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中国民主党
[主页]->[新会员区]->[中国民主党]->[《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中国民主党
·新年文告
动态与评论
2016年
·谁是最不要脸的人?
·丢掉幻想,拥抱革命!
·《当代革命的定位和方向》
· 鸵鸟政策误国!
·评秦永敏的《起诉书》
·向英国人民致敬!
·关注,支援乌坎----我们别无选择!!!
·中国民主党的组党努力不会停止!
·王炳章「不自杀」声明
· 多角视野看六四
·致中共无期囚徒王炳章博士公开信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 雷洋的同学来了!
·《审判者被审判》
·声明和呼吁
· 公告-呼吁支持大行动
·爱国、爱国贼以及其他
·致王炳章博士
·大陆民国思潮
·“网议”采撷
·穿透歷史的悲愴:如何看待蔣介石與毛澤
·奇文共赏
·文革与日寇侵华谁更恐怖?
·宋朝与红朝的法制和人性比较
·强烈的愤怒!严正的警告!
·我的中统特务父亲
·全民觉醒,争取人权、自由!
·戒备森严之下的两会
·关于双鸭山事件的声明
·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各界致2016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拒绝公开财产,是公开不要脸
·台湾和香港的前途在大陆
·17名被禁出境律师的公开信
·向人民和上帝上诉/附诗一首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腥中国
·重建中华民国/王炳章
· “依法治国”的真意
2013年
·《马克思主义是伪科学》
·《习近平自信什么?》
·關注王炳章 營救王炳章 釋放王炳章
·《谣言和真相》
·《习近平的半年》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4.29苏州灵岩山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释放政治犯》
·停止镇压!尊重人民的权力和权利!
·齐月英人间蒸发?
·同一个梦?还是同床异梦?
·《谁在中国家门口生事?》
·《胡春华的考题》
·上海民运人士再次申请游行
·散步黄浦江诠释“脚”和“鞋”的哲理
·《中国梦、民主梦》
·上海综合消息
·《雅量与胆量》
·《看这一老一少》
·杨勤恒先生又被殴打!
·张林父女被绑架、被驱逐!
·感“吉林407专案网上维稳”
·让自由、良知、勇气遥遥领先!
·《习近平的容量》
·记一场小规模的游行
·《打老虎也打苍蝇》
·新春祝贺!
·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致同时代勇敢的青年思考者
·孟建柱讲话管用吗?
·《三亿党》
·上海新年团拜会仍然举行!
·《基尼系数》
·《雾国联想》
·唁电和敦促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中宣部是什么?
·今天我们都是南周人!
·对扼杀梦想者口诛笔伐!
·元旦的礼物
·上海同城六公民事件续篇
2012年
·中国民主党2010特别代表大会简讯(图)
·全委会赴华盛顿抗议
·王东海追思会隆重举行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
·为秦永敏鼓与呼!
·《干实事》
·上海消息:问候、祝福与感恩!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荒唐:聚餐权利也被剥夺
·同城“饭醉”依然举行
·新年致词
·新年文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终结党国!重建民国!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王炳章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编者按:十四年前,中国民主运动海外力量的缔造者王炳章先生在越南边境被中共当局绑架回国,并被判处无期徒刑。中共当局之所以如此不惜工本冒天下之大不韪要剥夺王炳章先生的人身自由。是因为对他的恐惧。

   1982年,王炳章獲加拿大麥吉爾大學醫學院醫學哲學博士學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公費留學生在北美獲得博士學位的第一人。如果他按照既定的人生轨迹按部就班前行,可谓前程似锦。然而他放弃了,他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同年他创办了海外第一份民主刊物《中国之春》,集结民主力量,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令中共当局惊恐万丈的反对派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中国民联在近十年的时间里集结了大批海内外民主人士,策划了连续不断的行动,书写了中共篡权后民主反对派有组织与之博弈的精彩篇章。王炳章先生一开始就明确他从事的是中国民主运动,他宣告中国之春运动是被中共当局镇压的大陆七九民运的继续,他把被关押的十三名大陆著名民运人士列为名誉编辑。
   1997年他把多年来的经验和教训汇集成《民运手册》(正式出版时定名为《中国民主革命之路》),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其中对于民主理念、原则、战略、策略等各方面的论述迄今仍然是未被超越的经典论述。
   1998年二月,他怀揣《民运手册》闯关回国,推动组党运动。更显示他不是在海外作理论秀,座谈秀,抗议秀的著名人士,而是能演讲,能写作,能策划和组织行动的真正的民运领袖。
   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旗帜鲜明的指出中国需要的一场民主革命,绝不是什么改革和改良;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指出革命的不可避免,还指明了革命后的中国向何处去!早在民联时期,他就在回答记者问:未来民主中共如何处理与台湾的关系时就明确回答:民主中国实施47年宪法,回复中华民国国号,就自然解决了两岸问题。
   之后他与辛灏年先生深切交流后,写下了纲领性的文章《重建中华民国》发表在《黄花岗》第二期。
   正如著名的大陆民国宪政派领军人物书海飘香指出的:“90年代末期大陆互联网的兴起,一些致力于历史真相还原的学者著述得以在网络传播。这个时期辛灏年所著的《谁是新中国》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影响了中国第一批互联网使用者。在该书中,他明确提出回归中华民国法统概念。2000年王炳章在《重建中华民国》一文中也强调提出了重建大中华民国的主张。”
   中共当局惧怕《谁是新中国》一书对历史问题的梳理和正本清源,以及对中共政权合法性的否定。更害怕王炳章博士把重建民国变成实际的运动。
   所以当王炳章博士在中越边境准备策划进一步行动时,中共当局以如此前所未有的越境绑架手段剥夺王炳章先生的人生自由。
   十多年来,尽管王炳章博士被剥夺了人身自由,然而牢房不能囚禁他自由的心,这在他下面的家书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可以让他欣慰的是,他强调的重建中华民国的政治主张被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反对派人士所接受,重建中华民国运动已经登上政治舞台,并将势不可挡!
   在蔡英文女士成为中华民国第一任女总统之际,我们期盼她能看清中华民国的光荣历程和历史地位,以及中国大陆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理解保护中华民国血脉的历史意义。如果她能审时度势,推动政治北伐,以民主统一中国,支持在全中国范围内重建中华民国,那更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民国的历史英雄!
   
   中国民主党(海外)美国委员会评论员
   芾箐/fu qing
   《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电邮:[email protected]
   微信:9176504572
   脸书:Cdp Uscommittee
   
   2016年5月20日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王炳章
   《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2016/05/blog-post_19.html
   王炳章
   孩子们,其实,我在读博士学位期间,即已开始做《中国之春》创建的准备工作。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我也向某些人透露过我推动民运的想法。可是,他们没有在意,当真,以为我是说着玩的。对了,我要再提一下我的老所长Dr.Faque,他对我太好了,我一直感觉对不起他。何出此言呢?他对我的好你们大概都听说过。我到加拿大后,他问我,你每月多少钱?我说365加元,他说我每月补助你300元,使你的留学生涯丰富多彩一些,唯一的条件是你不要告诉中国政府我补助了你,否则他们会砍掉一部分你的补助。1980年我去美国的新爱尔良参加世界高血压学术会议,他给我买好机票不说,还塞给我600美元,叫我在美国玩个痛快。我用其中的一部分钱在纽约给王梅买了最高级的4喇叭音响,收音,录音多用机。否则我哪有钱买那样的奢侈品?哪有钱资助炳武,王梅自费来加拿大留学。另,每到节假日,Dr.Jaque总是带我去他的家中与他儿女一起过,还带我去湖边的别墅过长周末。我一直对不起他的是,他一直盼望着我回国后与吴英凯教授创办研究所,与他的所进行学术合作,由他提供设备,试验用药,一起攻坚某些高端项目。我的研究所非常费钱,每天平均的花费300美元,他知道中国政府肯定拿不出这笔钱,所以他曾承诺帮助搞经费。每当他向我说起他的计划,总是得意非凡,憧憬着未来,我只能默默听着,一点也不敢向他透露我真实的想法。
   直到我创办《中国之春》的新闻大爆炸,我才给他写了一封信,向他说明情况,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当然他很有风度,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我真的对不起我的两位恩师。我愿来世再做他们的学生,补上我的亏欠。
   再把话题拉回来,博士论文答辩一通过,我立马紧锣密鼓的筹备起来。我也要谢一下宁嘉晨,他在筹备期间给我一些技术上的指导,以后的路数,大体沿着我们预先的设计而展开。比如,天安在2012年5月13日在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上,代我领奖时,曾代妈妈念了一篇感谢辞。感谢辞中提到,我到哥伦比亚大学找中国留学生梁恒,找梁恒早在我的计划之中。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自1980年起我就开始注意梁恒的行动。1980年他在湖南师范学院读书时,曾参加基层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竞选,他上台发表竞选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相信马列主义”立即博得了掌声一片。湖南师院的自由选举被当时在此校教书的JudyShapiro—一位美国女教师,用电讯传向世界。全世界几十个国家都进行了报道。后来Judy成了梁恒的第一任妻子。他俩的婚事还是邓小平批准的,因为,当时涉外婚姻还是鲜事,除邓小平外没有人敢批准。他俩可能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桩涉外婚事。这些我都是在媒体上知道的。Judy和梁恒在中国之春开始创办阶段给了重要的帮助,在纽约我们一直住在他们家里,所有的英文资料。几乎都是Judy翻译的,她的英文漂亮之极。还有1982年11月17日我第一次记者会在纽约的希尔顿酒店举行,租金85美元也是Judy给付的。第一期的《中国之春》由则由陈晃中先生免费印刷,陈先生是一位爱国侨领,拥有一家大型印刷厂。《中国之春》就这样在没有任何背景下独立地诞生了。1982年底,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举行了第一次公开讲演,《中国之春》创办之初非常轰动。我走到哪里都是鲜花和掌声。孩子们或许你们要问。你在当初,可曾遇见到中国民主之路是如此艰难吗?你曾做好了吃大苦的准备了吗?我的回答是:Yes(是的)你们可以查查历史的记录,我1982年底在哥大的讲演以《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为题整理成文,发表在香港杂志《70年代》该杂志从70年代后改名为《90年代》是当时香港著名的政论杂志。你们可以看到,我早已预见到。我选择的道路是坎坷与艰难的,我甚至做好被暗杀的准备。1984年江南命案发生后,竹联邦二把手张安乐(堂号白狼)于1985年在纽约的记者会上公布了另一个暗杀案—刺杀王炳章案。张安乐直称暗杀的背后推手是中共,接手任务的是美国加州左派帮派,但是他们不了解王炳章的行踪,所以找到竹联邦头上,要他们提供线索。白狼问其暗杀理由,该帮派头目说:“王炳章卖国”中共指派而灭之。白狼立即制止了他们,警告说“王炳章最爱国,你们若是胡来,我定灭了你们”。白狼立即通知我“处境危险。中共要暗杀你,立即转移。白狼还向美国当局报告了情况。白狼的记者会是公开的,报刊都做了报道。你们可能已经知道。当然,当今的中国领导人与那时的领导人没有关系。可以说,我的命是够硬的。每遇危险,都有想不到的高人帮我排除。2002年我在越南被绑架,绑架者原本也是想杀掉我,但,我又一次脱逃了被劫杀的恶运。我在泰国,柬埔寨都遇到过险状,关于这些事,以后在说。《中国之春》发起之初,我曾写过一篇长文《中国民主运动的困难》刊登在《中国之春》你们可以找到,将之译成英文发表而公布之。在那片长文中,我列举了在中国推动推进民主的种种困难。指出,这是一条异常艰苦的漫长道路,我们这一批人甚至参加不了中国民主大厦的奠基礼,但是,我们愿做铺路的石子,让后人踏着我们前进、、、这篇稿子,打字小姐一边打字一边流泪,完成后不仅没有要钱,还捐了我们一笔善款。孩子们,应该说,对于中国民主的艰辛,我早就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也应该说,就目前中国大陆。台湾,港,澳的现状看,情况已经超过我的预期。台湾早已顺利转型,民主运行渐趋完善。香港的法制,在世界上都是先进的,民主选举只是临门一脚之事。不久就可以实现。至于中国内陆,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多元已经成为官方的主旋律。我一向认为,观念的转变是最重要的转变,安徽的小岗村分田到户,上面默许了,就是观念转变的结果—在头脑中推翻了“私有制是万恶之源”的观念。你看土地一分到户,二,三年整个中国的农业就翻身了。告别了物质短缺的时代。政治上也是一样,观念转变了,具体措施一到位,中国政治生态立马就变样。观念转变了,大多知识分子形成共识,你不想变都不行。不是这种转型,就是以另外一种方式转型。形势比人强,任何人也档不住的。一位曾资助中国民运的人士说道非常实际,他讲“我支持中国民运短期而言,任何政府都要有制衡,民运对执政当局就是一种制衡。长期而言,民运无非是两种结局:一是政治体制改革,反对派可以合法的身份在本土活动了,那么民运必须成为一种合法的政治力量,立足于中国。反之,不进行政治改革,那么早晚会出现政治危机,,那么民运可能会成为一种可能替代的力量而收拾乱局。因此,民运的两种前途,都是光明的。出此之外还有别的前途吗?没有了,也因此,我资助民运,是零风险的投资,何乐而不为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