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是是非非习近平]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是非非习近平

   是是非非习近平
   
   习近平先生与毛氏同为中共领导人,当然有共性,但因此一视同恶,则非实事求是的态度。两人思想区别是非常鲜明的。如果说毛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习就是马克思加孔夫子,即东海几年前指出的“立马向孔”:立足于马,倾向于孔。
   
   马克思与秦始皇,精神相通同恶相济;孔夫子与马克思,正邪对立难以并立。但是,奢望习迅速弃马归儒显然是不现实的,即使习有此心也无此力,政治环境、社会条件、文化基础皆不具备,视儒为敌的人还很多。即使大儒处在习的位置上,也不可能迅速回归儒家正道,重建中华正统。


   
   官方和民间,高层和底层,富豪和贫弱,国内和国外,马列派和西化派,政治追求文化立场因人而异,但在反儒方面不约而同者众。最可悲的是,不少民主人士指马为儒,把马家造的孽归罪于儒家;甚至赞马批儒,肯定马学有正确性,诬蔑儒家有奴性,诬蔑仁义道德吃人。既得利益集团,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暗地里、半公开甚至公开地不断捣鬼挖坑和设置路障,阻碍儒家复兴。
   
   在一时不能去马的前提下,立马尊儒不失为次优选择,优于马家原教旨,优于马家与法家结合,也优于马家修正主义。有志之士可以批评习近平对马主义立场的坚持,可以批评他尊儒不够,但不应否定他的向儒努力。向儒就是倾向文明,倾向中华。
   
   毛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毛派基础已经崩溃。而儒家尚无政治和社会基础,不具备行道条件。相比薄氏和儒家,习先生无疑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要求。换言之,这个时代共业不坏不好,国人虽不至于吃毛家二遍苦受二茬罪,却还不配享受儒家王道的美好,积不善之国尚有余殃也。
   
   质变需要量变的积累,就像革命需要一定的条件一样。弃马归儒同样有赖于量变的持续,需要具备相应的政治社会基础。积弊深重,弃马归儒、重建中华不是一蹴可几的。习近平本身不能彻底弃马、真正归儒,但他为儒家复兴提供了通行证,为延续百年的反儒恶潮画上了句号。这就值得肯定和感谢。
   
   论意识形态,儒马不两立:孔子哲学仁本,政治民本,制度为礼制和民有制;马氏哲学物本,政治党本,制度为党主制和公有制。然而,就政治现实而言,“儒马兼通论”亦颇有意义,向儒的过程就是去野蛮、去邪恶的过程。
   
   另外,就学理而言,儒马不相容;就学者而言,儒马会互变。儒生而立之前,立足未稳,如果学习马学,可能堕落为马主义者和拜物教徒;马主义者在彻底物化、断绝善根之前,若有机会学习儒学,也有可能逐渐上升,变为正人君子。儒学饱含着真理,诉诸于良知,对学习者自有潜移默化的力量。
   
   君子论理论事,善则善之,恶则恶之,是则是之,非则非之,善善恶恶,是是非非,如理如实,老老实实,实事求是,绝不能苟是苟非,苟同苟异,苟誉苟毁。对任何人都不能,对领导人也一样。苟是苟同苟誉,那是谄媚甚至逢恶;苟非苟异苟毁,则是欺君讪上卖直沽名,皆非君子所宜也。
   
   孔子“恶居下流而讪上者”。倒孔反儒之后,讪上卖直的风气在知识群体中特别流行。讪是诽谤诋毁,非正常批评。讪上卖直,以诽谤高位者卖弄自己的正直,缺乏实事求是之心,只有哗众取宠之意。五四至今,除了毛氏,不被讪者几希,略好一点的领导人都会被讪,蒋介石先生被讪得最惨。
   
   论整体品质,民国知识分子虽高于马邦知识分子,但非常有限。大多数人缺乏中华文化修养,缺乏知人之明和自知之明,贡高我慢,轻浮狂躁,或热衷索隐行怪,标新立异;或喜欢骂孔媚民,讪上卖直,无礼无畏,下流做派。
   
   安徽大学闹学潮,蒋介石先生视察安庆。蒋介石直呼校长刘文典之名,指责他没尽到责任,刘则骂蒋为军阀,还扑上来要打。人们或赞美蒋先生宽容大度,或赞美刘文典文人傲骨。其实刘文典轻浮可厌,误人子弟,误导社会。类似刘文典当面非礼的不少,利用文章讪上的更是层出不穷。
   
   胡适算是好一点的,但也只有名士之风,缺乏大人之范,身为政府高官,在文化政治上屡屡与国府及蒋先生唱反调,甚是害事。看到过一张蒋介石与胡适并坐的合影:胡一手插兜,架着二郎腿,目光倾斜,神态自信而轻浮;蒋双手放在腿上正襟危坐,颇有拘谨局促之色。这张合影形象地暴露了双方文化道德底蕴的不足:蒋缺乏自信和威重,胡缺乏诚敬而自以为是。
   
   杨雄说:“妄誉,仁之贼也;妄毁,义之贼也。贼仁近乡原,贼义近乡讪。”对习近平,现在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体制内普遍苟同苟誉一味吹捧,江湖各派喜欢苟异苟毁一味反对,连习做对的事、说对的话也反对,这就是乡讪。东海特此重申,习近平与中共和中共历代领导人有所不同,应该区别对待。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总则第二条说:“本条例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全面从严治党战略部署。”其中马列毛思想是剧毒,邓三科理论是垃圾,唯习讲话不乏可取之处,不宜一视同邪。
   
   习讲话马列味淡了,功利主义的庸俗味也淡了,而文化味、儒家味、中华味有所上升,其中孔诞和五四的两篇讲话又最有代表性。习的尊儒尽管还停留在口头上,但比起毛氏公开灭儒的野蛮和邓氏目中无儒的低俗,已经天地悬殊。相比满口男盗女娼,领导人能说人话乃至儒话,是破了马邦的天荒。
   
   或说习近平说什么,做什么最重要。此言奇蠢。思想决定行为,理论指导实践,领导人的言论是其政治思想和治国理论的表达,重要性非同小可。都是中共领导人,毛氏尊崇商韩,盗言娼语,政治特别诈力;胡赵推崇西学,正言真语,行为相对文明;习近平倾向儒家,言有儒味,是历代领导人中最不坏的。
   
   东海深深认识到,倒孔反儒是百年人道灾难的最大根源,政治性反儒派是最大的反动派,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中华文化和文明的最大祸害。让体制内反儒派有所转变或不敢公开反儒,结束了百年反儒恶潮,是习近平一大功勋,比反腐更重要更有意义。东海极端痛恨毛而有限拥护习,原因在此。
   
   当然,习近平若要上升为中华领导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文化(指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制度、领导三者,文化最重要,制度次之,领导又次之。但是,在文化、制度俱恶的时代,领导的重要性凸显出来了。没有一个好的领导人和领导集团,文化和制度就难以改革;而不能改革文化和制度之恶的领导人,也非好领导。
   
   一边坚持马主义立场,文化上一边赞肯孔子和儒家,主张“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非长久之计也。儒马的矛盾源于三观的对立,具有不可调和性。人为强行调和,在政治上或是一时不得已,在思想上则纯属乱弹琴拉郎配。
   
   对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儒家的态度应是:欢迎知错必改,向孔子靠拢;不许李代桃僵,借儒家还魂,不许借孔子名义推销马学,借儒家招牌贩卖私货。儒家是儒家,马家是马家,两家立场观点方法都存在原则区别,难以兼容,无可调和。改邪归正、逐步归儒是马家的最佳出路。
   
   “马主义指导出来的,党必恶党,国必恶国,社会必恶社会。”这是历史性的铁判,纵是众神诸佛,无法更移分毫。要改党救国,改良社会,就必须彻底去马,这也是天理人心的必然,历史的必然。
   
   百年一轮回。百年前是去孔迎马,弑父拜贼;而今是去马迎孔,驱寇迎亲。中国的时间从“打倒孔家店”结束,又将从“打倒马家店”、重建儒家圣殿而重新开始。儒家一阳来复,历史大势已定,尊儒者兴,顺儒者昌,蔑儒者衰,逆儒者亡。这是不以某一群人包括当局的意志为转移的。
   
   要从宪法中、政治上去马,首先必须彻底清算马学毛思的错误。这方面文化人必须先行一步。政治改革,无论改良革命,思想和舆论都必须先行。儒家代表中道、中华和正义,政治上强调惩恶罚罪,思想上则致力纠错辟邪,对流行的谬论邪说进行批判清算。奉天承运吾来也,东海先走一步了!2016-4-25余东海

此文于2016年04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