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石三生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八十一
   
   小儿子喜欢看动画片,并很早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邪恶最终都会被正义打败”。他爹我有心纠正他这个糊涂的概念,却发现很难用自己所知道的动画片里的故事来说服他。
   
   而到了现实,他爹我被邪恶已经胜了快十年,至今、都还看不到正义到来的迹象。虽然口头上、常常要跟孩子说“自己一定能最终打败王八蛋”。但在王八蛋们真的遭殃之前,这被邪恶占据上风的滋味,除了忍受、也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吧?


   
   此时想想,所谓的良知、还真的会害死人啊!
   
   看到顾晓军先生的《刘刚事件》,感慨良多!思之再三,反倒是顾先生的“猪八戒照镜子”形容的我最切切。“刘爷”若是石三生我的投名状,日后、想必“伟大的周小平”也是我早已芳心暗许的伏笔吧?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没“笑纳”刘刚奉送的任何实惠或虚名,除了“刘刚”本人之外。石三生我虽然愚蠢,却还懂得与“刘刚”两个鼎鼎大名的字眼比起来,什么“朝阳群众”之类的无名氏们,实在是不值一提。
   
   还是那句话,打从百度空间成名始,石三生我就喜欢恭维别人、乃至是反对自己的人。常常弄巧成拙也好、甚至是“猪八戒照镜子”也罢,都不过是一种习惯使然。还请顾先生与读者诸君,不必于此耿耿于怀吧?
   
   更何况,我真正的敌人,就是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无论刘刚们玩什么阴谋诡计,我都不能将自己的遭遇怪责到他头上不是?刘刚们的恶,在于“不费一枪一弹,就屈人之兵”而已。以此而论,也算是极为高明的卑鄙了!
   
   实际上,我知道、至少有一个人,是明白我在说什么的。但人家既然像当初那个潜伏在我博客中的法官一样,只是“一言不发”。我也不好强人所难。更何况,让别人为自己分辨,一直都不是自己的性格。
   
   不得不说的是,顾先生的思想之卓绝、真的是让我无话可说。但与实际的结合,却有时难免差强人意。或许,这都是因为当世已无人能达到顾先生的思想的高度之缘故吧?而这,恐怕也只能成为顾粉、包括我自己的遗憾了!
   
   还是那句话,石三生我生来的性格,不会去抢任何人的功劳。如果可能,我甚至愿意以自己所有的这些子虚乌有的“功劳”、换回平静的生活。于韩寒事件,我也是在后来很久、才知道顾先生挑起的韩白之争。
   
   写到此,不知为何、就想起了傻傻的古人知道的两个道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以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或许都是因为心思恍惚所致吧?
   
   最后,算是送给刘刚及所有这一切的“设局者”吧?高尚、卑鄙暂且不论,只这一招“抹书间韩遂”,玩得实在是让石三生我心服口服,尤其是刘爷们还是当“阳谋”一样、玩的这局game!
   
   最最后,说一个石三生我在这个“局”中的一二:2016年1月18日,我作文《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写这篇文时,知道的杨恒均与这家书店相熟。而且,我还知道了这帮罪犯被抓、是刘爷的功劳。而而且,我还知道那个什么“华夏当”曾经说过要“准备10年”的话,到了停摆前夕,却又说“很快就见分晓了”(大意)!
   
   最最最后,不说也罢。
   
   【石三生 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02:48】
(2016/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