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小平头夜话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平头按:冒牌的“六四屠杀见证人”盛雪以及其打手虚头巴脑的张健,遇到如假包换的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陈毅然,真正是“李鬼遇见李逵”!封从德为张健辩解的一大理由是张健“只虚不假”——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张健是货真价实的“纠察队队长”,应该对与之争锋的冒牌的“六四屠杀见证人”恨之入骨才合情合理,但实际上是连盛雪的面首兼打手如张晓刚、张朴都偃旗息鼓避之唯恐不及之际,唯有“虚”的小张子张健不遗余力地为“假”的盛雪抬轿子、打棍子,还两眼一抹黑肉麻的称盛雪是“巾帼英雄,女中豪杰”。我们判断一个人就是看他现在及当下做些什么,而不是看他曾经拥有的过去。任何人都没有因为六四的作为而拥有不被批评、揭露的豁免权,遑论当年学生纠察队还把“天安门三君子”喻东岳、余志坚和鲁德成3人移交给北京市公安机关处理,分别被中共判处16年有期徒刑、20年有期徒刑和无期徒刑,其中喻东岳更因为在监狱中遭遇虐待而罹患精神疾病。而至今我们只看到张健们大秀六四的英雄事迹,而无人为此事检讨忏悔。王丹在六四名声不可谓不大非张健之流所能望其项背,难道就因此王丹享有在海外贪腐、敛财、挥霍民运资金而不被曹长青揭露的豁免权?!张健的问题实质就是与盛雪团伙沆瀣一气,死保共特李震、曾大军,如今为保四面楚歌的盛雪,又同唐伯桥摒弃前嫌,并且与神棍陈泱潮、曾节明狼狈为奸。张健这个节点跳出来顶风作案,绝非年轻受盛雪蒙蔽那么简单,教会姊妹陈卫珍、克里斯蒂安这段时间对张健的认识及觉悟就是明证。各位看看这段时间中共方面力挺盛雪的种种作为,动员方方面面的力量就心里有数了。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图:3月31日盛戏子在多伦多市中心巨大的坦克人照片前搔首弄姿。新一轮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人”的戏码又开始上演
   

张健真有豁免权吗?


   
   我听说张健身上中了三颗子弹,很多年之后才取出。还有录像。
   
   这个信息我确实难以相信,89六四凌晨,我在北京西单六部口见过多例中枪的市民,血流不止,在当时是无法抢救的,由周围的人士抬着走,血一路流淌,那天无论是广场还是整条长安街都不可能有救护车出现,我就认为中枪的人抬到医院,人已经很难救活了。因为六四时的子弹都是子母弹,会炸开,肉全翻起。我同学的战友住木樨的22号楼,是在家中厨房里被飞进的子弹打中,到医院已死亡,在我同学参加他的葬礼时,他家人讲到肉都炸开翻出。那张健三颗子弹没死,还完好保留好几年不取出来的原因先不论,至少应留下遍体疤痕吧?不是开刀取子弹的疤,是子弹射中时皮肉炸开后的瘢痕,有谁见过?他敢不敢为自己证实一下,他在什么场合讲过中弹的详细过程?中弹时他在哪?说说细节,也能打消些别人的疑虑。
   
   我同学下班经过广场时是6,3晚上7点多,天安门广场清场,一边广播让市民学生离开,一边由武装警察还是军人组成的人墙,拿着大棒从西向东地毯式推进,见人就打,广场西部乱成一团,哭喊声响成一片,我同学和她老公被打的周身疼痛。但除了广场坚守的学生,市民基本上就清干净了如果是在那时开始撤离的人群,都能见证这一事实,那时张健在哪?
   
   我先生陈育国一直没有离开广场,直到64凌晨最后撤出。据他讲,在学生撤出时军队并没有对他们开枪。我听方政讲,方政的腿被碾压,是在已离开广场相当一段距离之后,在回校的路上,一排坦克并排前行,从后面冲进撤退的队伍,让每个人都无法躲过,方政将体院一弱小女学生推靠在隔离栏杆上,可自己的腿无处躲闪被搅进坦克履带。那时,张健在哪?
   
   我记得天安门母亲的追思录音中,有一个细节,我印象深刻,就是一位失去儿子的母亲讲述的。她回忆说,她儿子的同学告诉她,她孩子在天安门广场外的北池子一带被子弹击中,血流不止,他同学想把受伤的他背走,但是周围的军人坚决不让抢救和带离,理由是上面的命令,不允许把受伤人带走,结果是眼睁睁看着这个才是中学生的孩子死去。我当时真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一个孩子已经快死了却不让救治,太惨无人道了。张健讲:各组织的头都走了,只留他在广场,张健是在广场里被打了三枪吗?就算是一枪,在哪中的枪,怎么出来?既然是纠察队长,身边应该还有其他人吧?受伤后又去了哪家医院?
   
   我看有资料说工人纠察队队长是张伦,还有张纯,并没查到有张健。是有人造谣吗?这些问题很容易查的,造假很容易被揭穿。人证多摆几个实例,造谣人就闭嘴了。
   
   说张健只是脾气不好,不是造假,那他一会说是小学文化,一会又说是体院大学生,哪个是真的?说的“他爸是农民”,”他爸是将军,” 哪个是真的?他叔是北京公安局长吗?他只要说出名字,一下就能查清。他一会说自己是牧师,一会说是传道士,究竟是什么?能提供她教会的名字和归属部门吗?因为我没见过一个传道士或牧师向他一样,不辨是非、打人骂人、侮辱人,就是那学生真的很坏,也轮不到你张健来教训那?打人是犯法的,这是民主国家能这么侵犯人权吗?这样的国家允许这样的牧师或传道士继续任职吗?张健是真的不懂?还是明知故犯?
   
   我写一篇质疑盛雪的事实,他就发贴谩骂我,语言下流,如果说三妹错了,也就是张健对了。也就可以说质疑他、质疑盛雪都是错的了。张健说我是所谓的见证人,也就是说我是假的,他是真的。因为他身上有子弹,他就有资格随便侮辱和诽谤别人,他就有了不被质疑的豁免权?谁给了他这个权力?就是他真的中了枪,也只能代表过去一次勇敢的行为,而不是为自己的未来言行入了保险,而之后的所作所为依然是要对法律负责、对公理对道义负责。张健的语言已构成对无辜者的诽谤和恶毒攻击甚至威胁,难道不值得批判谴责吗?
   
   盛雪以前亲口跟我讲过她不是见证人,董昕才是。多伦多民阵的人谁都知道她不是六四见证人,多伦多的港加联,香港支联会加拿大部主席关卓中先生全知道她不是见证人,这几年她不仅到处宣扬自己是六四见证人,还说自己是幸存者,还大胆的走入媒体理直气壮的骗了中国人再骗外国人,为自己捞取名利,她这样吃六四的人血馒头,无视那些为六四献出生命的亡灵,真是无耻之极。可你们这些民运人士,你们这些广场英雄,你们出来说话吗?你们不仅无动于衷,还站出来支持盛雪,让她底气十足的招摇撞骗,整个海外民运被盛雪搅得乌烟瘴气,臭气熏天,你们怎么配的上被尊重?现在是一个旁观者的陈卫珍女士,实在看不下去,站出来说话,是非她都能辩的十分清楚,她希望能用基督教的力量唤醒那些头脑麻木了的还自称是民运人士的人。
   
   我不是民运人士,也没参加过任何海外民运组织、党派,因为我了解我自己,我不是这块料,我既不懂它的理论也没有能力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就别乱掺和,做做义工,尽己所能。我偶然间成为六四开枪的见证人,完全是处于一个北京市民的良心。我不要求任何人尊重我,但要求尊重事实。如果我对六四造假、欺骗的行为不闻不问,我不仅觉得对不起那些为六四流血为民主坐牢的勇士,我连当一个好人都不配。
   
   我先生六四后,在北大清查时,告诉很多的教师让他们把问题都推到他身上,他帮了别人,自己却成了北大没被抓进去的处理最重的教师,他没了教师工作,也被取消了公派出国,但他从没抱怨任何人,只觉得自己对得起良心。在89六四前后,很多学生拿到一些广场和市民捐款,用来防备万一应急使用,我先生的外籍老师也给了他几千美元。他一直说自己没资格动用这笔钱,即便是我刚到加拿大不久生活最困难的时候,我和孩子只剩100元钱,要借钱交房租,我们也没想过要动用它一分钱,直到2008年将这笔钱一分不少的交到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手中,丁子霖回函已转给需要帮助的母亲。我先生也不是海外任何组织的人,他除了上班,有时为多伦多的报纸写点时事评论和电视台做些访谈。六四25周年,只因关卓中找了我先生到加拿大国会作六四见证发言,盛雪就气的要死,关卓中先生不会让盛雪骗到加拿大国会去。但盛雪就找了她手下一帮无赖一通谩骂、栽赃后,一口咬定我与我先生都是中共间谍,说我们08年回国受训,盛雪说我被派回来就开始跟她过不去,我们明明是从美国技术移民到加拿大,盛雪也十分清楚,可那些根本不认识我们的人却咬定我们拿了六四绿卡。这可真是贼喊捉贼,自己吃着人血馒头还诬陷别人也吃,如此丑恶之人,却能一直有市场?有人吹捧,有人和泥,就是没人出来说是非!
   
   我说了这么多,是因为我太痛心,我今天站出来说,封从德、王丹、王军涛、熊焱、张伯笠、袁红冰,柴玲你们都是和陈育国十分熟悉和了解他的人,在89六四的那些日子里,都是日夜并肩战斗的战友,他是什么人?他会不会为共产党当间谍,你们会比我更清楚。但是你们对这样一个以欺骗为荣的女人的诽谤,可以保持长久沉默,从不发声,你们自己的良心过的去吗?海外民运发展到今天,得到的不是美名而是骂名,让一个不知世间廉耻为何物的女人,在海外民运呼风唤雨,难怪越来越多的人说看那些精英的态度,就看透了海外民运。
   
   最后,我认为张健要对他目前的行为负责,对自己过去说过的话负责 ,搞清事实真相再说话,不要张口就给人泼污,满嘴脏话,否则有理性的人绝不会因他有一颗子弹在身就不在乎他的人品,依然没人愿意理睬他。因为不管怎么美化,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心里是有数的。
   
   陈毅然
   2016-05-12
   
   延伸阅读:陈毅然见证“六四”屠杀文章两篇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73205
(2016/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