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东海一枭(余樟法)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汤显祖】汤公与莎翁,是中英戏剧发展的两大高峰。但由于百年来西方中心主义的影响,至今为止对双峰的研究评判大多持西方标准,对莎翁人文主义思想赞美有余,对汤公仁道主义内蕴发掘不足,普遍存在扬莎贬汤倾向。当然,贬汤多非故意,而是不明仁道之真相,不明仁道之高妙,缺中华文化自信。

   【汤显祖】在西方中心主义时代,都以为称汤显祖为中国的莎士比亚是对汤显祖的褒奖。殊不知,比起莎翁戏剧中的人文主义理想来,汤公戏剧中的仁本主义的光辉更加灿烂。等到王道政治重建,中华文明重光,在全球文化道德教育政治各个领域,中华标准将取代西方标准,莎士比亚将会被称为西方的汤显祖。

   【反噬律】邪恶有反噬的特性,可称为恶的反噬律。作茧自缚、自作自受、自食其果、自掘坟墓、自作孽不可活等等成语,说的都是这一恶的特性;作法自毙、请君入瓮这两个故事,更是对反噬律的生动说明。发明和推行灭族罪的商韩派法家思想、政治及军事大腕,包括商鞅在内,多数惨遭灭族。

   【忍恶度】“对暴君恶政的忍耐度越低,社会变革所付出的各种成本也越低,反之亦然。”(罗辉语)然哉,社会忍恶度与社会变革成本成正比,这也可视为一个定律。忍恶度低,说明民德民智不至太低弱,极权暴政纵然侥幸成功,难以持久和稳定,而变革力量容易结聚,变革起来相对容易。

   【容恶度】毛政是古今极权暴政之最,为任何社会时代所不堪忍,或如厉王被放逐,或如桀纣被革命,或如隋炀被诛杀,不容善终。无道之至,亲戚畔之,对于这种极端暴力极端欺诈极端下流无耻的暴君,其部属亲信亲戚都会通过各种方式手段诛除之。不仅容忍而且拥护而且崇拜赞美之,唯马邦人才能做到。

   【九大恶】邪恶性与悲苦度成正比。古今中外所有恶帮邪派无不噩运深重,恶报深长。兹选出人类历史上九大邪恶集团如下:秦始皇集团,石虎集团,黄巢集团,李自成集团,张献忠集团,洪秀全集团,希特勒集团,斯大林集团,毛集团。其中毛集团害人夺命最多,殃民祸国最深,独占古今邪恶之鳌头。

   【启蒙】真能学步和效颦自由主义,倒也不错。问题是启蒙派大多不明自由主义之真义和正义,轻自由而重民主,甚至弃自由而唯民主,沦为民主主义,与自由主义背道而驰,与马列主义一拍即合。对特色启蒙派,有必要进行自由主义和中华文化的双重启蒙。

   【形而上】叔本华妄言孔子的学说:“主要是有关政治和伦理的哲学,而又没有形而上学作为支撑”云,一些中国学者也拾其唾沫学其舌,重复叔本华的无知。孔学即儒学,是政治学道德学更是形而上学。形而上者谓之道,儒家对道体、道心的认证最为中正,不仅西学望尘莫及,佛道两家亦各有偏倚,大不如也。

   【答洪老】关于儒家化和民主化,洪老的意见是:应该坚持民主化,有限接受儒家化;我的立场有所不同,儒家化为主为本为先,民主化为次为末为后,努力追求儒家化,有限接受民主化。何谓有限民主?我在《主权在民论》结尾“主权在民的制度保障”中已有简单介绍。

   【答洪老】洪问:“如果儒化盖过民主化,谁有权利最后鉴定并决定礼制?是人民或人民的代表,还是某大儒或某些大儒?”答:新王道政治可设两院:儒士院和众议院,儒院由儒家群体选举,代表儒家;众院由民众选举,代表民意。新礼制由儒院鉴定,众院通过,然后实行之。 【答洪老】洪问:“谁来决定国家的各级政府首长和议员?是人民或人民的代表,还是某大儒或某些大儒?”答:众院议员即民意代表,由人民决定;各级政府首长由竞选产生,县长可由民选,省长由各县推选,首先都要通过新科举考试取得入仕资格。国家元首由儒士院推荐,各级首长通过,众议院表决。

   【日本】日副外相表示,正在考虑未来对中国人实行免签。有网友惊呼日本出杀招,认为“中国人内心其实很爱日本人”云。准确的说这不是爱,而是对文明的羡慕和向往。人往高处走,眼往高处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中国人羡慕日本,就像日本人向往尧舜禹三代和汉唐宋诸朝一样。

   【虐待】士可杀不可辱,物可杀不可虐。无故虐待动物,是无恻隐之心的表现,非人也。虐杀的动物,其肉不吉,甚至有毒,食之有害。

   【虐待】儒家亲亲仁民爱物,马帮则热衷于虐待,虐待亲人虐待人民虐及动植物和大自然。家不家国不国官不官民不民已习以为常,连自然生态环境都空前恶化。如此毁人害命伤天害理,能不天怒人怨?难逃人天虐待。根据天理和因果律,马帮应是古今中外所有邪派中恶报最深长、命运最悲惨的。2016-4-5

   【文革】丁学良提出要感谢文革的五条理由,第一条谓:文革让绝大多数中国人终于明白了“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其中蕴含的伦理道德,不能否定得太彻底。”需要通过文革才能明白这一点,令人无语。更加无语的是,“不能否定得太彻底”,意味着对中国文化的否定没错。呜呼!文革并没有让作者明白起来也。

   【标准】这是我的人生经验之一:没有基本的文化共识和思想认同,就不会有真正的尊重。是否尊孔,是判断人之优劣、正邪乃至敌友的一大标准。如果一个中国人对孔子都敢轻蔑和诋毁,怎么可能真正尊重东海,尊重中华文化和文明?怎么可能真正关爱中华民族,甘愿为中华重建民族复兴而奋斗和奉献?

   【民主】“反观历史,儒化程度越高,专制程度越低。专制程度越低当然民主程度越高。”(罗辉语)这是一个历史规律。儒家化就是去夷狄化去野蛮化,即文明化中华化,在现代也意味着民主化。如清末君主立宪制,保留君主之名而趋向宪政之实,就是一种民主化努力。

   【民主】民主必须有其制度架构和适用范围,不能什么问题都讲民主。民主如果捞过界,变成民主主义和大民主,那就走向了反面,反民主了,文革就是典型。民意可以决定领导人,不能侵犯行政权。就像病人家属,可以决定由哪个医生手术,不能亲自上手术台。

   【辟马】反腐败,更要反对制造腐败的制度,还要进一步反省制造这个制度的思想文化体系,即马学。是马学导出马制,马学马制双管齐下,把绝大多数官员推上了堕落腐恶的邪路,毁害了它们的一生。只有彻底清算、驱逐马主义,才能反掉恶制度,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

   【辟马】恶官恶制邪说,相辅相成,三位一体,邪说又是最根本的。反腐败而不反制度,腐败就如野火烧不尽的野草;反制度而不反马学,制度就如坚忍而不拔的苍松。大知识分子要批判恶制,更要批判马学,揭发马学的各种错误,以驱散思想迷雾,启蒙广大官民,导正政治和社会……2016-4-5余东海

(2016/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