位父亲心软妥协,共产党恐惧的治理,彻底将这一家人隔绝。
   
    这些突来的剧变,让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的「格格」(耿格的小名)痛苦至极。她没有朋友,恐怖的际遇逼著她过早成熟;被打时,她会瞒著母亲真相,说身上的伤是「摔的」;当高智晟一度被放回家,心里委屈的耿格向爸爸倾诉著:「爸爸,他们会在学校打我,但是,不疼的!」
   
    別人的青春岁月有酸甜苦辣、更有活力奔放,而耿格从13岁起的岁月,是以无止尽的羞辱和难堪开展的。
   
    无法忍受一对孩子这样过活,高智晟夫妻密商,让耿和带着儿女偷渡出国。於是,3人在2009年逃离中国,离开了高智晟。
   
   颠沛的逃亡之路,一个丸子也买不起
   
    2009一个无预警的早晨,母亲临时带姊弟两人出远门,高智晟走近耿格重重地抱了她一下,亲了她一会儿,「我当时觉得,不会又要出什么事了吧⋯⋯我猜到我们要离开了。」耿格哽咽谈著与父亲的离別,「那是我最后一面见他。」
   
    耿和带着孩子搭火车、公车、摩托车一路到云南,再转往缅甸、泰国。偷渡的过程,走私集团的蛇头带着才5岁的高天昱行动,耿和与耿格则另外搭摩托车,然而母女俩却在缅泰边境被缅甸民兵抓了。「他们把我们关起来,用枪指著我们,」耿格回忆著当时的恐怖场景,弟弟跟著人蛇不知去向,母女又被抓了,她的母亲当下情绪崩溃,几乎觉得活不下去了。
   
    16岁的耿格不得不冷静下来,她灵机一动,用英语对看守的士兵们大喊说,她们有非常多现金寄放在附近县城亲戚(指蛇头)家。起了贪念的两名士兵偷偷把母女两人带到蛇头家,换走了一大袋现金,那数十万人民币其实是耿和打算让一家人在国外生活的存款,如今用来换得一家三口团圆,以及顺利进入泰国。
   
    好不容易到了曼谷,母女三人躲在大巴士行李舱,此前跟随蛇头好几天没吃东西的弟弟看到车站附近有人卖牛肉丸,才对耿格说,「姊姊,我想吃一个丸子!」但耿格给不起,「我们一分钱也没有,当时特別难过,我真的没办法满足他的一个小愿望,」回想起这过程,耿格泪流不止。
   
   经常性的自残,只想知道自己还活着
   
   
    回想起逃离中国的过程,耿格泪流不止。(摄影/余志伟)
   
    在美国官方协助下,耿和母女三人顺利来到美国。但经济压力加上过去的所有际遇,马上如梦魇般向耿格排山倒海袭来,「开始回顾之前发生的事情,发现所有事情都想不明白,就开始觉得很depressed(沮丧)、觉得⋯⋯清醒,太可怕了!」耿格说。於是她一直睡觉,睡不着就拿厚辞典砸头,想砸晕自己。
   
    「我一直不明白他们的底限在哪?为什么有人坏得这么没底限?我觉得都已经坏到根里去了!」从13岁开始,一直到16岁逃离至美国,到现在23岁了,很长一段时间,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面临这种遭遇?她经常性自残,即便到了美国,她也曾割腕自杀。
   
    「这是一种持续性的痛苦,持续性的痛苦妳就不太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有时候会觉得,可能这就是已经死了吧!怎么会这么痛苦?那时候在手上划很多口子,只是想知道自己还活着。」
   
    耿格曾试图用火烧自己的脸,因此被送进精神病院,当她受不了医院的压抑环境,再假装自己很健康,该笑的时候笑、该参加meeting就参加meeting,医师让她出院后,她又再尝试自杀。
   
    她曾在绝望下,吃了一整瓶抗抑郁药,当她躺在床上觉得心跳越来越慢,却听见弟弟在房门外的叫声笑闹声,这又把她拉回真实世界,「我想一想,觉得我不能这么自私⋯⋯我再这样的话,那我不就是又逼死了妈妈、又逼死了我弟弟?我怎么也要陪妈妈走到那一天,她跟我爸爸团圆的那一天。」於是她拿起电话,请朋友协助将她送医。
   
    如今耿格的生活终于步上常轨,靠著打工经济独立,独自在外唸大学;而耿和则忙于照料高天昱,借由担任二房东以及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汇钱接济维生。而2014年后,高智晟也从监狱被放出,至今仍遭软禁在老家陕西榆林佳县。
   
    但多般折磨已让23岁的耿格显得过度老成,甚至自我武装。
   
   重新理解父亲,相信父亲的选择
   
   
    耿格一路以来的境遇,是肇因於她的维权律师父亲。她坦言,过去有段时间对父亲「非常非常不理解」。(摄影/余志伟)
   
    耿格一路以来的境遇,是肇因於她的维权律师父亲。她坦言,过去有段时间对父亲「非常非常不理解」。
   
    她曾追问她父亲,「为什么有的爸爸可以当家里的一盏灯?就算你不亮也没关系,你可以在家里面只照亮我们一家人⋯⋯。」
   
    高智晟对最疼爱的女儿格格说:「中国的那些穷人和农民,穷到骨子里、穷到尘埃里去,谁也不拿他们当个人,谁都可以踩他们,这种人不值得去关心一下吗?」「我现在还不能当家里的灯,但再给我几年时间,我会回到家里做那盏灯。」。
   
    想把爱给更多人,不让更多孩子像耿格一样有相同遭遇,高智晟的抉择令人敬佩,却对自己和家人十分残忍。
   
    约半年多前,高智晟与耿格通了电话,告诉女儿自己在写一本书,并说这本书出版后,「可能有段时间见不到爸爸」,他暗示已有再度被抓、甚至牺牲的心理準备,他安慰耿格,「不要难过,要好好生活,没有什么大事情。」
   
    书稿自中国安全送出后,耿格花了两天时间读完。「看完很难过!很疼!」「我不觉得这是一个人应该去经历的,也不觉得有谁可以走过这样的一段路。」这是耿格第一次这么详细地了解父亲的遭遇。耿格说,爸爸从小就经历了最底层的贫穷生活,每天走十几里山路上学、吃饭只有稀粥、从小带着他弟弟采草药卖钱,特別能够同理那些最卑微的人,并不惜走上今天这条路。「他做这些事情的背后是有一个更大的意义在,所以疼痛过后还是觉得,他很伟大!」
   
    现在,耿格对高智晟是既理解也支持,「因为我连人生的启蒙、事情的对和错都是他教的,他做的事情一定有他的道理。」
   
    高智晟历经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笃信基督教的他在新书中提及不少神谕与启示,因而相信2017年共产党将败亡,中国将走出希望。我们问耿格如何解读此预言?这样具体的预测有理性基础吗?她说,爸爸没写得非常具体,但书中还是有些理性的基础,「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我爸爸对神有faith(信仰),而我对我爸爸有faith。」
   
   新书出版充满波折,如同中国维权的困境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左),协助耿格母女出逃,为高智晟出版新书。(摄影/余志伟)
   
    为高智晟出版新书、也是协助耿格母女出逃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曾因六四事件、牧师身分遭中共迫害,后赴美从事援助中国良心犯的工作。他透露此次出书过程一个小波折,他担心2017中共败亡的预言若失效将损及高智晟的公信力,因而将封面书名副标「酷刑下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自述」与主标「2017年,起来中国」对调。未料,高得知此事时,却坚持要求改回来,还强调这是自己具体感受到、愿意承担,傅希秋只得赶紧通知开印了一半的印刷厂,出书前两周才又重新排版印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