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中国共和党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共和党]->[切不可践踏六四死难者的鲜血!——驳“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告刘晓波先生]
中国共和党
·没有智慧的好心只会加害刘晓波——告余杰
·不要做官僚垄断资本的走狗——评薄熙来——告东海一枭
·格物致知是认识道的正确途径——告黎鸣先生
·dangming
·救世主张国堂是未来中国政府的基石——告“唯真理是图”
·不可践踏耶稣基督的宝血——警告陈泱潮
·中国的现在属于胡锦涛,中国的未来属于我张国堂——告曾节明
·倚靠上帝夺取政权是唯一可行的——告总编在线
·鼓动暴力革命是极其邪恶的犯罪——警告张三一言
·崇拜毛泽东的人没有人性
·民主、科学与中国儒教是相容的——记住五四运动的教训
·高举“宪法”,就是鼓动造反、制造动乱——告于建嵘先生
·张国堂向所有基督徒挑战
·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罪孽深重——告杨恒均先生
·不信耶稣基督是中国人民苦难的最大根源
·有什么样的读书人,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告杨恒均、李悔之
·先文化,后政治,全面圣化中国——告杨恒均和李悔之先生
·皇帝教宣言——不可高喊“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
·中国不是衰危,而是新生的产难——告东海一枭
·上帝按圣经的应许膏立我张国堂为基督
·没有天子的儒学是空壳——告东海一枭
·六四没有英雄,都是罪人——告张敏鹏
·中国的当务之急是读书人回归正道——告李悔之
·中国的当务之急是读书人回归正道——告李悔之
·皇帝教QQ群公告
·皇帝教成员须知
·我张国堂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天子和皇帝
·皇帝教成员须知
·你是注释圣经,还是篡改圣经?——驳马唐纳牧师
·儒学是真理,但有很大的局限性——告东海一枭
·温家宝总理不过是芦苇作的杖——告范亚峰兄弟
·不必重视刘晓波的得奖,而要倚靠天道拯救中国——告余杰
·取代不义的掌权者是正义的,抗议掌权者是有罪的——告李悔之
·中共政府必将有所保留地接受《零八宪章》
·上帝借我不仅要拯救中国,也要拯救基督教——简略揭示“七印、七号、七碗”的奥秘
·上帝借我不仅要拯救中国,也要拯救基督教——简略揭示“七印、七号、七碗”的奥秘
·人民需要读书人管教和引导
·民主自由的鼓噪是当前中国最大的祸害
·不可低估毛左派的危害——告李悔之
·高举杨继绳的《墓碑》,把毛泽东送入坟墓
·我们追求代议制民主,反对直接民主
·国家安宁与社会和平压倒一切
·我们追求代议制民主,反对直接民主
·不要抗争,而要依靠真理——告李悔之
·我奉行中庸之道
·儒教就是自由——驳李悔之
·反对儒教就是反对民主——驳李悔之等人
·反对基督教就是反对儒教——告蒋庆等十位儒者
·愿网友们圣诞快乐
·我张国堂必把毛泽东踩在脚下——告程江河
·否定救世主张国堂就是否定耶稣基督
·人命关天——毛泽东是杀人犯——告卜移山
·不追求规范的西方民主必将祸国殃民——告杨恒均等人
·我对杨恒均和李悔之的认识没有半点偏差——告杜子
·不可走二十世纪中国的老路——告杨恒均
·要全面了解美国,学习美国——告杨恒均
·政治事关人命,不可不慎——告李悔之、杨恒均
·中国需要圣贤的智慧,不需要民众的抗争——告李悔之、杨恒均
·圣灵命令我必须以救世主的名义拯救中国,也要拯救基督教——告郭国汀
·顺从圣灵和《圣经》,就必将成功,绝对不会失败——告李德先生
·在政治上要择一而从,不可三心二意——告郭国汀
·请“人民公诉团”把我张国堂列入被告——告毛左派
·体制内右派因没有诚信而不值得尊敬——告茅于轼的粉丝
·不可把文革的祸害归罪于毛泽东的个人人品——告茅于轼
·赞成草民报复性杀戮是读书人的耻辱和悲哀——告东海老人
·不想搞乱中国,就必须复兴儒教——告温家宝
·含笑劝告当今中国读书人
·中国自由主义是假自由主义,是赝品
·张国堂转发阿三土的《希特勒与毛z东》
·唱红歌就是鼓动人们颠覆政府
·可与中共中央作对,不可与主流社会作对——告曾节明
·知晓上帝的旨意最为重要——告郭国汀
·我张国堂到底是疯子,还是救世主
·中共必垮,中国必乱——回复郭国汀
·检讨辛亥革命一百年
·孙中山先生搞暴力革命是根本错误的——告郭国汀
·安贫乐道是有福的——告白衣
·中国共和党政纲
·要操心自己的出路,别管中共领导人的前途——告曾节明
·陈泱潮的一生,是失败的一生——对陈泱潮的若干回复
·信仰一定要虔诚——告郭国汀
·信仰一定要虔诚——告郭国汀
·把民运人士组织起来,是当务之急——告陈泱潮
·君子闻过则喜——告陈泱潮
·中共必将火拼,民运要在等待中发展——告曾节明
·未来中国属于正统的儒教徒和基督徒——请陈泱潮悔改归正
·《圣经》预言能顶亿万雄兵——告郭国汀
·要选举制民主,不要罢免制民主——驳王承志
·安定民众并制伏军权才是关键——告郭国汀
·您陈泱潮还有多少光阴可以荒废——若干回复
·我张国堂为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痛哭
·海外民运人士为未来做准备是正确的——告凌黎
·民运如其联合,不如我一群独大——告郭国汀
·中共内斗分析与我们的任务和策略——告曾节明
·可怜的韩寒,可怜的中国人
·我们要在政治思想和文化上与中共争夺领导权——告凌黎
·为维持社会秩序,政府有权杀人——告郭国汀、曾节明
·不可一而再地攻击胡锦涛——告曾节明
·《圣经》预言能顶亿万雄兵——告郭国汀
·不信基督和孔子的国人都是无用的废物——告凌黎
·我们的任务是安定中国——警告王有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切不可践踏六四死难者的鲜血!——驳“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告刘晓波先生

切不可践踏六四死难者的鲜血!——驳“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告刘晓波先生和丁子霖教授
   
     (说明:本文原标题为《六四问题的关键——告刘晓波先生和丁子霖教授》,因为看了关于美国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的报道之后,做了重大的修改。)
   刘晓波先生、丁子霖教授:
     您们好!

     我久仰刘晓波先生的大名,对先生的勇敢和爱国精神,我非常的敬佩。对刘先生的文才,也很佩服。但刘先生靠您自己的才智和血气的勇敢来救中国,不是倚靠上帝耶和华的道和灵来救中国,这确实是太骄傲!是根本行不通的!
     我也久仰丁子霖教授的大名,我对您更非常非常的敬佩。由于中共不法的事情太多,中国人的爱心普遍地冷却了,由于中共长期的暴政恶政,制造高度的恐怖,使中国人普遍的胆怯。而您却在伟大的母爱的驱动下,勇敢地发起“天安门母亲”运动,在异常艰难的处境下做了许多工作。最难能可贵的是能以母爱克制自己的仇恨。我在此深深表示:向您致敬!
     但是,您们在认识上存在巨大的误区,从而您们的道路是根本行不通的。我希望您们研究中国共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策略。您们不要骄傲,要接受中国共和党的领导。因为,上帝耶和华赐智慧给张国堂,要张国堂拯救中国。只有中国共和党才能救中国,才能解决六四的问题,还死难者公道。
     在1989年,邓小平说当年的学潮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四个坚持的对立”,这个定性是不是正确?我请您们读我写的《1989年的北京学生运动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我们认为,这个定性是正确的。1989年的学潮确实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四个坚持的对立。当年中共编写《惊心动魄的56天——1989年4月15日至6月9日记实》和《五十天的回顾与反思》,根据这两本书提供的证据,充分证明1989年的学潮确实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四个坚持的对立。如果您们认为四个坚持是天经地义的,中国人民必须永远坚持马列毛主义、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那么六四的案永远也翻不了,也不应该翻案。我们认为:四个坚持是根本错误的,也是邪恶的,更是不合法的,是毛泽东等少数中共暴徒以武力和强权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从而,1989年的学潮就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您们的认识还没有提高到这个高度,因此,您们的认识仍然是糊涂的!
     1989的学潮不仅是学潮,而是得到了全国各阶层的人们的广泛支持和参与。当时民众游行示威的规模是世界各国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当年出现如此巨大规模的民众示威的原因是什么?如果胡锦涛答应您们的要求,那以后再出现大规模的民众示威,那又该怎么办?您们不想这个问题,胡锦涛不能不想这个问题。
     1989年的大规模的民众示威的事实充分证明:中共的政教学说失去了人们的信任,共产党的道统、政统、法统都也已经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中国有古训:民无信不立!我们必须抛弃中共的政教学说,创建新的政教学说;我们必须废除中共的道统、政统和法统,重建新的道统、政统和法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出现大规模的民众示威。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解决六四的问题。
     您们坚持“政治问题法律解决”,这实质是用中共以前的邪恶政治思想来解决现在的政治问题。因为现在的中共宪法和法律反映的是以前的中共思想。因此,这种主张是极不明智的!也是极端错误的。早在1989年,在邓小平的主导下,中国政府已经对六四问题定了案,而且是全国人大定的案。按照中共的法律,这个定案是完全合法的,且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您们怎么可能按照中共的法律为六四翻案?
     虽然中共在历史上为文革翻了案。我们知道:在为文革翻案之前,中共通过真理标准的讨论否定了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这实际上就否定了文革中制定的宪法。我们知道,1982年中共重新制定了宪法。这个历史事实表明:没有政治思想上的重大突破,就不可能有文革翻案;没有政治思想上的拨乱反正,就没有改革开放。今天,如果我们没有政治思想上的巨大突破,就不可能有六四翻案。
     中共的宪法和刑法都是文革之后不久制定的,反映的是文革之后中共的政治思想。“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就是用文革之后不久的中共政治思想解决1989年之后的政治问题,这行得通吗?连江泽民也讲与时俱进,您们倒比江泽民还僵化!
     赵紫阳先生在1989年提出:“在民主和法制上解决问题。”这句话非常的空洞。邓小平通过人大来定案,因此邓小平就可以说他就是在“民主和法制上解决问题”。您们仍然坚持“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其思想仍然停留在十八年前的赵紫阳的空洞思想上,您们确实太僵化了!
     我们必须正确认识1989年的学生运动!我们坚定地认为:1989年的民主运动是中国人民的初步觉醒,但并没有完全觉醒。当年的学生上街是由于人的自由天性,是出于人追求自由的本能。因此,当年学生上街游行不是出于自觉,而是出于自己追求自由的本能。人追求自由的本能是上帝赋予人的美好天性。邓小平就是要扼杀中国人追求自由的天性。因为中国人追求自由的天性与他的四个坚持是水火不相容的。
     您们坚持“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就是承认中共的宪法和法律都是正确的。您们在此原则上,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中共为六四事件平反,要求为六四死难者恢复名誉。这在实际上就是认为1989年的学生运动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仅仅是反腐败反官倒,是希望中共把工作做得更好。如果您们努力争取这样的平反结果,恢复这样的名誉,您们就是在践踏六四死难者的鲜血!
     当年的学生不是出于主观思想上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而是出于人性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当年的学生不是出于主观思想,而是出于人性而参与这次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这就证明这场运动更加伟大,更加意义重大!这也是这场运动赢得全世界人民的尊重的原因!在美国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所标志的就是1989年学生运动所显示出来的人追求自由的天性!
     丁子霖教授的母爱是伟大的,但思想却是糊涂的。丁子霖教授母爱的天性也是与中共水火不相容的,马列毛主义就是要灭绝一切人的美好天性!这就是丁子霖教授遭迫害的原因!正是由于丁子霖教授的母爱赢得我的尊敬,也赢得世界人民的尊敬!
     在1998年之前,我坚定地支持赵紫阳先生,强烈呼吁平反六四。当然我受到严厉的打压。在受打压的过程中,我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不再呼吁平反六四,而是组织中国共和党,并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因为我觉得指望中共平反六四是不可能的。因为有朋友问我:“如果中共平反六四,那再出现大规模的民众示威怎么办?”这个问题,中共实际上无法解决,因此,中共不可能为六四平反!
     从1999年以来,我就公开组织中国共和党,并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逐步但很快就形成了本党的基本路线:在上帝耶和华的带领下,领导中国人民走基督作王的宪政民主的道路,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正宗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以和平手段结束一党专政,建立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公开、公平、公正地建立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把中国建设成为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现代化国家。近八年来,中国社会的政治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基督教在中国广泛传播,儒学已经在中国大陆重新复兴,西方正宗政治学在全国各大学迅速普及。中国社会的政治思想的变化与本党的基本路线高度一致。在政治思想上,中国共和党已经是中国实际上的最高领导。
     早在1999年,本党就提出中国共和党的宗旨是:维护社会和平,捍卫个人自由,促进人与人相互和睦和相互信任。本党倡导饶恕、爱敌人,以实现全国人们的和解。现在,胡锦涛提出构建“和谐社会”的新政策,这也是由于本党的推动。
     早在1999年,我就以铁的事实和铁的逻辑证明: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社会主义已经失败!并公开宣布要解散中国共产党。近年来更公开宣布中国共产党是邪教!
     中国共产党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枷锁,也是广大共产党人的枷锁。我宣布解散中国共产党,是解救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全国人民。
     本党预备于2009年在全国各地竞选县级人大代表,之后在各县各区人大会议上竞选县长、区长和上级人大代表,再之后在各省人大竞选省长和全国人大代表,然后在全国人大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从现在的情况看,本党有信心赢得选举的胜利。
     现在中国股市疯涨,中国股市不可能永远只涨不跌。李嘉诚说中国股市已经出现巨大泡沫,极可能导致股市崩盘。一旦股市崩盘,中国就将出现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中共中央已经没有智慧和权威制止那时的社会动荡。而且银行也会因巨大的坏账而破产(或者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许多地方政府也会因巨大的债务而破产。治理国家要靠智慧,而中共中央的智慧已经枯竭了。由于镇压法轮功的失败和《九评共产党》的传播,中共中央的权威也在急剧下降。我现在已经以《圣经》预言和历史事实证明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就是救世主。我有信心说服教会承认我是救世主。一旦教会承认我是救世主,我就会产生极崇高的权威。那时就只有我张国堂才有智慧和权威统治中国了。我一旦当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我就立即以国家元首的名义,为六四死难者举行盛大、隆重、庄严、肃穆的国家葬礼,使他们的灵魂安息。我还要建议并推动未来的议会以立法确定六四为中国自由节,中国人民将世世代代永远纪念六四死难者。关于赔偿的问题由未来的议会决定,我不讨论这个问题。这不就解决了六四的问题吗?
     希望您们关注我们中国共和党,您们的眼中不要只有中国共产党。我告诉您们:中国面临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只有中国共和党才能救中国!
     希望刘先生不要骄傲,不要以为您自己比孔子孟子更有智慧,更不要以为您比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更有能力。
     恳请丁子霖教授反思导致上亿中国人死于非命的共产主义运动,要在思想上与马列毛主义作最彻底的决裂。您要明白:信奉或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有罪的!是下地狱的大罪。因为信奉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的人们只追求今世的幸福,他们为了自己的尊荣、富贵而激烈地争竞,导致社会纷争不安。有的人甚至为了自己的权力、尊荣或利益而不顾他人的生命。这就是邓小平要六四屠杀的根本原因。同时,信奉无神论的国家的政府无法依托上帝的权威而树立自己的权威,因此就要用暴力来树立和维持自己的权威。当权者往往以暴力制造恐怖,使人民顺服。因此无神论的国家往往专制暴政!古今中外的历史都证明:无神论导致杀戮!因此,信奉无神论是有罪的,当然,人间的政府不得治罪。因为上帝在造人时给了人自由意志。人有信奉无神论的自由权,但人也要为他的选择负责,凡信无神论的人,上帝在末日审判时,都要把他们丢入地狱。只有信耶稣基督才能得救,得永生,上天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