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高智晟:ABA和滕彪哪個更應該強大]
滕彪文集
·維權、佔中與公民抗命
·Arrested, Assaulted and Tortured: Exiled Human Rights Lawyer Details P
·滕彪律师评论郭文贵事件的意义
·Coercive Family Planning in Linyi
·Chinese lawyers hailed as “heroes for justice”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
·《失踪人民共和国》
·EXEMPLARY FIGURES REPORTED BY GARIWO
·在劫难逃
·李明哲案 滕彪:陸意圖影響台灣政治籌碼
·人权律师解密北京的"水晶之夜"
·李明哲案:臺灣退無可退
·作为人类精神事件的刘晓波之死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制度根源
·Atrocity in the Name of the Law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中华维权律师协会”评出十佳维权律师
·中国妇权成立十周年纪念
·武统狂言背后的恐懼
·以法律名義被消失,中華失踪人民共和國
·川普公布首批人权恶棍 滕彪:震慑中共
·「蚂蚁金服」在美并购遭拒 中国官媒指不排除反制措施
·CCP is taking China towards more and more Owellian state
·中国公民社会前景:乐观还是堪忧?
·中共渗透遭美欧澳等国谴责 专家析世界格局
·Laogai, le goulag chinois
·不反思計劃生育 中國就沒有未來
·中国:溃败与希望
·Conversation on China’s human right
·Draconic Restrictions on Uyghur Cultural And Religious Freedoms
·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
· the only way seems to become more dictatorial and oppressiv
·不管藍營綠營,面對的都是「集中營
·惠台政策还是经济统战?
·专访:用李明哲案件恐吓整个台湾
·習近平進一步向毛澤
·中共專制政權威脅全世界
·新戊戌变法的变与不变
·【Documentary】China: Spies, Lies and Blackmail
·No escape: The fearful life of China's exiled dissidents
·中国异议人士逃抵西方仍难脱离中共监控威胁
·The State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in China
·权益组织:电视认罪—一场中国官方导演的大戏
·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一)
·Has Xi Jinping Changed China? Not Really
·訪滕彪律師談中共政權對於全世界民主自由人權發展的負面影響
·中共绑架中国
·美国务院发布人权报告 点名批评中国等八国
·滕彪,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二)——发出不同的声音
·鸿茅药酒:中共制度之毒
·on televised confessions
·滕彪,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三)——挑战恶法 虽败犹荣
·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四)——铁骨也柔情
·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五)——黑暗中的闪电
·美两党议员推法案 要求调查中共渗透/NTD
·Video【Teng Biao: From 1989 to 1984】
·第二届藏港台圆桌会 中国律师表态支持自决权
·自由民主與自決權:第二屆藏港台圓桌會議
·Exiled in the U.S., a Lawyer Warns of ‘China’s Long Arm’
·端传媒滕彪专访:一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VOA:川金会上 人权问题真的被忽略了吗?
·“中国的长臂”:滕彪审视西方机构对华自我审查
·中国长臂迫使西方机构公司自我审查/RFA
·美退出人权理事会 滕彪呼吁应将人权与经贸利益挂钩
·“中国政治转变的可能前景”研讨会纪要
·滕彪:川普退出人权理事会是为人权?西藏、新疆民族自决
· The Second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day
·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将于7月8日在纽约举行
·【video】A message from a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
·【RFA中国热评】美中贸易战、 “七五”、“709案”
·回顾709案:中国迫害律师的第三波高潮
·中国人权律师节力赞人权律师的意义
·高智晟、王全璋获颁首届中国人权律师奖
·Chinese rights lawyers and international support
·高智晟王全璋纽约获人权律师奖 亲友代领
·709大抓捕三周年 境内外纷有声援行动/RFA
·Forced disappearances
·光荣的荆棘路——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开幕短片(Openning film on the Sec
·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
·「709大抓捕」並非偶然…
·An Editor Speaks Out: Teng Biao, Darkness Before Dawn, and ABA
·中國假疫苗事件能夠杜絕?
·当局不解决人们提出的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们
·疫苗之殇还是贼喊捉贼/RFA
·The legal system is a battleground, and there’s no turning back
·A Call for a UN Investigation, and US Sanctions, on the Human Rights D
·关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灾难的呼吁书
·警察街头扫描手机内容 新疆式维稳监控扩散
·The banned religious group that has China worried
·人间蒸发 强制失踪受害者日 家属焦急寻人
·中国留学生都是“007”?
·忧末日恐慌蔓延,中国围剿全能神教
·An Open Letter on Ilham Tohti’s Life
·关于伊力哈木生命致多国政府和欧盟理事会的公开信
·918 RESIST Xi Jinping
·公安部拟新规“维护”警察权威
·The United Nations, China, and Human Rights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美中媒体战?中国在美两大官媒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ABA和滕彪哪個更應該強大

   
   2016-04-25
   
   較我那匹夫好友滕彪,ABA即全美律師協會是當然更有條件強大的。然而,現實情形卻相反。ABA偃仆於《黎明前的黑暗》裡,於此間傲岸挺立的卻是滕彪哥哥。
   


   
   ABA在中共國設有辦事機構,其有利益瓜葛;滕彪在中國有父母在內的全家親人,於其生命攸關。然而,於此間發抖的是ABA。
   
   ABA 有發抖的權利和自由,但究竟這算不上是名譽的。怯於惹怒中共,顧盼於腳尖下利益,ABA取消了出版《黎明前的黑暗》的內幕曝出後,依然硬著頸項「申辯」說是「純粹出於經濟原因」。我於此熱烈提醒美國同行們一條西方諺語:「一次撒謊裝得像,得有七次假話幫」。身陷人間地獄苦淵裡的中國同行們於你們的處境有著天壤之距,但大家的差別絕不在於常識和智商方面。
   
   「為了仁慈我必須冷酷」。恕我向來的直言不諱,ABA的回應是愚蠢而娛情的。它只是再向人們展示了我的美國同行們的另一樣著名的能力一一狡猾的邏輯,機敏的工巧及堂皇的雄辯。
   
   每一文化,悉由其結構和已明的信仰所決定。往惜的美國文化裡,貫穿著對個體自由,對社會公平正義重要性的強烈意識。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權,歷來是美國公眾文化生活的主旋律。縱覽美國歷史發展,無論是《獨立宣言》,或是歷屆總統就職宣誓,這些理念早已成為美國人民感情願望而熔鑄進了偉大美國的象徵。正是這些感情,理念在美國歷史的歷次重要關頭,一次次成了提振人民精神的強音。它不僅常是莊嚴積極的承諾,它實際上成了美國國民忠誠的精神憲章,構成美國價值巍峨崛立而贏得人類一切有著健全人格的人們的尊崇和嚮往的基礎。然而,美國在變一一美國價值為短視的功利及勢利所濡染所斫削的趨勢明顯,尤以於奧巴馬先生主政期間為甚為烈。
   
   近十年來,有目共睹的現象是,西方主要政客早已變得像中國人一樣,習慣了邪惡中共獨裁者們的說一套做一套的作法。有人批評說奧巴馬政府不恰當地利用了中共在國內惡貫滿盈的狐鼠心理,在中共那裡分得了使人觸目驚心的帶血的利益。我的認識則相反,他們恰恰是恰當地利用這一點而得利。
   
   我們理解美方在探尋建立並維持亞太同盟利益與對華關係間戰略平衡所面對的複雜性,也支持外界於中共的接觸策略(歷史醒目地證明,獨裁者是越孤立越邪惡),也理解各方不得不與這個臭名昭著政權交往的無奈,但絕不接受各種交往中於中國人民長遠利益及命運的明顯忽視。
   
   2009年年初及年底,兩次美國政府首腦的來訪期間,我都是在中共私設的死牢囚禁中,每次訪問結束,都會有中共恐怖組織頭目來於我談論人世間「明智的利害關係處理問題」,每必提到「為什麼美國人都能用錢擺平,偏你不行,你究竟想要什麼?」
   
   於泓源在希拉里訪問後與我的談話中,那種討得主子歡顏後的驚喜至失態狀;「希拉里一來,要談高智晟問題,要談人權問題,又要向我們要一萬億,我們出手就給了八千億,第二天,什麼高智晟問題,人權問題,提都不提啦。她反而說了,'美中之間的分歧不會影響兩國關係',這不等於明說啦,你們幹你們的,我們說我們的,大家還是好哥兒倆。」(於一時興奮難抑,掌擊膝部猛的站起來,一副氣昂昂狀來回度步一一「有錢,就這麼有錢;誰讓我們這麼有錢?」)。
   
   2010 年,據說「胡主席訪美取得巨大成功」。張雪在與我的談話中說胡在美得到了最高規格的接待,並叫囂只要美國人閉了嘴,「你們這些人就死定了」,「我們會讓你 生不如死」(他們自認為天下人盡得仰美國政客鼻息且是天經地義的本分。我素來的不含糊是一一依崇美國價值,信賴美國人民,但於美國政府的不當行為保持著冷峻且絕不留情的批評,這點,連中共私下談話中也承認)。
   
   人類於別人痛苦的感受是很不同的。納粹黨終於成了全人類共認的惡魔也是數百萬猶太人慘死後的事,但當值它暴虐的巔峰期,有幾個國家政府相信過猶太人關於慘遭殺戮的泣訴?而德國國內不與納粹合作者,不僅在國內遭致野蠻迫害和排擠,他們流亡至國外後同樣被歧視和排擠,就像滕彪今天的出書境遇(希特勒正值「偉光正」時曾說「我只是一塊磁鐵,常常在德國移動,吸引這個民族中的鋼鐵。我常指出,總有一天,德國一切有價值的人都會在我的陣營中,凡是不在我陣營中的人都沒有價值」)。
   
   而早已成為全人類另一個絕無歧義的共識是共產主義政權規律性的恐怖,血腥及於人權戕害的從不含糊。除了昧滅了靈性的披著共產主義皮的惡徒外,沒有人否認,無論暴虐的血腥冷酷程度,還是暴虐的地域廣泛程度;無論是恐怖暴虐的持久程度,還是其恐怖暴虐造成後果的慘烈程度,都遠遠超過德國納粹。尤以共產黨中國統治的兇殘,血腥及冷酷尤烈尤甚。就在上週四河南上蔡縣基督教會負責人李建功夫妻,因阻止在中國愈演愈烈的強拆教堂暴行而慘遭活埋,李本人拚命掙出免於死難,而他的妻子,基督徒丁翠梅竟被活埋慘死──這是習近平再次於化日下,於眾目睽睽裡犯下的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罪暴行。在我們所有人的近乎冷血的麻木中,這種凶殘暴行在中國大地上正持續普遍地發生著。新近發生在中國禍覆24個省的毒疫苗事件中,無以數估的家庭慘遭荼毒,於人民山呼海嘯般要求真相的呼求,流氓政權一襲慣例而死屍般的鎮靜。來自山東等六個省的六名死傷孩子們的父母,因在北京以和平的方式揭露毒疫苗禍害真相,遭到反動當局迅速而不含糊的非法拘捕而面臨「審判」。中國的每一天,僅僅在微信裡,每天轉發的各地人民為中共城管幹部,強拆幹部及政法幹部們暴虐視頻使人窒息。昨日河南一群黨的幹部與家人聚餐後要求以公款簽單被拒後,他們竟將飯店經營者活活打死。
   
   今天的中國,人類公認的邪惡暴行成了公開的, 心安理得的統治原則,貪瀆腐敗成了制度。人類所有的無底線墮落和邪惡都得到了權貴集團公開的支持和培養。他們以冷酷毀滅大多數人的權利來保障他們認定的好生活。他們以制度性恐怖維持著眾多人的無奈,恐懼和麻木,並在這樣的邪惡維持中受益。習近平上臺後,更明顯加緊了對境外的軟滲透,企圖將這種罪惡的控制擴展至全世界,腐蝕著人們的正直和安全,瓦解著國際社會的健全與文明基礎,香港最近拒絕出版我的書,便是這種邪惡控制的成績。
   
   「當缺少了對比又不瞭解差異的時候,一隻公雞能夠冒充一隻孔雀或夜鶯」,世間所有的獨裁者深諳此理。
   
   思想和表達自由以及於之密切相關聯的新聞和出版自由,是一個社會健康發展的基礎,關乎人類的文明前景和福祉。近年來,香港的新聞出版及言論自由的空間日漸萎縮,這便是共產黨及其在港同謀者合力的成績,現在,受到鼓舞的他們,正在把這種成績推廣到全世界,ABA偃仆於《黎明前的黑暗》裡,便是這種成績在美國擴散了的標誌。
   
   而於中國人民,共產黨對其血腥的暴力控制猶邪教般迷戀。在今天的中國,人們說出了被迫害真相就是「危害國家安全」。每年僅僅因為要求官員們公示財產的和平表達,便會有不少人被投入監獄。而被迫害者面臨到的不僅僅是牢獄之災。
   
   「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因堅持信仰,堅持講受迫害真相,曾七次被非法綁架,其中六次被折磨至奄奄一息時抬回家。她們曾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男囚室遭到集體性侵害,還被錄了像。這是怎樣的活生生的地獄局面。然而,依然有類尹麗萍者,類膝彪般的的反抗者,他(她)們的反抗永不止輟,向國際社會講真相,揭露共產黨的反人類罪暴行便成了他們宗教般的熱切行動。
   
   於共產黨特務圍困中的我,還不斷有「不准寫」,「不准講」的威脅達到我。在如此人間活地獄現實面前,一個有正常感情的人是無能力沉默的。絕不沉默成了我們保全人類顏面的最後手段。
   
   人權,是神賦予所有人的共有權利,它是天然平等的,是許多人一生中唯一的權利。它是被壓迫者擺脫內心的奴役,提升精神和自主及自尊意識的信心基礎,這便是我們堅持反抗的感情所在。今天的中國,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對不義的堅韌反抗,是人類本性中最值得榮耀的感情;反抗不義,是被壓迫者僅能保持的自治和尊嚴,這樣的反抗還會繼續一一在所有的場合,以所有的和平方式。我們期望得到全世界善良同類們的支援,但也決絕地反對任何出賣一一不僅今天如此,中共恐怖組織滅亡後,我們將適時制裁那些與罪惡的合作者一一無論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
   
   2016年4月20日於陝北村裡。
(2016/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