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謝田文集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对不起谁
·算钱赚钱和决定命运的数学公式
·集体减薪大锅饭的好处和坏处
·钱的价钱的涨落和美联储的弹药
·谋求美元的终结和囤积美元
·美国人要饭和中国人高兴的时刻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中国的统计数字怎样才完美
·信用卡在中国和美国的妙用
·高管年薪应该是50万还是一块钱
·中国人为什么不应该仇富
·保罗·克鲁格曼怎么不懂中国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力拓案的认知误区和后遗症
·3500元的吉它和350万双眼睛
·国有企业竞购国有土地的荒唐
·政府败家赔了钱应该怪罪谁
·再劝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
·中国模式的最不坏与最不好
·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美国预测家在中国的新发现
·发展的硬道理和经济的没道理
·法国酒庄易手和下蛋母鸡截喙
·身在道中勤勉扶轮的人们
·整齐划一之美与中国制造之累
·美国的分田地和财富的流转
·中国看美国时的雾里看花
·海归博士自弑迷在什么地方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陪床保姆和娼妓的经济学研究
·传九退三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国进民退现象的本质与后果
·钱学森之问与人人答非所问
·世界末日来临前准备些什么
·哥本哈根睨墙与人类的小我
·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的害怕
·山姆大叔居然更关心中国人
·浮躁的国民如何赶超别人
·华尔街灭火和中国经济崩盘
·起临进退维谷 坐拥四面楚歌
·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德意志的智慧何在?
·中国房产三证和美国的无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谢田: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呢?这其实不单单是哲学或政治学上的思辨,而更是道德和理智上的判断。图为中国北京人民大会堂内一名卫兵木然的往窗外观看。(Getty Images)

   A security guard looks through a window during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five-yearly Congress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on November 8, 2012. The week-long congress, held every five years, will end with a transition of power to Vice President Xi Jinping, who will govern for the coming decade amid growing pressure for reform of the communist regime's iron-clad grip on power. AFP PHOTO / Ed Jones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Ed Jones/AFP/Getty Images)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呢?这是一个有意义的探讨课题。因为目前对中共灭亡的讨论,世人已经基本达成了共识;中共不光彩的退出历史舞台,或者天灭中共的实现,现在已经不是会不会实现的问题了,这已经是学术界、政治界、舆论界的共识,也是中国街头巷尾老百姓的内心认识,是一个毋庸置疑的定论了。这一点,即使现在高居共产党政权内部的人们,尤其是越在上层呆着的人们,就越能认识得到。中共的中层干部,从他们疯狂贪腐、携款潜逃的速度,看来也基本上对此非常清楚。只是中下层的有些人,还有海外华人的一部分,对此还有些糊里糊涂。所以,中共会不会灭亡,早已不是问题。现在人们关心的,是中共什么时候灭亡,还有,它退出历史舞台的过程,是个什么样的光景,它会有多么狼狈、多么丑陋、多么声名狼藉、多么的不光彩等等。这些,才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但是,中共什么时候退出历史舞台,这个时间点的判断,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学术上的问题或预言上的考虑,这其实都不是哲学或政治学上的思辨,而还有道德和理智上的判断。因为,让中共什么时候垮台,实际上涉及了有多少人会被伤害,有多少人能够被解救,有多少人能够摆脱苦难的问题。因为,中共政权的存在,不仅仅是一个政治上的政权交替,它还是一个道义和正义的考题。中共政权多存在一天,在中国大陆,就会有更多的财富被侵吞,有更广的环境被污染,有更多的家被血腥强拆,有更多的人被投入冤狱,有更多的人被活摘器官,也有更多的人被剥夺各种各样的自由。

   美国一位知名的中国问题学者日前提出,中共统治“已进入一个漫长的衰落期”,他认为,未来10-15年后,“改革式革命”将终结中共的一党专政。说起来,与这位学者当年在芝加哥还有一面之交。当年,正值1989年的六四,几乎所有留美的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都站了出来,支持天安门抗议的学生,反对中共暴政。六四之后,又过了许多年后,当年留学生中的活跃人物,有的偃旗息鼓,有的回到中国,有的投靠中共,有的继续反共,有的潜心研究,有的赚钱发财,有的走入宗教,有的走入正法修炼。反正,人生之路就是这么的不同,就是这么的多采多姿,就是有这么多的选择。

   从这位学者分析的角度,不管是中国经济、成人文化教育程度、共产主义制度的历史,还是中共残暴的历史,中共政权体系的衰落,早已经过了一个政权垮台的临界点和不归点(Point of no return)。前苏联和东欧国家共产党政权的溃败,已从历史和现实上阐明了这个趋势。中共能够存活到今天,不是常态,不是惯例,而是一个特例。当然,对中共居然还能存活了这么久,这也是一个非常令人不解的谜团。谜底其实已经有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都会恍然大悟,噢,原来是这个原因。

   美国中国问题学者沈大伟2015年就提出,中共在中国的统治已经进入残局,中国共产党在末日的旅途上走得比很多人想像的还要远。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也预言,中共将于2017年崩溃,他并称,这是神明点化给他的。当然,高智晟的神奇故事有人会信,有人不信,这都无关紧要,因为,验证的时日,也不会太长。在高智晟即将出版的书中,我们会看到“惊心动魄的启示”,和“神奇及震撼的细节”。

   观察中共的未来动向,往往是中共的朋友,尤其是其最紧密的朋友、“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之类的狐朋狗友,看得其实最清楚。朝鲜的《平壤日报》发表长篇评论,大骂中共是“中修社会帝国主义”,是一个“叛徒集团”统治下的超级大国;文内也列出大量数据与例子,直指中共以援助和经济合作为名义,倾销陈旧机器设备,掠夺第三世界国家的原料;中国对朝鲜的援助,事实上是对朝鲜的“野蛮剥削”;中共在伊拉克战争期间大肆“投机”,伊拉克战争刚结束,又挖空心思、独霸伊拉克的承包工程,赚取超额利润。

   朝鲜官媒骂中共,共产党政权狗咬狗,真是蛮有趣的,也实在是好玩得很。骂得很难听,这只说明了所有共产党政权的卑劣,但他们骂的确实有许多“道理”。也就是说,它们其实骂到了点子上。这是因为,刻骨仇恨的敌人,尤其是曾经的朋友,现在变成了敌人,因为对朋友的本质非常了解,对敌人的本质也明察秋毫。实际上,朝鲜共产党骂中国共产党,是流氓骂流氓、痞子骂痞子、恶棍骂恶棍、邪恶骂邪恶。但不管怎么说,分析共产党政权的对骂,实际上有助于人们理解这些日渐没落、正在被抛弃在历史的垃圾堆里的专制统治集团。

   朝鲜对中共的攻击,是出于自身即将覆亡的恐惧。朝鲜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全面危机下的局势,也是给中共的一面镜子。朝鲜维持不下去了,中共也没有太多维持的能力。中国百姓说,赵家党是一个利用红头文件、政策、决定等下三滥手段“合法”抢劫中国人民财富的黑社会流氓集团。中共当然希望江山永固,但他们继续的抢劫,还有多少空间呢?他们绝对不会再有10-15年的洗劫期了!因为中国的财富被他们利用权力,利用通胀,利用房地产,利用国企,已经洗劫得殆尽。中国经济在停滞甚至衰退的基础上,现在已经进入了快速的通货膨胀,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已经连续5个月上涨。最让中共胆战心惊的“滞胀”——停滞性通货膨胀,已经正式来临。“10-15年”的乐观预言,恐怕是一厢情愿的为中共着想,为中共留点面子,甚至是为中共悄声站台。中共根本没有那么长的寿命,中共的垮台,每时每刻都可能出现。 ◇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第47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2016/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