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中共树倒党员散”系列报导之二 中共现状与大清朝灭亡前惊人相似]
九剑博客
·美国在一个重要政府报告中曝光江泽民的法外第二权力中央
·美众院新法案 拟制裁中共迫害人权者
·玉清心:还高智晟自由 是历史的选择
·江泽民集团慌不择言 一句话泄露心底秘密
·美5379号法案提案制裁迫害人权者 断其逃美企图
·八律师将组团为“建三江事件”受害人辩护
·高智晟八年冤狱届满 仍未能自由发声
·高智晟获释 已经到达岳父家中
·高智晟今天出狱与妻短暂通话令人伤心
·重温高智晟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书面声明
·高智晟出狱健康不佳 牙齿松动馒头掰碎吃
·美国会议员:给予高智晟真正的自由
·耿和:高智晟健康不佳 狱中受到酷刑,希望高智晟获得真正的自由
·2名红色高棉前领导人被判终身监禁 大陆网友欢呼(图)
·北戴河会议敏感期 江泽民最害怕的字眼惊现官媒
·明慧资料馆:恶人榜
·高智晟生死劫难 中南海高层博弈的聚焦点
·法轮大法在海外褒奖决议
·追查国际曝光部份迫害高智晟律师责任单位与责任人
·李东生进贡女色行贿博升官 央视女主播再聚焦
·四份名单锁定江泽民及其集团逾万名马仔
·美公开第5379号法案 制裁涉案中共官员 波及直系亲属
·新唐人放《真实的江泽民》法拉盛居民热议
·高智晟让中共最为恐惧的两个举动
·美媒:中共长期对政敌作出骇人听闻的事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仍在继续
·美媒:中共长期活摘异议人士器官
·281决议案全票通过 罗伊斯表态持续力推
· 《大屠杀》:百万法轮功学员被监禁 逾6万遭器官活摘
·纽约邮报:中共长期活摘良心犯器官
·高智晟遭受严密监视 营救行动继续
·吉林法官:法轮功案件 政法委有“内部规定”
·紧急呼吁 三律师牡丹江会失联
·【禁闻】追查国际揭露中共对法轮功新政策
·长年黑牢迫害 耿和:高智晟难正常言语
·伍凡:中共高层博奕 军事政变与反腐转向
·高智晟出狱不会说话 儿子伤心
·灾难、罪恶与救赎
·江泽民变态妒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
·黑龙江桦南县一场被称为“笑柄”的庭审
·人权组织:高智晟牢中受虐 不能正常说话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迫害法轮功元凶罗干罪状公告
·前北大教授向美国主流精英曝光司马南真实身份
·真实照片曝光 中共警察残忍超出你的想象
·赵迩珺:逮捕江泽民才能让历史发生转折
·赵迩珺:“抓江灭共”是中国当务之急
·华国锋是毛泽东私生子 晚年要求恢复身世被拒
·〝江泽民必然被公开逮捕〞 纽时抛出终极大老虎
·港媒:又一名中共政治局前常委上〝打虎〞名单
·【今日点击】最恐怖人间地狱 最勇敢的人被完全摧毁
·明慧专题: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跪着遭恶报
·中共撕裂香港 两大阵营对抗规模前所未有
·【今日点击】北戴河会议场面混乱 超过薄王时期
·美媒揭中共解决政治犯的秘密途径 超残忍
·港反占中游行 参与社团大吃大喝丑态百出
·【今日点击】中共又一惊人政变计划曝光
·烟台老人为自己无罪辩护 法院不敢提法轮功
·反占中游行令香港中共地下党及黑帮特务组织大曝光
·一本书大陆传播 中共惊恐万分但不敢公开回应
·张德江南下深圳给江泽民安排“生日礼物”
·【今日点击】深陷中共内斗 中国禁毒大使成龙的儿子被抓
·【今日点击】周永康徐才厚参与的未公开的惊人罪行
·天谴
·骇人听闻!前广东侨联官员曝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细语人生】起诉江泽民第一人-千万富翁朱柯明的故事(上)
·王立军一张照片在美国精英阶层中流传
·鲍彤:邓一辈子靠别人吃饭 复出得益于死不认错
·赵紫阳解密邓小平废黜胡耀邦的两个原因(图)
·《纽时》刊文曝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夏树:别为江泽民的妒嫉卖命
·掸封尘:央视何止淫乱 更邪恶之事起萧墙
·美签证限制机构名单热传 中央电视台居首
·2001年除夕的天安门自焚,北京做过了头(组图)
·奇观?天意?潮流?选择
·〝政变名单〞全盘大曝光 还有谁未落马?
·法学教授:江泽民不能获豁免
·【微视频】中共正在抹煞活摘器官证据
·【禁闻】葛特曼:器官摘取 北京高层全知情
·超95%冤案为刑讯逼供 中共司法腐败被推前台
·加国法轮功大集会 政要民众齐支持
·殴打法轮功学员 香港青关会成员首次被判刑
·追查国际:追查张高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通告
·江泽民姘头陈至立对国人犯下的最大罪行
·视频:此人令世界重新定位中国
·王立军专利上热词榜 杀人专利添活摘新证据
·三本书详证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罪行
·乔石退休提交的政治局报告 看完我惊呆了!(组图)
·美专业医学杂志曝中国器官移植内幕(一)
·美专业医学杂志曝中国器官移植内幕(二)
·江泽民私下对一政治局委员说的歹毒言论曝光
·富可敌国!揭秘刘云山父子的发迹之谜(组图)
·一位加拿大警官和法轮功的不解之缘
·日媒曝江泽民住院 疑似膀胱癌病危
·大陆导游:全球旅游景点都成退党点了!
·追查国际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及随行官员李宪生、佟
·徐才厚招了:郭伯雄泄中央绝密内情
·港媒起底成龙 涉曾庆红弟弟与军方
·公开张高丽车队来到捷克布拉格时候的一幕
·人大全面封杀真普选 香港公民抗命将启动
·【今日点击】大暴雨后香港出现最震撼场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树倒党员散”系列报导之二 中共现状与大清朝灭亡前惊人相似

【大纪元2016年04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现今中国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经济下行压力巨大、金融市场波动加剧、意外事故群体事件频发。社会危机处于爆发、蔓延、恶化状态。人民的怒气如同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接上文:“党员”成贬义词
   中共党员羞于表露身份

   

   翻看历史发现,中共的现状与大清朝灭亡前的景象竟惊人相似。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共体制内人士以借古喻今的方式,暗示中国正处于
   大变局的前夜。
   中共灭亡的命运无法逃避。
   
   大清朝灭亡前的诸多神秘预兆

   2011年10月10日,《中国经营报》发表的大陆自由撰稿人傅国涌的文章《1911,大清朝完蛋的前夜》近期在网络被热传。
   傅国涌作为民国史研究专家,对清朝末年的景象在文章中做了描述。文章开始便给大家展现出大清朝完蛋前的情景:“进入1911年,北京所有掌权的人们,没有一个想到他们快完蛋了。我看到那个时代掌握大权的人留下来的日记,包括他们的回忆、他们的书信,没有一个人在10月10日之前想过大清朝快完蛋了,从上到下都没有。他们的日记整天记录的就是吃饭送礼,看上去似乎真是繁华的‘盛世’。”
   但是在大清朝垮台之前,其实出现了很多神秘的预兆,文章举例说,“老百姓中纷纷传说天上将会出现一颗慧星,慧星现,朝代变。从1908年到1911年,短短的两三年间,民间到处传言大清朝要完结了。”
   傅国涌说,在当时人们的日记里发现,至少有三个不同地方的人看到了彗星滑落的现象。综合当时报纸的记载,好多人的日记和回忆可以确认,那个时代《烧饼歌》《推背图》是最流行的读物,是中国人改朝换代时的一个心理寄托。
   傅国涌分析说,大清朝为何脱轨?第一个因素就来自这些神秘预兆,其背后是人心的变动,人心思变。
   1909年至1910年连年大雨,南方多地因水成灾,粮食欠收。粮食危机带来金融危机,多家银行被挤兑关门。米价、房价急剧攀升,贵得惊人。
   有意思的是,文章还提到“很多人当时的日记里每天都是不同的谣言记录,但过了几天,谣言统统都变成了事实。比如说今天写的‘太原沦陷’,明天写的‘西安沦陷’,过后一个星期都变成事实。”这景象与当今中国社会“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竟如出一辙。
   文章还描述说,大清朝之所以脱轨,不光金融有问题,银行要关门,国库也没钱,这是财政困难。一个天朝大国,到了国库山穷水尽的时候就一天也混不下去了。钱都到哪里去了?毫无疑问是落到私人的口袋里了,许多亲王、贝勒和大臣家里都很有钱,唯独大清朝的国库没钱。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也在重复周期性的规律。傅国涌的这篇文章在2016年再次被热传,与现在中国出现的诸多问题似乎有了某种契合。
   “癸酉之变”大清朝由摇晃走向垮塌
   去年网络热传的中纪委官员习骅的文章《官员都在坐等出事》,讲述了清朝由盛转衰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癸酉之变”。
   该文介绍了发生在1813年秋天的一次未遂民众起义——“癸酉之变”。文章称,当时一些直白的民谣早已家喻户晓,而在中国历史上,民谣一贯具有政治风向标的意义。但各级官员早就知道要出事,却都像请客一样,把问题迎进了紫禁城。嘉庆皇帝差一点儿就成了大清的末代君主。
   文章说,“癸酉之变”是大清重复历史周期律的不祥之兆。正当整个官场鼾声一片时,国情和世情发生了巨大变化,清朝进入加速下坠通道,灾祸接踵而至。“帝国大厦由摇晃走向垮塌,癸酉之变只是第一步——费正清找到了原因:官员们都在坐等出事!”
   清明上河图》里隐藏的危机
   今年清明节前夕,4月3日,大陆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网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以“眼看着朝廷危机四起,他只能向皇上隐晦地画点实情”为题推荐了《人民日报》的署名文章“《
   清明上河图》里的黑色幽默”。
   据悉,“《清明上河图》里的黑色幽默”这篇文章是由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余晖所写,他认为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为宋徽宗绘制了风俗画长卷《清明上河图》,表面展现商贸繁忙的开封城,其实是警示宋徽宗种种乱象:占道经营、船桥相撞、城墙失修、私粮控市、官员仪态等。
   文章最后表示,宋徽宗不愿理会画中描绘的一系列不祥之兆:“历史给予宋徽宗的一次重要机会就这样白白地流逝了”。
   对此,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向大纪元记者分析,《清明上河图》表面是繁华景象,背后却是危机四起,和现在的形势非常相似,这是作者以古讽今,现在同样也是表面繁华,内部却是暗潮涌动、危机四伏。
   华颇强调,中共体制的弊端所造成的现在的社会现状,习近平无法解决,除非习近平走民主宪政、普世价值这条路。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眼看着朝廷危机四起,他只能向皇上隐晦地画点实情”,单看这标题,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已很明显。
   “中共树倒党员散”系列报导之二 中共现状与大清朝灭亡前惊人相似

   人们只看到了“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繁荣,而没有看到其背后的危机。(清明上河图局部,故宫博物院提供)
   习近平“文胆”暗指中共处于生死关头
   今年4月3日,财经网在微信再次刊出前中央党校副校长李书磊于2014年为戊戌变法百年写的祭文《说什么激进》。文章谈道:“变法(或称改革、维新、改良)历来是一个政权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以非革命的方式自求生路的措施,是统治集团在对政权覆灭的畏惧感、对国家存亡的责任感支配下采取的一种自我抑制与自我更新。或者是由于环境的突变,或者是由于弊恶的长期积累,总之到了生变法之思的时候政权已经是面对危亡了。”
   文章还放出重话,“能否变法是对一个政权素质严峻的考验,没有比这种考验更真实、更恼人的了,通过则生,通不过则死。”
   官媒引用清华教授的话说明中共处境
   今年4月4日,中共党媒《学习时报》引述学者、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对改革的看法:改革开放之初,中共想到的改革,不外乎就是从某个起点走向某个终点,起点是旧体制,终点是新体制。这个过程的结果会怎样呢?按照当时的逻辑来说,只能想到两种结果,一个是成功,一个是失败:如果最后走到终点,改革就成功了;如果又回到原来的起点,改革就失败了。
   孙立平表示,但是,其实还有第三种可能性,就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它不走了,不动了。它不但不动,还把这种状态定型为一种相对稳定的体制。
   改革出现了一种停滞,“有人不愿意往下走了”,换句话说,下半场有人不愿意接着踢了。
   中共体制内专家破禁忌公开提总统制
   4月2日,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联合早报网专访时分析,中国正走在“历史大变革的前沿”,它正在重新寻找国际关系、经济发展和政治价值的三大定格,在目前仍“未定格”的不确定过程中,对内对外“必然引起很多紧张”。
   汪玉凯认为,如何找出能够真正被人民认可、被国际社会大体认同的制度设计和有效的制度架构,这才是高层必须要做的。
   汪玉凯提到,至于有人说,中国未来可以由国家主席制变为总统制,他认为形式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关键是制度设计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即使中国的政治体制变为总统制,从目前中国的政治生态看,必须是“系统性改革”。
   汪玉凯说:“如果再回到文革的价值形态上,中国肯定没有前途。”历史潮流是向着民主和法治方向演进。
   时事评论员石九天认为,通篇来看,尽管汪玉凯的看法仍有局限性,也可能他没有说出真心想法,但是这已是中共体制内人士重大的突破,开始公开讨论总统制的问题了。
   反腐专家承认现行体制架构存在问题
   同样谈到体制问题的还有中共纪检监察学院前副院长、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
   李永忠在今年3月10日发表的文章《反腐终极目标不只是抓贪官》中语出惊人:“只要不搞政治体制改革,不搞政改试点,只要党委不分权,任何一个纪委都不可能对同级党委进行有效监督。”
   “党委只要把决策、执行、监督三个权拿在一起,不管是中纪委、省纪委、市纪委、县纪委,都不可能‘对同级党委特别是常委会成员’(十八届三中全会语)进行有效的监督。党委的权力结构不改,案子难查处,监督难实现,纪委的监督责任也很难落实。最多是扬汤止沸,而非釜底抽薪!”
   李永忠说:“一两个高官落马,是个人素质问题,上百个高官落马,是权力结构问题。素质不高自然是贪腐的原因之一,但是权力结构在里面起的作用更大。”
   2015年4月23日下午,王岐山在中南海会见了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比较经济学家青木昌彦和成长于北京的日本人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德地立人等日本裔的政治经济学者,谈及反腐、改革、法治等具体问题。
   王歧山在对话中承认,“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体制内人士纷纷反省
   今年4月初,中共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在谈到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落马一事时,不无感慨地说:“这些不受民众监督的权力,会使他变得不认识自己。在这种意义上,李嘉等人,是这种体制的受益人,又是这种体制的受害者。”
   于建嵘呼吁(中共)该反省那些制造腐败的制度了。
   曾供职于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任职副编审的邓聿文在3月28日发表了评论文章《政改一刻也不能耽误》。
   文中说:“内地最近爆出的疫苗问题已经说明这个体制不可救药了,表面上看这是个监管问题,实际上它是政治问题,出现这种事,不是监管不严而导致的,而是这个体制一定会出现的,所以要改的不只是监管,而是重构体制,这就需要改革,改革不是小打小闹,而是从根上改,这个根只能是政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