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提醒】各级政府和领导请注意,习近平“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的要求和“不许妄议中央”的警戒,显然是针对党内和官员的,不能扩大化,不能用来制约民间人士和普通民众,更不许针对儒家。你们不要搞乾坤大挪移那一套,恶性利用习近平的方便之言,以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

   

   【惯性】操控舆论、压制异议的黑手停不下来,惯性太大。它们不允许“批判的权力”,等待它们将是“权力的批判”乃至“武器的批判”。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雍而溃,伤人必多。斩断各种黑手,还我言论自由,是这个时代最强烈的呼声之一,也是体制内健康力量份所当为。

   

   【惯性】习与性成,习性就是习惯养成的,善恶都是习性,都有惯性。本性固然难移,习性也很顽固。好人好事做久了,善习深重,要变坏不容易;坏人坏事做久了,恶习深重,要变好也不容易。个人如此,集体如此,政权亦如此,所谓路径依赖是也。邪路上走得越久,对邪恶的依赖性就越强烈。

   

   【惯性】习惯的力量非常大。俗话说,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其实一辈子做好事也不难,只要养成了习惯,无论是好人好事还是读书学习思考写作,都很容易持之以恒,坚持到底。顺习而动,惯性导航,乐在其中,想不坚持都不容易。

   

   【辟马】理论实践不二。儒眼相看,马学漏洞百出,其哲学政治经济学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无不充满原则性错误,根本不能付诸实践---那结果不卜可知。几十个国家的大规模全方位实践,无不罪恶累累血债深深以失败告终,亦足以反证马家理论不行。

   

   【辟马】哲学上物质本位,政治上集体本位,历史发展观恶本位,这是马主义三本论,从原则上、根本上结束了真理性和开放性,断绝了随着时代、实践、科学发展而不断发展的可能性。如果坚持三本,所谓的发展,只是自欺欺人;如果放弃三本求发展,名实割裂,其名不正,仍然不行。彻底弃马才是正道。

   

   【辟马】“要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实现这个思想宏图的前提是彻底抛弃马克思主义。

   

   【都不行】或说:“不要以为左比右好,要是乱斗乱打,我看右就比左好,右,无非是地富成份订少了,或订慢了,我们可以纠正。左了,把好人划成了敌人,甚至逼死人,损失就大了。当然不左不右最好。”云。现在习近平就是不左不右。好于左右,但本质还是马路,还是不好。唯改弦易辙才行得通,才是真的好。

   

   【高人】东海曾说,不要社会主义,只要中国特色。有人提醒,这也是迫不得已,目前只能这么说,因为这涉及基本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去掉社会主义,党的领导和公有制怎么办?在有把握把党主制改为民主制或新礼制、把公有制改为私有制或民有制之前,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这个招牌还扔不得。

   

   【人性党性之战】毛时代,党性猖獗灭人性;邓时代(包括胡赵江湖时期),人性复苏战党性;习时代,到目前为止,人性党性互低昂,常常还是党性强。何时人性取得压倒性胜利,不敢逆料。至于人性消灭党性之时代,需要彻底弃马,真正尊儒。且借用一句古诗说,“他时更勉后来人”。

   

   【自黑】毛左都是自己的高级黑,毛氏就是高级黑的最典型,它的红色思想行为和红色恐怖政治都是给自己抹黑的。俗话说,小人都是自证的;东海曰,暴君更是自曝的。

   

   【请教】人民日报《首季开局问大势》和中国政府网南三篇“稳在哪里”、“优在哪里”、“改善在哪里”,都是经济领域的重量级文章,但对对经济形势的观察、评述和判断差别明显,凸显了两条经济路线的矛盾。东海是经济外行,不知哪一方的政策策略和路径选择相对正确些,特此请教高明。

   

   【不妄言】君子有三戒,第一戒妄言。一个人说一句实话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不妄言。非礼、欺诈、虚假、错误的话,不符合事实真相和道德真谛的话,都属于妄言。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妄言,一辈子不妄言,只有圣贤君子做得到。天子无戏言,君子无妄言。

   

   【三戒】君子三戒,戒妄言、妄动和妄想。一切不如理不如实、有违正道中道五常道言行意念都属于妄,言论为妄言,行为为妄动,意念为妄想。所有非礼、非分之想都属于妄想。戒妄言妄动不难,戒妄想难。但君子必须迎难而上。戒绝了妄想,妄言妄动自然就不戒而戒了。

   

   【宋庆龄】传宋美龄如是评价宋庆龄:“一生每逢大事必糊涂,最终于国未尽忠,于民不称仁,于父母未尽孝,于夫妻未尽节,于亲朋未尽义,于大义未尽思,于天地无一敬,于暴君未尽谏,于凶民未尽抚。”这个评语适用于绝大多数马家知识分子。去掉“于暴君未尽谏”这句,也适用于多数民国知识分子。

   

   【台湾】台湾要成为中华复兴基地,首先必须复兴中华文化,成为中华文化的保护者、代表者和领航者。蒋经国最大错误还不是解严,而是未能继续深入开展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导致蒋公人亡政息,运动夭折,导致民粹主义和去中国化恶潮乘虚而起。

   

   【台湾】台湾民主,民粹色彩浓重。官少官威,权威德威皆少;民乏修养(当然远高于大陆),其德其智不高。民意独大,乱象频发,这是民粹化的特征,三民主义的逻辑必然。三民主义虽与民粹主义有别,但缺乏形上高度和道德资源,对于民粹,只有迎合之无奈,毫无批判之力量。

   

   【小技】浙江男子经过两年多的刻苦训练,可以踩一根毛竹渡江。这就是小技妨道、玩物丧志的最好证明。这种技艺,即使出神入化,神功盖世,也没什么意义,有志之士当引以为戒。子夏说:“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解释】解释权很重要,经典本身更重要。儒家经典无论怎样歪解曲释,都歪曲不到极端主义、恐怖主义黑道上去,因为有中道、王道、恕道、五常道等原则制约,有大量富有真理性、正义性、普适性的教义规范。因此,儒家政治最坏也有底线,最坏也不可能滑向极权主义邪路。

   

   【颠倒】有读者说,你的很多思想观点与众不同,很反常,但想想似乎也不无道理。答:这是反孔反儒的后遗症,把常情常理常道反掉之后,一切都颠倒了,反常被认为正常,正常被当作反常。这种现象,让我想起《宋书》中那个著名的《狂泉》故事,国人皆狂,反谓不狂者为狂。

   

   【东海曰】不经过丛林的混乱,不知道秩序的重要;不经受极权的蹂躏,不知道自由的珍贵;不经历黑暗的恐怖,不知道光明的美好。2016-5-18余东海

(2016/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