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东海一枭(余樟法)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罪责】制度之恶、环境之恶不能成为个体(或小集体)作恶和脱罪的理由。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即使在恶的制度和环境中,仍然可以选择不作恶。即使是士兵,还有把枪口抬高一寸的自由呢。所以,个体犯罪,责任自负,仍应受惩。只不过,量刑的时候,可以适当从轻。

   【人性】或说:没有本性就没有善恶,善恶都出自于本性,良知即本性。从根本上说,邪说恶行也是良知的作用。答:这是混扯。邪说恶行属于恶习的作用。本性的形上之道体,无善无恶超越善恶。本性发用即成形下,形成习性,善恶相对。邪说恶行是恶习的作用,与善习相对,反良知而动。

   【人性】善恶都源于本性,此说亦非错,然复须知,善是本然,是本性初始直接的作用,恶则是后起和派生的,是偏离、悖逆了善的结果。这是“恶从何来”问题的正答。《朱子语类》说:“凡事莫非心之所为,虽放僻邪侈亦是此心。善恶但如反覆手,翻一转便是恶。只安顿不著,亦便是不善。”安顿不著便无根。

   【人性】善恶都源于本性,论者言之便是混扯,东海借来加以解说,此言便可成立。读者要善会,不可死于句下。阳明云,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没有超善之体,何来善恶之用?明道有言:“善固性也,然恶亦不可不谓之性也。”“天下善恶皆天理。谓之恶者非本恶,但或过不及便如此。”(《遗书》)

   【人性】损他为恶,无论利不利己;利人为善,无论利他利己。只要不损人,利己也是善。损他,包括损害他人、人民、社会、国家等等。恶有各种形式和表现,产生于意念为恶念,表露于言论为恶言,体现于行为为恶行,实践于政治为恶政,落实于制度法律为恶制恶法。

   【护身】或说:你说良知可以护身,未免奢夸。因为有良知而招祸遭害的例子多得很。答:此理至真至实。良知护身与易经吉人天相同意。良知即天性、天命。圆证良知,德智圆满,言行无漏,便是圣贤,不是一般泛说“有良知”而已。古来圣贤,纵然逢凶遇难,不难化吉呈祥。若非主动求死,非他人所得而害之。

   【定律】苦难深重必然恶习深重罪孽深重,个人如此,社会同样。苦难有双重原因,内因是恶习和罪孽。任何外因都要通过内因而起作用。故《系辞》强调,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积恶灭身;《洪范》教导,为善致福、为恶致极(六极);《朱子治家格言》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伦常乖舛, 立见消亡。”

   【击蒙】或说:“无论社会主义还是个人主义,都属于政治哲学的边见。而前者之过患邪辟尤胜于后者。”似是而非。个人主义与社会主义是正邪之别,有友敌之分。个人主义为小正见,虽非中道,不违中道,就像霸道,虽非王道,不违王道,如其仁如其仁;社会主义为大邪见,完全背离中道。

   【魏则西】人民日报文章《魏则西留下的生命考题》,强调“遇到绝症应坦然面对生死”原没有错,错在不合时宜,不务正业。作为政治性、导向性的大报,论及魏则西事件,应该侧重于谈论魏则西留下的政治考题,深入讨论魏则西悲剧的政治、制度责任和文化道德根源。

   【自荐】共产党转型为仁民党,党主制过渡为新礼制,首任总统由党首转任,从第二任开始才付诸选举。如此,可以以最少的代价,完成文化、政治、制度等全方位综合性的大转型,方式颇为和平,效果媲美革命。这个设想值得中共和各界仁人志士认真考虑。(关于《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党内民主】早就有人提议党内民主。不值得实践,没有意义。那是盗贼窝里搞民主,必然逆淘汰;那是制蛊,最后胜出的往往是最毒的。普通党员未必很坏,但很容易被愚弄、收买和操纵。当然,如果其党能改邪去马,正常化儒家化起来,那就另当别论。

   【习学】儒学有大用,儒学修养和德智水平成正比。中共大小官员,大多被马学洗坏了脑袋,昧于中华文化和历史,德残智缺,做坏事有余,成正事不行;小聪明有余,大智慧绝无。而习近平有一定的儒学修养,优势就凸显出来了,故在体制内一枝独秀,一展身手,无以伦比,让一些原来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傻眼了。

   【习学】一叶落知天下秋。忆文革看群情激奋,唱红者如过街老鼠,足见彻底去毛之条件已经成熟。少数毛左掀不起大浪。个别毛左如果怙恶不悛,顽抗到底,可以从快从重从严加以惩处。以习讲话(精华本)取代毛思想邓三科进而取代马主义,是中国进步的思想方向。

   【习学】戚本禹们认为习是毛的好学生和毛泽东第二,是盲心瞎眼,看碧成朱。姑不论德只论智,习近平也不会学毛。毛氏是倒孔反儒、文化逆淘时代的特殊产物,不可无一,不容有二,政治社会稍微正常化,毛氏便无立足容身之地。继续“穿毛鞋走毛路握毛枪”,死路一条。习有文化,自有明断。

   【有感】入圣门学圣经崇拜圣,最能成德,最高成圣;入神教学神经崇拜神,最难成德,最易成神经病,发言神叨叨,为人神经兮兮。

   【态度】骂贼赞圣,君子本分。对盗贼不反对不批判,对圣人不崇拜不赞美,非君子也。圣贼之间,尚有贤者、君子、士人、庸人、小人各色人等,对他们的评判都应如理如实,实事求是,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善者善之,恶者恶之。苟誉苟毁乡愿乡讪,非君子也。

   【三否】否定马学,否定毛氏,否定五四。这是我的基本态度。此三物关系密切,五四为马学的顺利进入和立足充当了思想清道夫,毛氏是马学的实践家,毛思集马学与法家之大成。对于人民和中国,此三物没有任何营养,没有任何正面意义和价值,必须予以彻底否定,坚决反对,严厉批判。

   【辟毛】或问,若是毛时代,你还敢反毛吗?答:毛时代,任何真话都是多余,毛氏和当时的人民都不配听真话,毛氏甚至不配听到斥骂。不仅信仰崇拜毛氏者蠢极,公开反对或劝谏毛氏者,也是眼盲心瞎的愚人或暴虎冯河的莽夫。当时真君子唯一的选择是三缄其口,冷眼旁观,明哲保身,为道珍重。

   【辟毛】“毛若是十恶不赦,那么中国那一代人岂不都是大傻?”没错,毛时代的中国人,愚蠢的即使不是全部,也是大多数。大多数中国人不仅毫无中国味,而且无人味,要么奇蠢,要么极恶,或者既蠢又恶。古人云,桀纣之民,比屋可诛。毛氏之民,更是不堪,大多数豺狼化魔鬼化矣。

   【辟毛】毛时代人民普遍愚恶,这是实话实说,实况如此。指出这一点,并非“要人民承担责任”。恰恰相反,主要责任在上,在毛氏和毛帮。民德民智之高低,与政治道德、政治制度之优劣成正比。这是外王学常识。孔子说,德风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尚书言,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说的都是这个道理。

   【辟毛】习近平说过,若全盘否定毛泽东 党就站得住了。有人以此反对去毛。习近平原话是:“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请注意,这是习近平前几年的话,这里的“当时”指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时。世易时移,现在彻底否定毛氏已经瓜熟蒂落,无弊有利。2016-5-7余东海

(2016/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