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9:假守心,帝相双亡1]
《推背图》归序全解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5:玄武门之变的背景《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6:李世民威震宇内《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7:太子谋反?《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8:太子巧辩,李渊信谗《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9: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1《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0: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2《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1:秦王剪羽 危在旦夕《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2:太白昼见的真机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3:太白昼见 杀气冲天《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4:灭佛灭道 节外生枝《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1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5:傅奕谤佛《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6:太白经天 吓坏李渊《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有人说她看到了“太白经天”?如是真的,请提供地点
·
·《推背圖》歸序全解(上、下) 封面
·《推背图》归序全解--千古之谜,归序得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象)开篇论循环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象)唐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象)武后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象)逼退武皇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象)安史之乱,马嵬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象)再造唐朝,上皇还京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7象)吐蕃侵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8象)藩镇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9象)黄巢起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0象)朱温篡,后梁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1象)后唐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2象)后晋儿皇,两代即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3象)后汉亡,后周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4象)五代运终 北宋立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象)宋太祖扫荡群雄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6象)太祖初步统江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7象)澶渊之盟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8象)太后垂帘 圣明气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9象)误用安石 平戎大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0象)蔡京乱政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1象)靖康耻,北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2象)南宋建 祸水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3象)蒙古崛起 南宋将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4象)崖山海战 南宋灭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元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1伐性之斧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5象_2被文化「征服」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6象)元朝亡于淫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7象)明朝立国 和尚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8象)燕王夺位 帝落空门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9象)仁宣之治 明朝盛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0象)土木之变 夺门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1象)魏忠贤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2象)明朝灭于闯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3象)清朝立,传十帝
·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4象)清朝圣主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5象)太平天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6象)英法侵华 同治中兴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7象)甲午战争 弃朝割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8象)义和团与八国联军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9象)八国联军瓜分中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0象)民国立 清朝亡 袁登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1象)第一次世界大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2象)二战:抗日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3象)二战:太平洋战争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1
·《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4象)核弹袭日 东土雪耻 2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5象)二战胜利 内战隐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6象)内战红朝立 两岸分三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7象)氢弹问世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8象)文革
·补充:《推背图》归序全解》第48象 文革:台前与幕后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9象)抓捕四人帮,结束内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0象)改革开放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1象)民运紫阳殇 中共现末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2象)香港回归,君臣克定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3象)江虎当政 洪水猛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4象)九九大劫 预言聚焦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4象)九九大错 预言天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5象)龙蛇乱寰宇 圣经示天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6象)龙蛇乱寰宇 圣经示天机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7象)圣人出世 否极泰来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8象)未来元首 救书圣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9象)元首主政 天下安宁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0象)核心谜底 古今天机
·《推背图》归序全解 (小结)
·否定世界末日的大预言——《推背图》
·
·看看中共建立紅朝後,出賣了多少中華國土!
·预言解读《推背图》:台湾大选谁胜出?
·四川大地震,揭开了《推背图》预言的劫数的序幕
·不信《推背圖》預言改朝換代的網友,且看紅朝末象
·识别地震云,预测大地震_1(多图)
·識別地震雲,預知大地震_2
·识别地震云,预知大地震_3
·识别地震云,预知大地震_4
·提前12天,地震雲預報日本5.4級地震(圖)
·毒奶没有给奥运和残奥 中共的真爱是洋人
·为了奥运,3亿人“坚持”喝毒奶(图)
·毒奶检测政府亲自造假 抚慰6亿奶民(多图)
·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视频:荧惑守心,天责帝君1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1:帝王天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9:假守心,帝相双亡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9)

——荧惑假守心,帝相双亡(上)

   陶唐

   

   说2016年荧惑守心是帝王天难,可能有人会拿出下面这次“假荧惑守心”的天象来反对:

   公元前7年谎称荧惑守心,宰相被逼自杀,汉成帝随后暴死;

   公元前5年真荧惑守心没有记载,也没天子死难。

   ——这岂不是说:荧惑守心的凶险天象本来就是子虚乌有么?

   这就是某现代学者彻底否定的“荧惑守心天象意义”的典型例证[1]。

   虽然另一些学者深入分析后,解释说:可能是后来星官的误记,或史料误传,把两年后的荧惑守心弄混了[2] [3],但是怎么解释,也说不清楚。

   那么,真实的情况,是怎样呢?

   

(一)《汉书》的故事

   《汉书》[4]记载:“汉成帝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春,荧惑守心”。45岁的汉成帝非常恐慌,因为这是皇帝受天责,即将丧命的天兆。

   当时朝臣都知道春秋时那次荧惑守心的故事,子韦跟宋景公说过“君主之灾可以移给宰相”,所以当时整个朝廷都把矛头指向了丞相翟方进。

   翟方进没有家族背景,年幼丧父,做小吏时屡受羞辱。他找人算命,相师蔡父说他的骨相当能封侯,可以凭借经学做官。于是他就去京城,后母可怜他,靠织鞋供他念书。他苦读十年,才学名气很大,凭借才学当了官,后来官至宰相,一坐就是九年,是汉成帝时期执政时间最长的宰相,很受汉成帝的信任。[5]

   翟丞相非常器重他的下属李寻[6],李寻精通天象。一天,翟丞相接到了李寻的书信,李寻严厉指责翟丞相失职,不能辅佐皇帝治理朝政,不能济世安民,招致了国家的灾异,并列举了数种很夸张的天象,其中最核心的还是荧惑守心,并说:“皇帝现在叫你弄得都战战兢兢,朝不保夕了!”

   信中最后严厉地说:“你身处高位,向上没有济世的功绩,向下没有举贤让贤的实效,却想保全自身,太难了!上天的责罚一天天加深着,你府邸有三百余人,希望你选择那些合适的人,让他们一同尽节转凶吧!”[7]

   什么叫“尽节转凶”,就是用自杀来尽臣节,担当这个天罚!

   这话的意思,就是让翟方进自杀,来堵塞天象的惩罚——荧惑守心是对天子的惩罚,现在让宰相来做替罪羊。小小的下属李寻,绝对不敢对丞相如此无礼斥责!是谁在指使他?难道是天子?

   不过信中那些险恶的天象,着实吓坏了翟方进。翟方进本人虽然懂天象[6],但是远没有李寻精通。李寻是汉朝承传天数的代表人物之一[8],他也是因为精通天象阴阳五行,才被翟方进推荐的。翟方进做宰相后,更没时间天天去研究天象[9],但是他相信李寻看的应该不会有错。

   几乎与此同时,朝中另一个善观星相的大臣贲丽,向皇帝进言说:“应该由‘大臣’来担当这个天谴。[10]”这里的“大臣”,不是文武大臣的意思,古代都是单音词,这里的大臣是指最大的臣——丞相,是说应该由丞相担当这次天谴!在此,我们看到了《吕氏春秋》和《史记》记载的“宋景公善言延寿”的故事,对后世的影响了。那个故事中,星官子韦说:“对君主的天谴,可以移给宰相、移给百姓、移给年景”,前面我们讲过,那是子韦为了让景公行仁政而编出来的,没想到,后世都当真了。

   翟方进正被李寻的信,逼得不知所措时,汉成帝召见了他,一顿训斥,很明显,是要他替皇帝承担这个天罚!

   翟方进回到家中,精神恍惚,知道难逃一死,家里的事得处理吧?还没来得及自杀,皇上又派人赐来了文书。文书极其严厉地指责翟方进,最后说:“我撤你的职,还不忍心。你要好好辅佐我。我有错已经悔改了,你得深刻反省。我派尚书令赏赐你十石好酒,一头牛,你仔细考虑考虑吧!”

   不撤他的职,是让他以宰相的身份,才好替皇帝去死,扛住荧惑守心的天罚。那酒和牛,哪是赏赐?这是提前给翟方进的祭品!

   现在翟方进是绝对没活路了,当晚就自杀了。

   翟方进自尽后。皇上马上隐瞒了赐信逼死的事,追赠给翟方进丞相加高陵侯的印绶,又赏赐车辆、棺材、供品,屋柱、门坎都包上白布。皇上让翟家长子翟宣承袭父亲的职位,还多次亲自前往吊唁,礼赐超过了以往对其他宰相的旧例——显然,汉成帝知道,这是替他扛天谴而死的。

   翟方进死于绥和二年二月。但是,丞相的死并没有塞住天谴的灾异,三月份,汉成帝就无疾而终了。

   

(二)《汉书》假造的天象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9:假守心,帝相双亡1

   图12 公元前7年天象图,荧惑未守心,火星遮住了太微东上相星。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9:假守心,帝相双亡1

   图13 公元前5年荧惑守心天象图

   

   上一节讲的《汉书》记载的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春的“荧惑守心”,现在天文学家推演发现,并不存在!

   有学者尖锐地指出,这是伪造的天象。从文献、历史背景、天文计算诸方面详细分析,认为这是一次宫廷斗争的政治阴谋,以纯属虚构的“荧惑守心”逼迫丞相翟方进替皇帝扛天灾自杀。并分析了当时的大司马王莽陷害翟方进的可能性,但是没有历史证据,只是猜测 [1]。

   而真正的荧惑守心,发生在两年后的绥和四年,即公元前5年3月21日!这是很明显的天象,要持续一个月左右,《汉书》却没有记载。

   《汉书》共记载了2次荧惑守心,都是错的!

   上一次“错记”是“高祖十二年春,荧惑守心,四月高祖死” [11]。

   经现在天文软件推算还原,汉高祖刘邦死的那一年(公元前195年),并没有发生荧惑守心的天象,这又成为某学者从根本上否定“荧惑守心”天象的有力证据,认为是为了附会刘邦之死,而编造的天象[1]。因为秦始皇死的当年荧惑守心,上天证明秦始皇是真命天子。如果刘邦死时没有荧惑守心的天象,刘邦怎配做真龙天子?所以不惜编造天象!

   而更多学者则猜测:公元前195年,刘邦死的当年,天象是3月5日荧惑守氐(氐:二十八宿之一),离心宿不太远,所以可能后世把“荧惑守氐”误传为“荧惑守心”了[12]。

   我追查发现:既不是“荧惑守心天象意义”不存在,也不是另一派学者们那样善意分析的“误传”,而是汉朝史官为刘邦造假,都造到天象上去了!这是汉朝第一次“编造假天象”造伪史。

   那么汉朝第二次“荧惑守心”的错误记载,是误传?还是继续编造呢?

   因为史料记录不全,要想揭开这段历史的秘密,只有再次通过慧眼通功能追查……

   

   (未完,待续)

   

   ---------------------------

   [1] 黄一农,《社会天文学十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年12月第一版。

   [2] 武家璧,《“荧惑守心”问题之我见》,《中国科技史杂志》Vol.30 No.1 (2009)

   [3] 张健,《中国历代荧惑守列宿与四星聚、五星聚考查》,《天文学报》

   [4] 《汉书》东汉历史学家班固编写的,用传记的形式,记述了上起西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下至新朝王莽地皇四年(公元23年),共230年的史事。共80万字。

   [5] 《汉书·翟方进传》

   [6] 见《汉书·李寻传》

   [7] 《汉书·翟方进传》“寻奏记言:‘应变之权,君侯所自明。往者数白,三光垂象,变动见端,山川水泉,反理视患,民人讹谣,斥事感名。三者既效,可为寒心。今提扬眉,矢贯中,狼奋角,弓且张,金历库,士逆度,辅湛没,火守舍,万岁之期,近慎朝暮。上无恻怛济世之功,下无推让避贤之效,欲当大位,为具臣以全身,难矣!大责日加,安得但保斥逐之戮?阖府三百余人,唯君侯择其中,与尽节转凶。’”

   [8]《隋书·天文志》:“以李寻和唐都,为汉代传天数者。”

   [9] 过去朝中负责星相的司天监很辛苦,每天晚上观星相要一直看到后半夜,还要记录,按照历法推算日食、月食、五星位置等天象,还得早起,看太阳升起前的天象,早朝也得去,中午才可以休息。所以,日理万机的宰相,是没空天天看星相的。

   [10] 《汉书·翟方进传》:“方进忧之,不知所出。会郎贲丽善为星,言:‘大臣宜当之’。”

   [11] 《汉书·天文志》

   [12] 刘次沅等,《古代“荧惑守心"记录再探》,《自然科学史研究》Vol.27 No.4 (2008)

(2016/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