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尷尬七年之癢二走为上]
橘绛轩
·美國的賣國賊已經浮出水面
·美國給德國出的選擇題
·人大代表奇葩提案
·國內民眾之聲
·滅掉中共
·捷報
·非死不可
·所謂西方勢力
·越南裔德國副總理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中共已經把自己送上斷頭臺
·中共榮登迫害人權報告世界榜首
·戰神文貴服喪三七浴火重生視頻忠告
·郭文貴揭示緣何中美之貿易談判需要百日
·中共詭計是把黨國家人民捆綁一體反黨即反華
·感謝班農和文貴感覺有使命的人相遇如天雷撞地火
·美將行政立法禁止保險養老基金投資中共國企
·蘇聯的幸福指數世界最高美國是人間地獄
·闖入川普總統海湖莊園的中共女間諜
·中國軍方挑釁不會贏得臺灣民心
·加被列易遭毒品洗錢國名單
·中國大陸沒有司法公正
·中共使出渾身解數
·春日遊大阪城
·京都印象
·箱根
·橫濱風呂
·君錢如今在否
·祉園八阪社金閣寺
·周有光言從世界看中國
·文贵警醒了懵圈儿的美国人
·秘密帝國披露趙小蘭家人的企業
·印在日元上的人物沒有一個偉大領袖
·斷掉全世界輸送給中共的財路華爾街已醒
·高喊打倒共產黨廿二萬八港人遊行反逃犯條例
·叁弟拜訪長兄在貳哥原有的地盤上結果麽也沒撈著
·郭文貴與龔小夏五四直播揭開了斷播門的黑幕
·再怎麼垂死掙扎也無濟於事共產黨完蛋了
·擊節拊掌郭文貴五月十日的這段直播
·孟建柱私生子劉特佐被正式起訴
·人民靜觀共產黨如何被打死
·美中貿易談判滑稽而終
·盗国贼的傀儡官员
·否決中移入美
·文貴感言
·數據
·華為敗訴
·黎明即將來臨
·人類歷史貪腐紀錄
·文貴功夫身手國際一流
·華為是蒙紗的共党間諜機構
·脑力激荡班農是中国人民之好友
·莫里森率领的自由党神奇赢得澳大选
·迄今為止郭文貴是影響力最大的反共華人
·為何到法國殺王健絕不能讓黨內人員調查其死
·盜國賊白手套馬雲说不想死在办公室要死在沙滩上
·法國王健獵殺團與潛入川普莊園之剌客團並案
·陶駟駒林強徐永耀乃抓張子強幕後操縱者
·屈臣氏的真正背後之股
·中美關係如何發展的決定性較量
·此次中共尚未出手就已完敗
·惡貫滿盈的中共何處逃
·被推上前臺的劉欣
·歐洲終於醒來
·喪鐘敲響
·備胎
·土共招數
·美最大的盟友
·中美難免南海一戰
·華為最彈力任正非語錄
·劉欣鮮明聲称她非共產黨員
·中共經貿磋商白皮書徹底撕破臉
·香港一百萬人上街遊行抵制送中惡法
·這幾天有大量的華為內部員工開始爆料了
·美開始要求赴美簽證申請人提交社交媒體帳號
·解答為什麼香港人的骨氣和勇氣都遠遠地勝過大陸
·中國第一大糧食集團糧食的資產價值竟然為零
·英國最新報導為何香港人強烈反對送中法
·共產黨與極恐怖組織塔利班沆瀣一氣
·環球滅共乃是全人類的頭等大事
·中共乃是全球恐怖組織老大
·發紅通的首先被紅通了
·香港人民創造奇跡
·最搞笑的提醒
·依法治國
·倒戈
·殺雞駭猴
·誰是真正兇手
·塔利班進了中南海
·紅朝絕不允許天下妄議
·中共再想蒙混過關絕無可能
·郭文貴打贏了這場夏業良誹謗案
·警官腕上手錶的時間出賣了香港警方
·日本政府於網站上公示大阪廿國峰會費用
·中共惡黨乃是世界戰亂與恐怖襲擊事件的亂源
·中共官派民運伪类試圖用煽動欺騙謊言愚弄全世界
·糟蹋幼女的淫魔最高院副院長發明嫖宿幼女罪
·做個中國人之前應該先挺直腰杆做一個人
·大陸同胞為什麼來香港買奶粉打疫苗
·大陸網友的智慧爆棚推特是甚麼
·有槍有權無槍無權真實區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尷尬七年之癢二走为上

   吟誦《三字經》的我,搖頭髮晃腦袋,高一聲低一聲地自己唱和——“高曾祖,父而身;身而子,子而孫;自子孫,至元曾;乃九族,人之倫。”原來史書上所說的三代九族是這樣一個順序和範圍,難怪歷史上記載的株連案件動輒就要被屠戮掉百十來口子,甚至更多。閉上眼睛回想,剛剛結束的長篇評書連播裏講到——曾經王佐斷臂說服了雙槍小將陸文龍,那是斬盡殺絕後“漏網”的一棵獨苗。然後開始吟唱漢調二黃《趙氏孤兒》:“我魏絳聞此言,如夢方醒,卻原來這內中還有隱情:公孫兄為救孤喪了性命,老程纓為救孤你舍了親生。似這樣大義人理當尊敬,到如今我卻用皮鞭拷打,實實地老邁昏庸,我不知真情!”

   我不是不知道真情,計劃生育是“利國利民”的政策,只生一個娃是為民族國家世界做貢獻的基本國策。只是我一點兒都沒有想通——舉凡三千年的中國和世界歷史,有哪一個朝代哪一屆政府哪一個王朝皇帝君主大臣出過如此這般的下三濫的敗興主意?尤其是只生一個,尤其是生了一個女兒,在祖祖輩輩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父系為主的農耕社會裏,三代四代都遑論,一代兩代之後就沒滅了九族和人倫。為世界做貢獻的中國,最後很可能被自己的貢獻害得斷子絕孫,亡國滅種。

   

   真倒楣!

   要不早生個十來年,咱也做個英雄的母親, 生上他(她)十個八個,管他(她)們能不能活過多災多難罄竹難書的大躍進,大饑荒和大革命;要不就晚生十來年,等執政者已經可以直觀地看到某些剿滅人倫的惡果初現,意識到宏觀政策要隨著時過境遷的大環境變化而因地制宜,恢復並允許生兩個孩子的時候。唉!這當不當正不正地卡在中間,不由分說地被接受命運硬性安排的感覺——著實不好!

   那時間一邊看電視新聞一邊嘟嘟囔囔的我,一個不留神,聲音太大了,惹怒了革命熔爐裏熬煉出來的老媽,驀然增高了兩個八度的女高音,響亮清脆地從胸腔和鼻腔共鳴出來:“十幾歲的毛孩子,杞人憂的什麼天呀?剛上高中,就開始操心以後生孩子的事,那是你應該操心的嗎?滾一邊寫作業去!”

   

   滾就滾!

   三十六計的頭一條:“備周則意怠,常見則不疑。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頂撞和冒犯只能招致挨打,且無處申冤。親娘罵你是無限的愛你!親娘打你是無限的愛死你!

   三十六計的末一條:走為上。可是茫茫大千世界,往何處去?往哪里走啊?

   

   很多年以後,決計走到那個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第二故鄉。真的要走了,依次拜別親朋好友,叔叔嬸嬸還特別關切地問過一句:“為什麼這個年齡還要出國呀?”給自己的人生來一個挑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否精彩——當時的回答是否這麼簡練,我自己也記不清了。其實出國暗含著另一個真正的原因,只是從來都沒有說出口,我不喜歡一個娃的政策,又不能違法,更不願意眉頭緊蹙一直在憂天……但叔叔嬸嬸問得也颇有道理,是啊,兩個人加起來虛歲六十有六,連個娃兒還沒有造出來。這此去經年的,誰知異鄉空照人的西方月亮圓不圓呀!

   

   小學臨近畢業學唱過一首《羊毛剪子咔咔響》,中學在地理老師的娓娓道來中瞭解了那塊孤獨的大陸,現在正翻看著由日本詳盡歸集各種資訊,集結出版的導遊世界叢書之一的《走遍澳洲》的中文版,從浮皮潦草到漸入佳境,這就是我當年搜羅來的林林總總對澳洲的全部印象。

   “澳大利亞,流放的犯人才去那個地方呢!”老爸一語中的地注釋著近現代世界移民史,口氣中脈脈地含著那麼一絲輕蔑。“誠然,初期全是犯人,還有押送犯人的士兵;後來才有大規模的分期分批的移民,尤以二戰之後的歐洲新移民居多;再後來還有不少聯合國難民。”我查過資料,振振有詞的解釋給老爸,與其說是解釋給老爸聽,不如說是解釋給內心忐忑的自己聽。

   

   俗話說,人過三十不學藝。先生不無懷疑地問,你行嗎?這個年紀重新學一門外語。

   請你把那個“嗎”字和問號去掉,哪個年紀啊?別小瞧人,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你不知道呀,“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豐田車”——這是八十年代廣而告之的電視廣告宣傳詞。你聽過沒有?知道為什麼必有豐田車嗎?千名由徐福精挑細選的童男童女,簽了生死契約後敢於冒險闖蕩飄洋過海的後代,一堆A型血人組裝而成的產品,展示著性能上便捷耐用省油背後的狂熱執著,還有不達目的誓不甘休的人文情結。你問徐福是誰?乖乖,他可是大名鼎鼎的鬼穀子的高徒啊!

   時至移民十二年之後的今日,我的“坐騎”依舊是——豐田佳美,當然,這是後話。咿呀嗨嗨地在中學特招的小班裏強化學成的日語,到底是驢子還是馬,還沒能拉到日本的農展會上去遛一遛,而立之年過後的最終抉擇,活生生地把六年的童子功給廢掉了。

   

   在國內時,咱夫妻好歹都算是白領階層,憑本事撐開自己的一片天。雖然天偶爾會有不測風雲,但是兩個人齊心協力,逢山修路遇水搭橋,總能走到柳暗花明的杏花村口。臨行前湊巧陪朋友去了一趟戒台寺,從來不信神明的先生抽中了一支上上簽。簽上的批語不必原文照搬,免得被人挖苦恥笑說是封建迷信。但是大概的意思可以披露,就是:要風得風,專業對口;求雨得雨,迅速安居;心想事成,一切順利。

   出國之前最後一次探訪先生老家,公公婆婆分別把那支上上簽的批語握緊在手裏,翻過來調過去地讀,讀完之後一個勁兒地問我,什麼叫更名改姓?怎麼就一出了國就更名改姓了呢?“外國人把名字寫在前頭,姓氏寫在後頭。正著念,我叫安紅,‘有話好好說’;出了國,就成了‘紅安’,呵呵,湖北著名的將軍縣。這難道不是更名改姓了嗎?!”我耐心地為兩位老人解釋著。

   

   其實我知道,再怎麼樣的解釋,都不能打消老人家心底裏對人人大頭朝下的南半球的疑慮和兒行千萬里的擔憂。

(2016/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