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石三生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零五
   
   在一个信奉金口玉言为传统的国度,大人物讲话除了应该惜字如金,还应该做到“吐口唾沫都是钉”。不然,也就只好一年又一年地延续“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积习了。
   
   点开《校长教授们连鼓四次掌,总理在北大讲了啥》,编者按道“2016年4月15日,李克强总理考察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在北京大学召开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座谈会。53所在京的部属、市属、民办高校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李克强在会上作重要讲话”。虽然看不懂总理讲的国家、教育的大事,却看到了总理讲话中两处小小的失当。


   
   首先,是李克强为了强调“‘重教’仍然是我们的传统”、说“我去年去东北考察,在一个建筑工地上看到一个农民工,50多岁了,穿着现在可能街上已经很难买到的解放鞋。”
   
   石三生我无法得知总理在其他发达地区看到的、搞建筑的农民工是穿的什么鞋子?难道会是西装革履的吗?但以自己的所闻所见、尤其是搞建筑的农民工,穿“解放鞋”应该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当然了,前提是李总理所说的“解放鞋”不是解放时生产的鞋,而是农民劳作时普遍穿着的帆布一类的鞋的话。
   
   而无论是帆布类的军工鞋、还是森工鞋,都是非常容易买到的大路货。当然,这也需要一个前提,就是农民工别指望去高档百货买这类的解放鞋。李总理所谓的“可能街上已经很难买到”,应该就是指在王府井一类的大街上很难买到吧?
   
   但不管怎么说,“可能街上已经很难买到的解放鞋”都不可能是解放时生产的鞋。果然如此,则很可能是那农民工藏富不露(做古董也值很多银子了吧)。不然,那解放鞋早都霉烂了。
   
   李总理引喻失当的第二个地方,是他强调“提高贫困学生入学比例,这不仅是体现公平,更是促进公平”时,说的“刚才北大、清华的同志汇报,他们落实国务院要求,逐步增加贫困家庭学生入校比例。如果每个人,不论贫富都有平等发展的机会,可以把自己的创造力充分发挥出来,大家想想看,13亿人形成的力量将不可估量”。
   
   很显然,“提高贫困学生入学比例”已经是当局在认定存在不平等的前提下、制造的又一个不平等。既然如此,又何来的“不论贫富都有平等发展的机会”呢?
   
   所以,石三生认为无论是国务院还是北大、清华,都还没有搞明白“不平等”产生的根源、是落后的“师资”配置不平等造就。而这,也正是中国多年来盛行的、变态的“学区房”产生的根源。
   
   要解决教育资源配置不平等产生的发展机会的不平等,单靠增加贫困生的入学比例不过是缘木求鱼。
   
   而且,也很让人担心当局刻意制造的“提高贫困学生入学比例”的不平等,会成为下一波滋生腐败的沃土。
   
   【石三生 2016年5月4日星期三 04:39】
(2016/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