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七年之癢三好月難圓]
橘绛轩
·新華社參考消息評論中國與美國股市
·大陸官媒竟鼓励市民主動放弃領取養老金
·澳大利亞國會正式通過反外國幹預法
·黃一川徐匯區世外小學雙亡血案
·啞然失笑於大要有大的樣子
·刀俠楊佳往生十年後記
·人民幣大跌破關口
·驅逐中共喉舌
·中共反美
·壟斷
·他們有槍
·美國獨立宣言
·滬民喊還我養老金
·海航董事长於法国死亡
·商務部高峰評美國對華征税
·洗腦之言沒有了祖國你啥也不是
·馬光遠先生點評之中國大陸股市奇觀
·美國開始徵稅中共官媒頭條文章不敢報導
·商务部叫嚣不會向美國霸凌主義低頭
·迪外與藏民朋友们共祝尊者長壽
·中共走投無路中國絕處逢生
·馬來西亞終止一帶一路
·曉波遗孀劉霞自由
·中共厚顏無恥
·共克時艱
·週年
·王健詐死
·解讀勿忘國恥
·貿易開戰滿地找牙
·讀茅于軾先生諫言有感
·預言兌現三峽工程禍國殃民
·感習近平消失人民日報頭版標題
·弗蘭克林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國
·古巴新憲法將承認自由市場制度私有財產
·七一七爆料海航周年郭文貴先生接受路德訪談
·是夜郭文貴先生格外鮮明地道出堅定立場
·郭文贵爆料全面開戰給盜國賊下戰書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價再破關口
·美國川普推特關注人數半
·大陸西南西北暴雨成災
·贈中共外交發言人
·中共吸血狂魔
·娘親爹親
·疫亂
·三零市場
·美中贸易较量
·赴俱樂部年度聯賽
·應對貿易戰之解決方案
·超級大國與第三世界的差距
·感文贵曝光田丁華镔裴楠楠照片
·福州市晉安區永輝超市福新路店視頻
·讀張宏良人民日報不能這樣欺負股民有感
·美批准有史以來對華態度最強硬國防授權法案
·文貴八月五日視頻抵擋數百
·聽路德訪談大衛小哥方老先生等嘉賓
·法國魚皮裙裝女諜戰大戲真人秀
·推特全部恢復文貴推號功能
·法國報導王健死亡真相
·為國結紮為國生娃
·科技决定勝敗
·海航報表
·中敘
·文貴爆料
·路德協助揭秘
·文貴最新平安視頻
·中共下山摘桃盜世欺名
·哀其不幸感其覺醒為其發聲
·世上只畜牲才會被強制計劃生育
·推特被封停明證郭文貴先生爆料不虛
·法国警察高度配合中國政府助紂為虐曝光
·更多證據證人呈現中國政府謊言無法掩蓋真相
·中共苦心經營幾十年之各種網要被廢武功
·中國共產黨骨子裏極度媚洋跪美親歐
·馬哈蒂爾召開記者會與中共翻臉
·川普深水探底中共邪惡之淵
·世界正義圍剿中共邪魔
·南澳學妹支持文貴
·澳洲突換總理
·神的力量
·罪魁
·撒旦魔鬼
·中共並非中國
·凡動刀者必死刀下
·美國公開支持臺灣政府
·路德訪約翰談聯邦制與中國
·結束中國在美上市公司欺詐行為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解鈴還須系鈴之人
·回看二零一七文貴先生爆料為盜國賊存照
·美議員提案全政府力量協助臺灣抵抗中共霸淩
·王倩用生命呐喊出對極權暴政體制的絕望
·毛新宇未現身坐實地獄陪同其爺其父
·川普貿易戰將消除世界邪惡之源
·美方被中國官媒稱漫天要價
·馬雲當下經商環境想退
·警察執法權威規定
·信仰重於宗教
·另有安排
·覺醒
·嗤共以鼻
·共產邪惡勢力
·中國巨嬰瑞典哭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年之癢三好月難圓

   那一支戒台寺的上上簽,真是靈驗!

   在夏日充滿著桉樹油精,催人昏昏欲睡的暖風裡,我們愛上了悉尼澄澈如洗的藍天碧海。抵澳三個月,先生找到了專業對口的工程師工作,一如既往地幹起了他的老本行。捏著地圖翹著腳丫,開著豐田車外出遊覽四下裡賞景的我們倆,沿著逐一標注出的悉尼海岸線,一個港灣接一個港灣地逗留,恨不得把所有的週末和節假日都用手掰成八瓣兒,精打細算毫不浪費地花掉。

   

   外出購物時,瞧准了用澳元標示的價碼之後,依舊要乘以五點五轉換成人民幣的我,正在菜店裡核算的功夫,巧遇了經由同一個移民仲介X先生辦理赴澳的舊相識Z。真好比逃出南霸天府邸的吳瓊花,在茫茫椰子林裡四處流浪,找到了救星和恩人洪常青一般的興奮和激動。

   

   聯繫上了組織,也就有了定期的活動。要麼成群結夥地開著車子去兜風去旅行,東西南北地滿悉尼轉悠;要麼西服革履地去聽音樂會逛博物館,在電影院裡時強時弱地打呼嚕;要麼提著剛釣上來的蘇梅魚,直接到餐館打牙祭;要麼聚在家裡包餃子,吃多了貼在牆上做俯臥撐。酒足飯飽之後是絕對自由的玩笑時間,指點移民江山,激揚打工文字,一屋子的男男女女笑得前仰後合。

   

   某個週末的話題轉移到了孩子,取道澳洲準備赴美結婚的L和一群朋友 ,被我的一句超級玩笑逗得人仰馬翻。將晚,月溶溶,風剪剪,夜闌人靜,一眾人等漸漸散了。臨別前,L興猶未盡,繼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地大聲開著我和先生的玩笑:你們夫妻既然節約床上的面積摞著睡,真希望早日看見你們的孩子。有這麼一對風趣幽默的父母,你們的孩子一定既聰明又可愛!輕聲巧笑的我聽到這句,心底裡如同被打翻了糖醋油鹽醬的瓶瓶罐罐,五味雜陳,出於禮貌,外加笑起來的慣性,我沒能迅速扯平臉上的肌肉,讓笑聲嘎然而止在周遭的一片清幽裡。

   

   真是的,怎麼當初我沒去搖上一支靈驗的上上簽呢?我一直在想。

   

   原本咱就是晚婚的模範,又爭強好勝地將全部身心都撲在了那個國門開放經濟搞活繼續深化改革的革命事業上,把個小家自留地裡造人的事情拖了又拖。現如今到了澳洲,滿以為我倆身心健康,外加體格頗好,天隨人願一發即中的,可誰料想肚子裡遲遲未有任何動靜。人比人,氣死人。先生的大學同窗裡面孩子上中學的都有好幾個了。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幾十年的反封建教育比不過上千年老祖宗的遺訓。我不在意孩子是男是女,只是心有不甘……為此先生沒少和我鬥嘴,誰都不服誰,誰也不讓誰,吵到激烈之處,他抬著拖把我揮著笤帚,從屋裡打到屋外。

   

   有一次爭吵得十分厲害,三菜一湯的晚飯全都潑灑到了天花板上,順便還喂給牆皮和地毯吃了不少。誰也沒有收拾,也顧不上租來的房子弄髒了是要被罰款的。先生賭氣倒頭便睡,我揣著刀,連運動服外面的圍裙都沒有摘掉,就沖出了家門。涕淚橫流的我,沿路小跑著,從華燈初上一直到晨光微曦。半夜三更的CAMPSIE,除了SEVEN-ELEVEN ——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零售店依舊開張之外,主街上家家戶戶的店鋪櫥窗雖然按照法律規定有明亮的燈照著,但已然沒有了白天人潮熙攘的勃勃生機。尤其讓人吃驚的是:在整夜環繞CAMPSIE的往復來回的半小跑半遛達中,我隔三岔五地總會遇見一撥又一撥的年輕人,崩克頭髮,印花刺青,男多女少,沒准毒品吸食多了,一個個劉伶半醉似的,或斜臥或橫躺在馬路上,“FXXX,SXXX”地罵著喊著叫著;個別人一扭一扭地掏出傢伙兒當街小便,在不安分的暗夜裡嘩嘩地飆出長長的抛物線、、、、、、

   

   滿臉的淚痕,滿胸的怒氣,滿心的幽怨。凡是那晚見到咱發瘋的人,無一不是圓睜大眼面露疑惑的,大概是從未見過亞裔人士情緒失控宣洩鬧騰,一邊哭一邊嚎,滿大街地狂奔亂跑,而且走近了一看更了不得——竟然還是個女的!當所有的人影都消失在了夜色漸濃的主街上,累極了的我踉踉蹌蹌地迎來了天邊第一縷燦爛的霞光……看著太陽一步一步地爬上當空,仿佛驅散了多年的迷霧一樣,我終於放慢了速度,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安然鎮定地告訴自己:瞧,太陽出來了,今天又是新的一天了,想開點吧,一切聽天由命!有孩子,是生活,沒有孩子,也一樣是生活。

   

   輕輕地踱步,悄悄地上樓,慢慢地打開門。回到家裡,看到先生縮在沙發中,高一曲低一調,那濃睡不消殘酒般的鼾聲依舊,就如同當年初見他在長凳子上醉了一覺的那一幕重新浮現。我搖頭苦笑著,挽起衣袖,舞動拖把,晃著擦布,跳上跳下,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一堆飯菜湯汁收拾乾淨了。洗把臉,吃早飯,換好衣裳,我費力地眨著鏡子裡那對腫大的紅桃眼睛,把兩個向下撇的嘴角用力地朝上提起,自言自語地說:自古窮通皆有定,人世離合豈無緣。接連做了幾個深呼吸,拎起我的大書包,出了門,繼續到TOWNHALL的公司總部去進行實習培訓。

   

   站直了,別趴下,向前走吧!該幹什麼就幹什麼,難道沒有瞅見,蜿蜒起伏的小徑上已經灑滿暖暖的陽光。

(2016/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