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小平头夜话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平头按:陈卫珍姊妹发完此文即将抽身开始神学学习全身心服伺主。回顾自《民运黑洞》引发的民主人士与盛雪团伙两个阵营的大辩论,陈女士作为一个读者和旁观者秉持公义,嫉恶如仇地介入,其驳斥李芳,剖析盛雪,敲打张健,一篇篇檄文义正词严,理性睿智,大气磅礴,正气凛然,将盛雪团伙驳得体无完肤,足以令厕身于“民运”江湖的一众“民运大佬”赧然!而盛雪团伙成员先是密集私信联系陈女士,拉拢不果,恼羞成怒攻击其电子邮箱使之瘫痪,继而祭出下三滥的伎俩抹黑陈女士,使广大读者更看清盛雪黑帮团伙的性质,认清了盛雪这个混迹于民运之中的妖孽真面目。离别之际,感谢陈女士以一个基督徒的爱心见证了民运史上最无耻的黑帮团伙的表演。愿上帝看护陈女士及教会姊妹。顺便强调一下盛雪“高票当选”的猫腻,盛雪不是当选为国际笔会的副主席,而是“高票”当选国际笔会下面有5、6个小的委员会其中之一的是和平委员会的副主席。国际笔会的主席或副主席是国际知名的作家和“德高望重”的人士,必须在国际笔会的年会上由145个各国各地的笔会之正式代表选出。
   
   
   
   为正义和真相而发声(五)

   
   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
   
   前言:此篇文章在一个星期前就完成了草稿,昨晚才终于抽出点时间进行修改。那天微信上同时转来两篇文章,一篇是廖天琪会长写给国际笔会会长的一封信,还有一封是以“独立笔会秘书处”名义发出的信。自从一年前,被郭永丰弟兄拉进了那边的一个邮件组,后来又被塞进了这边的邮件组,吸引我最多关注的是关于某某女士的是是非非。至于这个独立中文笔会,我真的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了。可是,把这两封信读完,忍不住又想说几句,因为这两封信依然是围绕着这个某某女士而来的。两封信都读了一遍,然后把这封来自独立笔会秘书处的信再读一遍,第三遍,从下往上读,于是就自下往上进行点评。这应该是我最后一篇关于这个议题的文章了,马上要开始神学学习,我将会结束对海外民运群体中是是非非的密切关注了,但是我会记住为他们祷告!
   
   信上说,因为廖天琪会长对某某女士当选国际笔会副主席没有表示祝贺和鼓励,为此感到震惊。读到这里,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常理来说,大凡表示祝贺和鼓励之类的,以真情实意为最宝贵。朋友生日或嫁娶,互送礼物以表庆祝或道贺,人们通常都会自谦地说一句,礼轻情义重。在目前中国社会的人际关系中,适逢结婚或生日,朋友或邻舍彼此互赠礼物,都已经成了一种攀比风气和利益较量,早就失去了那种礼轻情义重之朴素情怀,在美国的两年多,倒是发现在美国的文化中,在这方面更加体现了这句古老的中国谚语。但如果有些朋友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内心确实没什么感动要表达祝贺或鼓励,那就不需要去做为妥,如果是一件让我们感到忧心忡忡的事,也许我们不但不会去祝贺或鼓励,而是要去指责或阻止,这乃是一种极为正常的态度和反应。
   
   关于某某女士高票当选国际笔会副主席的消息从网上被传开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莫名其妙又荒唐。从所阅读的某某女士的信件、文章以及公开言论,我对她在文字上的水平实在不敢苟同,学问造诣和生命素质就更是提都不要提,至于她的英文水平,都曾经闹出个大笑话;至于目前缠身的各种丑闻以及由此而来的恶劣影响,那在圈子内外都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以小女子的孤陋寡闻,实在搞不懂,她怎么又突然孙悟空翻跟斗,当上了国际笔会的副主席去了呢?国际笔会,顾名思义,应当是由国际上的一些作家组成的跨国作家协会之类的民间机构,我感到至少也是需要一点英文写作功底吧,另外也是需要一点信誉和公认的生命品格吧?当然为此,某某先生作出了解释,说人家老外的审美标准,跟我们中国人就是不一样,那也算是理解得过去,那你做你的国际笔会副主席就可以了,对别人没有表示祝贺和鼓励,只要心平气和,大可不必震惊以浪费情绪。哪门子的法律规定,某某女士当选国际笔会副主席,全国人民都必须要大大祝贺和鼓励呢?诚然,作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出于礼尚往来的需要,也确实应该祝贺和鼓励几句,哪怕几句客套,毕竟都是中国人,礼仪之帮,不可失了规矩。可是,在我上网对廖天琪女士略作了解后发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廖天琪女士还是一个非常得体有涵养的女士。为什么,这么一个有涵养的女士,在某某女士当选国际笔会副主席的时候,就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持守呢?果真是廖天琪女士的品行让人震惊,还是某某女士的各方面素质实在过于让人瞠目结舌,以致让白发的老人、严谨的学者、诚恳的同事、诚挚的闺蜜、无辜的读者和旁观者,现在又有一位有涵养的会长,都会情不自禁变得横眉冷对或无可奈何,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呜呼悲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呢?从来只知道把指责的矛头对准别人,对自己身上的问题,哪怕已经病入膏肓,哪怕已经毒如砒霜,哪怕已经触动众怒,哪怕已经恐怖如鼠疫,都失去了最基本的自我反省自知之明自我纠正的能力,这是某某女士以及这个小团体所表现出的根深蒂固的顽疾。
   
   5月15日廖天琪女士写给国际笔会的那封信,在我这个对独立笔会内部纷争毫不知情的旁观者看来,写得非常好,非常及时。说句实话,像某某女士在海内外民运圈里享有如此恶劣信誉的人,我真是第一次碰到;在这一年多里,从各种途径解读她的人性和生命,灵魂如此黑暗如此隐晦如此顽劣如此狡诈如此无可救药的人,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如果说在海外民运圈子里,演一演新版《皇帝的新装》,人们评一评,议一议,笑一笑,总有一天会落幕收场的,可是笑话越闹越大,居然还嫌舞台不够大,看的人不够多,搬到国际舞台上去了。这可怎么得了的哦?这回要丢脸,这张脸将会被贴上“中国人”的标签;要是不顾了尊严,这尊严也将会被贴上“中国人”的标签。要知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个人的本性,若没有经过彻底悔改认罪,洗心革面,价值观和人生观经过全面重整,无论怎么伪装,迟早会被人识破的。欺世盗名,适可而止,哪可以搬弄一辈子的呢?面对这样的闹剧,作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的廖天琪女士,当然有责任和义务去把真相告诉人家。不管他们是否能够马上认识到问题的本质,但是她今天的这个动作,是在为今后独立中文笔会提前储存信用和品格。
   
   在我第一次阅读陈毅然姐妹、彭小明先生、费良勇先生和刘邵夫先生等的文章时,对于多年来呆在教会系统里的我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么多的过犯和罪恶,当事人的家人不说,怎么朋友也不说,朋友不说,怎么同事也不说,同事不说,怎么那些支持者也不说……大家好像不约而同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致罪恶在她身上不断发酵、膨胀,终于全面爆发。说实话,在这个层面,我对当事人身边多年的朋友和同事是有责备的,因为他们其实也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某某女士的罪恶过犯还没有发酵得非常严重的时候,他们就不应该包庇,而应该顾及海外民主大业,撕破中国人际关系中那层爱面子讲和睦的包装,而对她进行出自爱心里的督责和批评,要知道,如果早做这个动作,对于某某女士和海外民运事业绝对是帮助,而不是拆毁。然而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他们总算在后来阶段前后醒悟过来,痛下决心,将功补过。至于那些为某某女士觑觎上位群丑铺衬的什么民运大佬们,你们就更是有祸了!把某某女士现象所带来的对海外民运事业的破坏完全归到某某女士身上,还是有失公允。她是一个走迷了路的女人,因着年幼的不幸遭遇以致在价值观成型阶段没有得到良好引导,加上后来整个大方向搞错,胆子又大,舍得一身剐,欲望又强烈,结果就在正道上越走越远。在某个层面,她需要同情和怜悯。但你们这些民运精英们不是抱着要救国救民的雄心壮志吗?你们不是一个又一个自诩为民族和国家的栋梁吗?就这样一个又一个被私欲牵引,纷纷成为“民主女神”祭坛上的牺牲。我现在不想去深究某某女士到底是不是中共间谍,对于没有呼召要从事政治的我来说,这个议题不想去探究了。就事议事打个比方,假如某某女士真的是中共间谍的话,那你们大家想想看,就这样的一个女性,有几分姿色,才华、见识和谋略充其量一般,只要舍得一身剐,就可以左右逢源、所向披靡,把你们一个个击败得稀里哗啦,趴倒一片,要是碰上像川岛芳子之级别的美女间谍,那这整个海外民运圈的“精英们”,还不得都成了豆腐渣?还搞什么民主呢?更为可悲的是,到现在连做一点将功补过的工作都懒得动一动手指头,这些天来,任凭双方混打口水战,到最近甚至就忍心看着几个女性在这里扭打,其中包括了我和克里斯蒂娜两个跟海外民运群体毫无关系的读者。你们这些可悲可怜的海外民运精英们!在不久的将来,如果有人来编撰海外民运史,我敢保证,某某女士肯定会被书写为一个典型的反面人物,那些榜上有名的民主英雄们,你们有祸了!就在你们盘算着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的不经意间,上帝在你们身边放置了一块绊脚的石头。我真盼望你们尽快来做一点将功补过的工作。
   
   廖天琪女士能够在这时候给国际笔会写这封信,说明她的素质、胸怀和品格,是配得独立中文笔会会长的职分。我不认为她告诉国际笔会会长关于某某女士的真相,是让我们丢面子的事情。在国际上,我们其实并不缺用金钱和谎言所换来的面子,但这些面子毫无价值薄如蝉翼,通常都是在金钱的作用发挥完以后,以及谎言被戳破之后,就是脸面扫地。我们所缺失的是,多少年来,丑陋的中国人在国际上无法展现一种集体性的生命尊严和人格魅力,无法展现出一种来自灵魂的高贵品质,包括超越于家族本位、集团本位、种族本位和民族本位之上的来自良心的自我解剖和自我反省,以及由此而来的自我更新和自我提升的生命力;超越在各种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之上的对普世价值的持守;超越在各种现世利益之上对纯正信仰的仰望,以及对普世文明体系中之真善美的实践;超越在人情面子之上的对是非对错原则的执着,以及由此而来的诚信文化……如果我们明明知道是错误的事情,以及不合适担当某个职位的人物,我们都应当本着良心、正直和道义,却告诉别人真相,去制止欺骗的行为,哪怕是这样的人和事,会在短时期里给我们争回什么面子和好处。这是我们现在需要努力向世界传递的一种生命素质和内在品格,就从现在开始做,从点滴开始做,珍惜每一个机会来做。这才是一条真正摆脱奴役通往自由,走向高贵和尊严之理想圣地的道路。
   
   从廖天琪女士的信中看到,她之所以要这么做,还有一个深处的动机是对中国女作家当前处境深表同情和关心,“恐怕你对某某展现的同情,她所表达的身份是虚假的,将对这种状况不会有帮助,反而造成混乱。”我想说,她在这里的表达既含蓄委婉又正确无误。如果读者对这点不太理解的话,请看下面这个链接,是朱瑞女士写的一篇文章:
   http://danzengxiangba.blogspot.com/2014/06/blog-post_9193.html
   
   我不认为廖天琪会长写给国际笔会会长的这封邮件,有任何攻击诽谤某某女士的地方,相反在关于某某女士信誉问题,廖天琪会长的用词还是相当委婉的。在我所读到的各种评论某某女士的文章,有好些我都是看不下去,那真的是句句带刀、笔笔藏刃,有时我心里都为某某女士感到痛心,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被人用文字写到这个程度呢?我观察到一个非常两极的现象,某某女士和她的支持者们,对那些善意而中肯的批评,经常反应极度敏感,动不动就情绪激动,指责人家是攻击或诽谤,但对那些句句带刀的文字,却又表现出满不在乎、麻木不仁的样子。这一度让我很是奇怪,后来领悟这可能是他们目前已经存在相当程度的人格分裂的反应。因着节制的美德在年幼阶段就被损毁,导致某某女士多年来不能自控会做一些让常人感到不可理喻的事情,随之而来的就是舆论界尖锐的批评,但这些批评对她顽梗的生性起不到明显的制约和纠正,各种揭露的文字就变得越来越犀利,直到一天让她心有所动的时候,却发现作为一个女性的尊严、矜持和人格已经被全部掏空,被掏空了尊严和人格的人性,就会对周围的同事或朋友提出近乎苛刻的要求,甚至发展成了需要他们用无节制的吹捧来弥补和平衡她内在生命的空空荡荡。这种不合理的需求,导致她对来自内部或外部善意而中肯的建议或批评,变得极度敏感,老虎屁股摸不得,不管有没有道理,一概拒之门外,甚至把批评者全部打成特务,还把这种思维模式扩散并复制到凡是支持她的民众当中,于是一些毫无逻辑的金科玉律被打造出来了:批评某某女士就等于五毛言论;质疑某某女士就等于反对暴力革命,因为某某女士曾经提过暴力革命理论。慢慢地,那些原本是善意而中肯的批评者,发现对某某女士和其团伙讲道理就等于对牛弹琴,纷纷转向犀利的笔锋,某某女士作为女性的人格和尊严就更加被掏得空空如也,她就变得愈加飞扬跋扈又麻木不仁,羞耻观发生变异,自我认定完全模糊,一面是对任何舆论奚落和挖苦表现出满不在乎,一面又是对任何吹捧和阿谀的全单照收和极度渴求。分裂的人格和生命,催生出了一个两极的怪胎,在小团体内部出现了一种非常夸张的偶像崇拜,就如陈毅然姐妹在文中披露的,都差不多要把自己当成了女皇,然而在外面的舆论界,各种刻薄的奚落和藐视漫天飞舞。这个现象恰恰与中共集团完全从一个模子里陶铸出来:当前处境的中共王朝,一面是人民群众的恨之入骨,一面是在国际社会上各个民主国家的藐视,然而在中共集团内部,各级官员之间又表现出无节制的阿谀和吹捧,甚至连习近平习万岁之类的红歌都在神州大地再次响起。某某女士现象,活脱脱一个中共集团的怪胎,如鬼魅游移在海外民运群体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