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尷尬七年之癢一幽愁暗恨]
橘绛轩
·夏即逝
·歧視
·
·帶刀
·冬猶寒
·怎不隨俗
·藍花楹三绝
·孫文冥壽感懷
·半齋明月醉清風
·鐵肩道義秉筆直書
·高要詩人陸鏢章雜記
·女兒重返運動舞蹈大賽
·隔洋記取樂篇章南溟秋興
·平水韻四支母國文藝壇亂象
·兼南兼北读西澳平民亦东亦西
·读墨爾本齊家貞泣血著紅狗有感
·觀陝西戲曲藝研院小梅花秦腔演出
·尴尬人遭遇尴尬事打上法庭衝突
·尴尬人遇尴尬事打上法庭醞釀
·尷尬人尷尬事打上法庭叫板
·尷尬人尷尬打上法庭高潮
·尷尬人事打上法庭尾聲
·等你等到花兒都謝了
·海曙雲霞綠柳陽春
·捌玖陆肆廿八祭
·高高的白樺林
·追思劉曉波
·致執政者
·劉曉波
·文貴
·
·“寫下重點”及“令其發生”
·入鄉隨“俗”
·亂世邪魔
·肛裂英雄!
·夜未央
·感天宮墜地濱州像倒公雞雕落浙大煉丹
·敢不隨“俗”?
·百年身後,漫話漁樵
·聞美國會議員要求關閉所有孔子學院有感
·觀金正恩川普於新加坡舉行歷史會晤
·上合峰會後青島逢萬年不遇暴雨
·美國政府發佈加征關稅清單
·新州作協王大鵬座談會
·研討會得遇謝虹君
·王晨遊說未果
·正恩複來
·無題
·羣主退群
·大陸普通股民
·鎮江退伍老兵維權
·六月偷閒與眾智叟雅集
·大陸媒體回應中美貿易關係
·中共駐澳使館喝令澳洲節目下架
·新華社參考消息評論中國與美國股市
·大陸官媒竟鼓励市民主動放弃領取養老金
·澳大利亞國會正式通過反外國幹預法
·黃一川徐匯區世外小學雙亡血案
·啞然失笑於大要有大的樣子
·刀俠楊佳往生十年後記
·人民幣大跌破關口
·驅逐中共喉舌
·中共反美
·壟斷
·他們有槍
·美國獨立宣言
·滬民喊還我養老金
·海航董事长於法国死亡
·商務部高峰評美國對華征税
·洗腦之言沒有了祖國你啥也不是
·馬光遠先生點評之中國大陸股市奇觀
·美國開始徵稅中共官媒頭條文章不敢報導
·商务部叫嚣不會向美國霸凌主義低頭
·迪外與藏民朋友们共祝尊者長壽
·中共走投無路中國絕處逢生
·馬來西亞終止一帶一路
·曉波遗孀劉霞自由
·中共厚顏無恥
·共克時艱
·週年
·王健詐死
·解讀勿忘國恥
·貿易開戰滿地找牙
·讀茅于軾先生諫言有感
·預言兌現三峽工程禍國殃民
·感習近平消失人民日報頭版標題
·弗蘭克林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國
·古巴新憲法將承認自由市場制度私有財產
·七一七爆料海航周年郭文貴先生接受路德訪談
·是夜郭文貴先生格外鮮明地道出堅定立場
·郭文贵爆料全面開戰給盜國賊下戰書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價再破關口
·美國川普推特關注人數半
·大陸西南西北暴雨成災
·贈中共外交發言人
·中共吸血狂魔
·娘親爹親
·疫亂
·三零市場
·美中贸易较量
·赴俱樂部年度聯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尷尬七年之癢一幽愁暗恨

   轉眼之間,結婚六年了,卻依舊沒有孩子。

   吃飽了瞎想,馬上就到了人人都說的七年之癢。

   即將面臨的豈止是七年之癢,簡直就是七年之“恙”。

   

   “你有病,當初不想要孩子。”先生別有幽愁暗恨地發著牢騷。

   沒錯!我有病。醉酒的都說:我——沒——醉,可是我的的確確是醉了,我醉的不是酒,而是每每外食,逢宴必點的“松仁玉米”(諧音)——生兒育女的心病。

   

   剛結婚那時節先生他屢屢出差,離京赴遼二十天,回京十天;離京赴滬二十天,回京十天;離京赴閩二十天,歸京十天;離京赴滇二十天,歸京十天……全國各地,周而復始,連年不斷。

   剛結婚那時節太太我在做期貨,上午賺三千,下午賠九千;這周盈利五萬,下周虧損八萬;本月帳面浮利二十七萬,下個月淨虧三十三萬……那如同蹦極跳一樣上下震盪的大盤和殺人不見血的行情,真可以說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書曰:凡女子體內脂肪不足體重的百分之二十五者,不孕之概率超高。

   做期貨賺錢了,踏遍京城無覓處,擺宴席吃大餐順帶唱卡拉OK,我的體重蹭蹭地暴漲;做期貨賠錢了,躲進小樓成一統,茶不思飯不想覺也睡不著,只一個晚上我就成了過昭關的伍子胥,只不過不是白了頭髮,而是驟減了體重,整整十斤。一個月內可以增肥減重三四次,體重就像過山車一樣忽高忽低,跌宕起伏。某一個清晨,被無法無天驟然翻盤的行情折磨成清瘦竹竿的我,在體重秤上飄搖地站著,仔細地算著被市場盤剝後自己丟失的斤兩,竟然有了賭徒一般的絕妙體驗——在門庭若市的時候入市跟風買進頭寸,在門可羅雀的時候割肉斬倉,保證本人開辦的“期貨減肥中心”裏的會員個個瘦身成功。至於成本傭金嘛,分文不取,悉數繳納給中國的期貨市場!

   

   打嗝抽筋,放屁閃腰,都是寸勁兒。

   偏偏先生回京時分,我正在賠錢的飄搖減肥階段,他興致高昂地想小別勝新婚,我這裏不是虧損虧得神思恍惚,就是大病初愈體重偏低;偏偏先生離京時分,我買進了恰到好處的價位頭寸,他耳鬢廝磨地與我依依不捨,我卻已經心無旁騖地懸一念於大盤,摩拳擦掌地準備和市場來一番較量。

   真掃興,先生說!

   真高興,我心裏想!

   

   再後來,先生的歸去來成了我緊盯大盤買入賣出的反向指標,屢試屢驗,毫釐不爽。仿佛吸食慣了海洛因白面兒的大煙鬼,壓根兒不屑於再去抽生鴉片膏子,我和期貨市場的“臨時夫妻”做得如膠似漆,活色生香。哪里還顧得上和先生“你儂我儂,忒煞情多”地要孩子。看著他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收拾行囊準備要走,我抿嘴挑眉瞪著眼睛,跳到他面前,開玩笑地逗他說:你快走吧!你一飛出北京城,我放空的四十手大豆就要賺錢了!

   

   

   初次認識先生的時候,兩百毫升的啤酒灌進肚,先生就被撂到在小餐館的長凳子上,臉紅紅地,竟然睡了。同去的一行人等聊天猜拳依舊,將進酒杯不停……等到夜色闌珊,先生一個鯉魚打挺從長凳子上坐起來,睜開惺忪的眼睛,笑笑說:不好意思,醉了一覺。那時候恰巧我剛剛點好自己鬥酒的瓶子個數,除了兩瓶一斤裝的白酒,一共飲了十六瓶啤酒,每瓶七百五十毫升。翻著眼白我也笑了,心想:小樣兒,妹子我喝的量夠他醉兩個月的。嘴上沒有把住門兒,玩笑就信口胡說出去了。誰知道先生聽了並不氣惱,反而搖搖頭,附和著我的玩笑幽幽地說:不止!如果算上那兩瓶子白酒,本人——至少醉酒——半年!

   

   先生頻繁地在全國各地出差,培訓考試大修檢測,加班加點,馬不停蹄;外加觀風賞景,樂山玩水,品嘗佳餚。久而久之,飲啤酒就當成了飲白水,即便是幾乎不沾的白酒都能喝上半斤也躺不倒。“不是我們改變了世界,而是世界改變了我們……”我哼著小曲走上前應門,看著走南闖北之後吃得紅光滿面的先生,扛著大包小包的土特產微笑地站在門口,就知道現在讓他醉一回有多麼的不容易了。

   

   按籍貫說,咱是天子腳下京城人士,而先生的祖上,則一直居住在曾經的“幽雲十六州”那個地界上;照科學論,無論是地緣還是血緣都不靠近,故而從生物學角度相對而言,雜交出來的品種兒應該沒問題。可眼瞅著我的年齡越來越大,因此上格外地擔心第二代的先天基因會有閃失,或者發生突變,總而言之一句話,怕孩子生下來不聰明伶俐,所以成天價神經病似的嘀嘀咕咕,沒完沒了。

   

   先生聆聽在耳朵裏,銘記在心目中,落實在行動上。沒多久就找了個夫妻最佳受孕早知道的網上線上評估表格,依照要求我們輸入出生年月,性別,血型和生理週期……敲一下回車,雙方的體能智力精神心理這四方面非常吻合,相當和諧,絕對高峰的日子就逐一顯示在紅黃藍綠四色線條交匯的座標圖上。

   

   看著簡單易行的座標圖,喜上眉梢的我的一蹦三尺高,摟著先生左親右吻,然後趕忙拿起筆抄下來實力重疊的日期,用紅筆標在掛曆上。我盤算著——首先,要調理兩人自身的作息起居,還要注意鍛煉身體;其次,要注意膳食粗細結合,葷素搭配,多吃新鮮瓜果蔬菜,堅決杜絕酒精;然後,到那時沐浴更衣,開個地燈增加點情趣,最好放幾曲輕音樂,或者民樂,或者小夜曲;再有,穿什麼顏色的內衣呢?暖色還是冷色?含蓄點兒還是暴露點兒?

   

   “啊呀,不行啊!”我花容失色地叫喊。

   “又怎麼啦?”先生問道。怕吵著街坊四鄰,壓低了聲音的我,重重地搖頭,歪歪地撇嘴,“一年攏共就只有八九天的和諧時間,還基本上都是在——大官人你出差的日子和小奴家的經期。”

   

   天呐!這孩子是沒法子要了。先生立馬兒就像是冰雹砸過的玉米稈子,低下了頭。

(2016/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