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 襠內那個病]
半空堂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娘的绝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張大千和孟小冬
·李志绥和熊丸
·寫王若望先生的一件小事
·一封張大千的長信和墨荷
·開苞今昔談
·不能忘記齊如山先生
·蟬園公父子小記
·戊 戌 返 國 記 略
·海的兒子謝黃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襠內那個病

   
    ——王亞法
   
    老啦,快近七十歲啦,按正常的衰老期計算,男人到了這個年齡,一般都會免疫力下降,正氣不剋邪氣,體內毒素膨脹,老年病慢慢襲來,而首當其衝的,是襠內那個傢伙,十之八九會得前列腺病。
    可不,前一陣從廁所裡出來,發覺左側大腿熱乎乎的,伸手一模,不由驚訝,襠內出問題了,剛才那個傢伙趁我管束不嚴之際,犯了左傾機會主義錯誤,改變正確路線,把一腔熱液澆到左腿上。旋即我去看了醫生,吃了一些藥,照他的囑附,作了一些俯臥撐運動,俯臥撐運動過後似乎有些起色。但不久老毛病又犯了,昨天從廁所出來,發覺右側大腿又熱乎乎的,我知道襠內這個傢伙又犯事了,這次犯的是右傾機會主義錯誤。我又去找醫生,醫生問我做俯臥撐運動了沒有?我說沒有。醫生生氣說,俯臥撐運動是襠的传统,不能停止的,老一輩就是靠俯臥撐運動做保健的,不搞俯臥撐運動它左右搖擺,顽疾难治——


    唉,咋辦,到了這個年紀,人體中的元氣,已經是強弩之末,搞俯臥撐運動還能有救嗎?襠內那個傢伙左右搖擺我管得住嗎?
    醫生的話不錯,迴想年青時喜歡做俯臥撐運動,中氣足,所以襠內那傢伙每次噴射,都能超過頭頂,說尿誰,就尿誰,而且不偏不倚,路線永遠正確,猶如打靶,百發百中。有時候我還把它當畫筆,在墻上描下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山水畫,我還在鄰居新砌的牆角上噴了一幅丈二橫批的匡庐山水圖,還畫了仙人洞,可惜不久就乾涸了,否則准可送到拍賣行去變幾個錢。
    快七十歲了,襠內那個傢伙的锐气也蔫了,脾气該硬时不硬,该软时不软,进退失据,叫人难以捉摸,我嘗試吃過不少藥,看過不少醫生,都沒法治。近三年來,我又找了一位新醫生,起先我對他抱有希望,誰知這個醫生庸而無能,這病給他越治越糟,治成小便失禁了。
    總結我這些年的求醫經驗,叫做病篤亂投醫,醫急亂治病。
    後來我聽說,原來跟我治病的醫生是位插隊落戶的赤腳醫生,沒啥本事,是靠權威提名當上醫生的。
    唉——庸醫殺人不用刀,病被治成這個樣子,有啥法子呢!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六日
   
   
   
   
   
(2016/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