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虾米
[主页]->[新会员区]->[小虾米]->[宇宙主佛李大师,这个“生日”过不过?]
小虾米
·李洪志谈生日造假:俺是“主佛”,孕育过程可以简化
·李洪志谈生日造假:俺是“主佛”,世间万物皆为所造
·李洪志谈生日造假:俺是“主佛”,是从天上降临人间
·李洪志亲信去向成谜,弘法路”太坎坷,一些人倒下了
·李洪志亲信去向成谜,修炼圈”太混乱,一些人出局了
·李洪志亲信去向成谜,法轮梦”太虚幻,一些人醒悟了
·法轮功信徒频出荒诞事 或因被催眠
·与蚊子过不去的其实是李洪志
·李洪志是“滑稽剧”的总导演
·被通缉的李洪志“神威”不在
·李洪志不敢“逃兮复返”
·美专家:李洪志是独裁者
·警惕破坏北京申冬奥的黑手——法轮功
·习近平夫妇抵达津巴布韦 4万民众热烈欢迎
·习李王能破掉美国给中国做了30年的“局”吗?
·我来个八问浦志强
·为恐怖分子张目的浦志强就该严惩
·屡屡破戒的“主佛”李洪志
·中国对“法轮功小姐”说“NO”!
·“加拿大世姐”必须为其政治行为负责
·孟建柱与12名律师热聊3小时,细节全披露!
·“1.23”自焚事件伤透弟子心
·清醒后的陈果母女意识到了什么?法轮功一笔笔血债
·自焚之痛,永难彻底消弭
·“1·23”自焚惨案,法轮功的累累血债
·旺角暴乱:能够成为香港自我救赎的一次机会吗
·旺角暴乱后致香港“回归一代”:请回望这片被你无视的土地
·三致香港“回归一代”:其实你和我拥有共同的梦想
·日本法轮功骨干肖辛力病亡
·法轮功支持者闫永明怎得恶报??豪赌输掉500万
·铁杆“法轮鸳鸯”英年早逝说明了啥
·法轮功为啥封锁骨干死讯
·肖辛力之死击碎一地谎言
·菩提树叶开始堕落——揭秘达赖勾结美国邪教内幕
·菩提树叶开始堕落---桃色新闻的达赖心腹丹增东登
·达赖为美国邪教站台捞钱100万到200万美元
·李洪志身世大揭秘
·法轮功演化史:从邪教到反华势力急先锋
·宇宙主佛李大师,这个“生日”过不过?
·法轮功“二号人物”枯坐纽约街头
·【銅鑼灣書店風波】團體到立會遞抗議信轟何俊仁歪曲事實
·為什麼說林荣基的谎言和泛民的炒作都是徒劳的
·“活摘”谎言一捅就破
·“活摘”谣言暴露了法轮功困境
·《大屠杀》作者葛特曼竟是美国特工
·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中国专场 核心技术达国际水平
·国际器官移植专家驳斥“法轮功”散布谣言
·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在香港举行
·美器官移植专家:法轮功用伪造数据欺骗大众
·“活摘器官”谣言荒唐可笑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l
·造中国“活摘器官”谣,倒像丢心缺肺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就 “活摘器官”谣言侮辱捐献者奉献精神
·中國專家介紹中國器官移植改革成果 有力駁斥造謠與抹黑
·国际器官移植大会首次在华举行 中外专家共赞中国成就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 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李洪志师父新经文——正念对待一切
·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母亲病亡
·李洪志会为母亲守灵吗?
·芦淑珍与李洪志畸形的母子关系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通奸、包养、情妇录!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澳器官移植专家:中国帮助打击全球器官贩卖
·法轮功与郭文贵狼狈为奸
·神韵传递宗教和政治信息
·神韵演出糟糕透了
·神韵演出五味杂陈
·神韵演出是一场传教秀
·她有推转宇宙神通的哥哥,为何不断落魄?
·李洪志以239万美元出售在美豪宅
·“宇宙主佛”原来也是健身达人
·由李洪志豪宅想到的
·李洪志豪宅曝出的秘密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
·奸商郭文贵的麻烦来了!!!
·郭文贵收买民运人士证据曝光
·纽约市民要求酒店驱赶通缉犯郭文贵
·债主到郭文贵纽约住处讨债 高呼“郭文贵还钱”
·细数“红色通缉令”逃犯郭文贵的十宗罪
·郭文贵是《人民的名义》里的谁原型
·郭文贵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那些事
·西方媒体态度大反转放弃报道 郭文贵被抛弃?
·抗议民众高喊“郭文贵国际通缉犯”
·郭的爆料又出事了
·网红郭文贵竟然是国安特务
·抗议民众高喊“郭文贵国际通缉犯”
·郭文贵是大魔头(8月28日抗议视频)
·郭骗子,又有人来控告你了,你在美国前尘危矣!
·8月30日,纽约华人社团在曼哈顿示威,声讨郭文贵。
·文贵落得如此下场,完全是自作自受!
·郭文贵涉嫌强奸案受害人马蕊露面,痛斥郭文贵,要求当面对质
·9月4日,纽约华人社团80余人声讨郭文贵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性格扭曲
·郭文贵又面临新指控:涉嫌强奸女助理
·郭文贵私人助理马蕊在纽约起诉郭文贵
·郭文贵在纽约再被告 前员工指其强奸
·郭文贵将遭受天谴(视频)。9月12日
·郭文贵指使他人销毁会计资料 非法拘禁
·郭文贵的六大罪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宇宙主佛李大师,这个“生日”过不过?

   说起“主佛”的生日,历来就有真、假两个版本。接生者和身份证等证件,证明李洪志的生日是1952年7月7日;“主佛”通过走后门修改之后,就一口咬定自己的“生日”是1951年5月13日,再不肯松口。眼看着“主佛”的假生日越来越近,手下的“信众”们早就在想方设法营造气氛了。比如用“征稿”的形式诱骗弟子编造“神迹”、溜须拍马之类。但是,这个“生日”究竟过还是不过,“法身”们闹得越凶,李洪志应该越纠结。

     第一, 过“生日”犹如被放在火上烤。

     如果说初期的“讲法”,大嘴“主佛”还可以任意胡诌的话,后期的“讲法”,李洪志则需要绞尽脑汁地去“堵漏儿”和“圆谎”:上次讲出了什么纰漏,这次堵上,这次什么谎言露了“馅”,下次再用更多的谎言堵上……简而言之,大嘴“主佛”“讲法”的这些年,就是在牛皮越吹越大,谎言越撒越多,漏洞“堵”不胜“堵”的窘境中度过的。

     作为常人,“寿星佬儿”只管喝酒吃肉收份子钱即可,而“主佛”李洪志呢,过个生日还得绞尽脑汁、提心吊胆:“三退”临时改成“四退”,不但自打嘴巴而且没人买张;天儿太热吹了吹电扇,也会被明眼人看出“主佛”的破绽来……这样一不小心就丢人现眼、两头受气的寿星老儿,想必是免不了纠结踌躇的。

     更何况,“主佛”讲法,还得应付弟子们有意或无意的发难。按照惯例,“大法日”讲法一般分成两部分,前边是“讲法”后边是“交流”。这样的“交流”好处多多,一可以拖延点时间,二可以显得渊博,三可以做做亲民。但是,后来发现,本来属于“小轻松”的“交流”部分,越来越使“主佛”头疼和发憷,意想不到的情况比比皆是,不识趣的弟子越来越多,每次“交流”都跟“受审”差不多:有的弟子哪壶不开提哪壶,质问“主佛”“神韵”究竟什么时候“回国”、“大法弟子办的公司之间的三角债怎么解决”;有的弟子无意间爆料“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反而天怒人怨”,惹得对“天怒人怨”一词极为敏感的“主佛”龙颜大怒;也有的弟子苦于病痛,自爆“痛风一直没好,最近关节还是很痛”,搞得“主佛”狼狈不堪;最奇葩的要数有个死心眼的弟子,非要“主佛”明确回答“我们究竟救了多少众生?百分比多少?”,逼得“主佛”左躲右闪,慌不择路把“退休的”也拉进了被救度的范围……

     所以,可以想见,每年的“讲法”,“主佛”是多么的提心吊胆,度日如年!这样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弟子逼到墙角的寿星老儿,怕是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第二,不过“生日”会凭空生出很多事端。

     无暇细数,粗略估计,“主佛”正儿八经地“庆生”,硬着头皮“讲法”,也已经有些年头了。既然过生日如此纠结、受罪,那我们不过了如何?笔者揣测,在被逼到墙角的时候,这样的念头“主佛”应该不是没有动过。但是,英明的李主佛应该很快就能意识到:这是万万不可的。

     随礼的份子钱就不说了,如今财大气粗的李洪志也不会把这点小钱看得很重。但是,突然不过这个假生日,也是会催生出很多事端的,这是李洪志们万万接受不了,也应付不了的。比如,大法弟子们每年都希望通过画饼充饥式的“讲法”,得到点支撑下去的勇气,如今突然之间“生日”泡汤,寿星老儿隐身,弟子们不但会“人心浮动”,出现很多疑虑,生出很多传言,还会动摇军心,甚至有树倒猢狲散的可能。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

     之所以这样说,是有前车之鉴的。在号称“去人心”、“修炼如初”的大法弟子群体内,李洪志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有弟子怀疑“主佛”的身体状况,身体一出状况,就会有弟子怀疑师父是否健在,甚至“替身讲法”的消息也被大法弟子们传来传去……长此以往,师父的权威性不说,神秘性都会丧失殆尽——这可是法轮功赖以骗人的根基所在,谁敢动摇?

     第三, 过与不过都不是“主佛”说了算。

     综上所述,改生日容易,过生日难,不过生日更难。

     突然改弦更张,不过了?能“安排一切”的“主佛”,连自己的“生日”都安排不好,虎头蛇尾,过几年就作罢,面子上无疑很难看;缩小规模,躲起来一家子悄悄过呢?虽然显得温馨,但毕竟少了排场和很多份子钱——动摇军心的副作用暂且不论。而且,我料定,无论哪一种选择,没有叶浩们的首肯,“主佛”都是难以实行的。因为“主佛”的生日事小,李洪志们的形象和威仪事大,处理不好的话会后患无穷……虽然你李洪志死后可以“哪管洪水滔天”,但我们还指望扯着你的破旗继续骗钱敛财呢……

     至于什么时候“主佛”可以卸掉过假生日这个包袱,让自己轻松起来,我看在李洪志的有生之年,简直是一个奢望。除非“二师父”叶浩或其他某一家族伺机篡位——但是,在当前风雨飘摇、日薄西山的形势下,狡猾的叶浩之流是不会轻易篡位上套儿受这个罪的。

(2016/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