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2]
圣灵光照中国
·约伯是如何胜过苦难的? Shen Jihong
·约伯得着什么赏赐? Shen Jihong
·转发:人为什么会不开心?与这9点有关
·带给人快乐的天使
·转发:应如何让自己快乐起来呢?
·上帝的救恩会让我们欢喜快乐 1 Shen Jihong
·找到了主 就不须四处找寻快乐 2 Shen Jihong
·转发:一首祷告诗
·圣诗: 快乐日(歌词)
·《天启福音》平台
·全力推荐华人神学家温以诺牧师的网站及其著作
·第二圣殿期对旧约经文的诠释1
·第二圣殿期对旧约经文的诠释2
·新约的作者如何解释旧约?
·泰坦尼克号上最后的英雄
·转发:全球首富的信仰见证
· 转发:幸福是什么?
·年长的勇士——迦勒
· 教会历史概要(第一世纪—325年)Shen Jihong
·使徒信经
·转发何忠杰牧师:活出你的标竿人生 1
·转发何忠杰牧师:活出你的标竿人生 2
·我不同意说:中古世纪是欧洲的黑暗时期1Shen JH
·基督教带给世界的改变,原来这么大!
·一个有福人生 Shen Jihong
·英文有声圣经网站:中英文对照 英语配乐音频
·再次提供英语全本圣经音频网站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 2
·过红海所带来的思考 Shenjihong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3 Shen Jihong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4
·转发:易中天:只有信耶稣才是真信仰
·世上只有1%的人能达到的智慧境界(pixabay.com)
·《《释经讲道学 》》读后感1 Shen Jihong
·《释经讲道学》读后感2 ShenJihong
·《释经讲道学》读后感3 ShenJihong
·温以诺教授:西风东渐 1
·温以诺教授:西风东渐 2
·诗篇中的赞美 Shen Jihong
·温以诺教授:宣教的「落实」1
·温以诺教授:宣教的「落实」2
·美国人宗教信仰变化对政治的影响
·《荒漠甘泉》5月5日
·转发:韦斯敏斯德公认信条5
·《荒漠甘泉》5月6日
·如何牧养教会中的中年女性 1 Shen Jihong
·如何牧养教会中的中年女性 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7日
·如何牧养教会中的中年女性 3 Shen Jihong
·转发:如何战胜情欲 无名
·《荒漠甘泉》5月8日
·《《克胜内心的挣扎:你能够改变》
·《圣经》中五位伟大的母亲
·《荒漠甘泉》5月9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圣经中关于接纳的观点》
·《《荒漠甘泉》5月10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学习克服愤怒》
·《荒漠甘泉》5月11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如何处理忧虑?》
·《《克服内心的挣扎:善用情感》1
·《克服内心的挣扎:善用情感》2
·《荒漠甘泉》5月12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压力》
· 《荒漠甘泉》5月13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如伺避免衰竭又能实现目标?》 》
·《荒漠甘泉》5月14日
·《当代护教手册》
·《荒漠甘泉》5月15日
· 旧约圣经中的安息日探讨 Shen Jihong
· 《荒漠甘泉》5月16日
·第二圣殿期时的安息日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17日
·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创世纪 1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2
·《荒漠甘泉》5月18日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创世纪 2
·《荒漠甘泉》5月19日
·《荒漠甘泉》5月20日
·转:超過80位穆斯林難民 德國漢堡市公園受洗
·《荒漠甘泉》5月21日
·《荒漠甘泉》5月22日
·申命记概论 1 Shen Jihong
·申命记概论 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23日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1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2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3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4
·《荒漠甘泉》5月24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1
·微信圈公认的一篇好文章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2
·《荒漠甘泉》5月25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3
·《荒漠甘泉》5月26日
·《荒漠甘泉》5月27日
·《荒漠甘泉》5月28日
· 筝漪:读杨绛《《我们仨》》有感
·吕蒙正:1000年前的一篇美文,远胜当今所有〝鸡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2

   1.改革宗神学家华腓德论改革宗神学
   
   
   老普林斯顿神学院著名神学家华腓德指出:“加尔文主义就是人完全倚靠上帝白白的恩典,救恩唯独属乎他。加尔文主义的性质既然如此,所以加尔文主义的命运时时所遭受的一些不景气也就不问可知了。只要罪恶的意识在人心中存在,只要倚靠上帝的人知道有上帝的可靠,只要上帝仍在天上,加尔文主义是不能在地上被弃绝的。它的命运与有神论、宗教、福音主义的命运唇齿相关;因为加尔文主义正是有神论、宗教、福音主义在其观念与表现上达于纯洁的高度。从观念与表现的纯洁上讲,这就是难题之所在。保持完全是很难的,此为人所共知。更何谈维持其高度的完全呢?试观起伏于今日世界的思潮,都想把对上帝的理解删除;即如无神派的自然主义,唯物主义,或泛神论的进化主义。即或不是删除,也企图把对上帝的历史事件中的理解予以钝挫或弄的暧昧不明。试看人心的骄傲,自由言论的宣称,能力的夸示,拒绝承认外来意志的摆布。试看罪人根深蒂固的自信本性的根本善良,并能达于完全的能力。”(华腓德著:《神学家加尔文与今日的加尔文主义》)
   


   
   
   
   
   2.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论改革宗神学
   
   
   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之一恩格斯,在论及加尔文的时候,指出:“他以真正法国式的尖锐性突出了宗教改革的资产阶级性质,使教会共和化和民主化。当路德的宗教改革在德国已经蜕化并把德国引向灭亡的时候,加尔文的宗教改革却成了日内瓦、荷兰和苏格兰共和党人的旗帜,使荷兰摆脱了西班牙和德意志帝国的统治,并为英国发生的资产阶级革命的第二幕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外衣。”“加尔文的信条适合当时资产阶级中最勇敢的人的要求。”“加尔文的教会的组织是完全民主的共和的;而在上帝的王国已经共和化了的地方,人间的王国还能够仍然从属于君主、主教和领主吗?”(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的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47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391页)
   
   
   
   
   
   3.卢梭论加尔文
   
   
   法国有两个“约翰”给人类思想史带来了震撼,一是约翰·卢梭(Jean Jacques Rousseau,1712-1778),一是约翰·加尔文(Jean Calvin,1509-1564)。约翰·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和《爱弥儿》,一论政治,一论教育,奠定了他的启蒙运动中的历史地位。约翰·加尔文的《基督教敬虔学》和圣经释论,一论教义,一释圣经,奠定了他在宗教改革中的历史地位。约翰·卢梭提倡的是“主权在民”,约翰·加尔文所提倡的是“主权在神”,前者导致了以“法国大革命”为标记的一系列的暴力革命和暴民统治,而后者则成为瑞士、英国、荷兰、美国等欧美国家自由和宪政的精神导师。卢梭在其《社会契约论》第二卷十二章所加的第十三个小注中对加尔文评价说:“那些只晓得加尔文是一个神学家的人,实在大大地低估了他的天资。我们那些智慧的法律编辑成典,加尔文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在法典编撰方面所得到的荣誉不下于他著述《基督教敬虔学》一书所得到的尊荣。不管我们的宗教如何发生巨变,只要爱国和自由精神仍在,加尔文就会仍然活在我们中间,记念这位伟人的人都必得蒙祝福。”
   
   
   
   
   
   4.阿米念派创始人论改革宗神学
   
   
   阿米念派创始人阿米念(James Arminius,1560–1609),谈及约翰·加尔文的时候,说:“我恳切地告诫每个学生研读圣经,此外我所反复叮嘱它们的就是仔细研究加尔文所著的圣经释论,与海弥克(Helmich,荷兰神学家, 1551–1608)相比,我更加推崇加尔文的注释。因为我坚信在释经方面,加尔文确实是无与伦比的,他的释论比流传下来的教父们的著述更有价值。他有一种卓越的先知的精神,这是他超越其他大多数人的,甚至可以说超越其他所有的人。在研读《海德堡教理问答》之后,就当研读他所著的《基督教教义》,其中包含了更加详尽的解释,但也要有所分辨,正如阅读其他一切属人的作品一样。”(Schaff: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Vol. VIII Chapter VIII)
   
   
   
   
   
   5.世俗学者威尔·杜兰论改革宗神学
   
   
   威尔·杜兰是一个历史学家,他并不完全赞同加尔文的主张,但他在论及加尔文神学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加尔文神权政治奠基之日,亦即民主政治萌芽之日。加尔文教派灵修走到哪里,平民教育就发达到哪里。……在加尔文的启迪下,勇敢与冷静受到鼓励。在这类人物领导下,人们征服了新大陆。它们建立自治政府,尽力扩张教育。它们宣称,要把自由带给全人类。人们由选举牧师到选举官吏,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会众可以自治,市镇自然亦可自治。上帝拣选的神话,在美洲各国建国过程中,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威尔·杜兰:《世界文明史-宗教改革》,664-665页)
   
   
   
   
   
   6.魏司道博士论改革宗神学
   
   
   魏司道博士在一九三零至一九四一年曾于中国东北宣教,后任日内瓦大学圣经及哲学系主任多年。“真能与世俗主义对抗的,就是‘全体主义’(Totalitarianism),一贯的、忠于圣经的信仰就是全体主义,所有对圣经半信半疑的思想体系,都含有分裂的种子,终必失败。而加尔文主义正包含着钢铁一般坚固的立场,它必然会延续下去。”(《教会复兴的障碍》,赵中辉译,53页)。
   
   
   
   
   
   7.范泰尔论改革宗神学
   
   
   范泰尔是威斯敏斯德神学院著名的护教学教授,他对加尔文神学坚信不移。“加尔文宗与阿米念派之间的不同之处,是在永恒性的上帝与暂时性的人之间的关系上有不同的主张。我们认为,上帝决不依赖人,只有这种在上帝论上毫不妥协的神学主张,才可以说是真正代表具有一贯性的基督教立场;在基督教与非基督教立场之间的争论,就是围绕着永恒者与暂时者或上帝与人的关系这一问题而展开的。既然如此,很显然,我们必须主张阿米念派是不会为基督教提供任何有果效的护教学的。假如他们能够做到的话,阿米念派有责任证明,他们的主张为基督教提供了更好的护教学,胜过加尔文宗所提供的。加尔文宗与阿米念派之间的不同之处是不能忽视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我们忽视我们之间的不同之处,在对付共同的仇敌方面也不会取得什么进展。加尔文主义者自然认为是阿米念派人士引狼入室,不管阿米念派人士自己怎样看待自己的做法;同样,阿米念派人士也是认为加尔文主义者把仇敌放进了堡垒的,而自己还不晓得”(《为真道辩护》,范泰尔著,王志勇译)。
(2016/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