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假守心,帝相双亡2]
《推背图》归序全解
·盛世血路47:刘邦许愿赚韩信《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8:两面忽悠无功返《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9:一字之差埋韩信《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0:木罂偷渡看真相《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1:心理战大师《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2:韩信带将神勇无双《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3:韩信灭代,奇袭阏与《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4:阏与强争,刘邦做梗《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5:阏与完胜,汉史掩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6:井陉天险,韩信闯死关《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7:陈余伏兵扼天险,韩信奇谋破死关《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8:巧计迷惑闯死阵《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9:背水一战辨真假《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0:史笔空想,后人怠亡《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史笔再空想,空腹上战场《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盛世血路:宋太祖天难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烛影斧声千古疑案《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3欲盖弥彰金匮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4亲王尹京证明合法?证明阴谋?《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5当年改元心虚现《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6离奇死亡见凶相《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7遥视真相:金匮之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8遥视真相:犹豫对抗《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9遥视真相:烛影斧声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0遥视真相:烛影斧声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1遥视真相:太祖遗言《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2遥视真相:皇后力搏《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3连下毒手《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4连下毒手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5伪装败露《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6天数两度变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7天数两度变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8天数两度变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9天数两度变4《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0天数两度变5《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1惨烈的恶报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2惨烈的恶报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3惨烈的恶报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4沉重的警醒《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7-1逆天成大错《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1:帝王天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3:科学犯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4:正史的死结1服毒不死?《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5:正史的死结2赴汤蹈火《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6:赏赐不公 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7:首级停战 史书混乱《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8:尉迟恭辞令过人?《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9:赏赐不公,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0:秦琼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1:大失水准 欲盖弥彰《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2:齐王见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3:史书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错位的同情,颠倒的心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5:玄武门之变的背景《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6:李世民威震宇内《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7:太子谋反?《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8:太子巧辩,李渊信谗《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9: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1《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0: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2《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1:秦王剪羽 危在旦夕《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2:太白昼见的真机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3:太白昼见 杀气冲天《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4:灭佛灭道 节外生枝《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1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5:傅奕谤佛《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6:太白经天 吓坏李渊《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有人说她看到了“太白经天”?如是真的,请提供地点
·
·《推背圖》歸序全解(上、下) 封面
·《推背图》归序全解--千古之谜,归序得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象)开篇论循环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象)唐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象)武后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象)逼退武皇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象)安史之乱,马嵬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象)再造唐朝,上皇还京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7象)吐蕃侵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8象)藩镇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9象)黄巢起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0象)朱温篡,后梁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1象)后唐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2象)后晋儿皇,两代即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3象)后汉亡,后周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4象)五代运终 北宋立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象)宋太祖扫荡群雄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6象)太祖初步统江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7象)澶渊之盟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8象)太后垂帘 圣明气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9象)误用安石 平戎大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0象)蔡京乱政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1象)靖康耻,北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2象)南宋建 祸水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3象)蒙古崛起 南宋将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4象)崖山海战 南宋灭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元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1伐性之斧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2被文化「征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假守心,帝相双亡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

   ——荧惑假守心,帝相双亡(下)

   陶唐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假守心,帝相双亡2

   图:王莽篡汉(网络图片)

   为了说清2016年荧惑守心对中国天子的夺命天象的根由和预意,前面我们洞悉了荧惑守心天谴与秦始皇驾崩的根源,但是讲到汉成帝,有人提出来反例:

   西汉的这两次天象:

   (1)公元前7年“假荧惑守心”(实际是荧惑守太微),丞相、成帝双亡;

   (2)公元前5年“真荧惑守心”,没帝王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开释矛盾看前因

   前一篇我们讲过: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的这次“假荧惑守心”,朝廷兴师动众:逼死了丞相,驾崩了皇上……这次天象,是故意造假,还是观测失误呢?学者们争论不休。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假守心,帝相双亡2

   图12 公元前7年天象图,荧惑未守心,火星遮住了太微东上相星。

   

   我用慧眼通、宿命通功能追查这段历史,发现:

   1. 这次“荧惑守心”的天象,真是一次故意造假陷害的阴谋,是王莽集团阴谋害死丞相翟方进夺权。他们故意把“荧惑犯太微”,谎称“荧惑守心”,逼迫丞相翟方进自杀。

   2. 此时真实的天象,是荧惑“犯太微东上相星”,正是对丞相的大凶之象,对应着丞相的凶灾;如果没有这个天象在,宰相运程还旺,王莽他们也陷害不成。

   3. 汉成帝在“假荧惑守心”的天象下死亡,正是两年后“真荧惑守心”天象的先验!因为他做了大坏事,减寿2年,提前寿终。

   所以后两年的真荧惑守心天象的意义也是准确的,那就是天子的死难,只是天子道德败坏,减寿先死了。前面《荧惑守心与宋景公》一篇中,我们说过作恶减寿会先死,这次应验的是减寿两年。

   

(二)王莽集团 蓄谋发难

   王莽是皇太后王政君的侄子,早年丧父,随伯父、叔父生活。王氏家族当时是权倾朝野的外戚,先后有九人封侯,五人担任大司马,是西汉一代中最显贵的家族。王家生活侈靡,互相攀比,唯独王莽清净简朴,服侍母亲及寡嫂,抚育兄长的遗孤,恭敬侍奉叔伯,对外礼贤下士,温良恭俭让,成了当时社会的道德楷模,贤达之名誉满天下。

   后来王莽一步步篡夺汉室天下,大权在握之后,显露出本来面目,世人才知道,他为了沽名钓誉,在权谋权术上,无所不用其极。

   王莽首次崭露头角,是汉成帝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时,成功地扳倒了他的政敌淳于长[1],由此接任他叔叔王根的大司马职位。

   此时挡在王莽前面的,就是汉成帝宠信的平民出身的宰相翟方进了。汉成帝也是以翟方进,来制衡王氏外戚集团的势力。翟方进连任宰相九年,超过了成帝时的其它宰相,在绥和元年,成帝立太子的问题上,翟方进的意见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如何才能除掉拦路的翟方进呢?王莽和他的心腹同盟,开使了精心的筹算。

   

(三)借天象,逼丞相

   讲完上述历史背景,就进入了史书上的“真空”地带——没有史料可查了。我只好用慧眼通功能追查,看到了这段尘封的历史。

   王莽是个阴谋家。他“礼贤下士”地结交翟方进的亲信李寻,把他拉拢成为自己的人。然后如何构陷宰相呢?

   李寻精于天象,能提前测算,他告诉王莽: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二月,荧惑将犯“太微东上相星”,随后,火星将在东上相周围徘徊一个多月,是丞相的凶灾劫数。可借机对宰相发难,合于天时。

   怎么能扳倒丞相?只能通过皇上,但是皇上非常依赖翟丞相,只有用吓唬皇上的办法:荧惑守心,天谴帝王——移祸于宰相,用这种方法可以逼皇上和翟丞相反目,借刀杀人。

   王莽担心也会看天象的翟方进看破这个骗局。李寻说:翟丞相只是喜好看天象而已,并不精通,如果多方同时施加压力,迅速逼他替皇上承担天谴的话,他很可能反应不过来。

   于是王莽又找了朝中另一个善观星相的大臣贲丽,买通之后密定阴谋。李寻和贲丽相继发难,同时又向汉成帝灌输荧惑守心天谴的可怕,于是有了本节开头的一幕,汉成帝为了保命,急促地逼翟丞相自杀尽节。

   翟方进还没反应过来,就在雪崩一般的连续打击下,精神都恍惚了。

   如果他晚上亲自去看看天象——就能发现当时(公元前7年)荧惑离心宿还远着呢,没有守心,他就可以说是“感天动地,荧惑位移”,他就能起死回生!可是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思了——这正是王莽设计的,不给他喘息、冷静下来的机会!当晚,翟丞相“为汉成帝扛天谴”而自尽。

   

(四)成帝先死看天机

   汉成帝以为翟方进替他塞住了天谴,厚葬翟丞相。没想到自己第二个月就驾崩了。

   而两年后,公元前5年确实发生了“荧惑顺行守心”的天象,为什么不见于史书记录呢?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假守心,帝相双亡2

   图13 公元前5年荧惑守心天象图

   因为汉成帝二年(公元前7年)的“荧惑守心”,是造假的天象,写进了史书,而荧惑守心是很罕见的天象,不可能两年后再有荧惑守心的。所以,如果李寻把这次真实的荧惑守心记录下来,等于向后世曝光了自己的阴谋,其中至少有一次是假的,就算有一个是真的,也表明他不懂天象。所以,他就没敢记录。

   天象变化在先,人间变动在后,这是一般的情况。但是也有特殊的,这个天机,我们在“宋景公感天延寿”一节中,已经揭示了,大家再回顾那一节讲的:

   “人的善恶,能改变一些天象定下的命运,但一般不能改变天象。大善得福报,能化解、推延灾难,能延寿;大恶,能加大灾难、能减寿。”

   汉成帝是做了大坏事了,消减了他两年的寿命和帝位。这个坏事,不是史书上写的好色荒淫,而是因为他同性恋,史书虽然提到他有男宠,但是轻描淡写。

   有人会问:汉朝皇帝从刘邦开始,大多数都有男宠,那咋算呢?

   其实,我追查发现:刘邦有男宠,但他不是同性恋。就像刘备早年时,和关羽、张飞同榻而眠一样,不存在同性恋的问题。刘邦的男宠,是弄臣一样的角色。但毕竟开了个坏头,后人不知道刘邦在干啥,就乱来了。

   万恶淫为首,乱伦造业更大,但一般还到不了减损帝命的程度。而同性恋的罪业,比淫乱、杀人都大,不管是男还是女,都绝对为天地所不容。历史上出现一个,天灭一个。后面讲到的唐庄宗李存勖、唐太宗的废太子李承干,以及天命在身的前秦世祖苻坚,都在历史上强化着这个教训。

   

   这次天象的教训,对2016年的荧惑守心,对天子和大多数人,没有直接的借鉴意义,但是引申的警醒却令人不寒而栗。

   历史上的同性恋,出现一个,天灭一个,那是他们个人的劫数。而今天,同性恋普遍出现,都上了电影,甚至被一些国家的法律承认,人类都在麻木地认可和放纵,那就是全天下人的劫数,这和当年被天灭前的庞贝别无二致……

   

   (未完,待续)

   -----------------------

   [1] 《汉书·淳于长传》:淳于长是皇太后政君的外甥,王莽的表兄弟。他靠着姨妈皇太后,轻易得到个黄门郎的职位,可以自由出入宫廷。又凭着悉心照料病重中的舅舅大司马王凤,渐次被升为中央九卿之一的卫尉,掌管皇宫的禁卫军的南军。后来汉成帝极为宠爱赵飞燕,淳于长费尽心机帮助汉成帝立赵飞燕为皇后,因此被汉成帝巧立名目封为关内侯,成为皇帝极为宠信的近臣。

(2016/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