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七年之癢三好月難圓]
橘绛轩
·斷掉全世界輸送給中共的財路華爾街已醒
·高喊打倒共產黨廿二萬八港人遊行反逃犯條例
·叁弟拜訪長兄在貳哥原有的地盤上結果麽也沒撈著
·郭文貴與龔小夏五四直播揭開了斷播門的黑幕
·再怎麼垂死掙扎也無濟於事共產黨完蛋了
·擊節拊掌郭文貴五月十日的這段直播
·孟建柱私生子劉特佐被正式起訴
·人民靜觀共產黨如何被打死
·美中貿易談判滑稽而終
·盗国贼的傀儡官员
·否決中移入美
·文貴感言
·數據
·華為敗訴
·黎明即將來臨
·人類歷史貪腐紀錄
·文貴功夫身手國際一流
·華為是蒙紗的共党間諜機構
·脑力激荡班農是中国人民之好友
·莫里森率领的自由党神奇赢得澳大选
·迄今為止郭文貴是影響力最大的反共華人
·為何到法國殺王健絕不能讓黨內人員調查其死
·盜國賊白手套馬雲说不想死在办公室要死在沙滩上
·法國王健獵殺團與潛入川普莊園之剌客團並案
·陶駟駒林強徐永耀乃抓張子強幕後操縱者
·屈臣氏的真正背後之股
·中美關係如何發展的決定性較量
·此次中共尚未出手就已完敗
·惡貫滿盈的中共何處逃
·被推上前臺的劉欣
·歐洲終於醒來
·喪鐘敲響
·備胎
·土共招數
·美最大的盟友
·中美難免南海一戰
·華為最彈力任正非語錄
·劉欣鮮明聲称她非共產黨員
·中共經貿磋商白皮書徹底撕破臉
·香港一百萬人上街遊行抵制送中惡法
·這幾天有大量的華為內部員工開始爆料了
·美開始要求赴美簽證申請人提交社交媒體帳號
·解答為什麼香港人的骨氣和勇氣都遠遠地勝過大陸
·中國第一大糧食集團糧食的資產價值竟然為零
·英國最新報導為何香港人強烈反對送中法
·共產黨與極恐怖組織塔利班沆瀣一氣
·環球滅共乃是全人類的頭等大事
·中共乃是全球恐怖組織老大
·發紅通的首先被紅通了
·香港人民創造奇跡
·最搞笑的提醒
·依法治國
·倒戈
·殺雞駭猴
·誰是真正兇手
·塔利班進了中南海
·紅朝絕不允許天下妄議
·中共再想蒙混過關絕無可能
·郭文貴打贏了這場夏業良誹謗案
·警官腕上手錶的時間出賣了香港警方
·日本政府於網站上公示大阪廿國峰會費用
·中共惡黨乃是世界戰亂與恐怖襲擊事件的亂源
·中共官派民運伪类試圖用煽動欺騙謊言愚弄全世界
·糟蹋幼女的淫魔最高院副院長發明嫖宿幼女罪
·做個中國人之前應該先挺直腰杆做一個人
·大陸同胞為什麼來香港買奶粉打疫苗
·大陸網友的智慧爆棚推特是甚麼
·有槍有權無槍無權真實區別
·中國這個國不是人民的
·三峽大壩防洪標準
·中共就想碰瓷
·辭職與否
·鋼刷
·贊何韻詩
·開戰毫無疑問
·扣扣英雄一路走好
·澳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
·陸慷即將卸任外交部發言人
·北京要對踐踏人權世紀污點負責
·爆料革命多面進攻等待歐美法律行動
·致美國總統公開信打敗中共壓制全球野心
·有種的香港人全球的正義力量已經被你們喚醒
·六四劊子手北京屠夫李月月鳥嗝兒屁著涼大海塘了
·文貴爆料革命已經進入環球共同滅共的新時代
·中共價值觀與普世價值傳統文化格格不入
·霍頓懷疑孫楊服用興奮劑拒頒獎合影
·吳徵你知道你老婆楊瀾踩我腳吗
·中共政府只代表盜國賊集團
·離開祖國她是世界冠軍
·郭文貴大戰假新聞
·香港歷史首次
·川普加稅
·霸氣
·何謂辱華
·今天只是開始
·今日無人罵俺漢奸
·班農離開白宮帶著任務
·我們已被中國傷害了廿五年
·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聯繫
·楊光咬牙切齒地說香港人民拋棄一國
·印度政府正式宣佈成立拉達克中央直轄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年之癢三好月難圓

   那一支戒台寺的上上簽,真是靈驗!

   在夏日充滿著桉樹油精,催人昏昏欲睡的暖風裡,我們愛上了悉尼澄澈如洗的藍天碧海。抵澳三個月,先生找到了專業對口的工程師工作,一如既往地幹起了他的老本行。捏著地圖翹著腳丫,開著豐田車外出遊覽四下裡賞景的我們倆,沿著逐一標注出的悉尼海岸線,一個港灣接一個港灣地逗留,恨不得把所有的週末和節假日都用手掰成八瓣兒,精打細算毫不浪費地花掉。

   

   外出購物時,瞧准了用澳元標示的價碼之後,依舊要乘以五點五轉換成人民幣的我,正在菜店裡核算的功夫,巧遇了經由同一個移民仲介X先生辦理赴澳的舊相識Z。真好比逃出南霸天府邸的吳瓊花,在茫茫椰子林裡四處流浪,找到了救星和恩人洪常青一般的興奮和激動。

   

   聯繫上了組織,也就有了定期的活動。要麼成群結夥地開著車子去兜風去旅行,東西南北地滿悉尼轉悠;要麼西服革履地去聽音樂會逛博物館,在電影院裡時強時弱地打呼嚕;要麼提著剛釣上來的蘇梅魚,直接到餐館打牙祭;要麼聚在家裡包餃子,吃多了貼在牆上做俯臥撐。酒足飯飽之後是絕對自由的玩笑時間,指點移民江山,激揚打工文字,一屋子的男男女女笑得前仰後合。

   

   某個週末的話題轉移到了孩子,取道澳洲準備赴美結婚的L和一群朋友 ,被我的一句超級玩笑逗得人仰馬翻。將晚,月溶溶,風剪剪,夜闌人靜,一眾人等漸漸散了。臨別前,L興猶未盡,繼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地大聲開著我和先生的玩笑:你們夫妻既然節約床上的面積摞著睡,真希望早日看見你們的孩子。有這麼一對風趣幽默的父母,你們的孩子一定既聰明又可愛!輕聲巧笑的我聽到這句,心底裡如同被打翻了糖醋油鹽醬的瓶瓶罐罐,五味雜陳,出於禮貌,外加笑起來的慣性,我沒能迅速扯平臉上的肌肉,讓笑聲嘎然而止在周遭的一片清幽裡。

   

   真是的,怎麼當初我沒去搖上一支靈驗的上上簽呢?我一直在想。

   

   原本咱就是晚婚的模範,又爭強好勝地將全部身心都撲在了那個國門開放經濟搞活繼續深化改革的革命事業上,把個小家自留地裡造人的事情拖了又拖。現如今到了澳洲,滿以為我倆身心健康,外加體格頗好,天隨人願一發即中的,可誰料想肚子裡遲遲未有任何動靜。人比人,氣死人。先生的大學同窗裡面孩子上中學的都有好幾個了。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幾十年的反封建教育比不過上千年老祖宗的遺訓。我不在意孩子是男是女,只是心有不甘……為此先生沒少和我鬥嘴,誰都不服誰,誰也不讓誰,吵到激烈之處,他抬著拖把我揮著笤帚,從屋裡打到屋外。

   

   有一次爭吵得十分厲害,三菜一湯的晚飯全都潑灑到了天花板上,順便還喂給牆皮和地毯吃了不少。誰也沒有收拾,也顧不上租來的房子弄髒了是要被罰款的。先生賭氣倒頭便睡,我揣著刀,連運動服外面的圍裙都沒有摘掉,就沖出了家門。涕淚橫流的我,沿路小跑著,從華燈初上一直到晨光微曦。半夜三更的CAMPSIE,除了SEVEN-ELEVEN ——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零售店依舊開張之外,主街上家家戶戶的店鋪櫥窗雖然按照法律規定有明亮的燈照著,但已然沒有了白天人潮熙攘的勃勃生機。尤其讓人吃驚的是:在整夜環繞CAMPSIE的往復來回的半小跑半遛達中,我隔三岔五地總會遇見一撥又一撥的年輕人,崩克頭髮,印花刺青,男多女少,沒准毒品吸食多了,一個個劉伶半醉似的,或斜臥或橫躺在馬路上,“FXXX,SXXX”地罵著喊著叫著;個別人一扭一扭地掏出傢伙兒當街小便,在不安分的暗夜裡嘩嘩地飆出長長的抛物線、、、、、、

   

   滿臉的淚痕,滿胸的怒氣,滿心的幽怨。凡是那晚見到咱發瘋的人,無一不是圓睜大眼面露疑惑的,大概是從未見過亞裔人士情緒失控宣洩鬧騰,一邊哭一邊嚎,滿大街地狂奔亂跑,而且走近了一看更了不得——竟然還是個女的!當所有的人影都消失在了夜色漸濃的主街上,累極了的我踉踉蹌蹌地迎來了天邊第一縷燦爛的霞光……看著太陽一步一步地爬上當空,仿佛驅散了多年的迷霧一樣,我終於放慢了速度,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安然鎮定地告訴自己:瞧,太陽出來了,今天又是新的一天了,想開點吧,一切聽天由命!有孩子,是生活,沒有孩子,也一樣是生活。

   

   輕輕地踱步,悄悄地上樓,慢慢地打開門。回到家裡,看到先生縮在沙發中,高一曲低一調,那濃睡不消殘酒般的鼾聲依舊,就如同當年初見他在長凳子上醉了一覺的那一幕重新浮現。我搖頭苦笑著,挽起衣袖,舞動拖把,晃著擦布,跳上跳下,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一堆飯菜湯汁收拾乾淨了。洗把臉,吃早飯,換好衣裳,我費力地眨著鏡子裡那對腫大的紅桃眼睛,把兩個向下撇的嘴角用力地朝上提起,自言自語地說:自古窮通皆有定,人世離合豈無緣。接連做了幾個深呼吸,拎起我的大書包,出了門,繼續到TOWNHALL的公司總部去進行實習培訓。

   

   站直了,別趴下,向前走吧!該幹什麼就幹什麼,難道沒有瞅見,蜿蜒起伏的小徑上已經灑滿暖暖的陽光。

(2016/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