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青云集》序]
张成觉文集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青云集》序

    序
   
   仗劍從雲做干城,忠心不易。軍聲在淮海,遺愛在江南。萬庶盡銜哀,回望大好河山,永離赤縣。揮戈挽日接樽俎,豪氣猶存。無愧於平生,有功于天下。九原應含笑,佇看重新世界,遍樹红旗!
   
   這是張伯駒輓陳毅聯,曾深受破例駕臨臣下葬禮之聖上青睞。而陳遺孀張茜於回稟其垂詢時也為亡夫積了功德:將作者夫婦當時面臨被逐出京城之困境啟奏無遺(此前數日陳毅病危之際接伯駒求助函欲救無從)。結果萬歲爺大發慈悲,面囑在旁的周宰相為伯駒夫婦解困。於是這位倖存的“民國四公子”之一驀地時來運轉,得以留京與愛女一家共享天倫。


   
   不過,對朝廷聖旨懵然不知的街道派出所民警與街道居委會組長兇惡依然,於勒令伯駒老兩口遷離之限期到時殺上門來。正好中央文史館負責人在中辦處長陪同下專程到訪,傳達安排張氏夫婦任職於彼的通知。該民警有眼不識泰山,竟要求一干外來人等出示證件。至得悉對方乃奉旨落實上諭頓時目瞪口呆賠禮不迭,然後屁滾尿流地開溜。
   
   此後張氏伉儷實際一直於自置物業讀書繪畫,根本無需坐班而工資照領。陳毅九泉有知亦當含笑。蓋伯駒乃其欽服之僅有兩位當代詩家之一也(另一人為毛)。
   
   毫無疑問,上述輓聯立意不凡,氣勢磅礴,對仗工整,堪稱佳作。但亦應指出,所謂“揮戈挽日”云云並不確切。陳毅所部最著名的黃橋之役是中國人打中國人,國軍韓德勤麾下軍長李守維及其所率九千抗日官兵被殲。自始至終新四軍根本沒有類似平型關或百團大戰的業績可談。雖然陳毅係執行中共七二一方針,即“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故賬應記在毛的頭上。可是頌陳“仗劍從雲做干城,忠心不易。軍聲在淮海,遺愛在江南。”也就純屬溢美之辭了。試想,國之“干城”豈能槍口對內?其“忠心”豈非僅只忠於與國府分庭抗禮之異黨?如此罔顧民族大義,何來“軍聲”“遺愛”?
   
   在下並無指責伯駒老人之意,對於屢屢捐獻自家收藏之國寶,其古典詩詞造詣又屬登峰造極的“吾家”前輩,實在欽敬萬分。奈何形格勢禁,張老遭當局二十多年洗腦,以致此作難免經不起推敲,惜哉!
   
   據章詒和稱,其父章伯鈞被劃為第一號大右派之後,與同在另冊的伯駒時相往還,有次問張其詩詞“何以做得又快又好”,答謂要則有二:諳熟掌故與精通格律,為此僅有強記一法。而章氏後來編讀張之新作感想為:“中國的文學再發達,以後不會再有張伯駒。”詒和原以為此乃針對張之詩詞水平與技巧,幾十年過去了,她始悟到張之創作基石在於人性與審美,此亦中國傳統詩歌之感性基石。但這些在神州大陸早被棄之如弊屐,又豈會“再有張伯駒”?
   
   高山仰止,在下縱然魯鈍,仍欲追慕前賢。茲將數年來之習作整理付梓,藉以言志抒懷。餽贈親友之餘亦望可被公共圖書館(包括美國國會圖書館-筆者已有著作十餘種獲其收藏)及歐美與中港臺若干大學圖書館收藏。如得償所願,幸甚至哉!
   
   書名取《青雲集》,蓋“詩言志”,而王勃《滕王閣序》有句云:“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愚意在進取奮發矣,絕無薛寶釵詩“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之富貴意蘊。讀者諸君當能諒察。
   
   是為序。
   
   2016年4月,時年七十有七。
(2016/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