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徐水良文集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说明]这是我第一次入狱(1975年11月-1979年1月)在狱中写的文章之一。1979年1月出狱后,原准备打印两篇狱中文章,一篇是本文,另一篇是1976年6月在狱中写给毛泽东的信。结果只打出本文这一篇。打印前加了个按语:
   
   按:这是监狱里写的两篇文章,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及监狱特殊艰难条件,一些观点的提法是策略性的,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但其基本理论逻辑是大致正确的。这里发表,未作改写,供讨论参考。
   
                   徐水良
   
                  1979年3月
   
   由于当时对许多问题仍然没有认识清楚,存在很多糊涂观念,并由于在当时情况下,毛泽东还是一个神,还没有受到公开批评。特别是由于监狱条件,为了防止节外生枝被加刑,文章不得不沿用当时说法,继续肯定毛泽东。在肯定的同时,指出其某些错误。
   
   该文反映了当时一些阶段性认识,现在来看这些被当时的人们认为是“超前”的东西,却发现它们原来如此幼稚和落后,说明这二三十年来,我们以及中国人的思想,经历了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发此文,作为历史记录,供参考。
   
                  徐水良2005-11-21日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我希望出狱以后能有机会发表我的大字报及有关文章,因此,这里预先写一文,代作导言。由于处于监狱与世隔绝的条件下,丝毫不了解社会情况,没有任何资料。并由于长期关押及生活条件恶劣,身体及精力很差,而且长期没有动笔,此文自然不会写得令人满意。但为了争取时间,我还是写了如下一些。
   
   
               Ⅰ、题外的话
   
   
               一、短  序
   
   
   这里准备发表的,是七五年在南京市中心张贴的大字报和有关文章及论战材料。由于时间的进程,一方面,我们在理论上的研究比当时又前进了很大的距离,另一方面,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留给我的论战阵地,自然是非常狭小的——这不仅指当时大规模的围攻中,我被剥夺了参与论战的自由,而且指——当时存在着许许多多理论禁区,我不得不把论战局限于某些理论问题,局限于当时论战的必要之点,而在这些问题之外的其它理论问题上,则维持现状,或采取守势,或实行退却,被迫沿用当时的许多习惯的错误说法,以免把战线拉得过长。同时触及许多禁区,尤其是禁锢最严,必须过多地直接触及主席的禁区,当然是我力不能及的。因此,这些大字报及文章需要作较大幅度的修改。但是,为了保持历史的真实,我不打算作大的修改。为了弥补这个缺点,同时也为了进一步阐明迫切需要阐明的几个问题,我这里单独写些一文,代作导言。凡大字报及文章中与本文不相符合的地方,请读者根据本文,并根据逻辑,加以修改和更正。
   
   
          二、继承毛主席事业,发展毛泽东思想
   
   
   恩格斯(或列宁)曾说过,使一种思想、理论、威望扫地的做法,莫过于把它夸大。把它推到极端。林彪、“四人帮”对毛泽东思想,正是采用了这个反革命策略。他们把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偶像化、宗教化,鼓吹“顶峰”论,“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并且作为宗教教条强迫人们接受,丝毫不能忤逆,不准讲一句稍有不同的话,否则就是反革命,这就从几方面造成了严重的危害;一是强行堵塞了真理发展的道路,造成思想僵化;二是使许多明显的,昭如白日的荒唐错误,不能得到及时的纠正。其结果,不仅不是肯定毛泽东思想,相反,只是引起人们的不满,从而作为为惩罚,必然产生全盘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情绪。这是企图用强制手段强迫人们改变某种思想,意念,或者接受某种思想,意念这种做法,必然产生的后果。恩格斯曾经指出,在他们那个时代,为宗教效劳的最好办法,就是用政府强制手段强迫人们不信教把不信神宗教强迫人们供奉,这是巩固不良信念的最好办法。同样,在一定条件下,反对一种思想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神化,强迫人们供奉。
   
   任何事物都是双重的,一分为二的。毛主席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但他又是一个不彻底的马克思主义者,他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同时又是一个带有较多缺点的革命家。以五六年为界,划分了毛主席一生的两个时期。在第一时期,五六以前,在实践上和理论上,毛主席基本上都是正确的。在这一时期,毛主席对中国革命作出了伟大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并且在实践中,在某些问题上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当然,这一时期在理论上也不是没有错误,例如,举个例子,作为这一时期高峰的《矛盾论》,对唯物辩证法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但同时,又有严重的错误,制造了某些混乱,对人们搞清唯物辩证法造成了相当大的阻碍,带来了相当的损害。例如,把同一性说成特殊性、相对性,把斗争、差别等说成绝对性,这就造成了概念的混乱,而概念是思想的基础,思想的原子。思想是概念的矛盾运动。实际上,新旧事物之间以及它们的转化过程中,包含着同一性,但转化本身不是同一性,而是非同一性,变动性。我自己就曾经在这些混乱中转了七、八年,化去了许多工作时间,在理论上,我化去精力和时间最多的就是这些问题。这些问题一解决,理论上也是跟着开始取得全面的突破。(在这之前是局部突破,包括一些重大问题上的突破。)当毛主席在实践中以及实践性的理论问题上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他的思想进程迫切需要他深入搞清哲学问题的时候,他却在进一步上停住了,没有能够越过哲学这一关,以后他在思想的深度上一直没有多大的前进。一直的哲学这个关口面前徘徊,几次试图越过去,(例如六Ο年到六四年重新研究哲学问题)都未成功。因此,这正象不攻克高等数学,就不能掌握当代自然科学一样,对马列主义的发展一直限于实践性的(直观的或经验的)理论问题上,〔偶而有一些较抽象的理论问题(如矛盾论、实践论)〕,因而一直是局部的零碎的发展,当然更没有在越过哲学这一关以后,在向具体回复过程中解决全面的更高级的非直观的、复杂的理论问题。哲学上,国家学说上和其它的问题上的错误,缺点,说明主席没有深入掌握马克思主义,但无论如何,这一时期,毛主席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在理论上和实践上,解决了民主革命及社会主义革命(改造)的重大问题。而在后一时期,五七年以后,由于主观上及客观上许多工作原因,在实践中产生了许多错误,在理论上转向唯心主义,背离了马列主义。这一时期最初一篇重要文章,《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就开始表明这一点。这篇文章的重大贡献,是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提法,反映了非敌对阶级的矛盾,尤其是非阶级的矛盾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这一现实情况,并试图从理论上解决这个问题。但同时,在哲学上,国家学说上,阶级斗争和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上的错误,开始较为系统地发展起来。
   
   在这里,我们不是来详细评价毛主席的时候,我只是说明,在这种情况下,林彪“四人帮”采取了把毛主席神化的做法,其结果,正是企图使毛主席,毛泽东思想和他的缺点错误一起被抛弃,正确的东西跟着错误的东西一起完结。
   
   因此,在七六年六月给主席的信中,我强调了局势的严重性,指出必然会有一场肯定和否定毛泽东思想的科学的重大斗争。因为必然会产生几个方面的否定:一种是表面的全盘肯定,这实际上是否定,实际上只是肯定某些缺点错误,死抱住或者进一步发展这些缺点错误,实际上否定毛主席思想的科学,并作为惩罚,必然引出另一种否定,就是全盘否定。(当然还会有第三种否定,即直接否定科学部分,相反抓住其中的错误部分。)而我们,既然自命为毛主席的学生,自命为毛主席事业的继承者,我们就无论如何要避免先生的错误,发展先生的科学,继承主席的优点,克服主席的缺点,而不是做毛主席的不肖弟子,抛掉先生的科学,发展先生的渣淬,从而使主席的事业,主席的威望,跟着学生的错误一起,扫地以尽。使主席在地下遗憾的叹息:“我种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相反,我们要做毛主席的优秀学生,要超过自己的先生,把先生的事业和思想远远的推向前进,使主席含笑九泉之下,为自己的优秀学生而自豪,这是任何一个先生都殷切期望于自己的学生的。
   
   因此,当前特别需要否定“四人帮”把主席神化的做法,纠正迫切需要纠正的错误,因此,我这里请读者注意,本文及大字报文章中批评的许多错误,都是为纠正毛主席的错误,其中有的没有直接批评,而只是阐明了与之相对立的正确观点。
   
   至于我本人,我已承担过“学生”的义务,但正因为这样,,我就是有责任做好这一工作。当然,批评先生,这在感情上和面子上,可能是难堪的,也容易招致非议,但科学并不以感情,面子和非议为转移,我们的一切,必须服从真理。
   
   下面所列提纲,林彪“四人帮”许多谬论,显然与毛主席有关。
   
   
            批判林彪“四人帮”的提纲:
   
   (一)、林彪、“四人帮”在理论上,哲学上总的纲领是“四个第一”。[注1]
   
   (二)、林彪、“四人帮”在认识论及真理论上是天才论,思想标准论,实用主义真理论。
   
   (三)、他们在唯物辩证法上,是一点论,反对两点论,搞乱辩证概念,搞乱辩证法(使其神秘化)。颠倒同一和差别,统一和斗争的相互关系。
   
   (四)、他们在历史上的纲领是唯心史观的天才论。包括天才论、领袖决定论,接班人决定论,走资派决定论、政权决定论、路线决定论[注2]唯法权论(即法权基础论)等等。
   
   (五)、在社会科学上,反对马列主义阶级斗争学说,鼓吹阶级斗争永存论,不是努力消灭阶级,而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人为地保存阶级,并制造舆论,使它的长存合法化,实际是为维护自己的特权地位,专制地位寻找理论根据。
   
   (六)、在科学社会主义上,搞封建社会主义,反对科学社会主义。
   
   (七)、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上,反对生产力决定论,鼓吹政治或意志决定论,破坏生产、反对发展生产技术。
   
   (八)、在经济上,是反物质利益论,是精神决定论,并以封建等级工资制及其惩罚平均主义冒充共产主义,反对按劳分配。使分配关系长期落后于社会主义公有制关系,大大的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