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胡志伟文集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九等人:十二月十二日來了兩個廣西人,翻了三小時書,忽往裡闖,說要借廁所一用。二十分鐘後,此二人出來,也不買書就匆匆下樓。我進廁所一看,廁盆中堆滿稀屎,也不抽水,臭味兩天後才消失,擺在架上一捲高級廁紙不翼而飛,此所謂「共產主義道德品質」也!
   十等人:十二月廿九日,有個背包客,躲在書架背後翻書兩小時,當他將書裝入背囊時,被我當場抓住,他萬般無奈,買了這三本書離去。
   十一月十三日晚九點半,李波帶了兩男一女來店:一名高佬係律師樓職員,一名三十多歲靚仔與二十多歲鄧姓女子。在律師公證下,辦理交接手續。巨流大股東李波已與靚仔簽約讓他承包銅書六個月。次日,我將錢櫃中現款與單據都移交給鄧小姐,自己退居次席,我原本就是來當義工的,一俟老林回港,我就立即打道回家寫我的稿,不料一做就做了八星期。在此期間,我除了收貨、點貨、赴倉取貨外,還抽空將三十六隻書櫃的存書作了徹底的盤點,以七旬之軀爬入櫃底深處,翻出堆積多年的中英文名著,如精裝本的英文《古代官職詮釋》、《達芬奇密码》、《尤利西斯》、《中國歷代官窯圖譜》以及《張國燾回憶錄》、《中國現代史》等,將死書換到了活錢。有個遠洋貨輪船長在我手中買到三千元一套的《胡適全集》,如獲至寶,他說跑遍港九大書店都落空,不料在這一小書店一償所願。有個客來買亦舒小說,我推薦他買了亦舒新舊著作五十多冊。積壓多年的高伯雨《聽雨樓随筆》精裝十冊賣出兩套。封面破損的《行者思之》也以280元賣給一位研究十惡大審的外地學者。我抽空將所有存書按三種類別編目:(1)依原次序登錄,從A至X,甲至癸共卅六列,以書號登錄電腦,以便檢索。(2)以作者名,如狄更司、大仲馬、果戈里、張詒和、龍應台編目,名著如《小王子》《天使與魔鬼》、《格列佛遊记》,將中英文本放在一起,便於中學生對照閱讀。(3)將社會科學的書,按歷史事件,如八年抗戰、反右運動、十年文革等分類,便於大學與研究所的學者選購。
   有人問,為什麼一個高齡作家要來賣書,站一天不累?鄧小姐以其不流利的國語代答:「因為他愛書,愛書如命」。她答對了一半,我是懷著對友人林榮基、桂民海的人道關懷,抱著病軀,前去幫忙的,只問耕耘,不問收穫。然而,別有用心、唯利是圖的小人卻恣意中傷誣罵我。例如,有個血債纍纍的紅衛兵壞頭頭在互聯網上辱罵我「破門而入」「想吞沒書店」。這真是滿口噴糞!
   銅鑼灣書店突然停業,是在十月廿二日,李波找不到林呂張三人,從林太手中取到鑰匙,是十一月五日,談何「破門而入」。銅鑼灣書店自2014年被巨流收購,巨流三股東是李、桂、呂,凡是股權變動均須由律師、會計師監理,上市公司還須買賣雙方出席高等法院聆訊,我一個自帶飯票的義工,又怎能「吞沒」人家的書店?我在銅書八個星期,舉凡一切文具(針筆、箱頭筆、間尺、橡皮、書目簿)、收據薄乃至成包的垃圾袋等消耗性生财用品,都是從自己家裡拿來,扪心自問,仰不愧天。回想十七年前,我為特區政府藝術發展局做了兩年義工,倒貼幾十萬車馬費、餐飲費,每日為公家操勞十小時以上,往往開會開到半夜三點鐘回家,竟然被奸人陷害坐了八十天冤獄,所幸當年上法庭作偽證誣陷我的八個歹徒,日後不是妻離子散,就是開除公職,抑或事業破產,深幸老天有眼,天理昭彰。月前有個妄人假借我的名義向《前哨》發了一篇謗書《婆娑》的書介,幸虧劉社長與編輯部同仁目光如炬、明察秋毫,及時識破奸人詭計,把那篇蕪文扔入了垃圾桶。蕪文的炮製者,將一本謗書以56元批發價賣到60元美金,坐享百份之八百三十五的暴利,長袖善舞如李嘉誠也會甘拜下風自嘆弗如。就這麼一個殺人逋逃犯,日前在網上叫囂「五個股東和職員被失蹤,唯獨胡志偉夫婦安然無恙日進萬金」,顯然此人已圖謀對我下手。為此,謹预先留下遗文,以正视聽,以斥奸佞。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銅鑼灣書店是去年十二月卅一日被強行關閉的。
   卅日下午,有人上來踩盤子(京片子:侵門踏戶窺探),此人以前鬼鬼崇崇來過多次,每次都在網上炫耀一番。那晚,李波離奇失蹤。
   卅一日中午一開舖,湧進十多個記者,鄧小姐問我為什麼又發生記者潮,我答:可能因為昨夜李波失蹤一事。鄧小姐即電陳先生,他飛車抵達後質問我「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昨夜不通知我?」我說:「初次見面我敬贈了名片,可你沒有回贈名片,我至今不知大名與電話號」,他問:「那你為何不電告鄧小姐?我答:「我與鄧小姐共事近兩個月,連她大名與手機號都不知,怎麼通電?」他又問:「你不能打回書店?」我說:「昨夜十點半才從李太電話中確認李波失蹤,那時書店已收舖,誰接電話?」他沉下臉逐一驅趕記者,閉門驚曰:「事態嚴重,這個店開不下去了!」遂叫我執拾私人財物,一起登上的士去北角李太辦公室。他在車上問我是否擔驚害怕,我答:我平生不做虧心事,自然處變不驚。他說:「這家書店,連人身安全都無保障,不知明天輪到誰。十日後,等事情淡定下來,我再通知你!」就這樣,書店已關了十多日,並無「唯獨胡志偉日進萬金」之事。一月六日,有人上樓將鐵閘大鎖更換了,我在無形中、無通知的情況下被奪職了,焉能「日進萬金 」?以前每日營業收入都由巨流股东及其家属逐日交收,怎能“吞没”?我妻子在巨流倉库任會计,既要打理進货、出货、退货账目,又要推拉一噸重的油壓车在狭窄的倉库中轉弯腾挪,以致扭傷了腰腿。一個痩弱女子允文允武,顶替两名壯工,但其薪酬僅佔两名壯工的两成八,亦即桂民海入狱節省了两名库工七成二的開销,這就是所谓“吞没人家的書店”嗎?
   一月五日,銅鑼灣警署三位警長打電話給我,稱鐵閘被人撬開,令我速去書店查勘有否失去財物。到了書店,但見鐵閘上掛滿黃絲帶及竹書籤,例如立法會議員余若薇女士用紅線綁上竹牌,上書「早日平安回來」;一位署名譚文豪的讀者在竹製書籤上寫道:「你們的付出,我們都知道,他們要禁的,不是書本上的文字,而是這一代人的思想!撐住!」一位署名柳燁成的讀者留下一本袖珍日記:上書「邪不勝正」等等。走下樓梯,一群本土陣線的青年正在骆克道一帶派發「尋找李波」的傳單,所有目送我離開的記者、市民都帶著同情、支持的目光。十多天來,我接到數以百計的慰問電話,海內外的舊雨新知在問候之餘,都提醒我要格外注意個人安全。真是人間有情呀!我走過了七十四個春秋的人生道路,畢生輕財重義,一貫為朋友兩肋插刀義無反顧,我想,我一定會撐住的!套用趙紫陽的一句名言:「我老了,無所謂!」人生自古誰無死……
   
   此文結束前,必須澄清「禁書」一詞的定義。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滿清皇朝明令禁止行銷的書籍有幾百種,例如《紅樓夢》就被指為「穢淫之作」,直至二十世紀末才大放光彩。又如,《毛澤東——不為人知的故事》倘若在六、七十年代出版,恐怕作者會被滿門抄斬株連九族。然而,時過四十多年,該書作者已能自由進出國門,還被待以國士之禮。又如,薄熙來在四川唱紅打黑時,誰敢編印谷開來的淫史?如今則滿坑滿谷充斥市面。
   由上可知,不同的朝代、不同的年代,對禁書都有不同的標準。《金瓶梅》在大陸被禁的一九五七年,省部級官員可以憑證購買,線裝兩函21冊,每部書都編上號,購買時必須出示單位證明信;到2013年,開放人民群眾購買,但售價飆到三千元。前者是因為「官越大真理愈多」,後者則是為了「寓禁於徴」,畢竟大陸上沒幾個人能耗費一個月工資去買一套閒書。從中國現實來看,今天的禁書可能就是明天的暢銷書。隨著民智的開放。教育水準的提高,「禁書」兩字終究會走入歷史檔案的。在這方面,台灣就走在中華民族的前面,雖然兩岸未簽訂停戰協議,但毛澤東選集、毛澤東詩詞在二十多年前就登陸台灣,這樣反而無人光顧!
   
   〔編按〕以下是本文作者胡志偉老先生的簡歷,本刊徵得胡先生同意,從即將問世的英文版《悲壯的歷程——胡志偉回憶錄》中摘取作者介紹九百多字,作為本文的附錄。
   一個十五歲的少年,為了追求光明與真理,瞞著家長偷偷收聽美國之音,因而被公安局抓進大牢關了二十年。他受盡酷刑,終於衝出鐵幕來到自由世界,當上了美國之音記者,當選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暨文學委員會主席(相當於大陸的作協主席),還寫了一百多本書,現任香港中國現代史學會會長。這就是本書的梗概。
   胡志偉,香港傳記作家、文學評論家、曾任徐訏創建的香港英文筆會【HONG KONG P.E.N.(ENGLISH)CENTRE] .會長,現任香港中國現代史學會會長。
    他一生最美好的時光——十七歲至卅七歲是在中國的古拉格群島度過的,耕田、採石、挖煤、蓋房、鋪路,更當過「人肉起重機」。
    三十六年來,他以一百多個筆名在海內外七十多種報刊發表小說、傳記、書評、影評、社論、特稿逾六千萬字,結集出版的有段祺瑞、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周恩來、林彪、江澤民、朱鎔基、李瑞環、李鵬、董建華、龔如心以及中國百年望族、世界超級富豪、華人十大富豪、國共名將、上海灘大亨等傳記,也為空降傘兵、軍統特務寫過口述歷史。他譯注的五十六萬言《張發奎上將回憶錄》榮獲新華網725萬網民一人一票推選為「2012年中國影響力圖書」;還在美國、臺灣、香港等地榮獲文學獎、新聞獎多次。
    他無論在大陸、在香港;無論擔任體力或腦力勞動,常常一人做三、四個人的工作;每天操勞十八小時,七十四歲做了一百五十年的工作。
    這部奇特的回憶錄由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創作,書成後由該局委託中文大學王晉光教授評審考核。王教授在千五字〈藝評報告〉中指出:「這本書寫的是個人數十年間的經歷,實際上卻是千百萬人超過半世紀的辛酸回憶。如果要推行國民教育,這本書應該列在必讀書目上」「作者九死一生,有落有起,能屈能伸,有其個人忍辱負重的原因,也有上天不負苦心人的幸運要素。看了這書,可以瞭解如何在絕地求生,年青人讀此書可以自勵」「此書非小說,非虛構故事,是真實的血淚文章。我讀此書,字字血,聲聲淚,字字行行都令我觸目驚心。六十年的階级鬥爭歷史害人無數,真值得深思,此書深具啟發意義。」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6/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