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夏朝阳(小说)]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夏朝阳(小说)

               夏朝阳

   我第一次帮夏朝阳办理取保候审是在前年。

   那年,他从招商场出来,房子被银行封了,欠了大概五百万,老婆把他卡上仅有的八十万取走了,跟别人,跑了。也没跟他办离婚。丢给他十来岁的女儿。

   他只得搬回乡下的平房来住。平房久不住人,漏雨,我还帮他请过几工泥瓦匠。女儿也从报本小学回到了村小。

   生机无着,他就去碧溪市的佳和公寓做小工。我路过碧溪市,去工地上看他,他正从水泥仓库用元宝车把水泥运到搅拌台前。路上坑坑洼洼,他拖的很吃力。夏朝阳从没干过体力活,活了四十来岁才第一次干上,使他骨子里看上去有些孤傲,和别人不一样。我知道,孤傲不是好事情,这样会把自己和别人隔离开来。人为设置障碍的代价是干活比别人更吃苦。

   生意的失败,换来了他长久的沉默。晚上我在他那儿吃饭,往日我们小兄弟之间无话不谈的气氛再也没有了。一种颓废和沮丧老是围绕着他。临走时,我塞给他女儿二百元钱,孩子很乖巧,我很心疼她,想提议让孩子回城里跟我家一起生活,但不知道怎么说。

   佳和公寓的开发商叫林秉和,听说很有点来头。我办理过几个案子,和林秉和有交集。知道这个人不好惹。

   建筑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每月领三千元,还有三千元奖金到年一次性付给。而劳务合同上的工资待遇是三千元。夏朝阳在乡下,开销不了多少。乡下的蔬菜又便宜。就是没有了女人,买汰烧麻烦,他工地上早出晚归,对女儿照顾很难周到。大人苦,孩子也苦。

   大概后来半年后,来找过我,一定要把帮他修房子的钱还给我。本来,这是无所谓的。但是他这个人,我发现他生意失败以后,对他打击很大,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锐气。特别是回乡下做小工以后,我们之间似乎隔了一层。他一定要还我,我就收下了。

   每个人做人有每个人的原则。劝也劝不来。我还觉得夏朝阳性情变了,从小穿开裆裤的友情荡然无存。他身上多了自卑和怨气。还钱事情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看见。大家都忙,过年碰见,也只是匆匆点了个头,没交谈。本想去探望探望他女儿,也因应酬忽略了。心里原谅自己,以为总归有时间的,几时腾出空来,去看看小孩子,小孩子也怪可怜兮兮的。

   我知道,佳和公寓快扫尾了。主体大楼基本都完成了。还有些围墙、道路、绿化等收尾工程。我正在想,夏朝阳这儿工程完工了,不知有何打算。我记得,那时正是穿衬衫的时候,早上还要穿件夹克,我突然听见夏朝阳出事了。出什么事,也没能闹明白。

   为此,我专门放下手头的活,去了一次碧溪市。到碧溪市才知道,又是一起棺材事。大概资金链断裂,夏朝阳老板林秉和跑路了,有说逃新西兰的,有说逃澳洲的,很多买了房的人,眼看就可以缴房了,老板却跑了,群情激昂。夏朝阳因为还有一年半的钱没拿到,上街拉横幅,被抓进了看守所。

   罪名是“扰乱公共秩序”!

   这是我第一次把夏朝阳保出来。

   我开车,把夏朝阳送回了家。小孩子看到我们,脸色灰灰的。当时忙着大人的事,也没留心小孩子。临走时,我留下了二千元,我说给小孩子的。夏朝阳也没说什么。看得出,不断的挫折消磨掉了他的傲气。他买了点熟菜,我在他那儿吃了晚饭。

   面对困境,大家无话可说。饭桌上的气氛沉默居多。

   过了几个月,因为他被法院强封的房子的事,处理完了,我们又见了一面。他告诉我,在沿江林立化工厂上班。他似乎很满意,心情也缓和了不少。我替他高兴。我是晚饭后去的。那天没看见他女儿。我以为小孩子在做作业还是别处去了,也没在意。

   他告诉我,在厂里加料。活不像在佳和做小工时那么累了。中午还能休息到自然醒。工资收入也还可以。唯一的缺点就是林立化工厂属于苏州企业,而苏州的社保和碧溪市不通,以前碧溪市的社保只能断掉,办苏州的社保卡重头来过。

   我只能安慰他。

   那晚,我们聊了有两个小时,我还和他商讨了和他老婆离婚的事。夏朝阳身上,有天生懦弱的东西,我不喜欢他这点。他当断不断,有点犹犹豫豫。我说几年了,也该了结了。现在也联系不到他老婆,更不要说看女儿了。直到我离开,一直没见到他女儿的身影。我想问一下孩子的情况,后来离开时接了个电话,走的匆忙,忘记了。

   我和夏朝阳时断时续的保持着联系。

   过了几个月,又到年底快了,我因为办案处理事情,正巧路过林立化工厂,事情完成的顺利,我就拐过去,想看看他。没想到门卫很严,不让我进去。我给了门卫一包中华,他才帮我把夏朝阳叫了出来。我们一起在碧溪市街上吃了个中饭。

   他说,过了这个年,还有半学期,女儿就要上初中了。到碧溪市上中学,路远,没有校车,他得天天一早送她,他正担心着呢。我说没办法,只能辛苦点了。或者看看,能不能在学校周边租个房子,你现在在家里什么也没弄,还是水泥地平,租房子住,反而能改善一下居住条件,也有助于孩子安心学习。

   我问他女儿学习成绩怎么样。他说不理想。我安慰他,女孩子心思重,不要过分责备,慢慢来。

   饭后,我把他送回厂门口,发现他一只脚有点一瘸一拐的。我问他怎么了。我以为是他干活时崴了脚。他说不是,是怎么突然间起的。开始觉得走路不对劲,也不知是左脚还是右脚出了毛病。后来有半年,才觉得是右脚不好。

   我问他有没有去看医生,他说没有,等医保卡弄好了,就去。我说你用医保卡的话,得到苏州去看,路远不说,还麻烦。他说没办法,自费的话,又要一笔开销。女儿要读书,什么都要用钱。

   我没再说什么。

   可惜,我再看到夏朝阳又是在看守所里。

   这次是苏州市看守所。

   事情大概是夏朝阳因为用的是苏州的社保卡,去看脚瘸的病。预约好了做磁共振。那天,也合该出事,本来碧溪市到苏一院,也没多少里程,高速一直都很畅通,但那天偏偏堵车,等夏朝阳赶到苏一院,过了预约时间,机器已经关掉了,医生要下班,没人理他。更没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办,夏朝阳跑来跑去,筋疲力尽,始终没有说法,一怒之下,把磁共振服务台的玻璃砸了,被防暴队抓进了看守所。

   夏朝阳的脾气越来越坏。

   后来,我帮他联系了苏一院,磁共振做下来,是脑萎缩,需要手术。

   这下,麻烦大了。

   我想帮他凑钱。

   我知道,他以前生意上还欠着钱,现在的苏州医保卡一年也不到,没多少钱,老的碧溪市的医保卡又被冻结住,用不了,我凑了一部分现金,给他送去,可他反而不急了。

   他这样,不是积极的态度。我劝他,你还有女儿需要抚养。

   他沉默不语。

   不知谁,帮他出了主意,叫他去碧溪市政府闹。他举着“我要医保”的牌子,在市政府门口呆了两天,没人理睬他。他很气馁,无计可施,又不愿意坐等死亡。不知那个人是害他还是捣他浆糊,教他你这样不行。后来,我听说夏朝阳换了个牌子,“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牌子一换,夏朝阳半天不到,有人理睬了,不过不是市政府什么人,也不是卫生局什么人,是国保大队。夏朝阳被国保大队的防暴警察又一次丢进了看守所。

   以前办案,我跟国保大队的孙治国大队长和费家耀政委有一面之缘。我去国保大队说明了情况后,他们也表示同情,同意放人。孙治国队长还亲自开车,带我到看守所把人提出来。夏朝阳几天没刮胡子,像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对我、和孙大队长的好意,似乎无动于衷。

   我有些生气,孙大队长见多识广,哈哈一笑,不以为意。我佩服他们这些能自己找台阶下的人。阅历丰富,思虑纯熟,与夏朝阳的心浮气躁,形成鲜明的对照。

   送夏朝阳回家,他沉默寡言,放学的女儿也冷冰冰的,屋子里的气氛让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在为难,我想想,还是到街上,找个小饭店,吃了饭再说。

   我决定,在我能承受的范围内,还是帮夏朝阳解决手术的问题。我专门跑了几次苏一院,联系了相关医生,医生说,鉴于夏朝阳目前的状况,还不能立即手术,还需要吃药观察半年。

   疾病真是个麻烦的东西。夏朝阳只能每隔两个礼拜就去配药一次,隔一个月就去检查一次。夏朝阳每次去,都得五点起来赶公交,幸亏女儿很乖,能自己弄早点,自己洗衣烧饭,不需要他太操心。

   今年,过了年的3月20日,夏朝阳照例,去苏一院检查,今天的检查一切很顺利,到苏州北站,夏朝阳买好了苏州回碧溪市的车票,刚要上车,他收到了工行95588发到手机上的短信,提示说,他用了十年的工行卡,可以用积分兑换现金。

   工行卡以前在佳和公寓的时候,是他的工资卡,后来,为了方便女儿在淘宝上买东西,就给了女儿,卡上存一些钱,方便女儿。孩子慢慢大了,总要买一些私人的物品,夏朝阳也不去过问。

   夏朝阳坐在汽车上,等待发车。一边打开手机,根据提示一步一步操作,他并没有疑心,因为之前,95588经常会发来短信。操作完成后,到最后页面,却提示“你的卡上余额不足,无法兑换积分,需要1988元,才能继续兑换”,夏朝阳看了看,笑了笑,调整了一下座椅,一觉睡到碧溪市。

   我估计,是夏朝阳回到家里,想想不对,查了工行APP,发觉被骗了500元,才上吊死的。听到噩耗,是晚上的八点钟,我正在备案,他女儿给我打的电话。等我赶到他家,尸体还没放下来,有派出所的人在场。夏朝阳也没什么亲人,是我和派出所的一起把夏朝阳的尸体放下来,找了块门板,先搁在那儿。

   他女儿倒也不怕。看我们进进出出,她一点声音也没有,也不哭。不但看不出悲哀,神色出奇的平静。她问也不问我们,独自烧点儿吃了,独自继续做她的作业。

   父亲的死,在她,一点波澜也没有。这个世界,与她无关。

   夏朝阳的丧事处理的非常简单。第二天,租了个冰棺,火葬场的车,把他拖到归一苑烧掉了。孩子还要上学,也没人披麻戴孝,我出了点钱,把他的骨灰寄放在徐北公墓。

   夏朝阳死后的第二天,我担心孩子一个人在家害怕,等在她学校,想接她住我家去,可是孩子坚决不愿意,在学校门口争执了很久,我甚至请她老师出来做工作,无奈,孩子就是不愿意,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去超市里,给孩子买了很多吃的,让她拎回家。

   回到家,我跟老婆商量了这个事,认为还是应该把她接过来。等到第四天,我却收到了不好的消息,孩子老师打来电话,说夏淑懿没来上学。我听得出,没来上学的潜台词是不见了。我匆匆赶到她家,破旧的大铁门上,锁也没有,什么门都没有关,敞通无阻。推开小孩子的房门,一个蜘蛛从门口挂下来,孩子衣服整齐的叠放在床上。

   我到了学校,看到了她班主任老师。老师说,同学圈里都打听过了,一点讯息也没有。后来,在这个夏季,微信朋友圈一直在盛传这个寻人启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