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陈小平:刘宾雁批判中共一辈子都不到位]
观察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刘晓波: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方励之:中国人的骄傲与悲哀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六十九)/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浪漫
·韩尚笑:名词解释(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羽谈飞:转型中国:务必抛弃两极变革幻想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胡平: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 ——对不证自明的真理的一种证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七十)/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解惑:为什么澳洲是置业的首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布鲁克斯:美国的反政治文化毒瘤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一)》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二)》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三)》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四)》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五)》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陈丹青:中国人素质差是反复革命的深刻报应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六)》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的实质是拒斥人类文明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七)》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小平:刘宾雁批判中共一辈子都不到位

   作者: 陈小平2013 年12月7日,普林斯顿中国学社、中国研究院、明镜出版社和《新史记》杂志社联合主办的“刘宾雁逝世八周年暨《刘宾雁时代》新书发布会”在纽约举行,与会 者分享了自己与刘宾雁的交往经历,回忆了对他的丰富印象,分析了刘宾雁的精神内涵及其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名星》根据录音整理了全部发言,并经发言者审 订。

   刘宾雁批判中共一辈子都不到位

   陈小平(明镜集团执行总编辑):

   我刚才说我跟刘宾雁是“师兄弟”,胜平说我“托大”。刘宾雁是1986年当尼曼学者,军涛是95年,我是97年。我们之间有十来年间隔,但是还是算师兄弟,因为我们是小班,不是大班。在尼曼,我确实跟刘宾雁见过一次,就是十年前的尼曼学者校友聚会,那是刘宾雁最後一次参加尼曼学者聚会。在这次聚会上我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我从我的同学、一位专门报导奥运会的NPR记者那里得知,中国政府要送一批人到尼曼受训,这些人是中国政府挑选的奥运新闻记者和官员。我们知道这个事之後,一起努力把这个事情搁置了。我们认为,尼曼把自己的名字借给中国政府派来的所谓“记者”,然而这些接受尼曼培训的人并不会按照尼曼培训的方式去从事新闻职业,只会给尼曼这个金牌涂上污点。那次参加聚会的同学知道这个事情之後反应非常大,就利用这个聚会,给尼曼基金会施压:你怎麽能把这麽好的金牌送给中国政府去涂鸦呢?这个事情最後就彻底黄掉了。

   还有一个事儿,就是那次知道刘宾雁想回国,落叶归根,我当时给尼曼基金会的Bill Kovach写了一封信,我说能不能利用尼曼基金会的影响力,造成一定舆论压力,争取让刘宾雁先生能回国?Bill Kovach是很好的一个人,他就以尼曼基金会的名义写了一封信给尼曼学者和哈佛大学,希望大家利用媒体的影响力争取把刘宾雁送回国。结果当然大家知道了,刚才薛海培提到了,他通过他的关系没搞成,我们通过尼曼基金会这个关系也没搞成,这是两个小插曲。

   第三点,我想谈谈这本书。因为我有天时地利,昨天下午我花了三个小时快速读了这本书,刚才莫利人提到,美国这一段没怎麽写,确确实实,我现在才了解到作者在中国,他对美国这段,估计写不了。

   刚才大家说了刘宾雁很多好话,我就说八个字,我对刘宾雁的印象:本性难改,稀里糊涂。“本性难改”是什麽意思呢,是说他一辈子敢言,他在美国也说,在中国也说,他从小就说,一直说到他死的那一天。包括他相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他都一直在说,这是他的本性,本性难改。

   说刘宾雁先生“稀里糊涂”是指什麽呢,今天会议上有人强调,要挖掘刘宾雁这个case,博树博士刚才还对社会主义的东西做了理论上的系统阐述,我认为只会阐述得越来越糊涂。为什麽呢?社会主义这个烂东西啊,就是个乌托邦,在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实现它,居然刘宾雁信了80岁还在坚持,他还没有反思。

   另外他对共产党的批判一辈子都不到位,郑义提到他《第二种忠诚》这篇文章,书里也写到曹长青对刘宾雁的批判,《刘宾雁时代》作者马云龙不同意曹长青的观点,对刘宾雁的《第二种忠诚》进行了“创新”解释,认为是“陛下的忠诚的反对派”这种意思。我觉得这种解释有些牵强附会。这是英国式的宪政术语,刘宾雁的“第二种忠诚”怎麽能解释为“陛下的忠诚的反对派”呢?英国的“陛下的忠诚的反对派”那是有一个国王在自然法下,大家服从一个自然法、是在宪政体制下做反对派,刘宾雁的《第二种忠诚》里有这个东西吗?根本就没有。因此我认为,在这个意义上可能传记作者过度拔高了刘宾雁先生的政治形象。

   刘宾雁先生最值得称道的是他的道义,人性的善良,同样都是作家,他跟王朔就不一样,刘宾雁的名字签上去有感召力,王朔的名签上去有金钱的力量——不是一个东西!如果我们这些人对刘宾雁从政治上拔高,甚至说他具备最时髦的宪政形象,我觉得有点走样。

(2016/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