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纯正马克思主义巅峰之作于“文革”中论“文革”]
陈泱潮文集
·⑼,今日要不要强调从政者必须信守政治道德?还是继续孙中山的枭雄黑道?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5.天翻地覆巨大变化后,刻舟求剑非常荒唐
·坚持刻舟求剑膜拜孙中山,是误国犯罪行为!
·略谈当前要不要重新认识孙中山分歧的性质
·北洋人物段祺瑞风采(1图)
·6.切莫忘了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救世救心并举的两大任务】
·7.必须从【神话孙中山的党文化枷锁】里彻底解脱出来
·8.必须确认孙中山“二次革命”以来的所谓“革命”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
·9.必须正确吸取和发扬辛亥革命和台湾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成功经验
·10. 满怀必胜信心,争取中国民主革命的全面胜利
●辛亥百年来中国人政治道德沦丧的源头
·历史不能只由胜利者书写!
·ZT孙中山的暗杀名单
·ZT蒋介石日记自述中华民国成立后暗杀同志陶成章事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的起因、结果、影响与性质
·应当正视清朝大大扩大了中国版图等事实
·ZT千年一帝 康熙盛世的历史思考(图)
●史学界反思辛亥革命,还原历史真相
·孙中山枭雄黑道乱华不值得称道!
·关于中山陵的一段轶事及《中山陵:中国国民党葬于此》
·袁伟时: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ZT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
·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袁伟时: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
·萧功秦:革命的乌合之众摘了清王朝的烂桃子
·张鸣:摒弃历史符号,探究辛亥真相
·纽约知识界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纪要
·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ZT孙中山:一国国贼,两党党父
·ZT孙中山的罪行,是抹杀不了的!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ZT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清王朝骤然垮台的两大重要原因
·ZT马勇: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
·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辛亥革命百年纪──“中山陵体制”是现代中国的万恶之源
·ZT以党国体制摧毁民国宪政的罪魁禍首是孙中山
·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
首次深刻揭示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真正目的及其瞞天過海之計
·论毛泽东真相(4图/全文)
·文革48周年再论毛泽东真相及中国政体制度之最佳归宿(组图)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全文)
●參透毛澤東
·参透毛泽东·目录
·1.亟待弄清華國鋒現象後面的歷史真相和歷史啓迪
·2.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性质是宫廷政变、抢班篡党夺权
·3.在毛泽东的算计中,华国锋的地位和作用
·4.毛澤东权力意志党主席家天下传位的铁证(2图)
·5.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的核心目的(2图)
·6.人算不如天算,华国锋成功欺骗了毛泽东
·7.華國鋒宮廷政變主觀上造成的惡果
·8.華國鋒宮廷政變客觀上產生的積極效果
·公权力异化极其严重!坚持專制獨裁只有死路一条!
·9. 从毛泽东苦心孤詣传位家天下梦幻的破灭看天意难违
·10.从毛泽东—华国锋的家天下帝王梦看中国的最佳政体制度
·11.华国锋宮廷政变对今日当权者极其重要的历史启迪
·12.結论(请详阅《大变革与新文明•聖君論》第十章面臨新甲午海戰……
·毛泽东文革有值得肯定的东西
●“文革”:共产中国民主革命序幕
·简论“文革”的历史定性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郭国汀13评陈泱潮文章
·武振荣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重新认识和评价“文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
·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一、对“文革”的四种定性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二、毛泽东“文化大革命”掩饰下的【夺权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三、邓小平【浩劫文革】的实质是“官僚保特权不准百姓造反的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四、刘国凯等【人民文革】的准确说法应当是“百姓趁机维权抗争的有限造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五、陈泱潮对“文革”的历史定性:【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专著:幸存者定论华国锋
·幸存者的见证
·华国锋的飙升
·毛泽东临死前的“正邦”之举
·华国锋抓捕江青等从毛泽东角度看来是十足的【篡党夺权】【宫廷政变】(1图)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姚文元回忆:毛泽东想让江青当主席(1图)
·张玉凤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1图)
·诸多应验谶语,华国锋【篡党夺权】【宫廷政变】的关键之点
·毛泽东【既定方针】的实质和要害:要华国锋“有问题,找江青”
·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的立场、动机、手段和实质
·毛泽东在交班问题上的枭雄黑道如意算盘
·叶剑英“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大有奥妙
·华国锋【为了个人名利不择手段】【违背程序抢班夺权】的恶劣影响和流毒
·华国锋到底是忠厚老实人,还是中国历史上极其典型的大奸似忠者(1图)
·华国锋以双重标准肢解毛泽东:否定反对特权的【继续革命】,厉行“抓纲治国”镇压所谓“反革命”的暴虐路线
·华国锋时代被错杀的优秀青年——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们
·华国锋时代:一封信和一个人(武文俊)之死
·华国锋注定只能是过渡性人物的根本原因
·本文作者当时拍案而起首次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新疆起义
·邓小平给华国锋写“效忠信”,再度复出
·邓小平通过【打民主牌】、【反对权力过份集中】和【审判“四人帮”】,最终从华国锋手里全面夺取了最高统治权
·陈泱潮是华国锋“抓纲治国”疯狂镇压“反革命思想犯”屠刀下的幸存者
·恶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就推动历史转折的作用而言,华国锋远远高于邓小平
·邓小平遗臭万年的三大罪案
·抗拒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中国严重两极分化的祸根
·假如华国锋没有发动【反革命宫廷政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纯正马克思主义巅峰之作于“文革”中论“文革”

《特权论》作者翼图导正毛泽东“文革”方向的努力


习近平若真正忠实于马克思主义,就必须认真研读此文


   《“文革”50周年警世钟》(《【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揭秘“文革”点睛之笔》/待发)姊妹篇

“文革”中上毛泽东书《特权论》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1972腹稿-1974初稿-1976年初定稿

   
    ~~~~~~~~~~~~~~~~~~~~~~~~~~~~~~~~

目录


    一、社会主义革命的两个阶段
    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由来
    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局限
    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结论
    五、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准备工作的完成
   
   附:
   
    《特权论》第二章 反修防修
   
    ~~~~~~~~~~~~~~~~~~~~~~~~~~~~~~~~

一、社会主义革命的两个阶段

   
    综上所述,“这是两种不相等的力量的交互作用:一方面是经济运动,另一方面是追求尽可能多的独立性,并且一经产生也就有了自己运动的新的政治权力。总的说来,经济运动会替自己开辟道路,但是它也必定要经受它自己所造成,并且有相对独立性的政治运动的反作用,即国家权力以及和它同时产生的反对派运动的反作用。”(《马恩选集》第四卷482页)这种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作用和反作用,构成了生产方式的内在基本矛盾,决定了社会主义革命必然要经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经济基础变更的阶段,即对生产资料进行公有制改造的阶段。第二个阶段是上层建筑变革的阶段,即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阶段。从时间上说,第一阶段在中国大约从1953年--1963年,相当于互助合作化,公私合营运动到人民公社化及为巩固人民公社而斗争的这段时间;第二个阶段在中国则是以对苏大论战为起点,从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展开来的。

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由来

   
    反修防修实质上就是要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就是要坚持在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胜利的基础上继续革命,无产阶级只有从对私有制的部分胜利中解放出来,才能从私有制的全部锁链下得到解放。在对生产资料私有制公有制改造后,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也必须加以改革。
   
    “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马恩选集》第二卷194页)从这个意义上说,1966年爆发的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决不是个别人的心血来潮的产物,而是中国在1956年对生产资料实行了公有制改造之后的必然发展,是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已经或慢或快地发生了变革的开端,而不是结束。

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局限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的历史功绩,我们在上面《中国处在反修防修的最前哨》等节文章里,已经作了充分的肯定。但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作为整个上层建筑发生变革的开端,在具有“开端”的伟大意义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具有“开端”的局限。
   
    这种局限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其一是指导思想对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形成的新的生产方式内在基本矛盾认识不清。虽然根据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已经认识到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仍是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但没有就特殊性具体指明是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和什么样的上层建筑,什么样的生产力和什么样的生产关系的矛盾。而这在当时是不能苟求的。其二是只在既成形式的框子内寻求改变,而未突破该框框进行变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没有针对权力为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这个上层建筑最根本最致命的弊病。或者说,只是针对了这个弊病的表像而没有针对这个弊病的病根,只针对走资派,而没有针对产生走资派的根本的真正的原因。一如从前, “以往的批判与其说是针对着事态发展本身,不如说是针对着所产生的恶果。”(《马恩选集》第三卷66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展开的“文艺革命”、“卫生革命”、 “教育革命”、“国家机关的改革”、“上海一月风暴”以及“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等等,统统是在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的支配下进行的。
   
    这种局限,决定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尽管显示了无产阶级的民主要求、尽管显示了社会主义上层建筑的影子(例如从舞台上驱逐帝王将相、工人阶级登上上层建筑等等),但毕竟远未能够完成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的任务。
   
    这种局限,决定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是反映了上层建筑发生变革的意向和要求,而根本满足不了这些要求;更为重要的是,不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反而使这些“革命”、“改革”、“限制”等等,弊病横生,造成了旧东西在新形式中复活的方便条件。例如“教育革命”,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把持下,就以推荐和选拔 “工农兵上大学”而言,从打破剥削阶级一统天下的正确的革命的愿望出发,结果却沦落成为新的剥削阶级——官僚主义者阶级营私舞弊塞私人凭关系走后门的境地。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把持下,推荐和选拔的新形式,充满了官僚主义者阶级玩弄特权术“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的旧货色!又例如“卫生革命”,向改变城市大老爷卫生部的革命目标前进的步伐,结果却在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的领导下,踏入了城乡大小老爷合伙营私舞弊服务部的泥沼。在官僚主义者阶级的控制下,从“赤脚医生”的人选,到治病发药,不少合作医疗不仅实为“官医”,而且变成了合法走私的“医院商店”,账目不公开,药品囤积居奇,据为己有,投机倒把,甚于奸商。如此等等。
   
    在总问题没有解决,总根子未曾触动的情况下,一切改革都是虚话,陈旧的东西不但会力图在新形式中复活,而且简直是在新形式的躯壳里找到了最适宜生存的条件。

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结论

   
    毕竟由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本质是革命的,是千百万人民群众曾经积极参与和投身的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是经历了一系列反复、曲折和惊心动魄的斗争且深入持续达十年之久;因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暴露了现存生产方式内在的基本矛盾,展现了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广阔的前途,粉碎了对党神话,撕开了假社会主义的面纱,激化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证明了马克思的论断:“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关系财产关系(这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了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了生产力的桎梏。”(《马恩选集》第二卷194页)少数人对权力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把所有制管理的专制形式膨胀为极端专制的新的特权压榨手段,强加于公有制社会生产,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以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尖锐矛盾已经重申:“要不是每一个人都得到解放,社会本身也不能得到解放。因此,旧的生产方式必须彻底变革,特别是旧的分工必须消灭。”(《马恩选集》第三卷333页)
   
    公有制社会的当务之急,是应尽快改变在起关键性作用的权力分工方面的严重弊病,权力分工必须由绝大多数人即由整个劳动人民来左右。为着谋取整个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必须首先争取使每个社会劳动力都得到解放。“生产者的政治统治不能与他们的社会奴隶地位的永久不变状态同时共存。”(马克思《法兰西内战》,见《论巴黎公社》第56-57页)尤其重要的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毫不含糊地揭示了,应当打碎从前的官僚军事机器,“旧政府权力的合理职能应该从妄图凌驾于社会之上的权力那里夺取过来,交给社会的负责的公仆。”(《论巴黎公社》55页)“再不应该像以前那样把官僚军事机器从一些人的手里转到另一些人的手里。”(《马恩选集》第四卷392页)再不应该像以前那样,把官僚军事机器从走资派的手里转到跑资派的手里了!再不能把权力让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下去了!这种垄断,已经形成了更无人道的新的阶级分化,已经形成了更贪婪、更狡诈、更毒辣的新的剥削阶级,已经形成了更黑暗、更残酷、更罪大恶极新的剥削制度!“不消灭一切奴役制,任何一种奴役制都不可能消灭。”(《马恩选集》第一卷15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结论是:
   
    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已经变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第二阶段生产力的桎梏。要改变这种生产关系,建立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必须打碎旧的官僚军事国家机器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体制,必须彻底粉碎神话党,把奴隶总管党变成奴隶工具党,必须“提供合理的环境,使阶级斗争能够以最合理、最人道的方式经历它的几个不同阶段。”(《论巴黎公社》136页);必须还我人权,刻不容缓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五、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准备工作的完成


1、一般准备

   
    “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马恩选集》第二卷[页175]195页)
   
    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所确立的公有制社会生产,已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奠定了经济基础。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社会生产,已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作好了组织准备。
   
      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所造成的恶果和激化的矛盾,已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准备了革命的对象和动力。
   
     生产的发展,科学技术教育的普及,已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准备了一定的必要的文化水平。
   
     《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一百多年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十月革命以来近六十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尤其是苏联变修的惨[页176]痛的教训和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宝贵经验,大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的宝库,为正确认识社会主义革命的规律,为发展反修防修的理论,提供了充分的事实和有力的依据。

2、主动因素

   
      尤其重要的是,所有这一切极大地提高了无产阶级的马克思主义水平。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确立,使无产阶级从生产资料的奴役下解放了出来,这次解放使他们充满了实现社会主义的希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开展,则是使无产阶级从思想的牢笼里又获得了解放,这次解放使他们坚定了必须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信念,使他们对新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具有了皮和肉的感受。麻木中的痛苦无知觉不痛苦,感觉到的痛苦更痛苦。过去的痛苦只留下了疤痕,现实的痛苦[页177]却刺激着每一根神经。无产阶级从丧失一切、固定化没有一切中,认识到了他们更彻底地被剥夺,因而准备更彻底的剥夺剥夺者。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胸膛里充满了仇和恨的怒火!无产阶级已经看清必须进行第二次更猛烈的血与火的清算的对象,已经不是从前的剥削,而是如今的剥削!无产阶级已经不是从感性、不是从宣传中得到启发,而是从自身的政治实践经验的感受中,更为牢固地掌握了真理:“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任务都是要不间断地进行革命”,“对我们说来,问题不在于改变私有制,而在于消灭私有制,不在于掩盖阶级矛盾,而在于消灭阶级,不在于改良现存社会,而在于建立新社会。”(《马恩选集》第一卷385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