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东方安澜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二十五)闲话家具陈设

   沪剧《阿必大》里,婆阿妈讲娘舅子来了,不是坐厅堂就是坐厢房。这个厅堂,就是接待客人用的,而且这个客人是上得了台面的客人。翁同龢家客厅,厅堂正中摆放天然几,天然几是初一月半拜天祭祖用的。下来是两椅一几,两只灵芝太师椅配一只茶几。《官场现形记》里也是如此陈设。左边是首席,右边是客席。

   九零年代初,家里造楼房,造好了搬进去,晚上家母下班回家大呼小叫,第一个找的就是我,叫我无论如何把床掉转来。说我摆的过梁床,忤风水,要顺着房梁摆,不得已,一番折腾。母亲强烈反对我摆过梁床,我揣测,是古代木建筑房屋和木家具之间某种与人、与环境的匹配问题。中间也穿凿附会了某些风水易学的玄机。当时还怪娘迷信,嗑拌了几句。经过半生沉浮半生泪之后,再也拿不出热血的草莽之气来反驳母亲,半生的经验是:顺天应时确实是日常守身处世之道。

   在做修旧工的时候,有位好古好风雅的王老师,觅到一张旧床。床是孟玉楼潘金莲的南京拔步床式样。床上的花架(床围子)、牙子等等备件加起来可以五吨的卡车装一车。后来修好了,装配的时候也是做好了字号才瞎子摸象一点一点对起来的。

   王老师刚托运过来的床,连帐顶上部的羊脚榫都蛀空了。局部的花架牙子更是七零八落。材料是老红木的,老红木中偏向于泰国产的那种,色泽浓郁鲜艳,木纹作云彩状,夹杂点点金星,暗黑,没有杂色,确实好料。经过了上百年,(蚊)帐顶柱耪出来的颜色仍然鲜艳,这真是不容易的好材料。

   王老师跟我们闲聊,说这张旧床买来修好想自己用。王老师是文化人,明白“居移气,养移体”的道理,想借古物来感受一下古风的中庸和平和之道本在理所当然。但当时我手艺是齐备了,处世还缺个心眼,联想到跟母亲的那次杯葛,脱口而出,说这类霉烟气十足的旧物,小人家小势出身,是压不住的。当时也就说了,过后思量,自己太心直口快了。

   这张床整整修了大半年,配料、配纹饰、放大样,最后汇起来,对拢,确实气派不凡。唯独缺了踏床。当时放在车间外面的场上,一两百人围观,七张八嘴议论。议论的中心,还在于压得住压不住。说这旧床上怎么也得死过几个人了,邪气重,压不住不得了,压得住了不得。后来,据说王老师左思右想,还是把它卖掉了。卖前说,自己活了大半辈子,死是不怕,只是担心影响后辈的福祉。

   

       (二十六)从《芥子园画谱》说雕花

   说雕花,齐白石老先生绕不过去。其实老先生做雕花匠时间不长,木匠转行做雕花然后画肖像。但不管做雕花也好做画家也罢,对一本《芥子园画谱》是滚瓜烂熟的。可以说,《芥子园画谱》是每个雕花匠的《圣经》。基础题材花鸟、人物、山水、走兽,以及吉祥文字图案、几何图案、自然物象图案和宗教图案等等,什么图案适宜阴雕什么图案需要阳雕什么图案馊空什么图案铲地皮,无不了然于胸。这是基本功。除非你宁愿一辈子做下手活,不思进取甘于混日子上帝也拿你没辙。

   学徒对手艺的领悟要有成长性,这也是齐老先生由匠到师的生命过程。年青的时候有成长性不难,贵在一辈子有成长性。现在进了红木厂,普通的雕花工不需要你打图样,由设计室里复印了图样贴在雕面上,由雕花前道铲出大样,普通工只要做细修光就可以了。所以现在的普通工做一辈子仍旧是普通工,除非自己刻苦敏学,不然在雕花上根本甭想进步。因为被工序定式框死了。再聪慧机灵的苗子,在固化的环境中,一两年不上进,就永远“泯于众人矣”。

   八零年代以后,社会节奏加快,乡间造房先是简单的木门窗后来钢窗铝合金,雕花活儿越来越少,雕花匠或者改行或者进红木厂。本来造房屋脊上用的龙门板,需要雕花,雕些桃园三结义凤穿牡丹什么的,也被泥瓦匠的龙门砖取代了。笔者学艺以后,也就看见做嫁妆的时候梳妆台镜架两边耳朵要请雕花匠做几天。偶尔有考究的人家门窗上有些雕花。那是实打实的功夫,每一个图样都拿铅笔手工绘出来。想来,《芥子园画谱》是小意思,像《苏绣图谱》《三希堂画谱》等等都是融会贯通了。当时只看梁根师两只中指捏住笔尖,三下五除二就把图样绘出来,引得笔者景仰滔滔。后来还为雕花匠掏过眼,就是在钢丝锯锼空后的眼子里,拿细木锉掏光。

   我们现在看到,古法的大户人家(或者庙宇寺院)房梁精雕细琢,门窗户闼也是如此。那时候匠人是吃住在东家,一住少则半年多则几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古代的传统建筑装饰风气成就了齐白石,虽然苦,但空气自由,外加新鲜。而且齐老爷子在人生的转捩点上都能碰见帮助他临门一脚的领路人,你叫他星星之火不燎原也难!老爷子命好啊命好,从一个穷屌丝逆袭成功,成为一代宗师,艺术起点低而能成为大师的,还有一个沈从文或者王云五,其他谁?笔者斗胆,在骥尾要大呼一声:民国万岁!

(2016/04/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