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尷尬七年之癢二走为上]
橘绛轩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解鈴還須系鈴之人
·回看二零一七文貴先生爆料為盜國賊存照
·美議員提案全政府力量協助臺灣抵抗中共霸淩
·王倩用生命呐喊出對極權暴政體制的絕望
·毛新宇未現身坐實地獄陪同其爺其父
·川普貿易戰將消除世界邪惡之源
·美方被中國官媒稱漫天要價
·馬雲當下經商環境想退
·警察執法權威規定
·信仰重於宗教
·另有安排
·覺醒
·嗤共以鼻
·共產邪惡勢力
·中國巨嬰瑞典哭號
·王健法國被殺案將重啟
·王岐山歇菜華爾街盜國搭檔
·王岐山穿睡衣會見美國金融代表
·通脹人民幣最低面值硬幣一分變十元
·中國購買俄國軍火慘遭美國制裁立即生效
·密特朗捲台军售奧朗德捲印腐案馬克龍是毛粉
·農曆戊戌年八月十五十六於悉尼對月詠懷
·搞垮委內瑞拉國的幕後推手實乃中共
·攜首瞻赴珀斯旅途中和詩友疏約
·塔斯馬尼亞觀覽亞瑟監獄感
·見証外甥碩士畢業典禮
·文貴機上重大爆料
·朗赛斯頓入宿
·品嘗生蚝
·風景
·神機妙算
·外資成批撤離
·黑客駭客為黨服務
·川普乃美國人民好領導
·兩個全球國際組織信譽破產
·匯率樓市海外資產皆是海市蜃樓
·卡瓦諾宣誓就職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幫助美國政府認清中共文貴先生功不可沒
·金盾與天網工程世界最大視頻監控網面臨坍塌
·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有可能像王健被幹掉
·人民幣兌美元將堪比蘇盧布一瀉千里
·孟宏偉的下場即中共黨員的下場
·美國一定將會出兵保護臺灣
·孟宏偉之妻未飲孟婆湯
·房產泡沫開始爆裂
·中共誤判文貴
·農夫與蛇
·雙十
·
·功成身退歸隱
·兲朝實乃邪魔大盜
·國家政權傾盡盜國之力
·明火執仗踐踏人權真正作死
·中共無法無道無義無恥統治中國
·十月十八盯人民幣兌美元離岸盤有感
·沙特名記卡舒吉被沙特特工于領館中殘殺
·民眾貧富懸殊根源乃中共邪惡本
·串燒中美貿易戰人民日報之發文標題匯總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被憂鬱跳樓死
·奉勸中共體製内盗國贼的眾帮兇
·中國原子彈研製成功之秘訣
·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
·羅馬並非一日建成
·此句百聽不饜
·陽痿因由
·作空
·兌現承諾
·感謝日本援助
·要麼移民要麼自殺
·中共其實害怕文貴不已
·有問中共官場緣何自殺成風
·落後國撒幣文明國撒野自國撒謊
·郭文貴乃中國近現代史屈指可數英傑
·世界最長跨海澳珠港橋九年建成幾乎無用
·美國康奈爾大學暫停與中國人民大學學術交流
·聯邦調查局長表示中國乃美國反間諜頭號
·孔慶
·中國外債占外儲余額百分之六十
·國家級之謀殺國際級之犯罪
·無時不刻你都在被監視
·奇葩國度盛開奇葩
·民財國產黨產
·中期選舉
·自由
·一夜之間
·非法赴美生娃
·海外國人生態素描
·中國大陸百姓貧困眞相
·美國叛國賊聯手中國盗國賊
·白宮對華爾街親共大亨嚴厲警告
·嚴厲限制嚴厲審查嚴防死守蘇聯覆亡
·數百萬企業倒閉大規模失業竟称回鄉創業
·郭讓世界形成對邪共新的共識并形成反共聯盟
·這一句温暖的話語令人心潮起伏淚流滿面
·一带一路就是一條縮頸带一條不歸路
·寫在王健死與海航真相發佈會前
·郭文貴新聞發佈會圓滿成功
·最後機會就是結束中共
·中共自知是個壞種
·中國台湾大選
·絕不低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尷尬七年之癢二走为上

   吟誦《三字經》的我,搖頭髮晃腦袋,高一聲低一聲地自己唱和——“高曾祖,父而身;身而子,子而孫;自子孫,至元曾;乃九族,人之倫。”原來史書上所說的三代九族是這樣一個順序和範圍,難怪歷史上記載的株連案件動輒就要被屠戮掉百十來口子,甚至更多。閉上眼睛回想,剛剛結束的長篇評書連播裏講到——曾經王佐斷臂說服了雙槍小將陸文龍,那是斬盡殺絕後“漏網”的一棵獨苗。然後開始吟唱漢調二黃《趙氏孤兒》:“我魏絳聞此言,如夢方醒,卻原來這內中還有隱情:公孫兄為救孤喪了性命,老程纓為救孤你舍了親生。似這樣大義人理當尊敬,到如今我卻用皮鞭拷打,實實地老邁昏庸,我不知真情!”

   我不是不知道真情,計劃生育是“利國利民”的政策,只生一個娃是為民族國家世界做貢獻的基本國策。只是我一點兒都沒有想通——舉凡三千年的中國和世界歷史,有哪一個朝代哪一屆政府哪一個王朝皇帝君主大臣出過如此這般的下三濫的敗興主意?尤其是只生一個,尤其是生了一個女兒,在祖祖輩輩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父系為主的農耕社會裏,三代四代都遑論,一代兩代之後就沒滅了九族和人倫。為世界做貢獻的中國,最後很可能被自己的貢獻害得斷子絕孫,亡國滅種。

   

   真倒楣!

   要不早生個十來年,咱也做個英雄的母親, 生上他(她)十個八個,管他(她)們能不能活過多災多難罄竹難書的大躍進,大饑荒和大革命;要不就晚生十來年,等執政者已經可以直觀地看到某些剿滅人倫的惡果初現,意識到宏觀政策要隨著時過境遷的大環境變化而因地制宜,恢復並允許生兩個孩子的時候。唉!這當不當正不正地卡在中間,不由分說地被接受命運硬性安排的感覺——著實不好!

   那時間一邊看電視新聞一邊嘟嘟囔囔的我,一個不留神,聲音太大了,惹怒了革命熔爐裏熬煉出來的老媽,驀然增高了兩個八度的女高音,響亮清脆地從胸腔和鼻腔共鳴出來:“十幾歲的毛孩子,杞人憂的什麼天呀?剛上高中,就開始操心以後生孩子的事,那是你應該操心的嗎?滾一邊寫作業去!”

   

   滾就滾!

   三十六計的頭一條:“備周則意怠,常見則不疑。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頂撞和冒犯只能招致挨打,且無處申冤。親娘罵你是無限的愛你!親娘打你是無限的愛死你!

   三十六計的末一條:走為上。可是茫茫大千世界,往何處去?往哪里走啊?

   

   很多年以後,決計走到那個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第二故鄉。真的要走了,依次拜別親朋好友,叔叔嬸嬸還特別關切地問過一句:“為什麼這個年齡還要出國呀?”給自己的人生來一個挑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否精彩——當時的回答是否這麼簡練,我自己也記不清了。其實出國暗含著另一個真正的原因,只是從來都沒有說出口,我不喜歡一個娃的政策,又不能違法,更不願意眉頭緊蹙一直在憂天……但叔叔嬸嬸問得也颇有道理,是啊,兩個人加起來虛歲六十有六,連個娃兒還沒有造出來。這此去經年的,誰知異鄉空照人的西方月亮圓不圓呀!

   

   小學臨近畢業學唱過一首《羊毛剪子咔咔響》,中學在地理老師的娓娓道來中瞭解了那塊孤獨的大陸,現在正翻看著由日本詳盡歸集各種資訊,集結出版的導遊世界叢書之一的《走遍澳洲》的中文版,從浮皮潦草到漸入佳境,這就是我當年搜羅來的林林總總對澳洲的全部印象。

   “澳大利亞,流放的犯人才去那個地方呢!”老爸一語中的地注釋著近現代世界移民史,口氣中脈脈地含著那麼一絲輕蔑。“誠然,初期全是犯人,還有押送犯人的士兵;後來才有大規模的分期分批的移民,尤以二戰之後的歐洲新移民居多;再後來還有不少聯合國難民。”我查過資料,振振有詞的解釋給老爸,與其說是解釋給老爸聽,不如說是解釋給內心忐忑的自己聽。

   

   俗話說,人過三十不學藝。先生不無懷疑地問,你行嗎?這個年紀重新學一門外語。

   請你把那個“嗎”字和問號去掉,哪個年紀啊?別小瞧人,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你不知道呀,“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豐田車”——這是八十年代廣而告之的電視廣告宣傳詞。你聽過沒有?知道為什麼必有豐田車嗎?千名由徐福精挑細選的童男童女,簽了生死契約後敢於冒險闖蕩飄洋過海的後代,一堆A型血人組裝而成的產品,展示著性能上便捷耐用省油背後的狂熱執著,還有不達目的誓不甘休的人文情結。你問徐福是誰?乖乖,他可是大名鼎鼎的鬼穀子的高徒啊!

   時至移民十二年之後的今日,我的“坐騎”依舊是——豐田佳美,當然,這是後話。咿呀嗨嗨地在中學特招的小班裏強化學成的日語,到底是驢子還是馬,還沒能拉到日本的農展會上去遛一遛,而立之年過後的最終抉擇,活生生地把六年的童子功給廢掉了。

   

   在國內時,咱夫妻好歹都算是白領階層,憑本事撐開自己的一片天。雖然天偶爾會有不測風雲,但是兩個人齊心協力,逢山修路遇水搭橋,總能走到柳暗花明的杏花村口。臨行前湊巧陪朋友去了一趟戒台寺,從來不信神明的先生抽中了一支上上簽。簽上的批語不必原文照搬,免得被人挖苦恥笑說是封建迷信。但是大概的意思可以披露,就是:要風得風,專業對口;求雨得雨,迅速安居;心想事成,一切順利。

   出國之前最後一次探訪先生老家,公公婆婆分別把那支上上簽的批語握緊在手裏,翻過來調過去地讀,讀完之後一個勁兒地問我,什麼叫更名改姓?怎麼就一出了國就更名改姓了呢?“外國人把名字寫在前頭,姓氏寫在後頭。正著念,我叫安紅,‘有話好好說’;出了國,就成了‘紅安’,呵呵,湖北著名的將軍縣。這難道不是更名改姓了嗎?!”我耐心地為兩位老人解釋著。

   

   其實我知道,再怎麼樣的解釋,都不能打消老人家心底裏對人人大頭朝下的南半球的疑慮和兒行千萬里的擔憂。

(2016/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