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期末致槟郎]
槟郎文集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期末致槟郎

   期末致槟郎
     14汉语国际教育 郭旭华
   
     讲真,第一节课除了听你介绍时慷慨激昂的语调,也时不时抬头配合下哄堂大笑,全程就只是做自己的事情。下课铃一响,我早已整好物品第一个走出后门。你拎着包,扶了下眼镜,从我面前闪过,仅转头的时间,只剩你两裤管甩出一阵风消失在楼梯口。后来我知道这种神速举动同你的性格简直名副其实。
     你耿直率真,讲话不拖沓,对就是对,错也敢批评。沉思时的那双眼睛静若含珠,讲到忘情之处也是动若木发,只因你满腔随时高涨的热血吧,形容有光,言语行动一派自然。我好奇你这位自称“不入流的诗人”所记录的那些“拙笨的文字”,闲暇时的乐趣之首便是在网页浏览你的诗作。诗集数量之多到我难以想象,文字朴实真切,都有独特的味道,只要提及任何,在脑海中全是画。


     听你课之久,都知道你喜欢先带大家欣赏自己的诗作,再谈到其他教学内容,即所谓的“抛砖引玉”。然而你抛出的“砖”,着实有分量。
     旅游文学选课讲的大都是南京的景色,有的诗作中还交代了行程路线,让大家有迹可循。其间穿插介绍的一些历史事迹,也无形将知识授于了大家,还会用散文的语言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勾勒成一幅画。段继业教授《遇到槟郎哥》中说你的手机是老古董,不能联网,所以你搜集了大量卫星地图,和友人在烈日下徒步寻找要去的地点。看《拜谒祖堂山》,同一个祖堂山会去很多次,为了让学生切身体验在祠堂吃斋饭,真正的把大家当作朋友。对植物的好奇使得你观察了很多花花草草,写清荷,写腊梅,写小菊。《重游中山植物园》里,能够在结婚纪念日当天带着心爱的人去拍过婚纱照的植物园,还与古树留念,共同见证过去的岁月,真是再浪漫不过。你说过打算开一门“花卉文学”课,向大家介绍神奇的植物与文学的关系,让所有人都能体会这种上天的馈赠。你爱寻古,怕是跟着历史的遗迹才能体会到时间的流逝和世态变迁。
     你感叹《游玩朝天宫》时“重建的文庙仍只有空壳/大成殿高票价办佛教文物展/与孔子没有半点相关/崇圣殿不见圣人门徒和先贤/常在办明代服饰展览”。很多风景逐渐变得商业化,恐用不了多久,就再也无人能同你一样真正观景。有时也会讲到自己的家乡安徽巢湖,《故乡的姥山岛》,“八百里巢湖中的姥山绿岛/我思念的巢湖如一只眼睛/姥山岛便是挂着相思泪的瞳仁”。有巢州的传说,焦姥的救人舍己。还有《咏巢湖岠嶂山》,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座山岠嶂山,伴你长大,也相守你归乡的残年。从你兴致勃勃地神态中,仿佛看到了那只对你送出迎归的家狗,还有《快要开学了》中,“青山上放牛荆棘里寻山楂/农闲时捉蝉粘泥鳅戏水洼”。用诗的语言将童年记录,即便老来回味,也定是乐在其中吧。
     要体会你更多的情感流露,新诗赏析课是佳选。你《我的公主小妹》里讲过一位在神学院唱诗班的同乡女子,称作公主小妹,满是痛惜之情,她杀人后投水被多少人嗤鼻,而你同她只打过两次照面,前后清纯女学生与放浪风尘女,罢了,作“小鱼跳进浪花/将一本圣经抛江做薄奠”,你说她的灵魂如此洁净,只有你深知其悲悯受辱,才希望她会在主耶稣基督怀里得到安慰。有幸诵读《秦淮河边的女郎》,诗中你写同女郎吃鸭血粉丝汤,浓情蜜意尽拥长发,渡口桃叶也不能与她比方,是你忠诚的至高无上的女皇。又想到《家有蚕宝宝》中朴实幸福的一家,妻子每年春天变身养蚕女神,你也在闲暇之余放下书伴她去大学城旁的方山采桑叶。有一篇《让我们一起变老》,“让我们一起变老/我们的爱情更加丰厚甘醇/虽然我仍没有摆脱清寒/儿子却是我们无价的财富/如果我们的故事是本书/它的页码在不断丰富/我们将序言由儿子来撰写”真的是无论在哪里,心心念念都是家人,该有多少人羡慕如此温柔乡。只要写到妻儿,绝对就是女神和太阳!而从韩国回到南京机场一瞬间的心内之音“祖国我再也不愿与你离分”,道尽了对这片土地的养育之恩。
     你不在意抨击现实,写过中国男人,中国工人,东莞技师,社会大大小小,大概因为你不断洞察生活百态。几乎所有国家大事都被你写进诗中,不论抗洪,泥石流抑或震灾,这也是很多人都不曾关心过的。讲过很多宗教话题,打算开“宗教文学”选修课,也曾坦言:“希望在座有极端宗教主义者,请你退选我的课。”这是一个《只因你是卡菲尔》的故事,“我岂不知我族使用汉语/大多数也有炎黄高贵的血统/但却圣化经典,神话伟人/以西亚宗教的偏狭将主族拒斥”。你在讲台上义正言辞的表达自己的看法,殊不知这番话对我的影响。我从小生活在一个伊斯兰教徒聚集之地,对他们而言我就是卡菲尔,至今还在被这种感情纠纷所困扰,也做过傻事。讲台下的我就这样突然明白了这种思想劣根问题,大概就是一个人再怎样无可奈何也不能改变的东西,也不用把自己困在死胡同里,看开了就顺其自然。
     于此,我斗胆用“渡”这个字眼来形容你。渡人先渡己。渡己便要内心强大,而你,可以用诗的语言圆满解释你遇到的和想过的绝大部分事情,循着时间的轨迹,能看见纷繁现实后清晰的脉络,并顺着脉络推演未料之事。你敢于承担,敢于承认,没有什么可震惊你,没有什么可压垮你,也没有什么能难倒你,能够和那些坏的东西和平相处却不同流合污。无论是自己犯过错的过往,不得已做的违心事,这世上存在的黑暗与罪恶,他人所带来的“地狱”,所厌恶所鄙夷甚至所痛恨的东西。你愿意同我们分享,不忌讳讲给我们听,接受它们的存在以及不可改变,敢直视它,敢靠近它,但永远不会融入它。坚持为美好的东西而努力,不会为失败或得不到而焦灼。笃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能够得到什么,应当如何、怎样为所求而努力。得之心生欢喜不得不生怨怼。能够清醒地随着自己的内心,却不会被欲望所驱使。喜怒哀乐都尝遍,仍然爱着这个世界值得去爱的一切。
     印象最深的是你在《怀念诗人海子》中对同乡诗人海子的悼念:“你我宿命地选择了写诗/注定要担当寂寞和忧伤”。你跟我们讲过你同海子在不同年龄的同一天经历了生死关,而他解脱了,你却孤独的留在这里。我一直认为细品诗歌就是在认识一个人并了解他的性格,但这世间根本不存在能够完全互相了解的个体,所以我不懂这些诗歌要给谁看,给自己么?能够记下美丽景色照片是大部分人力所能及的了,其他强求不来。文字和感悟的背景太孤独,需要一颗敏感和被蹂躏的心。
     我不禁臆想了每个你有感而发的瞬间:那是一种叫做情愫的介质,它席卷了某些独特气息以及久已不闻的语调,随着第一束晨光啊,焦急着向你奔去。缠绕过翘首的房檐,流淌过欢畅的溪水,最终在夜里抵达,奋力挤进你周围的每个罅隙,当你感觉到它的惊艳盛大之余,便将越发深邃的影子肆意游走进你的每一根神经末梢,随后也沉淀出这些年的诗作。会有人对你的诗歌不屑一顾,会有人觉得你异想天开。你说诗坛的大门在你身后紧闭,但你仍然有着不羁的任性,如同做得到“大欲则刚”。
     既然无法放弃野心和梦想,不如树立最大的野心和梦想。“一身布衣洗涤滚滚红尘/归海之流汇入滔滔的扬子江”(《躺在方山上》)。你写自己的骨灰能够滋润两岸的花草,千年古树不断地抽新滋长,即使你像那片飘摇的黄叶,仍大雨淋湿,仍鸟儿撕咬,也终能够弃于世俗,能够有一份希望被两千年后一个失踪少女所解读的情怀(《诗人槟郎之墓》)。你能保持着一颗作诗的初心,让更多的人从中感知到生活,感知到灵魂。
     2016-5-11
(2016/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