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槟郎文集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13小教文 米栋
   
     他是一个流浪诗人,是一艘漂泊的小船,诗歌与文学是他暂时停靠的小岸,整装待发,继续向前。
     ——题记


     在上“新诗赏析”这门课之前,我就接触了李槟老师,他教我们“儿童文学”这门课程。第一次看到槟郎老师,其实我挺失望的,因为在我心目中,文学老师不仅仅只是戴着眼镜、夹着课本来上课,更多的是有“文学气场”,让人一眼望过去就可以看出是教文学的,但是槟郎老师不太符合这一点。然而,由于“儿童文学”这堂课的深入进行,我发现我渐渐地喜欢上了这堂课,也认同了这个一点都没有“文学气场”的文学老师。槟郎老师上课也有自己的特点,课前提问让人精神振奋,紧张万分。同学们纷纷摩拳擦掌。虽然回答不出也只是短暂的罚站,每当喊了许多学生都回答不出,他气愤地大叫:“站着”的时候,我却又觉好气又好笑。原来大学老师还会请人罚站呢!但这便他的敬业之处,这也是他的可爱表现所在,那表情和神态和滑稽的动作,实在惹我们想笑。所以,基于他上课认真负责的这一点,我又一次选修了槟郎老师的“新诗赏析”这门课程。
     说是“新诗赏析”,每次初上课的时候抛砖引玉地讲点自己的诗歌,再讲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诗歌名篇。但是我们一点儿都不乏味,每个人都听得非常认真。我记得槟郎老师有说过这样一句话:别人在写散文、写小说的时候,我在写诗歌;别人在评职称、评教授的时候,我在写诗歌;当我发现别人在搞文学研究、科研立项搞的硕果累累的时候,我还在写我的诗歌。可见他对诗歌是多么的着迷,对名利是多么不看重。他在课堂上经常与学生们互动,请学生到讲台上大声朗诵他的诗歌,同学生们一同交流诗歌中的精妙之处;课后他经常邀请志同道合的同学到办公室或者校园里走走,和他们赏识花草,谈笑古今。
     槟郎老师很平易近人,他从来不注重外表,外表对他来说就是一副皮囊,毫无用处,所以你永远看到的都是一个穿着很朴素,个子也不怎么高的一个老师。但是他的才气确实让他的形象在我心中瞬间高大起来。他的很多诗歌都是有关于景点的,大多是他旅游时所做,通过他诗歌对景点的描写,我能感觉到他在游玩每个景点时的心情澎湃,体会到他的浪漫情怀和豪情壮志。
     我本不是南京人,对这个城市并不熟悉,但是读了他写南京的众多诗歌,我对南京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笔下的南京是他眼中最美的地方,是他与他美丽的妻子相识的地方,是见证他的爱情一步步成长的地方。如同他的诗歌《那年元宵节夜》就尽显了他与女朋友恋爱时的怦然心动,尽显了他的浪漫情怀。“熙熙攘攘的观光人群,最美的是我身边的贴心人”。足足彰显了槟郎老师对女朋友浓浓的爱意。此时此刻,在槟郎老师的眼中是赛西施的美人,他的眼再也看不见其他人,满眼都是对方,满心都是对方,女朋友在他眼中是最美的风景。我在想,在那时做老师的那个女朋友,一定会非常幸福。现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老师也结婚了,与师母也有了爱情的结晶,他变成了爸爸,他变得更加幸福了。
     可能上过槟郎老师的课的同学,都知道槟郎老师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经历。他是一个深藏的流浪诗人,他从安徽巢湖的一个小村庄走出,青年时考取当地的普通师专学习文学,毕业后当过中小学语文教师,也曾做过狱警。讲述这些往事的时候,老师始终低着头,也许是漂泊无依的生活磨练了他的意志。在漂泊的日子里,他创作了许多关于“思乡”的诗歌,他对故乡的爱已经深入到他的骨髓,正如一首诗描述的那样:“一生与许多山结缘,而故乡的巢湖岠嶂山,无疑是我亲昵的第一座山,也永远是一生最重要的一座”,他用质朴的语言,表达出他爱家乡的岠嶂山以及他对家乡的思念之情。
     他还会在每个节日时写下诗歌,全是他的有感而发。例如那首《七夕的祝福》,“她注定是在等,一个凡人,她注定在候,一位女神。假如没有姐妹们公然陪她到人间玩水会怎样?假如没有那唯一相伴的老牛开口说话会怎样?”槟郎老师用这样的疑问句与想象开头吸引读者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回忆过去,遥望未来,对生活充满希望。他是一个流浪诗人,是一艘漂泊的小船,诗歌与文学是他暂时停靠的小岸,整装待发,继续向前。
     他自嘲说自己的诗歌鲜少刊登在文学报刊上,自己在外人看来也仅仅是一个网络诗歌作者。他生前不得志,他多么希望以后他的儿孙能够将他的两千首诗作编辑成册出书留世。他希望在自己死后,能够被人铭记,他的诗歌依旧被人吟诵。他是笑着给我们说的,但是他的眼神还是没能挡住他的酸楚与悲伤。他无所谓物质财富,只为自己死后每年自己的墓碑前可以有鲜花驻足,纪念他这个流浪诗人。当年他碰巧在海子卧轨自杀的同一天自杀,但是故乡的汽车比异乡的火车有情,也可能心里还是有对生活的留恋以及对家乡的眷恋,让他没能自杀成功。槟郎老师还有过在大学遁入佛门的经历,这无论是谁看来都是惊世骇俗的事,能做出这样的事的人想想都觉得不简单。在课堂上,有时也会谈及一些当今社会现象和政治时局,槟郎老师总会充满激情的痛斥一些社会丑闻,对校园里的存在不满意的地方也会大胆直言。这样有真性情的老师已经不多见了,槟郎老师的真性情又为他获得了许多同学的认同。
     最最令我佩服的是槟郎老师上课前和下课后不是像其他老师一样不管同学们,而是打开酷狗听音乐。其实一开始我挺抵触他放歌的,因为同学们可能会有自己的事,他放音乐会打扰到同学。但是后来才听说,他喜欢音乐,他在音乐里得到休息,也把音乐激发的激情用到下一节课上。音乐也是师生交流的一种方式。知道这些后,我更加佩服老师的用心。从那以后,每次听歌我都认真听,注意歌词,从一些特定题材的歌中,你都能听出槟郎老师对南京亦或是对故乡巢湖的喜爱,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赞美。
     槟郎老师作为一介网络诗人,现如今已然成为我的偶像。我记得班里有个同学说过一句话:做作业不在质量上取胜,就在数量上取胜。槟郎老师不仅在质量上赢得同学们的认可,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在数量上也取得了惊人的成绩,而且创作内容非常丰富。槟郎老师是一个非常喜欢写诗并且非常会写诗的一个人,或许有些人不太喜欢或者不太认可他的诗,觉得他的诗不算诗,倒算是散文,但是比起那些喜欢用华丽的辞藻装点自己的空乏的诗歌的人,亦或是喜欢无病呻吟的人来说,槟郎老师的诗歌都是有创作背景和创作意义的,都不是无凭无据的,都来源于生活,并且通俗易懂,不过分的引经据典。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的诗,真正地写出了生活和现实。
     说了这么多,槟郎老师最令我欣赏的地方是让同学们交作业的方式。从小学到现在,我交过数以万计的作业,他是我碰见的所有老师中最“智慧”的。他特意建了一个百度贴吧槟郎吧,让我们将作业交到槟郎帖吧,而不是像其他老师那样交书面稿或是电子稿到邮箱。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并不能学到什么东西,仅仅是完成了自己的作业而已。交到贴吧后,同学们可以相互交流,我们可以相互欣赏同学们的文章。每个人的创作点是不一样的,每个同学都有自己的写作风格和优点。如若这些可以被相互了解并加以学习的话,那么我们学到的知识不再仅仅是自己领悟到的一点,而是汲取他人的智慧结晶,来弥补自己的不足。这不再是一项简单的作业任务,而是同学们相互学习和交流的平台。各取所长,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可能是槟郎老师最想看到的效果吧。
     一晃这个学期的课马上就要结束了,我还是很舍不得的。不过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宴席再好也有曲终人散的时候,这样想想也不会那么难过。我希望有更多的同学关注到槟郎老师,选修槟郎老师的课程,让槟郎老师的诗歌、槟郎老师的爱好为更多人所知晓。
     2016-5-16
(2016/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