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邪徒国外屡犯事,师父哪去了]
正大光明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芦淑珍为什么死在龙泉寺外
·Why is lu shu dying outside the longquan temple
·闹心的婚礼
·李主佛女儿大婚新郎虚化
·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大师女儿悲哀的婚姻
·芦淑珍生前好友回忆录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邪徒国外屡犯事,师父哪去了

   

     最近这些年来,轮界的徒子徒孙屡屡出现一些状况,令李大师很是不爽。照理说,这样的贤徒贤孙犯事了,师父本应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施展一下无所不能的法术来拉邪徒一把,这不由让那些徒子徒孙大声疾呼:“师父!你在哪里?”

     ——骨干分子死了,师父哪去了

     据凯风网2016年2月22日报道,原日本《大纪元时报》记者肖辛力于2011年12月30日病亡,享年43岁。此前,肖辛力的丈夫、日本法轮功骨干佐藤贡于2009年7月20日病逝,享年49岁。两人死后,法轮功均秘不发丧。该消息从肖辛力在国内的亲属处得到证实。

     肖辛力在轮界可谓是大名鼎鼎,她不仅是法轮功的早期人员,而且还是法轮功的铁杆支持者,与其丈夫佐藤贡一起,不仅每日潜心修炼,而且还积极为法轮功奔走卖命。

     肖辛力在日本法轮功组织中公开身份为日本《大纪元时报》记者,还担任“全球营球受迫害法轮功委员会日本发言人”“日本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发言人。她曾于2008年试图更名潜入国内密谋破坏奥运会,在日本参与并组织了以“人权圣火传递”代替2008奥运圣火传递活动。

     佐藤贡公开身份为《大纪元时报》编辑兼记者,他积极组织参加法轮功宣传煽动活动,在《大纪元时报》多次编造谣言抹黑中国政府。佐藤贡曾出现在日本的声援“三退”集会上,传播法轮功炮制的“苏家屯集中营”谎言。佐藤贡奔走于日本国内,追踪报道法轮功的反华集会游行活动,吹嘘神韵演出的神奇魅力。

     从肖辛力夫妇的“工作业绩”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干“工作”非常卖力。如此虔诚的邪徒,不应得到李大师的特殊眷顾吗?然而,不幸的是,两人都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佐藤贡死时49岁,肖辛力死时才43岁。

     也许肖辛力夫妇至死都不会相信自己会离开这个人世,因为他们在“精修”的过程中知道,修炼法轮功,就能够进入一种“净白体”状态,进入这种状态后,就能够实现生命永恒状态,既不会得病,也不会衰老;而且他们还知道,习练法轮功还能使身体“百脉全开”,“身体完全净化”,从而由“常人体”逐步演化成“奶白体”、“净白体”以至于“佛体”的圆满境界。然而,尽管他们如此“精进”修炼,如此迫切地希望早日修炼成“佛体”,可不幸的是,死亡并没有离他们而去,他们还是先后离开了人间。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他们临死前一定会大声呼喊:“师父,你在哪里?快来救救你的弟子!”可令他们失望的是,师父不仅没有出现,而且还命令秘不发丧,让他们从此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人间!

     ——摇钱树输了,师父哪去了

     《新西兰先驱报》2016年2月20日以《豪赌客82分钟输掉500万新元》为题,报道了原吉林通化金马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闫永明,近期在奥克兰的天空城赌场一掷数百万新元,在82分钟内就输掉将近500万新元的事。目前警方已以闫永明涉嫌洗钱将其控制。

     闫永明何许人了,为何《新西兰先驱报》会如此关注他的赌博行为呢?原来,闫永明也不是个一般人,他不仅是中国的通缉犯,被中国政府指控在担任原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盗窃1.29亿新元,被列入中国追逃“红色通缉令”百人名单,排名第5;而且还是法轮功的铁杆儿支持者,与法轮功有着密切的联系。2006年5月,闫永明发起“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并以此为名,豪掷万金,与法轮功前呼后应组织若干活动;后来闫永明又设立“2007年特别精神信仰奖”,颁给法轮功,奖金额度为五万新币。闫永明在颁奖会发言时承诺:“我将一如既往,继续支持法轮功学员。”法轮功网站也曾于2007年4月8日和17日,推出了所谓的“人物特写”和专访,连篇累牍,极尽肉麻地赞扬闫永明。

     从以上的事实我们可以看出,作为轮界摇钱树的闫永明与法轮功的关系可非一般,用亲密无间这个词恐怕都无法形容它们之间狼狈为奸的关系。为什么闫永明会如此破财支持法轮功呢?这其中肯定是有缘由的,要知道李大师曾在他的“经书”及“讲法”中,不厌其烦地说他的“法身”无数、神通广大——“我可以做这件事情,因为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我的法身多得不能用数字来计算,数不过来。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转法轮》)。也就是李洪志明白无误地告诉弟子及世人:一是他的“法身”能“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二是他的“法身”“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也许,作为通缉犯的闫永明正是在听了李大师这样的话后,才倾囊资助法轮功,想以此实际行动赢得李大师的保护,以便既能逃过中国法律的制裁,又能在国外逍遥地生活。可让闫永明想不到的是,他如此情倾法轮功,李洪志在关键时候就是“法身”不现,结果,不仅赌博不能把把赢钱,而且还一下子就输了500万。这还不算,更令他害怕的是,他还因此被警方指控为涉嫌洗钱,从而被警方控制。要知道,闫永明的钱来路不正,这才正是他要投靠李洪志寻找保护的原因。面对输钱的事实和法律的无情,闫永明能不心惊肉跳?能不大声呼唤“师父,你在哪里?快来救救你的支持者”吗?他肯定呼唤了,可回答他的不仅是李大师的没有踪影,更有甚者,整个轮界都是寂静一片。这真让闫永明心寒呀!

     ——吹鼓手挨打了,师父哪去了

     说完肖辛力和闫永明,又不由让人想起轮界的一个吹鼓手在新加坡挨打的事。事情发生在2015年年初,一个名叫高斌的法轮支持者,在短短11天内,就在新加坡的地铁柱子、混凝土支柱和金属电网格箱等处涂鸦,书写“法轮大法好”“中共快要倒”等中文标语若干条,从而构成破坏公物罪,被判坐牢两个月和打六鞭。

     新加坡的鞭刑世界有名,想当年,美国的一个小青年在新加坡胡乱涂画就被判处鞭刑,听到此消息的美国总统赶忙出来讲情,孰不知,新加坡不买这个帐,照打不误。我想,对于这段故事,就是这个叫高斌的小青年因为年纪小不知道,他的父母总该知道吧!去新加坡前,他的父母一定会特意交待一番,千万别被打个皮开肉绽。然而,这个小青年可能受李大师的毒害比较深,因为李大师曾说,“我的法力无边,比释迦牟尼佛的功力还要高出几万倍,几十万倍,几百万倍”,还说,“我有无数的法身,我的法身可以保护你”“你跑到月球上我都能保护你,我不能保护你谁能保护你”。也许他就是受了李大师这样的蛊惑,认为自己有李大师的保护,谁也咋不了自己,才想在新加坡大展一下身手,为轮界的宣传加把油。可没想到的是,到头来李大师的话不灵了,打照样得挨,牢照样得坐。在挨打、坐牢前,高斌一定会喊:“师父,你在哪里?快来救救你的吹鼓手吧!”可师父的法力此时已经消失得没了踪影,自己只能被打得个鬼哭狼嚎。

     无论是肖辛力,还是闫永明,抑或高斌,他们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师父不是神人,是骗子”这一不争的事实。也希望世人能从“邪徒屡犯事,师父无影踪”的事例中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李大师满嘴都是荒唐言,别再上当去受骗。 

(2016/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