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谢选骏文集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http://www.xiexuanjun.com/
   
   王弼如何改造《老子》——从政治谋略到哲学义理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在这本《〈老子道德经〉谢选骏翻新升级版大全》(《翻升》和《道德经》的对话)里,为什么要放上王弼的《周易略例》和《周易注》?因为在我看来,王弼的《老子指略》、《老子注》和王弼的《周易略例》和《周易注》可以互为表里地参阅,而且对于一千八百年来的中国思想,这两组著作具有同等的影响力量。
   晁说在《老子注》之《跋》里写出了这一层意思:
   “王弼老子道德经二卷,真得老子之学欤,盖严君平指归之流也。其言仁义与礼,不能自用,必待道以用之,天地万物各得于一,岂特有功于老子哉。凡百学者,盖不可不知乎此也。予于是知弼本深于老子,而易则末矣。其于易,多假诸老子之旨,而老子无资于易者,其有余不足之迹,断可见也。呜呼,学其难哉!弼知佳兵者不祥之器,至于战胜,以丧礼处之,非老子之言,乃不知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独得诸河上公,而古本无有也。赖傅奕能辩之尔。然弼题是书曰道德经,不析乎道德,而上下之,犹近于古欤!其文字则多谬误,殆有不可读者,令人惜之。尝谓,弼之于老子,张湛之于列子,郭象之于庄子,杜预之于左氏,范宁之于谷梁,毛苌之于诗,郭璞之于尔雅,完然成一家之学,后世虽有作者,未易加也。”
   显然,晁说认为王弼的《周易略例》和《周易注》诚然是卓有建树的一家之言,但主要还是用《老子》去解释《周易》的,王弼的《周易略例》和《周易注》这就不能不失于片面的解读。(“弼本深于老子,而易则末矣。其于易,多假诸老子之旨,而老子无资于易者,其有余不足之迹,断可见也。”)
   况且,王弼的《老子注》也还有若干不足(“其文字则多谬误,殆有不可读者,令人惜之。”)。当然,从思想主权的角度看,《老子道德经》本来就是文字游戏,王弼虽然聪明绝顶,但却未丝毫领悟到这一点。
   话再说回来,晁说对王弼的看法也不一定就对,所以下面附录王弼的《周易略例》及《周易注》,谨供读之者参详。
   我虽然还原批判了王弼,但绝不等于我不尊重他;正如我翻新升级了《论语》和《老子》,绝不等于我不尊重《论语》和《老子》。相反,正是出自对于他们及其作品的敬意,我才指出了他们的不足。
   
   
   第一节《〈王弼传〉感言》
   
   《王弼传》
   何劭
   
   弼幼而察慧,年十余,好老氏,通辩能言。父业,为尚书郎,时裴徽为吏部郎,弼未弱冠,往造焉。徽一见而异之,问弼曰:“夫无者,诚万物之所资也,然圣人莫肯致言,而老子申之无已者何?”弼曰:“圣人体无,无又不可以训,故不说也。老子是有者也,故恒言无,所不足。”寻亦为傅嘏所知。于时,何晏为吏部尚书,甚奇弼,叹之曰:“仲尼称后生可畏,若斯人者,可与言天人之际乎!”
   正始中,黄门侍郎累缺,晏既用贾充、裴秀、朱整,又议用弼。时丁谧与晏争衡,致高邑王黎于曹爽。爽用黎,于是以弼补台郎。初除,觐爽,请间,爽为屏左右,而弼与论道,移时无所他及,爽以此嗤之。时爽专朝政,党与共相进用,弼通不治名高。寻黎无几时病亡,爽用王沈代黎,弼遂不得在门下,晏为之叹恨。弼在台既浅,事功雅非所长,益不留意焉。
   淮南人刘陶,善论纵横,为当时所推。每与弼语,常屈弼。弼天才卓出,当其所得,莫能夺也。
   性和理,乐游宴,解音律,善投壶。其论道傅会文辞,不如何晏,自然有所拔得,多晏也。颇以所长笑人,故时为士君子所疾。
   弼与锺会善,会论议以校练为家,然每服弼之高致。
   何晏以为圣人无喜怒哀乐,其论甚精,锺会等述之。弼与不同,以为圣人茂于人者神明也,同于人者五情也。神明茂,故能体冲和以通无;五情同,故不能无哀乐以应物。然则圣人之情,应物而无累于物者也。今以其无累,便谓不复应物,失之多矣。
   弼注《易》,颍川人荀融难弼大衍义。弼答其意,白书以戏之曰:“夫明足以寻极幽微,而不能去自然之性。颜子之量,孔子之所预在,然遇之不能无乐,丧之不能无哀。又常狎斯人,以为未能以情从理者也,而今乃知自然之不可革。足下之量,虽已定乎胸怀之内,然而隔踰旬朔,何其相思之多乎!故知尼父之于颜子,可以无大过矣。”
   弼注《老子》,为之《指略》,致有理统。着道略论,注《易》,往往有高丽言。太原王济好谈,病老、庄,常云:「见弼《易注》所悟者多。」
   然弼为人浅而不识物情,初与王黎、荀融善,黎夺其黄门郎,于是恨黎;与融亦不终。正始十年,曹爽废,以公事免。其秋遇疠疾,亡,时年二十四。无子,绝嗣。弼之卒也,晋景王闻之,嗟叹者累日。其为高识所惜如此。
   王弼的著作《老子指略》与其《老子道德经注》互相发明,何劭《王弼传》载:“弼注《老子》,为之《指略》,致有理统。”“指略”即概述主要思想的意思。今传《老子指略》把《老子》思想概括为:“其大归也,论太始之原以明自然之性,演幽冥之极以定惑罔之迷。因而不为,损而不施;崇本以息末,守母以存子;贱夫巧术,为在未有;无责于人,必求诸已,此其大要也。”又说:“《老子》之书,其几乎可一言而蔽之。噫!崇本息末而已矣。”
   王弼(226—249年),可说是世界历史上首屈一指的天才人物,年仅23岁就逝世了,但成就却不亚于25岁初版《人类知识原理》的爱尔兰人乔治·贝克莱(George Berkeley 1685—1753年)。
   他也有着一切天才人物的通病,那就是像莫扎特一样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
   但是,他的哲学天才却是无可置疑的。而且,不善处理人际关系进一步证明了他确实是天才,是人间无法长期享有的,因此他也不幸像天才那样短命。
   也许可惜,哲学毕竟还不是音乐,也许正是因为他的短命,所以来不及看清更为广大的世界。
   他的缺憾,让我来为之弥补吧!所以我写下《王弼〈老子指略〉批判》——不是为了否定他的天才,而是为了进一步证明他的天才。
   天才王弼二十三岁终止的思考,由我二十三岁的时候继续开始吧。毕竟,他那时尚无考古学,无法阅读古先的《老子》版本,所以他把《德道经》误读成为《道德经》了,而且,毫无必要地把《老子德道经》分解成了《道德经八十一章》,仅仅为了凑出一个“九九八十一”神秘数字。
   王弼依据西汉《老子河上公章句》,把政治谋略(兼养生之道)《老子道德上下经》(考古发现,帛书实为《老子德道上下经》)改造成为哲学义理《老子道德经八十一章》。看看《老子河上公章句》的目录,就知道虽然《老子》已经从《德道经》被改造成为《道德经》,但基本上还是属于政治著作,而不是王弼改造以后的哲学著作。为了掩盖这一改造,王弼取消了《老子河上公章句》后来添加的以下标题目录:
    道经
     1. 体道
     2. 养身
     3. 安民
     4. 无源
     5. 虚用
     6. 成象
     7. 韬光
     8. 易性
     9. 运夷
     10. 能为
     11. 无用
     12. 检欲
     13. 厌耻
     14. 赞玄
     15. 显德
     16. 归根
     17. 淳风
     18. 俗薄
     19. 还淳
     20. 异俗
     21. 虚心
     22. 益谦
     23. 虚无
     24. 苦恩
     25. 象元
     26. 重德
     27. 巧用
     28. 反朴
     29. 无为
     30. 俭武
     31. 偃武
     32. 圣德
     33. 辩德
     34. 任成
     35. 仁德
     36. 微明
     37. 为政
     德经
     38. 论德
     39. 法本
     40. 去用
     41. 同异
     42. 道化
     43. 徧用
     44. 立戒
     45. 洪德
     46. 俭欲
     47. 鉴远
     48. 忘知
     49. 任德
     50. 贵生
     51. 养德
     52. 归元
     53. 益证
     54. 修观
     55. 玄符
     56. 玄德
     57. 淳风
     58. 顺化
     59. 守道
     60. 居位
     61. 谦德
     62. 为道
     63. 恩始
     64. 守微
     65. 淳德
     66. 后己
     67. 三宝
     68. 配天
     69. 玄用
     70. 知难
     71. 知病
     72. 爱己
     73. 任为
     74. 制惑
     75. 贪损
     76. 戒强
     77. 天道
     78. 任信
     79. 任契
     80. 独立
     81. 显质
   《老子河上公章句》是西汉时期的道家著作,皇甫谧《高士传》云:河上丈人,不知何国人,自隐姓名,居河之湄,著老子章句,号河上丈人,亦称河上公。汉文帝时结草为庵于河之滨,常读老子《道德经》。 文帝好老子之言,有所不解数句,遣使问之,公曰:道尊德贵非可遥问。帝即驾从诣之, 河上公即授素书《老子道德经章句》二卷,原注不分章。
   河上公注的特点在于它的注文简明清晰,意境空灵。其注《老子》文,重在解释老子意旨,每每以极简单的语言阐说《老子》义理,没有字词考证。这被后来的王弼注所模仿。河上公注,说理透彻,平铺直了。语言朴实流畅,平易近人。在诸多道书中又是一种风格。这也被王弼注承袭了 。
   《老子河上公章句》将治身与治国相结合,主张身国同一。以人君作为养生之道的施教对象,把 养生之道和人君的南面术联系起来。它说,治身者爱气则身全,治国者爱民则国安(十 章); 圣人治国与治身相同(三章);效法道的无为,治身则有益精神,治国则有益万民 (四十三章);人能知止足,则福禄在己,治身神不劳,治国民不扰(四十四章);治 国烦则下乱,治身烦则精散(六十章);治国当爱民财,不为奢泰,治身当爱精气,不 放逸(五十九章)。把治身的原则推而广之,扩充到治国当中,则国无不治;反过来说, 把治国的道理运用于治身,则身无不治。身与国是相通的,清静无为、知足俭啬是二者 共同的原则。这是对老子原有思想的发挥,后世道教徒解老时也继承了这一观点。 河上注中多有神仙思想,如注“谷神不死”称:谷,养也。人能养神则不死(六章)。 注“及吾无身,吾有何患”称: 使吾无有身体,得道自然,轻举升云,出入无间,与道通神,当有何患(十三章)。 反映了西汉黄老思想的特征。
   
   第二节《乱世的哲学及哲学家》
   
   哲学,代表一个文明对自身命运的思考。而这类思考,又大多基于某种入不敷出、以致黔驴技穷的困境。一个极其健康的文明,对哲学的需要程度,是相对低的。因此,哲学的深度,往往也就是一个文明对自身受到伤害的感受深度。哲学,成了对病与死的思,成了一种不是呻吟的呻吟,成了一种普遍的无奈之情。哲学在本质上因此是“非技术”的,因为它的来处恰是科学技术文明的(黔驴)技穷之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