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大陆思想家宣昶玮
[主页]->[新会员区]->[大陆思想家宣昶玮]->[宣昶玮关于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问题的相关思考]
大陆思想家宣昶玮
·人类文明发展的六个阶段和对应的六种文明类型
·宣昶玮:论人类社会的五类文明状态
·宣昶玮:论世界各国人权等十九项问题不是内政
·论民主与专制的斗争皆是民族与家族的斗争
·2011版中华民间思想家英雄谱
·宣昶玮:当心有人输出中国的有毒文化
·论法律不适合应用于管辖思想家创造、学术讨论和社会人士之政治活动
·宣昶玮:论孔子像在天安门广场立起
·宣昶玮:世界上六种社会统治模式形式与实质的理论分析研究
·宣昶玮:谈一谈近期对于魏京生的印象
·宣昶玮:老子《道德经》的治国理念就是普世价值
·宣昶玮:当今中国官派和民派的全面对立与争夺极其系列影响
·宣昶玮:当今国内拯救中国和坑害中国的八大思想套路
·宣昶玮:关于“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妨碍人类进步关系的理论思考
·宣昶玮:让理性主导社会——人类第三次文明转型的价值和意义
·宣昶玮: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纲领、原则和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
·宣昶玮:一个民间哲学家关于政党政治弊端和危害的研究概述
·宣昶玮:人体人格机能国家理论学说和理性社会政体研究介绍
·宣昶玮关于多个国家股票指数被人操纵打压经历的披露
·宣昶玮:当今中国理论八大江湖山寨
·中国政治转型系列理论预想之六:理性主导制度派上台的可能性分析
·宣昶玮和一个风水先生开的玩笑
·宣昶玮和风水先生开玩笑的完整版
·论当今中国执政集团内三大派别和他们对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影响
·论当今中国执政集团内三大派别和他们对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影响
·大陆易派电子兑换是个诈骗网站
· 发现紫薇圣人
·天益论坛被“精心处置”,证明了谁是真正的紫微圣人
·呼吁中共采纳紫薇圣人的思想,带领世界开始新的文明时代
·当局某些领袖暗中以举国之力牵制紫微圣人?
·采纳紫微圣人思想作为意识形态,是让中共起死回生的唯一灵丹妙药
·紫微圣人招聘团队人员和引资启示
·声明:《自由中国》论坛用本人原先注册论坛会员名发表文章属于污蔑
·宣昶玮致观虚斋主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戈国龙的公开函
·抗议《自由中国》论坛冒用宣昶玮的名义公开造谣
·思想家关于中共不会崩溃且前景光明无限的令人信服的谈话
·海内外著名知识分子纷纷关注宣昶玮及相关的褒与贬
·关于中共主动主导的大民主进程将消弭对之进行政治清算的问题
·郑重披露:种种迹象表明弥勒佛已于2012年在中国大陆公开出世
·十个自认为自己是紫微圣人的当今中华人士思想成就大公开
·弥勒佛(即紫微圣人)2012年降世中国对佛教界和学术界形成的挑战
·2012:世界已经衰败,需要圣人出来
·2012:紫微圣人致海内外广大愚民的一封公开信
·真假紫微圣人大战海外天易论坛:两个重量级人物公开大火并
·论当今中共的意识形态直接制造了社会矛盾并导致中共与人民的冲突
·论当今官方的重点是十八大,民间的重点是鉴别紫微圣人
·十八大之际敬佩温家宝寄语习近平而来的一点感想
·中共意识形态逆世界潮流是导致中国被军事包围和国际孤立的总根子
·引起天益论坛被关闭的一场大论战
·惊天真相大披露:批判伪科学和修理胡万林都是为了压制中华大思想家
·人民被代表和强行被代表的不同层次
·当今中国政治的真相与奥秘:十二项压力、六大势力、两大中心问题、一个总根
·民间思想家宣昶玮请清华大学校友胡港宏公开出来证明你不是那个诈骗犯
·十八大之后,民间思想家宣昶玮又受到死亡威胁暗示
·综观当今天下,宣昶玮乃真紫微圣人也(转贴)
·为什么宣昶玮要把许多人包括世界著名学者和知识分子都视为愚民?
·一个中华智者期望顶破顽石在中国要过九道关的真实经历
·哲学的最高境界是产生内智慧并能贯通一切神秘现象
·宣昶玮响应习近平号召给当政的中国共产党领袖来一点尖锐提问
·宣昶玮致习近平和李克强的公开信:举报可能有银行家把巨额国家资金资助遏止
·尊毛尊邓难调 左右争鸣已是党同伐异
·中国政治深度分析:当今中国体制内外有六大派,习总书记究竟依靠哪一派能拯
·我对柯云路生命科学研究的理解:柯云路是大哲学家、大思想家
·某网友关于宣昶玮是圣人的议论
·公告:宣昶玮公开向几个左派妖孽下战书
·大陆权贵集团出手保护黎阳,暴露了这个妖孽的家奴身份
·[讨论]国际黄金价格下跌是因为要压制某中华民间思想家吗?
·事实证明当今中国左派境界低下,国家被他们掌握绝非人民福祉
·惊天大疑问:美国政府通过“棱镜”计划了解并打压中华民间思想家?
·民间思想家告诉省长陈鸣明:其实你们官僚最害国
·面对愚昧的中国知识分子和公众,宣昶玮和胡万林的共同遭遇
·民间思想家宣昶玮致《工人日报》的公开举报信
·致《南方周末》的公开资料与信件:告诉你们当代八个最大的中国政治内幕与奥
·思想家关于左派和权贵派是当前中国两大反动派的谈话
·金剑平: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论当代中国是历史上第二个类似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思想运动时代
·中国当代民间思想家的贡献要比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时期思想家的贡献更伟大
·中华民间思想家宣昶玮对天易网总监郭国汀的公开质问
·面对思想家的求助,《南方周末》显示出愚昧、渺小与猥琐来
·专家学者和知识分子如果不是智慧大师,那么他们的思维往往就相当幼稚
·中华思想家断言:存在着唯一一条道路使中国能够战胜美国并领导世界
·几百年来人类主流知识界是怎样严重阻挡人类高尚进步的?
·中国崛起后世界将统一,中日岛争已毫无意义
·中华思想家权威分析大陆与台湾问题的最后结局
·论钱学森先知一般预测了中国自战国以来第二次思想运动
·看民间人士宋正海等是如何压制中华思想家和阻挡中华思想运动的
·第一次文艺复兴祸害天下,中国当代的第二次文艺复兴运动为之纠偏
·当代中国发生的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符合美国圣女珍妮的预言
·没有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谁来救中国?
·论当代中国主流知识分子是阻挡人类进步的最大保守群体
·论中国主流知识分子对第二次文艺复兴的世纪大对抗
·中国主流知识分子面对宣昶玮的思想冲击依然保持沉默
·论第一次文艺复兴六杰和当代中国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六杰
·当代中国主流知识分子是集体愚昧的,进步力量必须面对这一事实
·论特色派、民主派、毛派都是中国进步与稳定的破坏性力量
·当代意识形态大冲突中,充分显示了中国主流知识分子的愚昧
·公告天下财富英雄:你投资圣人宣昶玮将一本万利
·关天茶社里有四位自称自己是当代世界第一大思想家者
·没有中国思想,世界将迷失方向
·造时势之英雄倾力造世界进步大时势,众愚民竭力以愚昧来阻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宣昶玮关于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问题的相关思考


   
   
   宣昶玮是一个长期观察研究中共状况和中国政治问题的思想家,对各种问题的观察、思考和研究是相当深入、深刻、而且也是相当充分的。过去宣昶玮对中国政治问题的研究,经过许多的真实事例的证明是既独到且深刻的。
   宣昶玮认为:当今的中国实际上只有政治转型一条路才能救中国,包括救中国共产党了。所以宣昶玮也早就开始系统的、仔细的、深入的思考研究中国政治转型的诸多问题了。

   俗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本人尽管只是一个白衣也要尽自己的一点力气:因此今天宣昶玮就不考虑天下许多无知者的白眼,而鼓起勇气把自己认为应该告诉人们的东西写出来,公之天下了。
   我的思考和研究归纳起来主要为五大方面:下面就一一予以披露。
   第一:中国今后政治转型的顶层设计难度异常大,如转型中处置旧体制旧机构等问题非常敏感而且尖锐、复杂、艰巨,这种难度的问题处理非一般历史上出现过的理论家所能胜任:因为历史上尚未有一次处理这样复杂、涉及面广且深的大是大非的理论问题。
   别的不讲,我们仅仅举中国如果想循规蹈矩的实行政治转型,则庞大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之有权有势又名正言顺的当然领导权机构理论家你怎么处理?你想通过召开中共中央全体会议大家形成共识名正言顺的实行政治转型吗?那么仅仅会议上的争吵就三年也吵不完!仅仅这一关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了。其他的诸如人大、政协等等,足以让一般的政治家望而生畏:如果你想有一番大作为,那么这些旧体制的当然组成者就够你对付的了——实际上是他们足够阻止你了。
   除了上述旧机构外,各个地方的诸侯也是一大艰巨问题:他们可都是旧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啊。如果你想让这些诸侯都能“坚决听从习近平主席的政治转型号召”,那么是一万年也没希望了:因为中国政治转型本来就和这些大小官员的特权利益相妨碍的,他们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得清清楚楚。
   以上我们仅仅列举了两个小小的问题,何况更加复杂与艰巨的困难还在后面呢:政治转型过程中经济运行怎么办?公务员队伍稳定怎么办?社会稳定怎么办?社会治安稳定怎么办?
   因为宣昶玮已经把上述这些问题都考虑过了,所以知道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这一重大理论问题,其实是历来出现过的历史上的理论家从来没有面对过的复杂问题:历史上的理论家没有一人曾经处理过如此艰巨的问题。
   举例来讲三国时期的诸葛亮算是一个战略家理论家了吧?他在未出茅庐之前就为刘备定下了大战略。
   先主诣亮,对亮曰:“汉室倾颓,奸臣窃命,主上蒙尘。孤不度德量力,欲信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遂用猖蹶,至于今日。然志犹未已,君谓计将安出?”
   亮答曰:“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在上述诸葛亮的全盘理论分析中,诸葛亮考虑了当时全国的各大豪杰诸侯的具体情况,如曹操、袁绍、孙权、刘璋等,然后分析了他们个人的用人之策、秉性、力量、眼光等等,经过一番动态演绎分析,遂得出刘备当前的最好选择应为伺机占据荆州外结孙权共同抗衡曹操为最佳战略:后来的情况果然如诸葛亮所预料的那样。
   但是诸葛亮所面临的上述问题如果和中国政治转型中的复杂相比,则是在不算是什么大理论问题了。
   再有一个毛泽东在抗战时期写的《论持久战》。和诸葛亮的隆中对话所提出的理论相比,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涉及的战争中的因素远远比三国时代的诸侯群雄逐鹿要多得多:因为中国的抗日战争还涉及到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毛泽东的理论贡献,是仔细分析研究后得出了导致日本必败中国必胜的主要矛盾所在,这是一。第二是毛泽东指出了速胜和亡国论都是错误的:只有持久战是战胜日本的法宝。
   但是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理论的艰巨程度却是无法和今天的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相比的:因为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中的主要战争逻辑的理论分析是粗线条的、倾向性的就够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中的理论分析不需要精细到准确判断每一场具体战争胜负的程度。而现在的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却需要在理论上完成几乎是每一场重大战役的保证胜利:即使战争未打就要在开战之前就能保证今后每一场重要战争都必须胜利:这样理论上的难度就明显加大了。
   因为今天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的理论难度太大,是历史上的理论家所不曾面对过的,超过了诸葛亮和毛泽东曾经面对过的理论难度:所以合理的推理是要完成这样难度的理论设计,那就不是一般的理论家所能承担的了,即使是毛泽东诸葛亮革命导师列宁在世,他们也要考虑考虑的。
   故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非一般人所能为之;强行为之,必然失败。
   仅仅本人这样断定也不算数:如果谁有不同意见那就请他公开发表文章来和本人讨论,然后让公众判断。
   
   第二: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必须成熟老道,并几年内就能完成政治转型,否则大多不可行。
   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和转型有五个不能和两个只能、一个必须:
   一是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不能采取集中专家、学者、教授等大兵团攻坚作战的方式完成这一工作:这是因为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需要的主要是大见识、大思考、大理论,而再多的专家、学者、教授集中起来也不会产生大见识和大理论的。因此如果没有人能够完成这一艰巨任务的话,那么你就是集中再多的科学院、社会科学院、大学、研究所、集中再多的专家、学者、教授也无用,还是完不成这一艰巨任务的。就象你集中再多的专家、学者、教授也无法代替爱因斯坦、也无法代替毛泽东一样。
   二是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不能采取公开让社会全民讨论,最后“集中全民族集体智慧”把这一重大理论完成的方式。理由也同上面一样。
   三是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不能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即边转型边研究完善等:因为一旦转型开始就是旧体制开始变化并被削弱的过程;而当今中国社会官方和民间、民间自己内部统统是矛盾冲突重重的。如果没有成熟老道的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而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那么先前的邓小平主张的“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都已经弄出无数的矛盾和天大问题了,现在再采取这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基本上会使中国政权崩溃。
   四是不能“用三十年的时间完成中国政治转型”的拖延解决方式。这是因为如果“用三十年的时间完成中国政治转型”,那么就说明其实政权高层并没有什么成熟可靠的政治转型顶层设计,所以只好用走着看的方式摸索前进了,这样其实就和前面的“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根本就是一个样了:如果不能很快的完成中国政治转型,那只能说明到底我们还是没有成熟老道的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的。而没有成熟老道的理论又要强行进行政治转型,那么以中国目前的矛盾冲突的聚集与积累,那么那样弄必然带来天大的风险,即使是依然用前三十年的改革经验继续“摸着石头过河”,但是却不容易有象习近平这样坚决要进行政治改革的政治家了。而没有象习近平这样的政治家,那么中国想继续稳步不停的进行政治转型实际上是一句空话。中国出现习近平其实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而如果中国再出现一个“以腐败治国”英明领袖,那么中国的前途就危险了。可现在的旧体制下谁又能保证今后不出现更加败坏中国的“好领袖”呢?
   过去的三十多年的改革实际结果是弄出许多非常大的问题来,造成今天中国社会的矛盾重重无法解决;今后如果再用三十年的拖拖拉拉的时间进行政治转型则完全不行:因为转型实际上是制度的革命性转变,本来就是一次性解决的大跃进改变;如果仍然是用三十年的时间拖拖拉拉的进行政治转型,那就不叫政治转型了,是无可奈何的硬着头皮“推动社会进步”了。
   所以中国不转型则罢;如果中国要转型的话必须很快完成:中国必须趁着现在这个千年一遇的大好火候!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五是中国政治转型过程中不能搞社会、学术界讨论之类,不能边转型边让社会或者让学术界进行转型学术研讨争论等等,一切都按照既定转型顶层设计办理,免生枝节;即使有什么不合适的,自我完善调整即可,避免出现两个大脑多个大脑同时指挥作战的局面:在进行一场战斗的时候,即使一个一般的将军一个人指挥都比两个卓越的将军多中心同时指挥效果好。
   同样的道理,中国政治转型一旦开始,也要尽力避免社会舆论的讨论造成干扰:社会尽量不要对政治转型进行指手划脚和议论等等,那样容易造成阻扰政治转型的效果。这种避免社会讨论干扰的措施,转型前应该和社会说明清楚,取得民间和各界的谅解。
   以上是“五个不能”:
   “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不能采取集中专家、学者、教授等大兵团攻坚作战的方式完成这一工作”;
   “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不能采取公开让全民社会讨论,最后“集中全民族集体智慧”把这一重大理论完成”的方式;
   “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不能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
   “不能“用三十年的时间完成中国政治转型”的拖延解决的方式”;
   “中国政治转型过程中不能搞社会、学术界讨论之类,不能边转型边让社会或者让学术界进行转型学术研讨争论等等”。
   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和转型必须是“两个只能”:
   一是只能“中国政治转型顶层设计理论上非常成熟老道”:必须理论上非常成熟,非常稳当,可靠性非常高。也就是说只准成功不能失败:可靠性非常大。只有这样中国政治转型才能有成功和安全转型的可能。
   二是转型要非常快速:只能几年内就能完成政治转型:必须一击而成、一战而胜,不会有过多的拖延和拖沓,否则的话中国前途就充满了变数:所谓夜长梦多是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