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小平头夜话
·宝马与大发-丹麦买车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一)
·丹麦炒票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二)
·足球运-我的世界杯之缘 (丹麦轶事系列之三)
·我在丹麦当跑堂 (丹麦轶事系列之四)
·狗权的差异 (丹麦轶事系列之五)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平头按:有时道理很简单,而讲出真相不需要多少学识而仅仅是自己的良知。这方面教会姊妹陈卫珍、克里斯蒂娜凭着她们的道义和良心判断做出了表率。陈卫珍女士的“为正义和真相而发声”系列文章,视角独特,弘扬正气。对于盛雪的打手张健的虚伪,克里斯蒂娜一针见血、掷地有声地直指要害——
   
   如果就以为你在六四广场上有那么一点经历,就如此嚣张,狂傲,恶毒,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完全的流氓,那么你的这些经历,在我一个民众的眼睛里,就狗屁不如。还不如我一个普通大众,虽然平平凡凡,但是我一直持守着做人最基本的道义和善良。难道历史,真的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英雄,实际不过是狗熊而已的败类来书写的吗?
   
   请封从德博士不要再拿出张健在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些经历,就对他当下的为人给予太多的肯定了。一个人的过去,并不能代表当下,更何况,说老实话,当年那些在天安门广场上曾经呼风唤雨的所谓英雄,也未必就真的是有那么值得人尊敬的,很多也不过是借着机会出了风头而已。说白了,就是政治投机。

   
   
   

为正义和真相而发声(一)


   

——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


   
   前言:我本来早就决定在关于《民运黑洞》这事上不再撰文了,然而在自己后来的所见所闻以及亲身经历中看到,黑暗如此浓厚、邪恶依然当道、正气未得提升、真相难以明晰,作为一个读者和民众,我感到我有责任为正义和真相而发声。但因为自己确实不是民运群体中的人士,再加上另一方言之凿凿地指责这本电子书为造谣,因此有相当一个阶段,我努力着让自己从自己的判断立场中出来,同时也阅读了一些持相反观点的文章,在我动笔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再次确认,自己先前的判断并没有错。对于我个人来说,我确实竭力地保持公正与爱心的平衡,即我所责备的是某些错误的观念和行为,而对卑微生命体本身还是抱着爱,之所以要进行督责,乃是本着对当事人的爱,更是本着对于中国宪政民主事业的关注。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在海外反共比国内更加自由更加容易,可以喊得响亮做得勇敢,但是坚持民主和自由的实践,却发现更加难。甚至,许多民主人士根本就没有相对较为整全的民主和自由的理念。
   
   彭小明先生在纠正民阵主席盛雪的虚荣浮夸和弄虚作假时,对其家族史进行了追溯挖掘,我认为是无可厚非的。一面是因为,盛雪的家族历史被伪造的程度比较大,如果仅仅是稍微的修饰,那还可以给予一些理解,当然如果仅仅稍微的修饰,也不会引发民众的关注。而我认为,促使其家族历史被民众追究的最根本原因,乃是她的职场身份——民阵主席。一个以追求民主和自由为目标的组织的领导,在其任职期间,她的所作所为,已经根本不单是她个人的事了,而是代表着民主社团自身的形象,更是关系到整个海外民运事业,乃是与中国未来的宪政民主事业也有一定关系。就这个角度,不合理地伪造家族历史之行为还是非常恶劣的。这与中共利用炙手可热的国家权力篡改历史,乃至于像六四这样的血案,至今都依然是未昭的沉冤并未雪的国耻,是一脉相承的荒唐。所以,彭小明先生对盛雪家族史的真伪进行追究,与被许多人所斥责的刨祖坟有区别。区别就在于,当事人的职场身份。如果仅仅是一个平常人,或仅仅是其他社团的领导,即便有伪造家族历史的行为,出于对中国传统孝顺文化的敬意,都还是可以笔下留情,但这是民主社团的主席,尤其是中国的宪政民主事业还正在艰难推进的过程中。所以,不能责怪督责者,冲突的根本原因恐怕是,某些人根本就还不具备相应的素质和心态来承担作为一个民主社团之领导人的职位,但被什么原因推上了这个位置。这个综合素质和职位之间的不相称,导致许多本应该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以解决的问题,变得尖锐而棘手。
   
   在我阅读彭小明先生在文章中的分析,我认为还是相当严谨可信的,从当时的时代背景、政治处境、教育学科的常识等方面,纠正了当事人所编写的夸大的家族历史。作为基督徒的视角,我认为可以在一些语气上更加温婉一点,但无论如何温婉的语气并中立的词汇,都无法改变过错本身在人性、生活以及民主事业中所呈现的犀利和尖锐。就这些信息和资料的本身来说,从当事人身边的朋友、亲戚和同事中的访谈中考证而来,真实性还是相当大的。据我所了解到的,当事人除母亲外,其他亲戚就有多人居住在加拿大多伦多。即便与事实有所偏差,也不能算为诋毁。事实上,在史学家们编写某个历史人物的家族身世时,能想方设法地到当事人较接近的亲戚朋友中去获得的资料,就算是第一手资料了,如果提出更加严格的要求,学者们就已经无法书写任何历史传记了。学者们如何能做到让已经过世的人物重生复活然后亲自进行采访呢,或者让如风的往事穿越时空重新再来,然后对其直接凝视而进行素描呢?
   
   盛雪女士的祭母宣传确实写得夸大。这样的一种祭文风格确实能反应出一个人在某方面的品格。我记得在我大妈过世的时候,堂哥哥们去找人写祭文时,用词造句都会慎重考虑。规格过高,不但折损了死者,经常也折损了生者。他们还不不过是普通市民阶层的人物而已,尚且都有这样的思维习惯。对一个逝去的人物,像“四海同悲”这样的词语,确实一般只有国家级的领导才配得上。而且,最合适还得是那些德高望重的领导人,如果明明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前独裁者,即便是已经刑满获释,在离世的时候,用“四海同悲”的祭文也依然不恰当的,因为这家伙的死亡,全国人民拍手称快,还叫谁与谁去携手同悲?像这样的一种祭文宣传,如果亡者的后人不是一个民主组织的领导人,也没有人会去追究,充其量当作一个笑谈,茶余饭后闲聊几句。但如果是一个民主社团的领导人,不声不响地祭过了就祭过了,不引人注意也就罢了,如果自己还到处宣传而引发关注,那么有人来进行纠正就是必然而正常的,没有人来纠正,那就是不正常和荒唐的了。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图:这就是所谓的“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之“民运岳母”李桂琴尊容。李桂琴叉腰叼烟和举杯啜酒的姿态不似普通劳动妇女,或说颇露风尘之相。而且她嗜赌不爱输,赢钱就兴高采烈,输钱就骂骂咧咧。整一个如假包换的北京“窑姐”。正如彭小明在《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的文章中所指出,"其实,盛雪的母亲不仅猥琐无行,而且不明事理。什么“高贵大气”,什么“明白事理”,纯属瞎掰。红杏出墙婚外情,好歹也找个贴心知己。她却利令智昏,竟然拉来一个对自己女儿也冷血下手的凶狂色狼。看来李桂琴色胆包天,却甚少观察和谋略,做事没有底线。在这些方面,是不是盛雪也已得传乃母的遗风?盛雪母亲的身世实在太惊世骇俗,按一般人的想法,母亲去世便顺势送终,谢天谢地,任往事随风而逝。可是盛雪偏不。只要能给自己脸上贴金,她也会利令智昏,罔顾一切。这样不堪的母亲身世她不嫌腥秽,也敢拿出去包装作假!"
   
   身为一个民主组织的领导,这种书写祭文之风格所反应出的虚荣浮夸和弄虚作假,其实已经在现实生活中明显地产生负效应。在陈毅然的文章中曾提到,在盛雪女士的队伍里,有一些人认为,民阵主席怎么能够批评呢?批评民阵主席显然就是特务或者五毛,这个思维模式,直到现在都被奉为金科玉律,甚至有一些学者也如此认为。说实话,在我个人的观察中,这次督责盛雪女士的队伍中,没有一个是特务或五毛。除此外,我还观察到一个细小而真实的细节。在彭小明先生的文章发表不久,有一天早晨我醒来打开邮件组,看到的第一封邮件,就是不知什么人赞誉盛雪的一首诗,署名“weidongli”还是 “liweidong ”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邮箱太塞,很多邮件当天就删除。这是一首四言诗,开头两句是“盛雪用兵,运筹帷幄。”初读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盛雪女士怎么又成了个驰骋沙场的女将了呢?即便人道救援,也谈不上什么用兵运筹帷幄之类的。当然有人把人道救援,比喻为战场打仗,那也算理解得过去。后面就更加让人感到离谱,极尽夸张之能事,具体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两句是说盛雪“高山敬仰,唯有崇敬。”读完,我实在是感到肉麻得不行,继而是剖腹大笑,直笑得肚子痛。在我个人的见解中,即便古今中外屈指数得过来的英雄伟人当中,也找不出有多少人可以配得上“高山敬仰,唯有崇敬”如此的赞誉。中国专制历史上那些粉墨登场的政客们肯定为这样的人物解鞋带也不配,激流勇退成为万世表率的美国国父华盛顿,或许还可以勉强算得上,作为一个信徒,我认为除了耶稣基督,人类社会就没有一个人配得上如此高规格的颂词了!
   
   很明显,有一个民阵主席盛雪,为其平凡的母亲之出殡,用上“四海同悲”这样高规格的祭文,那么就有一个部属,用“高山敬仰,唯有崇敬”之高规格的颂赞,来吹捧盛雪,典型的“榜样效应”——上梁不正下梁歪!不信大家找找看,在目前海外民主组织的领导人当中,还有谁得到过什么人写给他如此无节制夸大的颂词?在“四海同悲”与“高山敬仰”之间,显然是存在彼此印证、彼此作用的关系。盛雪女士把自己的母亲无限制往上顶,就会有她的吹捧者无限制地把她往上顶,显然,盛雪女士把亡母无限制往上顶的目的,还是希望能获得别人对她盲目的崇拜和赞誉,于是能够把自己无限制地往上顶。现在的盛雪女士,还不过是一个民主社团的领导,就居然有人用如此极端的赞誉来吹捧她,与习近平习万岁的赞誉已经不相上下。要是让这种浮夸和虚荣的作风继续恶化下去,那可怎么得了呢?我敢保证,如果这样的自由和民主事业搞下去,我们的个人崇拜绝对有一天会超越共产党。共产党在创业时期,都可能还没到这个程度。《东方红》在延安革命根据地唱起来的时候,也算是中国人对毛泽东造神运动的开始,显然现在的民阵组织,与那时候的共产党集团,根本就无法望其项背,现在都有人开始用“高山敬仰,唯有崇敬”这样的词语来歌颂盛雪,至于一个叫阿海的写给盛雪女士的诗歌,简直让人目不忍睹。
   
   当时这首小诗,在我的眼睛里,是为彭小明先生写这篇文章的必要性作了有力的注解和声明,彭小明先生说得对,盛雪问题如果不纠正,海外民运就要彻底完蛋了,而我认为,如果我们的民众以及民主人士们,还没有深刻认识到盛雪女士身上所暴露各种问题的严重性,那么整个中国未来社会的宪政民主都要完蛋了。我们的自由和民主事业,确实正被一双巨大而无形的黑手,引向一个无底的深渊。彭小明先生的文章,可能在某个方面让一些读者难以接受,但问题不在于文章,而在于某些人的观念。即便文章本身确实有地方让一些人受伤,我认为这个问题也是必须要揭露并纠正,因为影响恶劣,并且将来会极其深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