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胡志伟文集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二○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這是一個黑色的星期五。清晨五點起身,打開電腦先看博訊新聞,「香港出版商阿海被從泰國綁架回國」十五字映入我的眼簾。文章說,阿海(桂民海)和他的合伙人呂波、僱員林榮基、張志平分別在泰國、深圳失蹤。
   這條消息猶如晴天霹靂,驀地中斷了我既定的寫作計劃。我馬上致電摯友李波,他聲調低沉,坦承巨流公司瀕臨全軍覆沒,現正疲於奔命,在柴灣倉庫、北角出版社與銅鑼灣書店之間忙不及履。基於朋友義氣,我毫不猶豫地說,願意放下手上書稿,去銅鑼灣書店當一名義工,他表示歡迎。就這樣,我這一輩子增添了八星期的賣書生涯。
   我和李波是一九九五年六月經朋友介紹認識的。當時他在一家大型印務公司擔任美術總監,我正負責文學季刊《香港筆薈》的編務。他是英國留學生,精通電腦排版技術,還是個出色的油畫家。我邀請他幫助設計香港筆薈的版式、封面封底以及繪製小說插圖。
   《香港筆薈》是香港筆會的會刊,該會全稱是「國際筆會香港英文筆會」,創辦人為著名抗日小說《風蕭蕭》的作者徐訏。一九七五年創會時,會員有文壇精英熊式一、胡菊人、劉以鬯、徐速、南宮博、司馬長風、張同、鍾玲、黃維樑等。

   一九八零年徐訏病故後,會務一度陷入低潮。一九九三年二月,我召集陳蝶衣、劉濟昆、舒巷城、馮鳳三、馬鼎盛、羅孚、容若、張同餐聚,並向外地名家白樺、王小波、葉永烈、艾曉明、張欣、賈亦棣、逯耀東、張宗和、陳村、陸星兒徵稿,終於以會刊凝聚新老會員,恢復了這個國際筆會屬會的活動。自一九九三年三月至二○○○年十二月,出版了十七期近五百萬言,還邀約曾任瑞典文學院諾貝爾文學獎評選委員會主席埃斯普馬克、斯德哥爾摩大學中文系主任羅多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講座教授、《中國現代小說史》作者夏志清為《香港筆薈》撰稿。
   李波擔任美術總監是第四至第十七期,他設計的第五、八期是「紀念張愛玲特輯」,由於封面盡態極妍、引人入勝以及內容豐富名家如林,該兩期都賣了三千多本,雄踞全港文學刊物之榜首。一九九七年我主編《開卷有益》雜誌時,仍邀請李波任美術總監,我始終認為,李波的設計、插畫水平在香港是首屈一指的。
   二○○四年春,李波辭去印務公司職務,自行創業,開辦了文化藝術出版社。他的頭一個選題是《上海幫的黃昏》,曾邀約我合撰,我因庶務羈絆,未來得及加盟。當我得悉這本書賣了兩萬多本時,着實為他慶幸。當年我還是抽空為他撰寫了《上海灘黑白道大亨》、《上海灘豪門巨富》、《上海灘天王巨星》、《上海灘驚天大案》等五本歷史作品。由於李波為人慷慨大度,他付給的版稅幾達坊間同類出版社的兩倍,所以十二年來,我一直跟他合作愉快,給文化藝術出版社出版了毛澤東、周恩來、蔣介石、林彪、張發奎、朱鎔基、李鵬、龔如心以及世界富豪、中國富豪的傳記以及歷史類書籍五十多本,從來也未發生過齟齬。
   二○一二年,李波同旅德華僑桂民海合資創辦了巨流發行公司,將他旗下「文化藝術」、「南風窗」、「香江文化」等三個出版社,連同桂民海的「北運河」、「雙豐」、「新視界」等九個出版社,抽離劉達文的夏菲爾出版社,還挖走了夏菲爾的兩員幹將呂波和張志平。巨流買下了柴灣康民工業大廈十樓一個兩百平方米的貨倉,又租賃了九樓一個一百平方米的貨倉,生意興隆,蒸蒸日上,還曾一度超過了夏菲爾集團的業績。
   二○一四年,桂民海與李波合資向林榮基買下了崇光百貨公司後面的銅鑼灣書店,一則以此為巨流的櫥窗與讀者聯絡點,二則落實產銷一條龍的規劃。當時店主林榮基歷年積累了虧損二十萬元多,加上年老力衰,乃樂於脫手。
   十一月七日 到銅鑼灣書店站櫃台進入第二天。這三十平方米的舖面,分四列排著卅六隻書櫃,一進門右手是名人傳記、史學專著等,左手是有關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前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及其紅顏知己的政治八卦誹聞書籍。雖然門前高掛「政治書籍最全」,但這類書僅佔全部書刊兩成,更多的是武俠、言情、健身、減肥、美容、醫藥、占卜、星相、金融、投資、宗教、旅遊、辭典、文物、兒童、小說、詩歌等書刊。
   在收銀台右側的狹窄巷道中,堆積了幾十捆書,其中部份是大陸郵局退回的書刊(包括境外印行的五十二冊精裝《毛澤東全集》,載有毛澤東微時主張湖南省獨立的文章),另一部份是大陸讀者委託店長林榮基到深圳郵寄的書刊。其中未必每本都是「禁書」,但我知曉二○一三年中央郵電部曾下達通知,禁止深圳的郵局收寄國外、境外出版的書刊,看到大陸郵局開具的退書單,我對林、張、呂三人被捕的原因恍然大悟。
   林榮基原先在左派中華書店任職,一九九四年以退職金租賃了處於香港地王的一座舊樓一樓,開設了這家綜合書店。老林待客和氣,有求必應,所以客似雲來,門庭若市。一九九六年市政局斥資二百多萬元編寫的近千頁辭書《香港文學作家傳略》交林榮基總代理,這部定價290元的精裝書,我買了15本贈送友儕。此後我的自由出版社產品,也交付老林代售,像《書評集錦》、《被歷史遺忘的名人》等厚書,至今一直輰銷。
   我到銅鑼灣書店,看見李波整天忙於應付中外記者,外記如VOA、BBC、NHK、法廣、讀賣、朝日、半島;中文記者如蘋果、東方、明報、星島、端傳媒等,他不願得罪記者,勉強同意給書架拍照,但又怕捲入是非,堅拒拍他個人照片;不時還有熱血時報、國際特赦組織等來電採訪,不勝其擾。
   我建議李波把阻擋通道的幾十捆書刊放進書架底下的大櫃,這才發覺點貨、訂貨、開單、收錢、理貨、上架等業務由一人總攬是十分辛苦的。傍晚,立法會議員何俊仁來買書,他表示,有關失蹤人士若需要法律援助,他義不容辭,分文不收,我深為何議員的扶危濟困精神所感動。
   神秘豪客 承包書店
   十一月八日 有個大學教授來買有關楚辭的書,我抽出積滿灰塵的《楚辭註繹》,還介紹他購買台北三民書店出版的四書五經專著,結果他買了兩千多元精裝書,我幫他將書裝箱,並搬到樓下叫的士運走。為此,李波十分高興,說想不到你這個書呆子真會做生意。於是,他把門匙交給我,吩咐我獨自看舖,逕自去忙他的出版業務了。
   十一月九日 有個前紅衛兵司令在互聯網上恣意中傷、誣罵我「破門而入」「想吞沒書店」。我在網上發言斥他妖言惑眾:「銅鑼灣書店自十月廿三日至十一月五日一直無人經營,如再不付每月近四萬元的舖租,十一月底就會被房東清盤。為了拯救這家商譽良好的書店,我臨危受命,到書店當一名義工。鎖匙是李波從林榮基太太手中取得的,談何『破門而入』?」
   按香港法列,凡是股權變動均須由律師、會計師監理,上市公司還須買賣雙方出席高等法院聆訊。我一個自帶飯票的義工,又怎能「吞沒」人家的書店?我到書店執勤,舉凡一切文具(針筆、箱頭筆、間尺、牛皮筋、橡皮、書目簿)、收據簿,乃至成包的垃圾袋、環保袋等消耗性用品,都是從自己家裡拿來,捫心自問,仰不愧天。正是那個殺人逋逃犯,盜用我的名義,向暢銷雜誌《前哨》投寄了一篇關於辱罵多位民運領袖人士的「謗書」《婆娑諜影》的書評,幸虧前哨劉社長與編輯部同仁目光如炬,明察秋毫,及時識破奸人詭計,把那篇蕪文扔入了垃圾桶。 那個紅衛兵司令將其謗書以56港元成本賣到60元美金,坐享百份之七百三十五的暴利,真應該建議稅務局稽查一下它的偷稅漏稅紀錄。
   十一月十一日 下午李波來店,說有個神秘豪客想承包這家書店。那人自稱是老林的熟客,因書店關了兩星期,請律師調查原委,從商業登記查悉還有一位大股東李波在港,於是電約他出來晤面商談,表示願意資助書店填補歇業半月的虧空云云。我問他,是不是出手闊綽的肥佬黎,他笑答:不是,是隻紅色大肥貓,旨在控制這家書店。
   十一月十三日 暢銷報說,阿海是被他的親密友人出賣的,其泰國地址與行蹤只有此人知道。晚上八點,李波到,我問他,阿海在香港的死黨是誰?李波說,阿海從德國來香港「撈世界」之初,被K君的花言巧語所騙,獨自掏三十萬元「合辦」一家出版社。阿海再次來港時發覺聯名戶口中的資金全被提空,對方推說做生意有起有落,勝敗乃兵家常事,不要指望頭一年就大發利市。
   阿海不動聲色,仍與此人飲酒猜拳,並下單叫K君印了六本政治八卦書。K為了拉住訂單,一直沒有向他追討印刷費。到第六本書還收不到印刷費,便去馬寶道出租屋找阿海,詎料阿海已人去樓空蹤跡杳然。K入稟法庭追債,無奈傳票未能送抵被告簽收,法庭就不會開庭。K君在港人緣極差,知情者也不肯透露阿海新址,到查明蹤跡,已超逾追訴期,所以此案不了了之,成為廢案。外界傳說,K君懷恨在心,日日思忖報仇,他輾轉獲悉阿海行蹤,出賣阿海嫌疑最大就是此人。
   李波清點錢櫃中的現款,留下兩千四百元準備金。九點半,兩男一女上門,一名高佬自稱係律師樓職員,一名三十多歲陳姓靚仔帶了一個二十多歲鄧姓女子。李波說明天起,陳先生是本店店長,志偉兄是我好友,他家裡的書多過這裡的書,有他幫忙,這家店能賣萬多元一日。陳連聲:「家有一老,自有一寶,今後要多倚重老先生。」回家後我電李波,問他承包給陳有沒吃虧。他答:「我包出去就為了止蝕,對方願意注資幫助,答應生意有賺便分25%,虧蝕則包底,簽約試承包半年,以觀後效。」
   十一月十四日 上了班,帶去一份國際書號的說明書,先教鄧小姐怎樣從十三位數的書號中辨識正版與盜版書,再教她怎樣為書刊定價,有些斷版書還可以增值等等,以及怎樣向批發商發訂書單。晚上我當著陳先生面,將收銀位移交給鄧小姐,言明我只是來當義工幫老林看住這幾千本書,一俟老林回港,我即打道回家寫稿,今後我專注收貨、清點以及幫助客人揀書,有關錢銀點清移交鄧小姐。陳假意客套說不必易位,我還是自動搬到毗鄰廁所的次席。
   十一月十五日 今起開始啟動存書編目程序。三十六隻書架,依次清點。從底部的書箱以及櫃頂沾滿塵埃的大包發覺該店歷年積存書刊甚多,例如明清艷情小說,十七本一套的袖珍書,竟有一百多套;台灣故宮博物院出版的英文版《歷代官窯圖譜》、《古代官職詮釋》都藏有幾十套,連價格都未標明;還有許多拆散的大部頭書。掃淨箱裡的蟑螂,噴上殺蟲水後,我將不成套的書標價一至五折清貨,斷版書則按訂價增值。有個北京女客聽我說,上海書店拍賣舊版文學作品,四十年代小說能拍到三、五萬元一本,她細心從特價書專櫃上選了幾十本舊版果戈理作品單行本,興高采烈下樓。一本七成新的《行者思之》,是八十年代初的大陸版書,且無標價,有位外地學者來找十惡大審的控辯資料,我拿出這一孤本,開價二百八十元,他如獲至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