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观察
·偶感两则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作者:韩尚笑

   (一)

   清明纪念什么?

   清明节,是华人数千年的传统。这一天,有孝心的人,烧香拜祖,对逝者亲人寄上思念,无可厚非,天经地义。

   然而,中国人真讲孝道吗?我历来怀疑。当一个民族,不能把社会和公众的福址放在第一位,以坑人利己为己任,是孝是道吗?哪有前辈嘱吒一定要遗害世界的?如果只是后代坑爹,那大谈孝道过清明,是不是亵渎?

   上孝下教,不应只是形式,而应是全社会自觉的意识和行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与人为善,与己为善。可不知从何时起,在沿袭守旧中,创造出了无数山寨,假货泛滥,坑人坑己,这是什么德行?什么操行?

   这样,清明便不是拜祖,不是对逝者的思念。对前辈口是心非,是我们的传统吗?是清明节的全部吗?不是,当然不是,可我们在做,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清明节,还有何意义?用英语说就是,Give me a break!

   今天的中国,举国上下,只讲金钱!有钱就任性,不讲人性,对道德环境大开杀戒,特想毁灭一切!这难道是祖传的法宝?还是我们自己坑爹又坑儿?这让我们的后代,将来如何纪念我们?纪念我们没清没明?整个一团混浊?!

   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不讲爱,不讲操守,不讲人性,怎么可能有关爱,有顾及他人,顾及环境的人性?怎么可能有道德的底线?一个缺少人性的国度,哪有清明?如果没有内容,形式何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二)

   怎样纪念清明?

   生老病死,是人的属性,是活的曲线,生活的道路。我们生来以啼哭开始,生命又在痛哭中结束。难道这是我们的全部?人难道是眼泪泡成的?到底我们是眼泪?还是我们是眼泪的用途?

   人活着不易。不能简单理解,不能乐观面对,已够愚昧。无论怎样,人都必须活下去,不能放弃只活一次,那亿万分之一的机会。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乐乐呵呵?况且,生活中的乐趣本来就不多,为什么还给自己添堵?堵的还不够?

   诚然,人有生死。但我们不能认为有死就一定是悲剧,就必须以泪相伴。悲剧,之所以是悲剧,就在于我们应尽可能地减少和避免,而不是强化放大。多一次叙述,就多一次伤痛。在人生的调色盘上,要多点儿暖色,少点儿冷色,对不?

   对明暗比例的调节,会减轻痛苦的程度,减少震撼的冲击。这大概就是进餐时听轻音乐,而不是放哀乐的缘故吧?

   今天的西方,早已抛弃了中世纪那阴森森灰暗的悲伤,转以庆祝的方式,纪念逝者伟大而不平凡的一生!难道我们非要沉溺于中世纪的苦难,死嗑到底?

   中国人,开明吗?哭哭啼啼地来,悲悲戚戚地去,有完没,到底是活还是不活?我们不能控制生下来时的啼哭,但我我们可以表达对逝者的敬意,控制嚎啕大哭的形式,行不?

   痛哭,不是逝者的意愿,不该成为我们的哀思,而应是我们共同分享的美好记忆。

   活是暂时的存在,死是永恒的安息。清明,是哀伤永恒,还是欢庆一生?

   转自《今日悉尼》

(2016/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