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走向大自然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什么人应该从美国滚回去?
·在美国的中国人 (前言)
·简单说说共产党这几个头头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二) 台湾同学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我在LAMAR 的日子(一)大陆同学 (上)
·我对这个声明感到愤怒
·中国用红黄蓝大结局向世界宣布中国进入畜生时代
·郭文贵事情过后的反思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一)初到与大陆同学 (下)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三) 徐进事情
·中国欺骗风正横渡太平洋向美国刮来
·格丘山遇到胡锦涛
·为假将军叫冤
·难道我们这个时代还不如袁世凯时代?
·司令我知道你新见解是没有的
·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 “翻白眼” 事情为什么这么恶劣
·解放军为什么要砍首蔡英文
·从毛泽东梦到习近平的梦 ------愈做愈可怕的中国梦
·中共打一场人民说谎战争
·北京打了一张漂亮的外交牌
·暴风雨的前奏曲:中朝美外交战
·力作预告: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和川普在战争中的劣势
·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和川普在战争中的劣势 (上)
·中国为什么会经济突然起飞和知识产权
·忆苦思甜, 才能不忘本 没有美国帮助, 中国哪有今天
·我的翘屁股 CHRYSLER
·欲与美国试比高
·枪支开放,美国托大,黑人枪杀和中国洗脑
·战争是人类智力达到极限和人类能力无奈后的选择
·中朝美斗智, 玩的非常精彩, 漂亮
·忆苦思甜, 不忘本, 没有美国,就没有今天中国
·旅欧记行
· 从毛泽东梦到习近平的梦 ------愈做愈可怕的中国梦
·反动学生与中国法律
·川普的这点事在中国不够塞牙缝
·如果川普现在被暗杀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 北大荒悲曲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我为什么讨厌范冰冰?
·姚谷六仙对金庸作品的看法
·我的移民观
·为什么要给孟晚舟 戴了手铐还上脚镣
·论美国佬强迫土拨鼠飞之荒唐 ------兼论海外民运一事无成的原因
·为什么加拿大的审判是荒唐的?
·美国法庭无法承担劉強
·纪念吴宏达
·从爱因斯坦和鲁迅对中国人的描述谈起
·感怀习近平的“ 更无一个是男儿”
·天是平安夜, 我一点不感到平安, 我对来年的形势充满忧虑
·我们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中共政權的垮台?
·请尊重我的知识产权
·看到老实人不欺负罪过
·月牙泡的回忆,美食家李喜元
·中国苦难石崖中挤压出來的铁汉车启轲
·曾节明为什么恨我入骨?
·为什么曾节明很可能是中共特务?
·张瑜,一个我怀念的共产党老干部
·值得一阅的论述川普的绝妙文章:大漂移时代
·二十世纪人格最尊贵和我最尊敬的中国政治家
·别了, 独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下面说的事情有些血腥,丘德功的故事加上这一段才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七十年代未,我已经调到大庆油田好久了。如果在油田碰到当年农场的朋友会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有一件事可以说明这一点。
   
   那是我儿子得了肝炎,去大庆传染病医院挂号。人排得非常长,我正发愁的时候,突然在走廊上看到了张崇,一位曾在农场一起积肥的难友。他也马上认出了我,一当知道我是带儿子来看病的,他马上将我领到他的病室里,他现在是主任医生,他竟然将其他病人和护士都轰了出去,高兴的说专门给我儿子看病,使我感动得快掉下眼泪。他一边看,一边不断说,看到你今天这个样子我心里高兴,我心里高兴,我记忆中你是穿着一身满身窟窿和油腻的衣服的。


   
   张崇有一半白俄血统,长得高大英武,他曾经是国民党的军医,以后又变成共产党军队的少校军医。转业后在大庆医院中因为一个医疗事故,使一个颇为重要的人物死了,被以阶级报复的原因定为现刑反革命, 送农场劳改。我们在四队共事时间不长,他就调到一队去了。看着他专心给我儿子看病的已经苍老的面孔, 将我带入一个风雪迷漫的冰天雪地的记忆,我拿着铁锨在满天的雪花中冷得发抖,一个高大的中年汉子抡着镐头在刨地,他的鼻子中流出一道长长的清涕,他就是张崇,看着他现在穿着白大褂,戴着医生帽子在诊断的样子,我心里在说,谢天谢地,那个恶梦总算过去了。
   
   实际上我与张崇共事时间并不长,所以印象彼此并不深,在大庆遇到下放干部张瑜的那天,我才是非常激动,他才是我在农场,在同一个大田班中出生入死,朝暮与共的患难之交啊。
   
   张瑜是延安干部,三十年代就参加了革命,他的党龄比我的岁数都大,在农场的八年生活中我们结下了深厚的改造友谊。更确切的说,他从来没有将我当为反动学生对待,而对我有一种像长辈对孩子的关切。他曾经为了怎么正确对待一个犯错误的青年学生,在队部的党支部会议上与邵兰新吵了起来。这在文革中被作为包庇同情反动学生列为他的一条罪状。在丘德功被打死的会议上,他也差点被打死。我将来会另外写文章来纪念我们之间的珍贵友情。
   
   张瑜看到我也特别高兴,他告诉我,他的问题也得到了部分纠正,恢复到十七级干部待遇,虽说离他原来的十四级尚远,但他已经很满意了。他详细地问我现在的情况,为我的处境改变高兴。接着我们谈起了丘德功,都认为邵兰新当年那样对待他太过分了,张瑜说,不过邵兰新已经得到报应了。我有些不明白,迷惑的看着他,张瑜说:
   邵兰新死了,你不知道?
   我说不知道。
   
   下面是张瑜告诉我的故事,整个叙述中张瑜没有一点对邵兰新这个悲惨结局的同情,甚至还有罪有应得的幸灾乐祸。张瑜在四队的日子中饱受邵兰新的歧视和迫害,他有这样的情绪是非常自然的。
   
   邵兰新一家六口人,四个孩子,老大是女孩子,十八岁,已经到情窦初开的时候,与农场最下面养牛场的放牛娃产生感情,两人开始恋爱。等到邵兰新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两人感情已深。邵兰新非常看重他的干部身份,认为自己的女儿必须配干部的子女,才是门户相当,嫁给放牛娃太没有面子了,采取了禁止他们来往的硬办法。以我对邵兰新的了解,他这样霸道已经形成习惯,而且本人不觉得是错的。女儿当然是听父亲的,可是放牛娃不甘心,硬到邵兰新的家中来看自己的情人,邵兰新叫他滚出去。我想起邵兰新凶起来的样子,那种慑人的目光一定很怕人,可是放牛娃可不是我和丘德功这样的书生,他磨了一把杀猪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冲进了邵兰新的家中。
   
   那一定是一场惨烈无比的博斗,邵兰新的家中打得天翻地覆,邻居听到动静报告了保卫科。等保卫科召集了民兵将邵兰新的家包围起来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动静了,可是里面黑洞洞的,一股血腥味传了出来,民兵不愿作无谓的牺牲,就在门口大叫,叫放牛娃放下武器,缴枪不杀(其实放牛娃根本没有枪)。直到天蒙蒙亮,民兵确定里面战斗已经结束了,才进去。
   
   
   走进去後,邵兰新房子的墙上,天花板是全是血,邵兰新的老伴,四个孩子都死了,放牛娃也自杀了,唯一活着的是邵兰新,他身上被戳了五十多刀,疼痛非常。送到卫生所去的时候,在昏迷中不断恳求再给他一刀。过了一个时辰,他死了。
   
   听完这个故事,我半天无言,说不出什么感觉。
   
   这是不是丘德功冤案的延伸,一个在人间无法说清楚的事情,老天做的判决?
   
   我活到这个年纪,对因果报应,宗教信仰,进入了一种超意识的境界:一方面我一生看到很多离奇的事情, 包括我自己的命运转化浮沉,隐隐约约感到有一个神奇的力量在控制一切;但是另一方面,我也不太相信人类为了自己生死和荣华富贵等等疑难问题,所创造的对口回答这些问题的拟人化的上帝。我觉得生死的谜是人类智慧的极限,不管科学怎么发展,永远无法突破,如果突破,就是人类自己的毁灭和终极。
   
   如果邵兰新的结局确实是老天的报应,可能有些太血腥了,不过这个老天的行为与东方民族的认知观倒是符合的。最后的结论由读者去见仁见智吧。
(2016/04/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