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如何安顿毛氏?儒门诸君意见不一。如果承认中共政统,如何安置毛氏确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彻底去毛化,于政统说不过去;但是,如果承认毛氏开国领袖地位,于道统又说不过去。儒马不两立,孔毛更不两立。邓氏初步去毛,远远不够,只有全盘否定彻底去毛,才能实现人与社会的正常化。

   

   怎么办?这里需要超越性思维。只有超越现行文化政治框架,另开新境,才能妥善解决这个问题。我的设想“极高明而道中庸”:在指导思想上弃马归儒,确立仁本主义的道统地位和宪位,由中共党首(习先生或其后任)转任首任中华总统,重开政统,实行宪政,实行大赦。

   

   各级官员只要表态尊重儒家,支持宪政,拥护总统,可以继续留任。

   

   中华宪政作为新礼制,兼取尧舜禅让制、汉宋君主制和西式民主制的优势和精华合而为一。东海《中华宪政纲要》就是为新礼制建设提供的一份纲领性文件。宪政中国对马家“盗统”毛氏政统都不承认,如何安置毛氏自然不成其为问题了。

   

   关于权力交接方式。从第二任总统开始,新总统的产生,先由文化政治群体共同荐举,次由老总统考察同意,通过一定期限的实习试用,最后付诸全民公决,通过后正式登基执政,民意通不过则另行推举。

   

   总统的产生要在制度层面贯彻“选贤与能”和“王道三重”之原则。文化群体荐举,初步保证其贤德及文化合法性,政治群体荐举,初步保证其执政能力;一定期限的实习试用,进一步考验其贤能;前任总统的考察同意,保证方针政策的一贯性;付诸民众表决,提供民意合法性。

   

   上述设想要付诸实践,有赖于习王团队反腐打黑的成功。当前反腐的难度不亚于一场革命。从中央到地方,几乎所有领导岗位和要害部门,都有成群结队的老虎盘踞着。不打掉相当一批大中小老虎,仅仅官财公开制就落实不了。根本制度的改革就更谈不上了。

   

   弃马去毛、归儒立宪更是文化政治双重革命,但只要反腐成功,难度反而不高。关于去马,朝鲜有先例。朝鲜本是尊奉马列主义的,后来又弃如敝屣,视为大敌,严禁马恩列斯著作,全国波澜不惊。

   

   去毛就更是顺天应人之举。死于毛氏毛政的人太多了,与毛氏有血海深仇的中国人和中共人太多了,不少红二代也有父母兄弟姐妹亲友直接间接死在毛氏手里。这种仇恨会因种种原因被冲淡或压抑,甚至压进潜意识,但不可能消除。若彻底去毛,将大快人心。少数毛左掀不起大浪。

   

   习先生或其后任,若能做好四件事,要彻去马毛另开政统,实行宪政重建中华,易如反掌;从党首上升为中华元首,万古圣王,易如拾芥。四事,一是接住道统,确立仁本主义的主体和主导地位;二是群起君子,建设一支德才兼备的文化政治团队;三是得乎民心,关心民生民权;四是抓住军队。

   

   大转型之时及之后,首任总统同时兼任中华新民国国军最高司令,为文化弃旧图新、政治拨乱反正、制度反本开新保驾护航。同时,为了保证政治过渡的和平和社会转型的平稳,首任总统由中共党首转任,不需要民选。2015-4-9

   余东海于南宁

(2016/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