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胡志伟文集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中共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統戰部與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第十集目錄
·美麗牌商標上美女之死
·出國莫回鄉 回鄉須斷腸
·介紹康正果《我的反動自述》
·藍綠共慶「八•二三勝利」的奇景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魯迅你錯了——殺劉和珍的是馮玉祥
·天上浮雲如白衣 斯須改變如蒼狗
·莫道農家臘酒渾 豐年留客足雞豚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鼠年大事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品格
·第十一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史料價值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
·王蒙在一九八九
·李兆麟被殺案的疑點與真相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
·第十二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秘錄》的史料價值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王蒙在一九八九
·張擴強傳略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第十三輯目錄
·大智大勇 巾幗英雄
·聯合國裡的華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一九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凌晨五時,昆明軍區政委兼雲南省革委會主任譚甫仁,在軍區大院42號官邸被人開槍打死,同時被殺的還有妻子王里岩。兩週後,軍區保衛科幹事李伯志被殺,科長陳漢中受傷。再過二十七日,軍區保衛部部長、專案組成員景儒林自縊身亡。
   譚甫仁是廣東仁化縣人,一九二七年參加南昌起義,參加過第一至第五次反圍剿戰鬥,從班長做到武漢軍區副政委、工程兵政委,一九五五年授中將銜。此人在文革初期未受大的衝擊,聖眷頗隆。一九六八年二月十一日半夜「太祖高皇帝」突然在人民大會堂召見他。老毛先講雲南的歷史,講吳三桂在那兒經營了八年,老毛笑著說:「你要做平西王了,封疆大吏喲!」五月十九日,他受命出任昆明軍區政委,六月十七日又被任命為軍區黨委書記,八月十一日,率領他的班底分乘四架伊爾十八軍用飛機南下赴任,就此踏上了不歸路。
   譚甫仁的官邸配備了五個警衛,出事那天才兩人值勤。譚府的小樓緊挨著部隊食堂,食堂裡養了一隻狗,前兩天,狗突然不見了。
   過了四百個星期,一九七八年六月,專組才寫出破案報告,稱兇手是才升任軍區保衛部保衛科副科長不久的王自正。事緣軍區政治部收到來自他老家河南內黃縣的一封檢舉信,指當地清理階級隊伍時查出王自正原名王志政,富農出身,一九四六年參與其堂兄組織的還鄉團、殺害本村武委會主任。後來王志政逃往外地,改名王自正,混入解放軍。軍區政治部派人赴河南核查,認為情況屬實,便從內黃縣電告政治部,經黨委批准,對王自正實施隔離審查。王自正在審查後期開槍自殺,疑問就來了:
   一、一九五一年中共雷厲風行鎮壓反革命,國民黨留用人員、基層保甲長、軍警憲特,乃至起義官兵被殺了三百多萬;一九五六年肅反又抓了幾百萬,何以這個王自正能漏過法網還在文革中期升到軍區保衛部副科長?
   二、一個被「隔離審查」的疑犯,居然可以自由離開隔離室,潛入辦公室「竊取」兩支手槍和彈藥,還能毫無顧忌地書寫行兇計劃和復仇日記,直至踰牆直入軍區司令官邸——公私合營時充公的昆明大資本家楊希辰的別墅。這是什麼「隔離」?隔離審查是軍區保衛部長景儒林負責的,王自正的自由行動以及取得保衛部兩支手槍,若無景儒林同意,絕不可能成功。
   三、槍響後,譚甫仁的秘書王克學見到首長渾身是血,妻子已毫無聲息,他出於本能大喊警衛員,但又毫無動靜。王秘書跑到警衛室,但見一人正呼呼睡大覺,另一人正與大他三十歲的譚府保姆淫媾,聽到槍聲竟以為有人來捉姦,嚇得躲進廁所。王秘書氣憤地大喊:「你們怎麼睡得像頭豬,快給我起來!」
   案發後,軍區保衛部派軍警嚴密搜查車站、機場。十二月十八日昆明火車站開往貴陽、長沙、武漢、鄭州方面的列車被停開;車站裡所有的乘客原地不動接受檢查;昆明田家壩機場也被軍隊嚴密包圍,飛往廣州的1031次航班與飛往北京的140次航班之所有乘客被荷槍實彈士兵嚴密搜查。在昆明市區,軍警對大街小巷、地下管道、公共汽車站都實施了拉網式排查,卻一無所獲。誰也想不到兇手竟是扣押在昆明市西壩軍區聯絡部俘虜管理所的一名「犯官」!
   鑒於王自正已死,就譬如台灣2004年發生的「謀刺阿扁案」,既然有個倒霉的陳義雄糊裡糊塗落海溺斃(一個擅長游泳的漁民竟會溺水身亡),兇手若不是他也無法自辯了。
   不過,有關譚甫仁案,流傳在全國最廣泛的一個版本是:譚甫仁死前五天,突然接到北京絕密電話,命令他在某日擊落來自緬甸的一架民航機。譚甫仁不愧為老江湖,他心裡多了一根竅,自知不明不白地打下一架民航客機有悖常理,然上級命令又不可違逆,於是留有餘地,命令昆明空軍四架戰鬥機升空攔截這架客機。守候在機場的老譚正聚精會神準備應變,不料飛機迫降後,出來一人詢問怎麼回事,老譚走到懸梯旁,猛然見到周恩來。他大吃一驚,差點跪了下來,連聲問候「總理好!」周恩來怒不可遏道:「你們怎麼還迫降我的座機?是誰讓你這樣幹的?」譚甫仁嚇得不敢吱聲,周吩咐:「馬上向中央寫個報告,把這件事情交代清楚!」譚甫仁徹夜不眠,在燈下寫報告,他慶幸自己深謀遠慮,沒有盲目服從命令,躲過了「謀害總理」的罪名。誰知,幾天後他自己卻死於非命了。事後保衛部長景儒林自殺,乃是本案關鍵。當時景儒林奉命殺譚滅口,他運用的殺手便是有歷史污點正受審查的王自正。案發後景儒林大肆搜城,乃是轉移人們的視線。他畏罪自殺後,破案組拖了八年才勉強結案,因為當事人都死了。
   譚甫仁猝死,距離林彪折戟沉沙只有不到九個月。誰下令擊毀客機,已死無對證,但至少還有電話記錄可以查核。至於下令九‧一三不准林彪座機飛回北京的首長(這已有多名軍方高層作證),同林彪真有不共戴天之仇,此所謂「對待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也!
   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之死
   一九六八年五月八日,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上吊自殺。雖然事後他被追認為革命烈士,但是解放軍總政治部編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帥名錄》沒有寫出他的死因。劉培善是一九二九年參加紅軍的,從湘贛游擊大隊青年幹事、茶陵縣獨立團連指導員,一直升到華野十縱隊政委、三野十兵團副政委。一九六七年三月,他在福州軍區政委任上,奉命去江西領導三支兩軍工作。他誤判形勢支持省軍區和部份軍分區壓制造反派的立場,於是發生了撫州軍分區司令員夏紹林拒絕奉中央命令到江西制止武鬥的26軍進入江西,軍分區和基幹民兵伏擊了支左部隊,死傷六十二人,還把中央派去撒傳單的飛機打了兩個洞。夏紹林支持的保守派群眾組織控制了臨川、樂安等九個縣。老毛龍顏大怒,指「撫州問題的實質是軍事叛亂」。事件平息後,夏紹林被逮捕法辦,劉培善被定為「黑後台」。當時福州軍區司令韓先楚也彈壓造反派,但韓憑藉抗美援朝「萬歲軍」(卅八軍)的功勞,受到毛、江的庇護,乾脆跑到北京「休養」,通過電話遙控福建。一九六七年,福州軍區在北京搞了個學習班,韓先楚為了轉移鬥爭目標,電召劉培善赴京。一九六八年四月二十五日,韓在後勤學院大禮堂召開軍區黨委擴大會議,親自宣讀了一封造反派寄來的檢舉信。於是黨委擴大會議變成了「鬥劉會」,批判劉培善是「陰謀家,野心家,反軍奪權,反韓亂軍」。批鬥過程中有人毒打了劉培善。五月八日晚,不堪酷刑的劉培善將軍在鍋爐房上吊自殺。當時,中央已決定調劉培善去雲南任職,周恩來還專門囑咐韓先楚要跟劉培善通個氣,叫他不要灰心喪氣。可是韓先楚為了擺脫自己的困境,搶先鬥倒劉培善,乃封鎖了中央的指令。劉培善熬不過兩星期的折磨,走上了絕路。
   劉培善的死,老毛要負主要責任,他隨口一句:「七億人口,不鬥能行嗎?」造成了從中央到地方,司令與政委,書記與市長以及群眾組織之間鬥爭不休。共產黨的高級軍官多數是草莽出身,文化程度低,不懂禮義廉恥,韓先楚略施小計便害死了他的戰友劉培善。然而惡有惡報,林彪折戟沉沙後,福州軍區幹部揭發韓先楚給林彪打電話、去信、家訪一百六十多次,於是韓被當成「林彪死黨」鬥了個死去活來。
   四十多年過去了,劉培善在黃泉之下聊堪安慰的是他的兒子劉曉榕、劉勝分別晉升到總後勤部副政委和總裝備部副部長的高位,這哥倆似乎忘了殺父之仇。四十六年前,連續毒打劉培善導致他自尋短見的兩個暴徒,現在還匿藏於香港,長期逍遙法外。四人幫倒台後,鄧小平指示,「清理文革三種人,要粗不要細」,這是考慮到他自己的女兒鄧琳、鄧榕等人在文革初期都負有血債。所以,「清理三種人」走了過場,大多數犯了打砸搶抄殺罪行的暴徒夤緣漏過了法網。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6/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