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悠悠南山下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中印衝突無必要!
·中租界和法租界
·講法治只是語言遊戲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 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瑞士時事片:《我老闆是中國人》
·1961年印度「解放果亞」如何使中共尷尬?
·特朗普推倒尼克遜
·鄧小平訪美:在西方的"大躍進"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改變歷史的珍寶島事件
· 何不想想「 大东亞戰爭」?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十四、成都會晤 --- 我們的成功或失敗 ?
·十五、誰應是難以釋懷之人 ?
·十六、成都之債
·十七、仍爭論的國際形勢與外交政策之問題
·十八、第七屆黨大會以及與中國正常化所要付出的代價
·十九、第二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廿、旅程結束但歷史仍未打開新篇章
·廿一、我國安全與發展的挑戰 ( 附錄 )
·1975年至1991年大事記
·目錄
2、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續)
3、美中關係
·視頻:尼克松在中國-1972年
4、蘇、中、越共黨關係
·胡志明致史太林的兩封信
【 越戰反美陣營共黨領袖談話記錄 】
·1、周恩來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3月1日)
·2、劉少奇與黎筍的談話(1965年4月8日)
·3、毛澤东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5月16日)
·4、周、鄧、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年4月13日)
·5、周恩來對胡志明的談話(1968年2月7日)
·6、周恩來康生與范文同的談話(1968年4月29日)
·7、陳毅與黎德壽的交談(1968年10月17日)
·8、周恩來康生對越南南方中央局代表談話(1969年4月12日)
·9、鄧小平與黎筍談話記錄(1975年9月29日)
【 紀念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四十週年 】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1975-78年:越南與柬埔寨互相误判
·回顧越南侵柬
·赤柬與柬埔寨的滅絕種族
·40年後越柬如何和平相處、消除猜疑
·越南報刊如何報導紀念越柬戰爭?
·戰後40年,柬埔寨逐漸改變與中、越的關係
·莫斯科悉鄧將攻越,但相信河內足以抗中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1979年戰爭:"同志加兄弟的負面後果"
【 最近发表 】
·越南1919年廢科舉試:為國語字“崛起”大開綠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林濁水

   
   1947年生於南投埔里。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東語系,原擔任教師,後投入黨外運動,參與多種黨外雜誌編務。連任五屆立法委員及曾任民進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起草民進黨台獨黨綱,素有「台獨理論大師」之稱。著有《統治神話的終結》、《國家的構圖》、《路是這樣走出來的》、《掙扎的社會與文化》、《瓦解的帝國》、《文化種族世界與國家》、《站在歷史的轉捩點上》、《測量台灣新座標》、《共同體:世界圖像下的台灣》、《穿越巨變》、《歷史劇場--痛苦執政八年》等書,作品曾獲巫永福評論獎及一九九一年自立書評十大好書。
   


   2016/5/16
   
   
   由於新總統顯然不會在520就職演說中承認九二共識,並不符合北京開的條件,再加上台灣給WHO的回函鬧雙包,馬總統的回函強調九二共識,這墊高了北京據以向蔡總統施壓的力道,更何況蔡總統還衝著北京說台灣出席WHA和聯合國2758 決議及WHA第25.1號決議的一中原則無關,因此WHA雖然發了邀請函,但台灣能不能在520後3天的523如期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大會,許多人認為仍有變數。但是我推測台灣仍然將不至於被臨時拒絕出席,同時,此後WHA的年會,預期中台雙方將持續一齊演出「儀式性對抗」的戲碼。
   
   什麼是「儀式性對抗」?
   
   1990年代,中美兩國國家領導人會談一開始時必定行禮如儀地「儀式性對抗」一番:
   
   中國江澤民必定要求美國遵守中美三公報的一中原則,停止對台軍售;美國柯林頓則必定強調,美國遵守一個中國政策,依據中美三公報和<台灣關係法>維持台海和平,同時希望中國重視人權。
   
   這些話「重要」到雙方每會必鄭重強調,但是每一次卻都幾個字唸完就算,從來沒有進一步的討論,認真討論的是其他的議題,這豈不稀奇。這樣的交鋒無以名之,就叫他「儀式性對抗」—儀式不可或缺而且鄭重;但是並不期待儀式做完世界就會有什麼改變;雙方鄭重一番的真正目的只在重申立場一貫絕對不讓步。
   
   會出現儀式性對抗,關鍵在於至少一方,有時甚至雙方,對客觀現實都強烈不滿,也都明白現實的改變不是一蹴可幾,但是要改變現實的立場又不能輕易放棄,於是會面便高調進行儀式性對抗以明志,讓對方清楚,至少不能再越過既有的現實一步。所以很奇特,儀式性對抗以改變現狀為訴求,但是造成的結果往往是鞏固了現狀(《蘋果日報—林濁水:儀式性對抗》)。
   
   儀式性的對抗固然唇槍舌戰彈是常態,但是動刀動槍也是有的,例如中美雙方在西太平洋中國緣海的立場南轅北轍,迄今沒有妥協的空間,於是從2010年開始雙方集結盟邦年年高頻率地大肆舉辦軍事演習互別苗頭。此外,今年3月<紐約時報>報導,中美兩國為了南海爭議水域爭奪主導地位,美國去年一年在南海域進行了700多次巡邏,大陸則對進入南海的美國軍艦採取跟蹤,雙方海軍處於持續升高的警戒狀態,彼此互相警告,令外界十分緊張,但是媒體卻有這麼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報導:
   
   美國巡洋艦「錢瑟勒斯維爾號」開進南沙群島時,船上通話系統響起連續的「史奴比隊走開」的警告。隨著「史奴比隊」的水手們進入戒備狀態,大陸一艘護衛艦出現在地平線上,朝美艦駛來。美艦回答:「這是美國海軍艦艇進行防衛。」對方未再回應,直到兩艦相距10公里,護衛艦答:「美國海軍62艦。這是中國海軍575艦。」
   
   兩艦一場小心翼翼的外交舞蹈於焉展開。
   
   這是美國海軍62艦。早安 ,先生。今天是個海上的好日子。完畢。
   
   對方未回應後,美艦改由艦上操中文的船員呼叫。護衛艦用中文回應:美國海軍62艦,這是中國海軍575艦。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很高興在海上遇到你。
   
   一天前,「錢瑟勒斯維爾號」通知艦上船員,該艦將經過黃岩島,大陸船隻應會出現,且近月來,大陸會一路跟蹤進入爭議水域的美艦。為測試大陸是否跟蹤,「錢瑟勒斯維爾號」決定轉彎,結果大陸護衛艦也跟著轉彎。
   
   翌日,大陸以另一艘驅逐艦取代那艘護衛艦,並一直跟蹤美國軍艦,直到第三天午夜美艦離開南海為止。
   
   雙方這簡直是在打假球一樣,媒體的標題因此是:南海危險探戈!
   
   中美戰艦天天彼此問好
   
   這段將士奇特的對話,點出了經年累月持續升高的大動作迄今仍然是儀式性的對抗:動刀動槍對抗是一定要的,但是也努力控制不致真的開火。
   
   事實上這種對抗,長期關心兩岸關係的人應該非常熟悉才對。
   
   首先,中國1958年發動823炮戰,以空前猛烈的炮火攻擊金馬,在進佔金門失敗後毛澤東對金門採取了奇特的「單打雙不打」策略,也就是每月的單日炮擊,雙日停火,目的不在於打下金門而是維持兩岸定於「內戰延續」格局的象徵,這就是典型的「儀式性」戰爭 (《林濁水:「反分裂國家法」與中國的對台戰略》) 。這個單打雙不打的策略一直維持到1979年1月1日和美國建交,中國認定台灣很快就可以統一,並宣布將對台採用一國兩制政策才停止。
   
   其次,在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後,邦交國很快地剩下二十多個小國。除了梵蒂岡,中國要這些小國和台灣全面斷交一點也不成困難,但是無論兩蔣、李、扁或馬當總統,北京都刻意讓台灣維持住這二十幾國的邦交,其目的無非是依據排他性承認原則確定兩岸仍然處在漢賊不兩立的「一國之內」的「內戰狀態」—使外交處在儀式性的戰爭狀態中。到了馬總統上台,儘管一廂情願地認為雙方已經是「外交休兵」,但是,大國外交屬中國,迷你國外交屬中華民國的不兩立關係仍然百分之百沒有改變。雙方仍然繼續演出儀式性的對抗戲碼。
   
   不只如此,無論在亞銀、APEC乃至WHO、WHA,兩岸的儀式性對抗包括在馬總統在內,台灣無論誰執政,這種儀式的對抗從來也沒有中斷過。
   
   北京的主觀意願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而台灣是中國的一省。然而一方面兩岸長期分立和國際上普遍採取不明說的台灣地位未定論立場這兩個現實中國卻一直無法克服;另一方面,國民黨的一中各表根本違背國際法排他性承認的原則,固然無論北京或國際社會都嗤之以鼻,而綠營期待的,台灣被普遍依國際法承認為主權國家仍期待也難以成真,於是,藍綠紅固然對現狀都不滿,但是卻也都無法推翻現狀,於是維護自己各自現有的利益,並不讓其他兩方能有所突破便成為最優先的策略,這固然使得現狀持續被維持,也使三方持續合力演出儀式性的對抗。
   
   看來未來在WHO、WHA這個戰場,紅藍綠三方也將依據儀式性對抗的方式繼續演出。
   
   就北京的立場,要堅持守住的是各國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這一個既有現實,這也是WHA會在邀請函中附上聯合國2758 決議及WHA第25.1號決議,而各國並没有什麼異議的關鍵;而台灣方面,國民黨主張一中各表,實質上是以反對排他性承認原則的立場挑戰聯合國2758 決議;至於綠營民進黨目前的態度似乎並不挑戰聯合國2758 決議和一中原則,但是說台灣參與WHA和聯合國2758 決議及一中原則不相干,只是這到底是以一中一台、兩個中國或者是台灣地位未定論的立場參與WHA則保持模糊,不過無論如何,強烈反對以中國的一省的身份參加WHA,而這一點也是受美國等國支持的。美國國務院每年向美國國會提的報告中都在強調台灣不應以主權國家的身分參與WHO的同時也強調WHO不能強行定位台灣的地位為中國的一省。
   
   假如情況繼續依儀式性對抗的路徑進行,那麼今年台灣出席WHA將不是問題,台灣將會在紅藍綠三方都不開心但是還是可以暫時放心的狀況下參加。換句話說,在客觀結構限制下,兩岸三方在這一場對抗中都無法獲得全面勝利。三方在「儀式性對抗行為」中各自堅持立場,過程的氣氛不會頂好,但是從儀式性對抗拉升到全面的地動山搖,烽火連天也是不至於。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2016/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